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降本,剧集公司过关

毒眸

毒眸

· 5月12日

先持续,再增长。

播放 暂停

平台降本,剧集公司过关

00:00 22:2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毒眸,文 | 符琼尹,编辑 | 张友发

长视频行业有一阵没有大消息了。

《开端》《人世间》之后,二季度流媒体尚未出现口碑和热度可与之比肩的作品;2021年Q4爱奇艺会员数降至1亿以下,今年Netflix的会员数也出现十年来首次负增长。盈利压力之下,优爱腾芒都表达了“降本增效”的重要性。

剧集行业的调整远比口号来得早,剧集总产量已持续下跌好几年。

据广电总局办公厅公布的数据,剧集备案数量已经连续三年大幅下滑,2021年度全国拍摄制作备案电视剧共498部1.65万集,较2020年的690部下降了25.67%。

2021年度,全国生产完成并获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剧目194部共6722集,较2020年的202部7450集总量略有下滑;2021年累计开机新剧260部,相较2020年的331部下降了21.45%。

伴随着产量一同减少的,是剧集的上线量。据艺恩相关行业数据,2021年剧集上线数量从2020年的 409 部下降至 341 部,下降了 16.6%。

作为平台内容的供给大头,剧集公司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华录百纳就在财报中写到:下游终端客户预算波动是2022年及之后几年剧集板块可能都需要面对的核心行业现状,短期阵痛将是行业回归商业逻辑的必经之路。

但相较于前两年,2021年剧集公司营收已在回温。前两年负增长的公司,今年多数实现了盈利。平台在降本,剧集公司也要想办法增效,才能度过更漫长的周期。

01 尖子生的烦恼

步子迈得相对稳健的,是头部复合型公司:华策影视完美世界和新丽传媒。

华策影视到今年已是上市的第十二年,仍凭借正向的营业收入和现金流,稳坐剧集上市公司的头把交椅;完美世界和新丽传媒的剧集业务则嵌入进文娱复合系统中,拥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

年报显示,2021年华策影视营业收入38.07亿,同比增加2%;归属于上市股东净利润4亿,同比增加0.3%。能体现其稳健的是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亿,同比增加62.15%。

据证券日报统计,在22家影视公司中,只有9家影视公司现金净同比增长率为正。华策也是少有的,经营活动流量净额在10亿以上的公司。

存货周转快是其现金流正向的原因之一。据证券日报,截至2021年底,影视行业的存货周转天数平均为356.34天。而华策的剧鲜少积压,基本能做到当年开机,次年释放。如2021年2月开机的《与君初相识》在今年3月播出,2021年4月开机的《沉睡花园》更是年底就已播出。

华策2021年开机的项目

作为“中国电视剧第一股”,华策对环境水温的变化察觉得很快,这也加速了其存货的周转。

“古装大IP+流量”一度是华策的金字招牌,比如近些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孤芳不自赏》《天盛长歌》《有翡》等古装剧。但随着古装偶像剧播出收紧,早在2019年半年报中,华策就表示“为积极应对行业变化、为下一轮高质量发展做好准备。”在近两年开机的剧里,每年古装剧占比不足30%。

华策也在这两年,凭几部高热度的都市剧占领市场。2020年年初播出的《下一站是幸福》创剧类广告招商新高,一度拉动了芒果超媒股价攀升。其背后的王雄成团队也在随后推出了获白玉兰提名、高收视的《以家人之名》,和网剧《变成你的那一天》。

虽为剧集行业头部公司,华策影视的电视剧业务收入占比在2021年有所减少,电视剧销售金额为31.71亿,占营业收入的83.3%,前年则是34.19亿,占营业收入的91.61%,原因是来自《刺杀小说家》等电影销售业务的增长。

保持多条业务均衡发展,对上市公司而言是更健康的发展模型。这意味着风险均摊,不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

完美世界的影视剧业务收入占比的提升,则并非一个好的信号。虽然2021年其影视业务收入达9.52亿,占总营收的11.18%,较去年有小幅提升,但考虑到其游戏业务收入从92.49亿降至74.31亿,影视业务收入占比同比其实有所减少。

过去一年,完美世界参与出品了《上阳赋》《暴风眼》《理想照耀中国》《突如其来的假期》等17部剧集,这些作品绝大多数不是完美世界主控。自2020年年初的《冰糖炖雪梨》之后,完美世界已经许久没有主控的、口碑热度兼具的剧作出现。

