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癌症病人做假发:推子每推一下,心里都像被针扎一样难受|钛媒体影像《在线》

韦嘎

韦嘎

· 4月30日

肿瘤医院旁边的假发店里,故事正在发生。

王峰是一名假发设计师,他的客人大部分是罹患癌症的普通人。

癌症患者通常会在第一次化疗后的2~3周开始脱发,脱发改变了他们的容貌,脱发牵扯头皮还会给他们带去极大的生理痛苦,所以很多患者不得不选择提前剃光头。

王峰见过一进店门就大哭的客人,还遇到客人拿着生病前的照片要求定制看上去一模一样的假发。

推子每推一下,王峰的心里“都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121期,我们记录了王峰和他的假发店里发生的故事。

店里来了越来越多“特殊客人”

90年代初,34岁的王峰从老家河南来到北京打拼,从美发师做到老板。1998年,王峰的美发店几经换地,最后到了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旁。

最开始,来理发的基本都是附近的居民。2000年以后,他发现店里来了越来越多“特殊的客人”——癌症患者。

这些客人有的戴着假发,但是发型不合适,希望修剪一下;有的客人正在化疗,头发剩得不多了,就找他剃成光头,剃完之后他们会戴上提前准备的帽子或者假发。

这一度让王峰感到十分苦恼。“当时的假发,很多都是化纤的,形状往往也是固定的”,王峰告诉钛媒体影像《在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样的假发再怎么剪,也很难做出好的效果。

据王峰介绍,当时市面上的大多数假发,都是像帽子一样的流水线商品,要找一顶完全合适的假发很难。很多患者戴上假发,显得十分古怪,“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

这样的经历多了,王峰萌生出了做假发的想法。对于普通人来说,假发是一件可有可无的装饰品,但对于很多癌症患者来说,假发是刚需。他们需要更逼真、更合身的假发,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走在街上。

假发店内,王峰为一位顾客设计假发。

假发店内,王峰为一位顾客设计假发。

假发和美发,看起来都是头发上的生意。但事实上,隔行如隔山,要做好假发,需要从发源、制作工艺、后期护理几个方面钻研。

45岁的王峰跑遍了生产假发的工厂,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将这个行业摸透。

好的假发需要用真人发丝,但王峰发现,这些头发收购商收来的头发质量参差不齐,很难达到他的要求,他便自己雇人去各地收头发。时间久了,他摸出了一些经验:只要45岁以下、不烫不染的云南发和朝鲜发。

真头发收回来之后,根据制作工艺不同,制作一顶假发需要花费数日到一个月的时间,售价可以从几百到上万元不等。

2011年,他将美发店改成假发店,并取名叫舒庭,寓意为“舒服的大家庭”。

很多客人在买假发的时候,都会和王峰提到一个相似的困扰——假发被大风吹掉。有一个客人头发被风吹到树上,怎么都弄不下来,最后蹲在地上哭了半个小时。

市场卖的成品假发,虽然款式繁多,但往往只有几个固定的尺寸和头型,王峰告诉钛媒体影像《在线》,每个人头型不一样,扁的尖的,假发如果不能完全贴合头皮,就很容易遇到假发滑落等问题。

王峰只能自己琢磨出一套法子。他用保鲜膜和透明胶,将客人的后脑勺包裹起来,再用马克笔描出发际线、鬓角、发旋的位置。这些材料卸下来之后,用胶带稍加固定,就能把客人的头型复刻下来,做成假发的“模具”。

接下来,假发工人将头发丝,一根一根钩织在“模具”制成的仿真头皮上,做成每根头发长度一致、没有发型的“毛坯”假发。

“这样做出来的假发,能卡在头骨上,像裤子卡在胯上,掉不下来”,王峰说。

舒庭假发店内假发展示柜

假发店内假发展示柜

不过,让假发“合身”只是第一步。

最终客人戴上假发的效果,仍然取决于他三十多年的美发经验和技术。

“毛坯”假发做完后,王峰会让客人戴在头上,现场根据客人的脸型、需求,对假发进行修剪、烫染、造型,“就和普通人去剪头发没有区别”。

有一位正在化疗的客人,要求定做和以前一样发型的假发,做完了她到医院,医生、家人都没看出来,甚至觉得比以前更好看,这个客人从此爱上了假发,成了王峰的粉丝,康复之后又陆续定做了十几顶假发。

“她戴上假发,接受治疗的时候就能有一个好心情。我想她健康,我的假发也有一份功劳”,王峰说。

推子每推一下,心里都像被针扎了一样

只要是剪头发,就会遇到客人不满意的时候。

有的客人,在店里试戴的时候都很满意,但过几天突然折回来要求退货;还有的客人,一顶假发反反复复改了十几次,最后说还是第一次的好。

剪假发不像剪头发,剪坏了还能再长出来,假发剪坏了,大多就只能报废。

王峰以前性子急,刚开始遇到这种情况,他跟客人吵过好几次架,他想:对方是不是找茬?

