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集团的东风、春风与残风

银杏科技

银杏科技

· 4月8日

在风向急转时,平安需要一位强有力的掌舵人。

播放 暂停

平安集团的东风、春风与残风

00:00 09:27

文 | 银杏科技,作者 | 耳令,编辑 | 筱橘

过去一年里,中国保险业经历了一场商业模式的结构性变化。

随着保险业的监管周期趋紧,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催化,行业里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随之浮出水面。

销售人员快速流失,新单销售势头持续疲软。

在新一轮的财报季里,鲜有保险企业敢言顺遂,唯有平安集团在年报中用了“春风向暖”,来总结2021年的成绩。

但平安的年报数据却给出了更为直观的展示:多项指标出现下跌,新业务价值大幅下滑,特别是多年来业务占比最多的寿险,NBV下滑了23%。

去年全年,平安保险新业务价值为127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降低3.2%,连续三年下滑,导致2021年续期业务营收与增速,皆呈现收缩态势。

中国平安的股价在2021年1月4日创新高后,至今累计下跌46.28%,总市值为8300多亿元。

平安口中的“春风”无疑是带着凉意的。

当年马明哲辞任CEO一职时,中国平安曾经表示,马总之所以能放心离去,得益于平安人才梯队的完整成熟。

“去年的马明哲,领导不了今年的平安”,这是马明哲过去经常说的一句话。可时至今日,这位大家长依然还活跃在舞台中央。

面对接班人的问题,马明哲却始终未敢让大权旁落。

春风未暖人渐凉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任汇川的消息了。

最近一则与任汇川有关的新闻,还是在去年5月。当时,任汇川为自然人董事,腾讯为最终控股股东的FuSure公司获香港再保险牌照。

一则快讯透露了任汇川的动向。

两年前,任汇川从中国平安离职7天后,便入职腾讯。但自此以后,媒体几乎再不见这位平安昔日少帅的消息。

最近一则与马明哲有关的新闻发布于上个月,平安启动寿险改革的第2年,年过花甲的马明哲带队开启企业的二次创业。

在年报致辞中,他提到:2022年是中国平安价值文化升级的关键年份。

平安内部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寿险改革,到2019年已经是第二轮。改革的核心是要打造一支"三高"代理人队伍,即高质量、高产能、高收入。

结果从2018年三季度末见顶到143万人后,平安的代理人队伍规模就一路萎缩。

到2019年底缩减到116.7万,2020年102万左右,到了去年,代理人规模缩直接减到60万人,同比收缩41.4%。

但寿险代理人规模萎缩也不单单是平安一家的问题。

根据《中国保险中介市场生态白皮书》数据,寿险代理人数量自2019年达到912万人的峰值后,近几年持续下滑。

只是不知在改革之初时踌躇满志的平安高层又该作何感想,伴随代理人队伍的缩减,市场也传出中国平安裁员的消息。

财报从侧面印证了中国平安裁员的消息:截至2021年12月31日,平安体系内共有在职员工355,982人,较2020年底减少了超6000人。

此前就有市场传言称,平安不动产大裁员,踩雷华夏幸福则成为了绕不开的坑。

中国平安连续三年出现员工人数的减少,再加上公司股价处于历史低位,平安集团首席财务官姚波表示,公司将积极做好市值管理回馈股东。

2021年8月平安启动了新一轮股票回购方案,截至12月末已回购约7777万股,共计39亿元。

马明哲还亲自下场在二级市场买股,耗资约200万元。网友们笑称,这大概耗费了马总一星期的工资。

站在企业的背后默默支撑着,马明哲如今的状态很难说已是全然退休。

以平安目前的体量和业务的繁杂来看,单纯的接班人的确难以处理好一切。

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以马为首、三个Co-CEO并行的核心领导班子几乎已经形成了惯性。

