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宇“强制员工休假”真相

钛度号
柔宇缺钱,员工买单?

图片来源@柔宇官网

图片来源@柔宇官网

文 | 连线Insight,作者 | 张霏  ,编辑 | 李信

柔宇的一个口头放假通知,在一众员工中炸开了锅。 

近期,柔宇科技多名员工告诉连线Insight,柔宇继欠薪半年后,大量员工被强制休假三个月。 

“我们清明节不放3天,而是从清明节假期第一天一直放到6月30日,这次放假没有任何文件通知,而是口口相传。”一位柔宇老员工告诉连线Insight,“4月有全薪,5月、6月的工资和社保将以深圳市最低标准结算。” 

但并非全部员工集体休假。一位柔宇离职员工说,“负责具体业务的部门基本都放假了,法务、行政等部门员工仍在正常工作。” 

“公司从来没提过裁员二字,但从去年12月以来一直拖欠员工工资,员工不得不主动离职。这次放三个月长假,估计又有一批员工提离职了”,在上述员工看来,为了节省员工赔偿费用,柔宇在通过各种手段“逼”员工主动离职。 

在多位柔宇员工看来,人事、行政等部门不休假并不奇怪,“这三个月内,一定有员工离职或申请劳动仲裁,法务、人事等部门正常办公,估计是为了应付那些准备离职或走法律途径的员工。” 

时隔4个月,柔宇还未度过至暗时刻。去年12月,柔宇因拖欠近千名员工工资,成为关注焦点。

创始人刘自鸿当时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名为《马斯克追忆破产边缘:每天醒来,在梦中哭了一夜》的文章,并感慨“在人生至暗时刻,也不要指望雪中送炭,唯一能做的是,坚持到底,永不言弃。”

时至今日,柔宇现金流吃紧的情况并未好转,反而愈演愈烈——6个月发5封欠薪邮件、员工人数腰斩、无理由长期放假。 

一边是长期欠薪、大量员工离职,另一边是仍在开放的百余个岗位。在柔宇官网、Boss直聘等招聘软件,技术工程师等招聘岗位依旧显示在招人,且于近期发布。 

但不论是投资人,亦或是员工,都不愿再相信柔宇。一位熟悉刘自鸿的投资人曾向连线Insight坦言,“一级投资市场这几年已经不再关注这家公司了,业内对柔宇的财务状况和商业化变现能力都了解了,不敢在它身上下注。” 

多位柔宇员工告诉连线Insight,得知柔宇要放三个月假期后,他们对公司已经失去信心了,打算近期提出离职、另寻出路。 

不断融资,却一直“缺钱”,柔宇还未“崩盘”,但也到了悬崖边上,危机重重。至少目前情况来看,这场被刘自鸿称为“‘无人区’里的探险”,结局不仅奇迹难现,转危为安都是个难题。

1、一张暂缓IPO公告引发的欠薪风波

在柔宇工作4年多的向雯很愤怒,对公司也越来越失望。 

导火索始于3月31日,柔宇在各部门口头传达“4月开始,放假三个月。其中4月工资按照全薪计酬,5、6月按照深圳市最低工资发放,连社保公积金也要调到最低比例来缴纳。” 

几天后,便有多家媒体报道柔宇放假三个月一事,但向雯对于柔宇“公司没有全员放假,很多员工还在上班,网传全员放假三个月是谣传”的对外回复十分愤怒。 

据向雯对连线Insight回忆:“今年春节期间,柔宇便给员工放假一个月,当时没有向员工解释放假理由,但起码员工都收到官方邮件通知。这次不一样,3月31日那天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文字通知,是通过口头通知大家才知道放假一事。” 

这让向雯的不少同事有些担忧,“没有实质证据表明此次放假通知来自公司官方,若被公司反咬一口无故旷工而被辞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因此,当向雯看到柔宇对外回应时,忍不住向连线Insight直言心中的愤怒,“这一回应摆明是欺负柔宇员工。部分节后上班的员工其实收到口头放假通知了,但现在公司找各种理由逼员工离职,这些员工担心如果不按时复工,公司后期会以旷工理由辞退他们,所以他们即便被拖薪,也不得不上班。” 

另外,据向雯表示,4月1日那天,她便得知公司的法务、行政等部门可以正常上班,业务相关部门的员工基本均接到长期放假通知。 

因此,在向雯看来,不论何种情况,柔宇都有理由证明“全员放假3个月”一事不实。 

虽然被拖欠10多万工资,向雯和同事仍下定决心,尽快离职,“留着的时间越长,被拖欠工资越多,公司也没有什么发展前途了。” 

“我们这些老员工也见过柔宇高光时刻,那时大家激情满满,干劲十足。”向雯很怀念早期的柔宇,“但自从2021年2月9日,柔宇撤回了上市申请文件开始,它的颓败之势就再也藏不住了似的,也消失在了公众视线中。” 