现在,王峰脾气早就没了,对客人也有了多一份包容:“他们生病了,本来就压力大一些,有点情绪可以理解。”

再遇到顾客不满意的时候,他经常大手一挥,“这顶你先带着,我再给你做一顶”。做坏的那顶,成本就只能自己咽下去,“她满意、戴着好看是最重要的,挣不挣钱不重要。”

假发店也因此有这样的规定:购买假发一个月内不满意免费更换;终身免费护理、修剪。有客人冬天买的长假发,到了夏天,要求打薄剪短,换成另一个发型。

舒庭假发店内,一顶假发正在造型

假发店内,一顶假发正在造型

2017年,王峰在北京协和医院、中国医学院肿瘤医院等医院附近开了分店。随着规模越来越大,进店的患者越来越多。这个时候,王峰发现,他的售后服务有点“跟不上”。

“假发由于脱离了人体,没有营养和水分供给,需要每个月进行护理,以保持高泽和造型”,王峰告诉钛媒体影像《在线》,如果护理得当,一顶假发可以保持3~5年。

在店里给假发做护理,只需要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但是有的客人从燕郊来一趟,就要花五个小时。他们只能半年、或者一年保养一次假发。

“他在家护理不好,不好看了,就不戴了”,王峰说。为了这部分客户的需求,他又在燕郊、通州开了门店——尽管,“赔钱肯定是赔”。

因为人手不足,这两家店开了之后没有安排员工,只在紧闭的大门上留了王峰的电话。客人可以选择离家最近的门店,等着王峰提供“上门服务”。

做美发和做假发,两者给王峰带来的感受截然不同。他坦言,做美发更多的是生意,是为了挣钱;做假发生意只占很小部分,有远比挣钱更重要的事情。

“很多人一进店里就大哭”,王峰告诉钛媒体影像《在线》,癌症患者通常会在第一次化疗后的2~3周开始脱发,不仅影响美观,脱发牵扯头皮也会带来巨大的生理痛苦。因此,很多患者不得不选择提前剃光头。

尽管剃头的难度不大,但是推子每推一下,王峰心里都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王峰正在给客人推头

王峰正在给客人推头

到了做假发的时候,和健康人的诉求不同,很多患者会拿着生病前的照片,要求戴上假发之后看起来和以前一样。原因不尽相同:有的人瞒着年迈的父母,独自抗癌;有的父母生病,不想让正在高考的子女挂念……

在假发店里,随处可见“医院患者免费理发”、“爱心驿站”的标语,后面留着王峰的手机号码。

很多癌症患者或本身经济条件不好,或因病致贫,王峰总会以成本价卖给他们假发;遇到经济实在困难的,还会免费赠送。“每个月送出去十顶都不止”,店员杨娟告诉钛媒体影像《在线》

2019年,杨娟患乳腺癌,为了治病,几近倾家荡产。尽管康复了,她也基本告别了重体力劳动,“就是个废人了”。王峰知道后,就雇她在假发店上班。

患癌的经历,让杨娟更容易打开顾客的心门。但另一方面,乳腺癌后期有几率复发,他们需要不定时去医院复查,常常不能在店里。

目前王峰假发店二十多名员工中,有四名员工都曾患癌症。

疫情以来,假发店生意不好,王峰关了七八家门店。一些员工主动提出不要工资,减轻王峰的经济负担,但他仍然照常给所有人发放了工资。

为什么他们总想让我穿得土土的?

“王老师,你看看,这是我以前的发型”,一位约莫60岁的女患者给王峰递上手机。照片中,这位女士留着齐肩发,刘海三七分,头发被烫出好看的大弧度,发尾向外翘起。

“看起来比较知性是吧,我这个假发给你做长一点,大气一点”,王峰一边说,一边梳理着手上的毛坯假发。女患者显得有点迟疑,她补充说,“我原来这个是花了一千多块烫的!”

