困在时间里的实验猴

财健道

财健道

· 5月20日

一猴难求,症结何在?

播放 暂停

困在时间里的实验猴

00:00 13:5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财健道,作者|张羽岐、吴妮,编辑|杨中旭

“到今年年底,如果实验猴涨到20万,我都不觉得稀奇。”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非人灵长类研究平台主任孙强在接受《财健道》采访时表示。

如果把时针拨回到五年前,实验猴价格还只有一万。而现在,比高价更糟糕的是,一猴难求的囧境。

据孙强介绍,根据中国实验灵长类养殖开发协会不完全统计下,到2020年,中国存栏母猴约有69,000只,其中8岁以上有39,000只。理想状态下,在猴子4-15岁的生育年龄里,年出栏率可以达到40%,也就是说,一年的新猴产量大概3万只。综合实验猴老龄化严重、生育率下降等不确定因素,一些猴场年出栏率实际上可能只有30%。

2020年初,中国叫停了实验猴出口业务,但在行业泡沫的烘托下,其供不应求的现象愈演愈烈。近些年,国内科研院所、CRO企业、医院、大学正在如火如荼地投入开展动物实验。据孙强介绍,2020年,实验猴的内需已达4万只,超过了前些年每年3万只出口到美国的总数,但由于繁殖母猴老龄化趋势日趋严重,各企业没有及时留种,导致当前国内实验猴的生产能力下降到每年出栏3万只上下。

无奈之下,CRO企业、科研院所开始自寻出路。药明康德(603259.SH)、康龙化成(300759.SZ)、昭衍新药(603127.SH)分别收购了居于华南等地区的猴场,科研院所索性自己养猴,开启了“自给自足”的模式。

然而,自保不能解决行业问题。恶性循环还在继续,猴子的价格依旧上涨,无论是市场还是CRO企业都在关注一个问题,如何“拯救”猴子?

01 滞后的实验猴产业

2019年一项针对39个单克隆抗体药物在实验动物中产生交叉反应的实验显示,大鼠完全没有交叉反应,兔子、狗、小鼠的数据都在20%以下,绒猴的交叉反应为67%,食蟹猴的交叉反应是最高的,可达82%。可见,实验猴在生物大分子实验中是不可替代的。

实验猴作为药物研发时使用量巨大,通常一款药物从研发到上市需要70-80只实验猴,甚至超过100只。一猴难求后,需求端的科研院所、CRO企业、医院、大学纷纷叫苦不迭。

市场需求瞬息万变,猴子却不管你那一套。

猴子类人,繁衍周期很长。孙强告诉《财健道》:“一只猴子从出生到性成熟需要4年,猴子受孕、怀孕需要半年,生出来的小猴子一般要养到大约2岁时才能卖出。也就是说一只实验猴完成迭代的周期至少是6年。”

猴子还会有生育烦恼,不是每一只猴子都能孕育生命。能够繁殖的猴子能力也有限,在6、7岁以前繁殖率尚可,但7岁以后繁殖率逐渐下降,10岁以后严重下降,到了15岁以后多数猴子再无繁殖力。

这些写在实验猴基因里的自然规律,对实验猴产业来说是致命伤。

21世纪以来,全球在研新药数量继续保持稳定增长态势,2016全球在研新药数量增幅高达11.5%,远超2015年8.8%的同比增幅。同一时间,国内的新药研发由单纯仿制向专利以及自主创新海外协同发展的新方向出发,人们扎堆进入生物大分子的研发方向,PD-1等抗肿瘤药物如火如荼地推进。

即使当时医药产业上升势头明显,实验猴产业依然处于市场周期的下坡,无人在意。直到2017-2018年,创新药行业迅猛发展,投资热钱进场,人们才想起冷落已久的实验猴。

6年前,少有企业布局实验猴产业,导致今日“一猴难求”,青黄不接。人们只能眼看着实验猴的价格倍数式增长,感叹6年前的自己没有眼光。

与实验猴相比,同为模式动物的实验鼠繁殖能力强,某实验室博士告诉《财健道》,它的4对实验鼠半年之内繁殖57笼,每笼5只。假如实验猴的繁殖能力与实验鼠相似,医药行业也不会被“一只猴”掣肘。

当曾经的实验猴出口大国难以自救,能否用野生猴或者进口的方式解决问题?