对于完美世界来说,今年也是影视业务深度调整的一年。3月28日,完美世界廉洁辞去联席首席执行官职务,随后廉洁因病在美逝世的消息传出。自2016年入职后,廉洁参与打造了《射雕英雄传》《香蜜沉沉烬如霜》《老酒馆》《影》《夺冠》等影视作品,而接任廉洁的鲁晓寅过去则长期在游戏领域耕耘。

此举也被解读为完美世界对影视业务的调整。在2022年1月底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完美世界曾表示,近年来,公司影视业务一方面本身在瘦身和聚焦,另一方面对之前投资的一些影视剧项目进行财务梳理,公司前两年对于主投主控或者参投的影视剧项目的减值做得相对彻底。

影游究竟该如何联动,是行业仍在探索的难题。

早期慈文传媒《花千骨》的做法是将手游作为快消品,配合剧集播出周期迅速上市,营销概念大于内容概念。腾讯则在《穿越火线》《全职高手》《你是我的荣耀》中示范了三种不同的、游戏和剧情结合的创新方式,这种探索目前并没有出现在完美世界作品中。从目前来看,其影游业务都在孤立发展,完美世界在游戏上的成绩并不能利好其影视业务。

同样内嵌于大集团内部的新丽传媒,与其他业务的联动更为丰富。

据阅文年报,新丽传媒的收入由2020年的20.33亿元减少至2021年的12.16亿元。不过集团总成本的减少,也是由于新丽传媒的制作成本在2021年下降,“这受新丽传媒项目组合的收入、成本结构及业务模式不同所致”,仍为公司贡献了正向效益。

新丽传媒在2021年不乏爆款剧集作品,在云合数据统计的集均有效播放TOP10中,《赘婿》以唯一一部单集过亿的播放量位居榜首,《斗罗大陆》则排在第七——两部作品均改编自阅文旗下IP。谍战剧《叛逆者》则成了去年的8分口碑作。

据年报,《庆余年》《赘婿》《大奉打更人》的系列化开发也在持续进行中。新丽与集团的互动要更为深度,产品上游有来自阅文不断的IP输送,下游腾讯视频和爱奇艺是多次合作的对象,新丽也与央视八套合作频繁,台网两端的销路都较为畅通,其集团内各项业务有1+1>2的效果。

虽然这三家公司看起来活得不错,但隐忧依旧存在。

2022年疫情的反复致使了影视公司项目的推迟,这也难免影响到回款周期。华策影视2022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为4.7亿,同比减少66.38%;完美世界影视业务的营业收入为0.77亿,较上年同期减少80.48%。

平台的降本增效及内容的不确定,也是尖子生们的烦恼。完美世界爆款作品《香蜜沉沉烬如霜》《冰糖炖雪梨》背后的制片人刘宁,2021年拍摄的项目是耽改项目《山河表里》,如今由于题材原因项目也已停滞。从2017年起,华策的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为60%-70%不等,但2021年却降至40.3%——五大客户通常为播出端。

2017年华策的五大客户

电影公司也加入了分蛋糕的行列。头部电影公司华谊兄弟2021年最挣钱的两个项目《北辙南辕》《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都是网剧。结合华谊兄弟各类剧集作品信息及前五大客户资料来看,爱奇艺、腾讯可能分别为其第一、第二客户,分别贡献了3.6亿和2.8亿的收入。

02 从IP红利到平台输血

对于在2015年前后,依靠IP红利上市的三家公司慈文传媒、欢瑞世纪、唐德影视来说,过去三年相当煎熬。三家公司上市时,最被市场认可的作品均为古装大IP,未曾料到,潮水的方向变化得如此之快。

慈文传媒因《花千骨》大红顺势上市,凭《花千骨》《楚乔传》的“影游联动”概念走红资本市场,但在2018年,因游戏版号限制及影视行业动荡的缘故,陷入僵局。

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69亿元,同比减少23.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84亿元,同比减少365.48%。巨亏之后,2019年国资公司华章投资接手了慈文。

此后两年,慈文的业绩也持续亏损。2020年,慈文实现营业收入6.74亿元,同比下降42.45%;净亏损3.52亿元,同比下降313.48%。其主营业务“影视业”业务收入毛利率为-2.92%,