“放心吧,王老师以前剪一次头发都要680,烫发都是两三千,还不一定能约上呢”,一名店员说道。

王峰笑笑,没说话。

事实上,王峰最多的时候同时开了八家美发店。到45岁,已经攒了两三百万,买了一辆宝马X5,打算衣锦还乡。

现在,他的宝马车上贴着一张“爱心车,免费接送”的红色标识。店里人手不足,只要是来店里买假发的客人,王峰尽量都是亲自接送。有时候客户没时间赶到店里,他还要亲自开车送货上门。

他和家人租住在假发店旁,每天早上5、6点起床后,他就像上了发条一刻不停——通常前一天晚上,假发店的经理会根据客人的预约情况,给他安排第二天的行程,但更多的时候,电话随时响起的。

4月某一天,王峰一早从家出发,先后去了西边的定慧寺,东南边的潘家园,东单,再折回潘家园,最后回到定慧寺……他经常一天要跑七八家门店,王峰告诉钛媒体影像《在线》

他的生活也很简单,常常是边开车边啃一个馒头、一张饼,就解决了一顿饭。

只有遇到远道而来买假发的客人,或者媒体记者来采访,他才会好好地坐在餐厅里,请对方吃一顿便饭。

王峰坦言,二次创业做假发的决定,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一个本来不算太好的人,现在被央视、被人民日报报道,几乎每个月都有采访。”

日常生活中的王峰,虽然头发花白,但会梳理成整整齐齐的背头,他时常穿带毛边的牛仔裤、衬衫马甲,外加各式各色的西服外套——符合一个大众印象中潮流、时尚的美发师的样貌。

但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媒体会要求他打扮得朴素一点。王峰对此感到十分困惑。

“他们为什么总想让我穿得土土的?像个农民一样?”
王峰正在给假发做造型

王峰正在给假发做造型

随着越来越多的报道发出去,王峰“好人”的名声也越传越远。但好人难当,店里给癌症患者的假发绝大多数都以成本价出售,但总有一些客人拿准了王峰心软,不停地杀价,“她们好像觉得钱丢到医院里都是理所应当的,但买假发就不是”,王峰无奈地说道。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王峰回到家里,家人早已入睡,他习惯坐在桌子前,喝点小酒,一边刷手机短视频,一边跟着放声歌唱。这是他一天中的无奈、疲惫得以释放的时刻。

他又想到那些成就感满满的时刻:有慕名而来的客人,坐飞机从外地来,指定他做发型;也有买了十几顶假发的客人,对他说“看过你做的之后,别人做的都看不上了”。

有人把自己闲置的假发送给王峰,还有人剪下自己的头发,希望他拿去做成假发帮助更多人;被他帮助过的患者,隔三差五就从各个地方给他寄礼物。

做假发前几年,王峰还琢磨着做几年就退休养老,这些年他几乎没动过这个念头,“退休也就是天天打牌、搓麻将”。

他确信,现在的生活更有意义、更充实。唯一懊恼的是,没有早十年开始,“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很少休息”,王峰说。

“人生一晃就过了,我想能多做一顶假发,就多做一顶。”(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作者/韦柳坤 视频拍摄/剪辑 韦柳坤 编辑/陈拯)

本文系作者韦嘎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太好玩 钛田097033 钛i7Twx8 钛粉11841 钛粉70984 刘成军
521人已赞赏 >
521换成打赏总人数52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希望患癌的人越来越少

    2022-05-04 03:48 via pc
  • 王峰的生活应该过得很有意义,很充实

    2022-05-02 13:31 via iphone
  • 做假发也能使身边的人得到快乐,这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2022-05-02 07:01 via iphone
  • 回复

    但好人难当,店里给癌症患者的假发绝大多数都以成本价出售,但总有一些客人拿准了王峰心软,不停地杀价,“她们好像觉得钱丢到医院里都是理所应当的,但买假发就不是”,王峰无奈地说道。 畏强凌弱,这是人的动物性本能,斗米恩但米仇,所以人啊,还是不能当老好人、烂好人、好好先生啊,要不然会被一些吸血鬼拿捏的死死的,这样的真实案例,生活中太多了

    2022-05-01 22:55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