来自野外的猴子首先被排除,受制于《野生动物保护法》,一代动物既无权走向实验台,也无权被出售,只有繁衍的第二代才是种猴的开端,依旧要等待下一个6年的“轮回”。

“外援”也是幻想。2020年1月26日,我国正式禁止了野生动物的买卖,进出口业务也被“叫停”。而且来自东南亚的野猴深陷“传染病危机”,人类的结核病都难以治愈,何况猴子一代一代的传播呢?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无法满足美国进口需要的时候,美国已经转而投向东南亚。2021年前后8个月,东南亚出口主力国柬埔寨出售了大约14000只实验猴。其他东南亚出口国还有老挝、越南、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新冠疫情发生前,全球实验猴需求量稳定在每年10万只左右,中国占据30%的市场份额。从数量上看,作为食蟹猴原产地东南亚的优势明显,一旦东南亚的实验猴养殖产业化、规模化,将威胁到中国实验猴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也有人对国内实验猴的质量很有信心,认为这一天还比较远。

02 CRO囤猴,是好是坏?

春江水暖鸭先知,在实验动物行业的下游,CRO企业很早嗅到实验猴短缺的信号。和猴场的合作关系已经无法克服它们对实验猴短缺的焦虑,一些具备财力且用量最大的头部CRO企业通过控股或收购的方式,将实验猴供应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

今年4月28日,昭衍新药公告共斥资18亿元收购两家实验动物模型公司——英茂生物和玮美生物100%股权。按照医药自媒体阿基米德Biotech的消息,这两家猴场将为昭衍新药带来2万只猴子。

其实,昭衍新药在广西南宁有自己的猴场,可在市场供应紧张时发挥一定的替代和缓冲作用。2021年开始,昭衍新药还在广西梧州开工建设了大动物繁殖基地。此番再次出手,说明原本的存量依然不够。

药明康德和康龙化成也在应收尽收。2020年初,药明康德完成对广东春盛猴场的收购。据国金证券发布的研报,广东春盛占地约1300亩,有完善的动物饲养区、实验区、检疫区、饲料加工区、动物医院、生活行政区及其他相关配套设施,该猴场的食蟹猴饲养规模达2万余只。

康龙化成于2021年6月以1.1亿元的价格,获得新日本科学旗下肇庆创药50.01%控股权。同年10月,康龙化成再次以2.06亿元收购康瑞泰(湛江)生物100%股权。康龙化成通过两次操作将近1万只猴子收入囊中。

据中国实验灵长类养殖开发协会介绍,全国两种主要实验猴存栏24万余只。也就是说,在最近两年拼命扩充实验猴储备之后,昭衍新药、药明康德、康龙化成三大企业的存栏量增加了5—6万只,占全国实验猴存栏量的20%-25%。

CRO头部企业药明康德、康龙化成、昭衍新药争到了猴场,意味着在卡住业务的源头,在供应链上游占得上风,获得市场主动权和话语权。但对行业问题是否有好处,众说纷纭。

一个不可否认的现实是,头部CRO企业收购实验猴、控制猴场对外供应的行为,会进一步加剧市场供给的紧张。

和美迪西(688202.SH)一样,没抢到猴场的CRO现在只能准备好充足的现金,以应对不断上涨的猴价。美迪西2021年年报显示,临床前CRO业务的直接材料成本达到2.51亿元,同比上涨94.79%。美迪西给出的解释为:主要系实验用猴的价格及数量持续上涨。

跟猴场合作关系不够密切的药企和实验室现在也要找CRO企业下单。一位养殖场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平时主动找过来的药企,他都会建议去找相熟的CRO企业去采购,只有那里才订得上货。

