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元宇宙 虚拟人不过是“数字打工人”

熊出墨请注意

熊出墨请注意

· 5月9日

《头号玩家》中的“绿洲”游戏。

播放 暂停

脱离元宇宙 虚拟人不过是“数字打工人”

00:00 13:4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熊出没请注意

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报告提到,本世纪末,全世界人口将突破110亿大关。

110亿,在学界预测里这是地球人口的巅峰状态,随后人口数量会逐渐减少。

此消彼长。

“虚拟人数量未来将是人类的10倍”,在人工智能“小冰”的畅想中,虚拟人似乎才是未来世界的主人翁。

我们不能全然相信小冰的话,因为TA就是虚拟人的一员。但与此同时也不能否认,这个“族群”正在逐渐渗透人类生活。

衣,直播间里虚拟主播接待你;食,虚拟代言人给你推荐汉堡套餐;住,某房企的虚拟员工拿下了最佳新人奖;行,虚拟人成了炙手可热的车模。

总之,近两年元宇宙的东风渐盛,把越来越多的虚拟人吹进了大众视野。

可人人皆识虚拟人,却不知虚拟人的真面目。客观而言,绝大多数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对虚拟人的认知,只是停留在字面之上。

是时候对虚拟人发出灵魂三问了:你是谁?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文:熊出墨请注意

他们是人吗?

什么是虚拟人?这是需要搞清楚的第一个问题。

然而,时至今日,行业仍很难找到一个统一且清晰的定义。

从应用角度出发,中信证券在产业研报中把虚拟人分为人格型和实用型两大类,中国传媒大学媒体融合与传播国家重点实验室则将之分为身份型、服务型、表演型三大类,而天风证券重点强调了虚拟人、数字人、虚拟数字人三个不同的概念......

各有各的道理,共识未能达成。那我们就从实际出发,来看看当下正活跃的虚拟人都“长”什么样子:

 ➤ 首先是电商直播间里的虚拟人,一个人物形象站在台前,背后实际是一套智能客服系统。

原本与客户之间的文字交流,现在变成了从虚拟主播的口中说出。但凡多问几个问题就会发现,这类虚拟人只能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机械式地交互。

 ➤ 其次是短视频、广告片中的虚拟人,比如虚拟人圈内的顶流柳夜熙,前段时间为麦当劳拍摄广告片的希加加,他们往往现身于一段制作完成的视频作品中,与剧情之外的互动性基本为0。

 ➤ 最后是真人的孪生虚拟人,即把现实世界中的人类实时映射在虚拟世界,如《头号玩家》电影里一样,无论从虚拟还是人的角度看过去,都最接近虚拟人的真正形态。

市面上的虚拟人大多跳不出三大范畴,基于此,我们对虚拟人也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他们拥有两大基础特性,拟人化、虚拟化

与之对应,在国内动作捕捉领域处于领先位置的诺亦腾,其联合创始人、CTO戴若犂向熊出墨表示,行业谈及虚拟人时,一般会从两个维度切入,“第一是有没有中之人,第二最终成品是实时还是经后期制作的。

这就延伸到了技术层面。

中之人,概念源自日本,意指虚拟人的背后操控者。通过中之人动作捕捉、表情捕捉、语音驱动等不同的实现方式,虚拟人的群像又可以进一步细分。

戴若犂表示:“有中之人的虚拟人可以进行相对复杂和及时的互动行为,而依赖状态机合成动作、合成表情或者人工智能合成动作的虚拟人,更多用于低频交互客户服务的场景,比如虚拟新闻主播念稿、播报。”

第二个维度,虚拟人的实时渲染和后期制作亦是技术路线之差。前者强调及时的虚拟化映射,后者则是影视制作流程。

落地应用时,不同的技术手段被按需使用。比如柳夜熙平时主阵地在短视频,通过剧情内容来强化虚拟人的身份标签。而当某些活动需要现身互动时,她也会亲临现场,前段时间她就与莫言同了台。

所以,就像现实世界中人类被分为不同人种,虚拟人之间也存在明显的界限。最典型的区别就是,有些虚拟人真的是人,有些则不是人。

这把火虚不虚?