2021年,慈文诞生了一部爆款作品《山河令》,虽然现在已因主演争议而要隐藏存在感(在年报中只出现了一次)。这一年,慈文的净亏损从2020年的3.52亿元降低至2.34亿元,营业成本和收入同比上期呈现下降趋势。

根据年报,亏损是确认收入及实现利润的金额较少所致,主要是电视剧《风暴舞》、网络电影《麒麟幻镇》等项目带来的收入。

慈文在2019后由国资接手,作为《古剑奇谭》《诛仙青云志》《盗墓笔记(2015网剧版)》背后出品公司的欢瑞世纪,2016年乘着IP红利的东风上市,却在近些年一度成为重点监管对象。

2019年,证监会对欢瑞世纪财务造假开出452万元罚单,此后欢瑞世纪不断收到监管问询函。据公司2021年年报,公司2021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88亿元,同比增长109.7%;实现归母净利润-3.34亿元,上年同期为-7.8亿元,亏损幅度收窄,但这已是欢瑞连续第三年亏损。

与其他剧集上市公司不同,欢瑞世纪艺人经纪业务上的收入占比较高,在2020年甚至高达52%。而2021年已经是欢瑞影视剧业务毛利率呈负数的第三年,与此同时,其经纪业务毛利率却高达93%。

这与旗下艺人在IP剧上项目不断,以及总出演“欢瑞剧”离不开关系。截至本报告披露日,公司拥有任嘉伦、成毅、李小冉、张予曦、颖儿、侯梦瑶、袁冰妍、张睿、刘学义、何中华等二十余位签约艺人。其中,成毅的“欢瑞待播剧”有《沉香如屑》《南风知我意》《迷局破之深潜》三部,即将开机的古装探案剧《吉祥纹莲花楼》也被传可能由成毅主演。

同样在上市之初强调与明星良好合作关系,在2015年《武媚娘传奇》热播后风光上市的唐德,则是被明星股东参演、制作成本超5.8亿的《巴清传》拖入泥潭。

随着该剧主演相继深陷负面,影视行业接连整改,2018年至2020年间,唐德影视归属净利润分别为-9.27亿元、-1.07亿元、-0.79亿元,连续三年亏损。

这三家公司,看起来2021年都缓了一口气。唐德影视、欢瑞世纪亏损收窄,慈文传媒甚至在一季度实现了3.75亿,同比增长2968.85%的营业收入,以及0.44亿元,同比增长372%的归属净利润。翻阅年报不难发现原因:从吃IP红利到吃平台红利。

在慈文传媒的财报中,年度第一大销售客户为爱奇艺,销售额3.6亿元,主要销售项目为《风暴舞》及老剧多轮发行,在2022年即将上线的15部作品中,有7部将在爱奇艺播出;欢瑞世纪在2021年与阿里巴巴签订了3部剧共5.9亿的制作合同,与爱奇艺签订了2部剧共6亿的制作合同;唐德接下来也要为腾讯拍摄两部定制剧《诸葛亮传》《无间》,交易价格分别为3.6亿与2亿。

同样从IP红利转向平台红利的另一家剧集上市公司:华录百纳。

曾出品《汉武大帝》《媳妇的美好时代》等口碑佳作的华录百纳,在IP红利期资本动作频频,在2014年以25亿收购综艺公司蓝色火焰后,华录百纳转型成“电视剧+综艺+体育”三大业务驱动的文化娱乐公司,借此概念,其市值一度超过500亿。

2017年以后,蓝色火焰业绩直线下滑,进而影响到了华录百纳,2016年-2018年,华录百纳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7亿元、22.5亿元、6.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8亿元、1.1亿元、-34.2亿元。

2018年巨额亏损后,美的创始人之子何剑锋的盈峰集团投资入局,成为华录百纳实际控股方。易主盈峰后,华录百纳作价410万将蓝色火焰出售,专注剧集业务运作,在2021年与芒果TV签订3.21亿元的影视剧版权售卖合同、影视剧独家联合开发合同。

输血之后,公司也需要一个充分健康的系统才能让血液流通。目前看来,整个系统似乎还在缓慢重建。

从年报记录的诉讼案件来看,截至报告期,慈文传媒发生了多起讨薪事件,公司员工索要加班和绩效费,金额从40万至68万不等;据华录百纳2022年一季度财报,公司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5445.2万,同比下降74.8%,其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下降1019.7%至-5124.3万;唐德则在年报发布之后连收到问询函,被质疑存在剧集重复销售等情况。

03 平台红利能吃多久?

