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基金和孙陶然的朋友圈

VCPE参考

VCPE参考

· 4月27日

资本是个圈。

播放 暂停

考拉基金和孙陶然的朋友圈

00:00 17:0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VCPE参考,作者 | 李子璇,编辑 | 李悠然

考拉基金的投资速度似乎正在加快。

上周,考拉基金接连投资两家企业,分别参与了商用车自动驾驶研发商——雷科智途的数千万元的Pre-A轮融资,以及端到端价值流交付与管理平台——云加速的数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

今年,考拉基金已对外完成5起投资,相比往年全年只有10起左右的投资数量,已完成一半。

这支基金诞生于2015年,由拉卡拉(300773.SZ)、蓝色光标(300058.SZ)创始人——孙陶然发起,一期和二期规模均为10亿元。基金出资人包括拉卡拉、北京科创母基金、中关村科学城、国泰君安、联想控股(03396.HK)、北大教育基金会、国科控股、蓝色光标、拓尔思、广联达等知名企业和专业投资机构。

纵观考拉基金的投资布局,主要聚焦于早期的金融科技、企业服务及消费升级领域。投资轮次大多在B轮。代表项目包括慧择(HUIZ.us)、收钱吧、盈米科技、易点云、云智慧、企企通等。

其中,互联网保险平台慧择(HUIZ.us)在2020年成功上市,而在未排队IPO的公司中,企业IT租赁服务与管理平台易点云已经传出了赴港上市的消息,全栈智能运维服务商云智慧也完成了1.5亿元的E轮融资,背后不乏红杉中国、SIG海纳亚洲等知名机构。

不过,从IPO数量来看,根据公开资料,慧择是考拉基金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且公司为互联网保险企业,似乎并不被二级市场投资人看好。截至发稿,该公司股价仅为1.05美元/股,几乎只有当初发行价的十分之一,总市值仅剩545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

此外,据IT桔子测算,考拉基金的被投企业下轮率为38%,而大多数知名VC的下轮率为60%~80%。

尽管被投企业喜忧参半,不过有趣的是,这支基金从LP、合伙人,到投资领域,都藏着发起人孙陶然的创业过往。

据不完全统计,孙陶然至今已参与创立过至少六家企业,期间他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包括雷军等等,他们不断出现在孙陶然新的创业旅程中,直到今天,有的也成为考拉基金的关键角色。

01 江湖初现

孙陶然的创业史可大致分为两段。

第一段是其初出茅庐时,精力旺盛。六年内进行了五次创业,选择的都是广告营销领域。

其公司管理经验以及后来进入金融科技行业的支持者,都是这一时期积累的。

1991年,孙陶然入职第一家民政部下属的北京市海淀四达技术中心(下称「四达集团」)。这家公司以技术服务起步,后来逐渐延伸出医疗、器械、广告等服务,期间孙陶然出任四达集团旗下四达广告艺术公司(下称「四达广告」)总经理。

在这里,孙陶然开启了他的创业江湖。

1994年,《北京青年报》计划创立电脑行业的专刊,但是报社人员编制不够,所以有意找广告公司合作办刊,广告公司出资承办版面,同时也可以对外销售广告。

彼时,电脑价格昂贵,每台要上万元,而工薪阶层的工资每月只有几百块钱。但孙陶然认为这个新的领域或许有潜在的机会,便决定承办,并押下重注。

根据《北京青年报》的要求,与之合作办刊的企业每年需要向《北京青年报》缴纳428万元的买断费,每个季度107万。而当时四达广告的账上只有3万元。

于是,孙陶然找四达集团总裁张征宇借了60万,又从员工手中集资了40多万,才凑够了第一个季度的买断费。

好在,孙陶然赶上了好时候。上世纪90年代初,电脑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随后,围绕电脑硬件、软件、互联网等行业的创业也一同兴起。《电脑时代周刊》创办的同年,联想推出了第一台「中国品牌」的笔记本电脑——联想昭阳S5100;雷军在金山内部推出了类似Office办公软件的盘古组件;马云创办了中国黄页……

一时间,IT产业大佬云集。孙陶然也借势开设了一个《与老板对话》的专栏,逐一采访金山的雷军,联想的柳传志、杨元庆,四通利方的王志东等人。

日后,雷军和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成为孙陶然创办拉卡拉的天使投资人,联想控股也成为考拉基金的LP。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1996年,孙陶然同时参与了两家公司的创立。

其一是四达集团总裁张征宇创办的电子产品公司恒基伟业,其二是与北大同学赵文权等五人一起创办了蓝色光标公关顾问机构。这两次创业都有一位重要人物的参与——孙陶然的大学舍友——田文凯,也是考拉基金如今的创始合伙人。