面对虚拟人这一新兴“族群”,不知大家是否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前文有所提及,以电商直播间虚拟主播为代表的虚拟人,他们只是在熟悉的事物之上披了一副全新的皮囊,因而让人产生一种陌生又熟悉的矛盾感。

实际上,其他类型的虚拟人也是如此。比如柳夜熙、希加加,她们与特效电影里的阿凡达、阿丽塔之类的角色类似;通过动作捕捉等技术驱动的孪生虚拟人,也难免让人联想起iPhone 的Memoji功能。

号称来自未来数字世界的虚拟人,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

而这,也正是虚拟人虚火过旺的一个表现。

 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核心市场规模为62.2亿元,其带动的产业试产规模为1074.9亿元。预计到20215年,两组数字将分别膨胀至480.6亿元和6402.7亿元。

规模大至千亿,不乏有人浑水摸鱼。

例如,戴若犂认为,“后期制作类的,产出完全没有交互的,目前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是虚拟人。他们的产出方式实际上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只不过现在各种技术更加完备,制作更加迅速。”

一位影视从业者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在剧本里你可以刻画任意角色,虚拟人也好、外星人也好,但也不是谁都能火起来的。”

柳夜熙所属公司创壹科技透露,团队为柳夜熙投入的成本在百万元以上,共160多人在为她服务。柳夜熙这个IP背后,是一个成熟的电影制作团队在支撑。

而之所以要费心费力包装虚拟人,目的只有一个——商业价值。

举个例子,某些娱乐公司近两年在花重金打造虚拟偶像,因为与真人偶像相比,虚拟人不会变老,可以无限分身同时进行多项工作,而且不用担心他会人设崩塌,更不会跟公司产生合约纠纷。

B站对虚拟偶像就颇为重视,自2018年开设虚拟主播版块之后,在该领域频频出手。2019年通过收购上海禾念拿下虚拟偶像顶流洛天依,2022年初又并购了一家专门研运虚拟偶像的公司。

虚拟主播、虚拟员工也是同理,国内一家提供虚拟人定制服务的企业的高管表示,他们公司的虚拟人已经在直播电商、秀场直播、在线教育、影视内容制作等场景应用,“虚拟人可以说是完全归公司所有。”

“柳夜熙的公司虽然说不走虚拟偶像这条路,但实际上在做的还是IP经济。而且,真人要和MCN分成,虚拟人的收入则全归公司”,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这从根本上决定了,虚拟人现阶段的服务群体以B端客户为主。

事实也是如此,无论是品牌聘请代言人,公司培育虚拟偶像、IP,还是活跃在屏幕里的新闻主播、带货主播,虚拟人的受众虽然集中在C端,但是幕后为虚拟人买单的无一例外都是B端企业主。

为B端创造价值,而C端受众的体验却没有实质性的提升,甚至某些场景下还不及真人。

比如某些淘宝店铺直播间里的虚拟主播,商家借此做到了24小时不停播,可对于用户而言虚拟主播就像是无情的读稿机器,把事先准备好的文案轮播,无法个性化地解答消费者的提问。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无法体现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当新鲜感一过,虚拟人这把火还能烧多久?

与元宇宙何干?