但是对CEO而言,联席CEO制意味着,将面临着公司内部更为错综复杂的业务关系,管理和决策的难度加大。

而马明哲在平安内部有着接班人难以企及的巨大威望。

联席CEO制的设置虽然一度看上去弥补了某些缺憾,同样也稀释了核心班子的声望。

这一切反馈到组织层面,最为直接的体现便是自启动寿险改革以来,平安内部曾经历的一系列人事变动,将陆敏从汽车之家调回,一年后又更换为杨峥。

去年3月,在中国平安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马明哲坦言了退休的“三个前提”:第一,股东认不认同我。第二,我本人是否还可以继续为公司创造新的更大的价值。第三,平安是否有更优秀的管理团队。

如今看来,第一和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毫无悬念的。但这第三个问题,却始终无法得到令企业满意的答案。

东风不再

中国金融圈里过去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如果你想知道金融商业在未来将要发生什么,就去看看他在做什么。”

这句话里的“他”指的正是马明哲。

平安自15年前跨入世界500强的门槛,此后几乎每一年都会上一个台阶,直到跻身于全球前5%。这背后很大一部分功劳都来自于马明哲。

从1988年创立平安保险到2000年引进“外资、外体、外脑”策略,奠定了平安此后20年高速发展的基石,再到推进平安成为中国最大的非国有企业。

马明哲在三十余年间的确创造了诸多“神来之笔”。又如柳教父所言,平安之所以优秀,源于天时地利人和。

按照排序来看,“人”这一要素,被放在了最后。

而放在前面的“天时”“地利”,无疑说的是平安起步初期的改革开放大潮以及频临香港蛇口、市场经济思维深入人心的平安发源地。

平安是乘着时代的东风一路扶摇直上发展壮大的,从马明哲的发家史里更是可以窥见深圳特区发展中瑰丽的一面。

作为深圳设立特区后首批市场化企业之一,平安保险公司在创立时一共只有13个人。但自成立之初,平安已经建立起股份制架构和相对完善的现代企业治理体系。

加之在当时平安的两大股东的支持(工行持股51%,招商局持股49%)。这家诞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国公司,在创立的第一年就能营收418万元,利润190万。

袁庚曾不止一次叮嘱当时的平安总经理马明哲:“平安便是蛇口的创新意识和开拓精神最好的传承者,蛇口基因能保存多久,平安未来就能走多远。”

时代是一阵风,风没有固态,所有冷的、暖的痕迹都留在了吹过的地方。

几十年以后,朝着综合金融狂飙突进的平安集团,已经发展成为一艘万亿航母,马明哲也终于拿到了中国平安保险“掌门人”的权杖。

平安作为“蛇口基因”的现实注脚,人们自然地将其与袁老当初在蛇口掀起思想解放、政治体制改革试验联系在一起了。

看,这就是带着市场化基因的企业。

中国加入WTO之后,平安至少还经历过三次来自境外力量的助力:与摩根士丹利的合作,解决了平安发展综合金融最需要的资金问题;与麦肯锡的合作,解决了平安组织过于膨胀、分散之后的协同管理问题;与汇丰的合作,完成了综合金融的全产业布局。

“左手资金,右手人才”,在搭建帝国的几十年间,马明哲的“过桥论”被屡屡证实有效。

平安曾经聪明地在时代的风口上起舞,可是在进入第四个发展十年的现下,不仅业务重头寿险正在加速萎缩,曾经增涨迅猛的科技板块也沦为空有注册用户,缺乏有效转化的壳子。

再加上经营困难,盈利下滑。以及踩雷华夏幸福遭到诟病,诸此种种令中国平安在股市上的表现越发萎靡。

如今的平安,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掌舵人。

在风向急转时,妥帖地面对那些渐行渐远的时代,一如那些年曾经力挽狂澜的马明哲。

本文系作者银杏科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钛粉66633 碧天黄地 钛友趣763786 单晶冰糖啦啦啦
530人已赞赏 >
530换成打赏总人数5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