田文凯和孙陶然两人原本打算一同去深圳,但是机缘巧合下孙陶然来到了北京做广告营销,田文凯则进入中南证券深圳营业部,成为国内第一批证券分析师。

1999年,孙陶然在恒基伟业操盘营销的掌上电脑「商务通」正式发售,并在年底实现市场占有率超过60%,销售额超7亿元。次年,田文凯也加入了恒基伟业担任总裁助理,负责商务通的市场与资本运作。

不久后,因为管理上的一些分歧,孙陶然离开了恒基伟业,田文凯也回归了证券行业。

2007年,蓝色光标寻求上市,需要有人操盘相关事宜,孙陶然一个电话喊来了田文凯帮忙。后者加入蓝色光标先后担任VP兼董秘、蓝色光标香港分公司总裁等,主持了蓝色光标上市前后的一系列投资、收购、兼并等工作。

田文凯曾表示,他从来都相信孙陶然,所以很多时候,当孙陶然与其他人意见相左时,田文凯也与其站在一起,比如在蓝色光标上市前的惊险时刻。

2009年12月29日,是蓝色光标上市的发审会,而就在前一天下午,一封匿名举报信发到了发审委,蓝色光标上市的保荐人很快接到通知——公司需要在第二天发审会前反馈回复。

突然的变故让大家猝不及防,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交回复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很快孙陶然接到了蓝色光标CEO赵文权的电话,后者提出想要撤回材料,推迟发审会。孙陶然坚决不同意,认为一旦撤回,蓝色光标上市就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他也担心赵文权自作主张。恰好田文凯正与赵文权一同待在证监会,孙陶然便打电话叮嘱田文凯,要跟在赵文权身边,一旦他提出撤材料就要马上以董秘身份发出声明——这是赵文权个人意见,不代表蓝色光标董事会。

最后,孙陶然赶回蓝色光标,带大家理清需要补充和完善的材料,并通宵准备,最后准时进行了回复。

2010年,蓝色光标(300058.SZ)在深圳创业板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公关第一股,上市首日以43.6元/股高开,最终收于39.98元/股,较发行价上涨18.07%,市值达到6.4亿元。蓝色光标也成为孙陶然参与创立并成功上市的第一家公司。

02 把朋友圈搬到考拉基金

从1991年毕业,到2000年离开恒基伟业,这期间孙陶然经历了将近十年高强度、满负荷的工作状态。在这之后,蓝色光标日常的事务大都赵文权在运营,孙陶然则开始了白天打高尔夫、晚上打牌,偶尔看看比赛的悠闲生活。

这样过了几年后,孙陶然开始了第二段创业路,进入一个从未涉猎过的产业——金融支付。

2005年,孙陶然创办了拉卡拉。从第三方支付做起,拉卡拉逐渐延伸出科技、物流、金融、品牌、营销等全方位助力商家的生态模式。此前的老朋友雷军和联想便是这家公司的天使投资人。

起初,孙陶然有意找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融资,他通过联想集团的一位朋友联系到君联资本的董事长朱立南。后者做尽职调查时便找到了孙陶然的朋友雷军。在跟雷军聊了两个小时后,朱立南问道:「你觉得这么好,你自己投不投?」,于是雷军「在朱总激将下」投了拉卡拉430万元。

加上孙陶然自己投资的430万元,以及君联资本投资的860万元,拉卡拉的天使轮合计融资约人民币172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雷军做个人天使投资的首秀,并令其获得了丰厚回报。

2019年4月24日,拉卡拉(300773.SZ)在深圳上市,首日开盘价39.94元/股,总市值高达192亿元。招股书显示,拉卡拉上市后,雷军持有1.02%的股权。以此推算,雷军的这笔股权价值达到1.95亿元,给雷军带来了超过45倍的回报。

然而此后拉卡拉传出倒卖个人信息、卖假酒等负面新闻,股价也接近腰斩,截至发稿,拉卡拉股价为17.10元/股,市值跌至136.80亿。可见对于创业者来说成功永远都只是暂时的。

2005年,孙陶然的创业方向又瞄准创投行业,成立了考拉基金。从LP到合伙人都是熟悉的面孔。

企查查显示,考拉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为北京考拉昆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着北京考拉鲲鹏科技成长基金合伙企业(下称「考拉鲲鹏」)和北京考拉昆略互联网产业投资基金(下称「考拉昆略」)。

根据企查查显示,联想控股、蓝色光标(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各持有考拉鲲鹏4.9505%和4.4554%的股份,雷军和蓝色光标则通过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该公司约0.1515%和0.1634%的股份;