“如果说元宇宙是数字化的终极形态,虚拟人就是人这个主体的数字化。”

虚拟人产业从业者普遍认为,虚拟人相当于元宇宙的基础设施,在人类向元宇宙移民时,虚拟人就是大家的数字分身。

按照这一逻辑,虚拟人应立足元宇宙之上,可现在显然是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在元宇宙连雏形都远未建成的情况下,架空的虚拟人已经开始“在线接单”,甚至造出了千亿的市场规模。

先后顺序倒置,依然要归结到虚拟人在C端用户的价值难以落地。

柳夜熙一夜涨粉百万,两个月粉丝规模破千万,毫无疑问是在元宇宙的风口之下,充分享受了流量红利。百度旗下虚拟人希加加成为麦当劳新品代言人,则是品牌看中了元宇宙的热度,进而把营销活动向虚拟人倾斜。

而正如前文所讲,目前的活动仍停留于B端客户。虚拟人,不过是企业花钱买来的“数字打工人”。

艾媒在报告中提到的虚拟人带动的6402.7亿元市场规模,正是虚拟人在B端的变现。

虚拟人参与商业活动

一方面是传统的IP变现模式,借虚拟人、元宇宙的热度把粉丝规模做大,后通过品牌推广变现。去年5月份走红的AYAYI,在第二个月便接到了一线品牌的邀约,并且成功入职阿里,商业活动不断。另据业内人士透露,虚拟人界的前辈洛天依与品牌联动报价在150万元左右,代言价格达千万一年,出场费不输真人明星;

另一方面,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虚拟人形象结合人工智能等技术,能让虚拟主播、数字员工、虚拟偶像等新业态满足用户的多样化需求,进而产生市场机会。

而从B端跨向C端,元宇宙的建成是一道硬性门槛。

元宇宙风口之下,虚拟现实产业向C端消费市场进军的脚步正在加速。

比如诺亦腾的入门级动作捕捉产品,每一次迭代都变得更加小巧轻便,部分业内人士已经将之视作消费级产品。

再如国内在虚拟现实领域已经坚持多年的企业STEPVR,逐步拥有了动捕、力反馈、万向跑步机等技术储备,元宇宙概念兴起后,近期其推出一款连接元宇宙的入口级新品,直接面向家庭用户。

IDC产业报告显示,2021年全年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达到 1123 万台,同比增长 92.1%。其中VR头显出货量达1095万台,突破年出货量一千万台的行业重要拐点。IDC强调称,2021年是AR/VR头显市场继2016年后再度爆发的一年。

一派欣欣向荣,但是,跨过门槛绝非易事。

《头号玩家》中的“绿洲”游戏

以《头号玩家》展现的场景为例,硬件层面需要从现实世界进入虚拟世界的设备,软件层面需要建成“绿洲”所代表的全民及应用,以及对应的元宇宙生态。

与元宇宙的概念提出者尼尔·史蒂芬森的描绘一致,那是一个真正可以让人在里面生活的数字空间。

客观而言,现阶段的硬件、软件发展水平依然难以与《头号玩家》、《雪崩》的设定相提并论。由此,大众向数字世界移民的共识无法形成,虚拟人普及的土壤无从谈起。

虚拟人虽然频繁现身,但是距离真正融进大众生活仍要经过漫长的等待。最起码,在元宇宙成型之前,那一天不会到来。

因此,一位业内人士直言,“接下来很长时间里,虚拟人都很难供C端直接使用,产业链上游的工具提供商、服务提供商,(他们的)服务主体仍然是以B端为主。”

写在最后

你是谁?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回到开篇的灵魂三问,此时答案已然清晰。

虚拟人是谁?之于普罗大众,他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数字分身;

现阶段活跃的虚拟人从哪里来?他们更多是风口之下商业化活动的产物,就像是一位虚拟的打工人;

而虚拟人最终要去的地方,则是那个尚不知在何处的元宇宙。

事物的发展总是螺旋式上升的。

谁也无法否定虚拟人和元宇宙所代表的数字化趋势,而我们需要思考的是,眼下虚拟人和元宇宙的发展路径,是否与设想的数字化未来有所偏差?

如果路走偏了,何时回到正轨?

让子弹再飞一会。

本文来自“熊出墨请注意”,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本文系作者熊出墨请注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钛田097033
525人已赞赏 >
525换成打赏总人数52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