不难看出,平台红利是前几年支撑着上市剧集公司的动力,它甚至拉动了一家上市公司,和一家准备要上市的公司。

于2021年开年上市的稻草熊娱乐,早在2017年便是首批为爱奇艺提供承制服务的剧集制片商之一;2018年,爱奇艺成为稻草熊的第一大客户,到2020年上半年,来自爱奇艺的营收占比已升至69.2%,为4亿元。据其上市招股书显示,稻草熊实际控制人和最大股东为刘小枫,持股58.41%;爱奇艺持股19.57%,为第二大股东。

上市一年多以后,稻草熊交出了一份增长的成绩单。业绩期内,稻草熊实现营收17.03亿元,同比增长78.8%;毛利约为5.16亿元,同比上升98.7%,经调整净利润达1.94亿元,同比增长48.3%。

2021年公司共播出包括《前行者》、《我的砍价女王》在内的15部剧集,较上年增加6部,剧集数量增长直接推动公司由剧集播映许可产生的收入增加77.1%,达到11.07亿元。

爱奇艺仍是其重要客户。据其年报,稻草熊向其单一最大客户销售的销售额占集团总收入57.41%,据其风险提示,这一客户就是爱奇艺。稻草熊2021年财报中重点提及两部定制剧集《灵域》《一起深呼吸》,皆为爱奇艺定制剧。

而在今年第三次冲击IPO的柠萌影业,背后大客户则是腾讯。

从柠萌的招股书来看,腾讯是仅次于柠萌影视创始人苏晓的第二大单一股东,其透过旗下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持股19.78%。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至2021年,腾讯分别是其第五、第一和第三大客户,贡献收入为7990万元、4.67亿元及2.11亿元,占同年总收入约4.5%、32.7%和16.9%。

上市还未一锤定音,但柠萌影视的主要财务数据却有逐年减少的趋势。据招股书,柠萌影视2019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17.94亿元、14.26亿元、12.49亿元;年内利润分别为8039.8万元、6254.5万元、6091.3万元,逐年减少。

即使是平台入股的公司,也会受到“降本增效”大势的影响。稻草熊的定制剧集收入增至5.4亿元,其毛利率却降至了5.3%,年报解释为“《灵域》的特效费用”。柠萌则在招股书中做出了风险提示:“若我们不能维持与腾讯集团的业务关系,则我们可能须寻找新的网络视频平台来出售我们版权剧的播映权以及我们的制作服务。”

除了谋求上市,过去两年中,柠萌也在做内容的调整。

过去,柠萌是大IP古装剧(如《择天记》《扶摇》《九州缥缈录》)+都市剧(如《小欢喜》《三十而已》)两条腿走路,但2020年,主管大IP古装剧项目的柠萌前高管杨晓培离职成立西嘻影业,获得腾讯的投资,现在也在负责腾讯S+级古装项目如《千古玦尘》《且试天下》等,柠萌如今也在寻找都市剧以外的新动力,今年播出的《猎罪图鉴》就是一种的新尝试。

如果说柠萌是丰富公司作为制作者的内容供给,稻草熊则从2018年开始,有意识地从制作者向服务者转型,即除自制内容之外,做平台和其他内容公司之间的沟通桥梁。他们会将手头储备的20-30个IP向所有创作者开放,稻草熊则担任码局、品控、融资、销售、发行等多项商业方面的工作。

回看业界认可的“六大剧集公司”,华策在稳步增长,慈文在缓慢回温,新丽成了上市公司的一部分,柠萌则三度冲击IPO,余下的是还没表达过上市想法的正午,和曾接受上市辅导的耀客。

正午和各个平台都保持相对平均、持续的合作关系。今年播出的剧里,《开端》是腾讯视频独播,《相逢时节》则是优酷独播。耀客则是少有的同时接收了腾讯和阿里入股的内容公司,在接收上市辅导时,腾讯持有耀客传媒19.95%的股份,为最大外部投资机构。

IP不再是热门概念,而在平台纷纷勒紧腰带的当下,平台红利还能吃多久?稻草熊看起来是上市公司从IP红利期到平台红利期过渡的开始,柠萌大概率会是这个阶段的结束。接下来还会有靠平台红利上市的公司吗?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钛田097033 钛i7Twx8
524人已赞赏 >
524换成打赏总人数52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