联想控股、蓝色光标(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各持有考拉昆略5%和3%的股份,雷军和蓝色光标则通过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该公司约0.1933%和0.2085%的股份。

图片来源:企查查截图

而基金的创始合伙人就是先后在恒基伟业、蓝色光标和拉卡拉与孙陶然共事的田文凯,总裁兼合伙人魏凯则曾在君联资本负责投管工作,合伙人代戴巍也曾就职于联想控股。

03 创业教父

「创而优则投」。孙陶然从创业中积累的经验也成为考拉基金做投资的养料。

比较特别的是,考拉基金虽然是侧重于财务回报的市场化基金,但乍看之下会误以为考拉基金是拉卡拉的战略投资部门。

拉卡拉是考拉基金的基石LP,考拉基金早期的大部分投资也都分布在拉卡拉相关的互联网金融领域,且都集中在B轮及之前。

田文凯曾在36氪的采访中总结,考拉基金投资金融的逻辑很简单,关注产品与人的链接。考拉基金认为金融科技的本质是通过技术的手段与消费者做连接,拿到消费者的行为数据后,为消费者做标签,风控抑或是评级。

后来,考拉基金也逐渐将投资范围拓展到人工智能、新消费等领域,不过对不同的领域有一套共通的方法论:

首先是看大赛道,判断项目所属领域是否有系统性机会;

其次是看产品和服务,判断是否满足了用户的「有效需求」, 即消费者有消费这类产品的欲望,以及消费者要能够消费得起; 

第三是看商业模式,是否符合基本的逻辑;

最后是评估创业者的能力,对行业趋势与消费者需求是否有敏锐的洞察力。

这些都受到孙陶然的影响——他将产品和需求看得极为重要。

孙陶然曾说:「实而不华是可以的,华而实是最好的,华而不实是最差的,所以本质还是产品本身的功能和性能。如果本身的功能和性能不足,只是追求外观或者营销的绚丽,没有任何意义。」产品需要切入消费者的需求,所以不论什么样的生意,孙陶然都会审视二者的关系。

这种方式使考拉基金躲掉一些雷区。考拉基金投资过电商、消费,但据IT桔子显示,在O2O火爆的时代,考拉基金投资的O2O企业只有一家。而在其涉猎最广的金融科技领域,考拉基金也躲过了P2P暴雷。

孙陶然不看好这两类业务,并从需求的角度出发,用了一个很贴切的比喻来形容,「一部戏有一千个演员,偏要把跑龙套的说成是未来中国的男一号,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在他看来O2O是「把一个很弱、很小规模的需求放到很大,照着很大去烧。」P2P也只是贷款领域里面的极小的一块业务,相比上市融资、银行贷款、信托等,个人对个人的放贷量几乎只占放贷总量的千分之一,同时,通过高利率来吸引个人闲置资金,满足的是低质贷款对象的需求,风险显而易见。

这些经验不仅被孙陶然用来指导考拉基金的投资,也用来「传教」。

孙陶然一直热衷于通过各种渠道输出观点,传播其创业、管理的心得体会。他先后出版过《创业36条军规》、《有效管理的5大兵法》、《精进有道》等书籍,其中《创业36条军规》加印超过50次,销量超百万册。因此孙陶然在很早之前就有「创业导师」的称号。

此外,他还设立了个人微信公众号「陶然自在」,大概以一周三更的频率推送文章或小视频,涉及企业家的素质修炼、人才的招聘选拔、如何与风投打交道等创业者需要的内容。其中的视频内容大多来自考拉基金内部的「昆仑学堂」。

昆仑学堂由孙陶然等人发起成立于2019年。据百度词条介绍,该学堂旨在帮助创业者「体系创业,少走弯路」,从理念、方法和工具三个层次给出拿来可用的结论。

暂且不说,创业面临的问题千变万化,「体系创业」和「拿来可用」的结论有多大程度是可行的,不过人脉的积累、经营之术,孙陶然是身体力行地告诉大家了。

资料来源:

  • 《20亿成立两家创投公司!雷军一个爱好撑起庞大投资帝国》
  • 《不一样的孙陶然》
  • 《孙陶然:“羊毛出在狗身上熊来买单”是最大的骗局》
  • 《考拉基金田文凯:金融科技的本质是与消费者建立连接》
本文系作者VCPE参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0698 刘成军 太好玩 钛田097033 钛i7Twx8 钛粉11841
523人已赞赏 >
523换成打赏总人数52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171亿元

  • 2

    互联网应用与服务

    获投167亿元

  • 3

    医疗健康

    获投158亿元

  • 1

    Tiger Global

    热度值52506

  • 2

    Accel

    热度值38354

  • 3

    GV

    热度值21664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课程推荐

更多课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