孙强在等自己的猴长大。“我在2019年预见到实验猴短缺的问题,等到2020年底,每况愈下,我发现只能自救了。于是我开始用现有的猴子进行繁殖,现在每年大概可以繁殖出100只左右小猴子。但是2020年繁育的小猴子要等到2023年底才能用于实验。”孙强尚不能解决眼下的紧缺,更别提其他没有提前做准备的科研人员。

因此也无怪乎有观点认为:囤积大量猴子的CRO上市公司,是猴价上涨、供应短缺的推手。

孙强认为,如果大企业能够用长远的眼光看待行业,在收购或注资猴场后,进一步提升繁育规模和管理水平,那有望扩大实验猴总量,缓解行业紧张。否则,随着实验猴资源愈发减少,产业端各方“自给自足”,无疑是重回“小农经济时代“。

关键在于,CRO会怎么想。

03 谁来解救猴子?

孙强在采访中提到,5年内,实验猴的短缺问题是无法解决的。那5年后呢?

如何让实验猴产业形成正向循环成为业内的难题。

在与下游的企业沟通中,孙强发现,“他们留种猴的欲望不大”。

“留种”对企业来说是成本、是消耗品。虽然生物药不能保证“唯快”,但一些看起来不必要的等待总是漫长的,等一只猴子需要6年的时间,6年前猴价比天高,6年后如何,谁又知道?

打个比方说,一只猴子价值10万元,但当它接轨CRO企业,真正的成为一只“实验猴”,估值就不只是10万元了。另一方面,CRO企业也不太能将猴子搁置留种。猴子本身为了实验,实验不做了,只留猴子,对CRO企业来说也不现实。

现实是残酷的,孙强依然相信,实验猴产业有强大的吸引力,能够驱动具备战略眼光的人愿意投入时间和成本,慢慢去规范行业。业内人士介绍,在价格尚佳的情况下,两年出栏的成本为6000元,对比20万的市价,实验猴是一笔暴利的生意。

如果市场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政策扶持会是一种更好的方式吗?

孙强提到,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与前苏联的冷战中已提到布局灵长类动物实验中心,将猴子作为战备资源,提早的占据了东南亚市场。现今美国拥有7个灵长类动物实验中心,存栏量远超中国,而其在供应方面,主要以政府投入为主,支持非商业的科研需求。

对国内研究所来说,一个项目的投入可能只是几十万到几千万,与CRO企业无法比肩。抢猴子已经很难,CRO“瓜分”之后,更PK不过了。

国内至今还没有类似的政策。孙强认为,产业的事情交给“无形的手”,但至少在科研、基础研究领域,需要政策这只有形的手给予一定的支持和保障。

“有形的手”不仅会调节供给,也会调节需求。

近年来,CRO企业遍地开花,布局PD-1、CAR-T的药企前赴后继,最后有几家能成呢?恐怕盈利的是少数,多数只是吹大的泡沫。2021年7月初,《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征求意见稿公布,这一文件也被市场解读为对国内创新药靶点扎堆、“Me-too”泛滥等“伪创新”的重挫。

到下一阶段,当医药行业泡沫挤出,需求量随之下降时,实验猴的价格可能要面临回落。实验猴产业的市场反应是否会再次滞后,而被困在“时间”里?

谁能“拯救”猴子,是CRO企业吗?

本文系作者财健道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11323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钛粉66633 碧天黄地 钛友趣763786
530人已赞赏 >
530换成打赏总人数5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猴子繁育都需要时间

    2022-05-21 11:09 via android
  • 最近医药行业很繁荣

    2022-05-21 09:09 via h5
  • 猴子还是得靠繁殖户进行繁殖才行吧

    2022-05-21 01:14 via iphone
  • 实验猴是生物医学领域的刚需了

    2022-05-20 23:54 via iphone
  • 我是不是看到了养猴子的商机

    2022-05-20 20:00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