在柔宇内部员工看来,也是从去年2月开始,柔宇便初显资金紧张苗头。 

一位柔宇离职员工告诉连线Insight:“先是去年3月,出现了给集团高管间歇性发放工资的情况,到了5、6月,公司扩增了一部分员工,欠薪范围就从高管延伸到各个业务线的核心骨干。理由也是因融资没到账,工资暂时不能按时发放,需推迟一段时间。” 

更让柔宇员工受不了的是公司发放薪酬的时间和数额极其混乱。

一位柔宇员工说,“比如去年,3月的工资拖到5月发,4月的工资正常发放,9月收到7月50%的工资,此后薪酬发放越来越混乱。直到了去年11月,工资也不发了。一些员工从去年6月便被欠薪,一直到现在。” 

真正让向雯意识到公司资金流出现问题,是去年12月。 

去年11月,柔宇欠薪问题开始爆发,大量柔宇员工未在11月及时收到10月的薪资,承诺补发薪酬未能最终兑现,才有了柔宇员工借助媒体声音维权的行动。 

但外界较少关注柔宇在那次维权行动的对外回应中,提及的“给欠薪员工承诺了相应的现金补偿和期权补偿”,是何具体方案。在向雯看来,12月的现金补偿,柔宇用了一些“技巧”。 

“欠薪风波发生后,柔宇的确在去年12月发过一次工资,截至现在也只发了那一次。”向雯清晰记得,那次补发工资时,柔宇对员工的通知大概是“融资正在有序进行,这个月我们将发一个月工资”,“也没告诉我们发的是哪个月的工资,但当时我们的薪酬发放时间已经彻底乱了。” 

补发工资行动,的确又让部分柔宇员工重新看到了公司的“美好未来”。除了补发工资外,柔宇还给了第二种解决方案,后者让向雯的不少同事心动。 

“大概意思是如果员工愿意信任公司、愿意与公司共同发展,可以选择先不要这次工资,等到2022年2月再发,到时公司会一次性多发50%的月薪作为利息”向雯觉得“这一看就是公司的套路,钱拿在手里才是最实在的”,她果断选择第一种方案。 

但不少柔宇员工押注柔宇的美好蓝图,选择了第二种方案。仅向雯所在的小组,就有过半员工。“将近十人的小组,有7、8位同事选择了利息激励方案,这一方案很不正常,就跟当年互联网金融的套路一样——我要你利息,你要我本金。” 

事实证明,向雯的选择没错,直到现在,选择第二种方案的员工也没收到利息和工资。 

微妙的变化,也在柔宇的财务系统发生。一位柔宇总部员工向连线Insight表示:“之前每月10日发上个月工资,同时还会附带工资条。从去年10月开始,变成每月中下旬发工资条,发工资条前都会新发一份邮件,每次都是‘感谢大家耐心等待,我们的融资正在有序进行,资金到账后马上补发工资’这样的内容话术。邮件发完的当天下午或第二天,就会发工资条。” 

“一开始,大家认为只是延迟,而不是不发,也没放在心上。”一位柔宇员工后来发现,连报销流程都不能正常推进了。“审批流程已经全部通过了,最后到了财务付款的环节,一直迟迟不付款。” 

向雯发现“柔宇现在到每月末尾,才给在职员工缴纳社保。并且每次都有‘漏网之鱼’,员工要去催财务部门缴纳社保才可以。” 

柔宇资金窘迫,影响对象不只限于柔宇正式员工和供应商,保安、保洁等临时员工也被牵连。 

一位深圳柔宇员工告诉连线Insight:“去年年底,南山区办公楼拖欠过保洁阿姨的工资。上个月,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的柔宇办公楼大门被保安锁了,所有员工都没办法进去办公了。原因是柔宇没有给保安发工资。这件事也没有后续了,应该是给保安补发工资了。” 

可以判断,柔宇至今还未走出至暗时刻。现金流吃紧已成既定事实,欠薪、拖欠账款仅是资金流问题的一个缩影。 

2、谁还相信柔宇?

柔宇对待员工的“不真诚”处理方式,让向雯彻底失去信心,她打算提离职申请。 

一位内部员工坦言“不少员工之前对柔宇还抱有很大希望,认为公司可能会度过难关,到春节后,公司承诺基本都没有兑现。大家对公司的‘画饼式’鼓励,已经麻木了。” 

多位柔宇员工也向连线Insight表达过同样的态度,很多员工坚持到春节后才选择离职。 

失去员工信任的柔宇,直接表现在公司总人数直线下降。据红星资本局报道,柔宇员工人数已经从1800下降到了700。 

在复盘柔宇员工离职经历过程中,一位柔宇员工特意指出柔宇与其他遇到资金紧缺问题的公司不同,“其他互联网公司为了开源节流会进行大幅裁员,但不论去年还是今年,柔宇从未提过裁员二字,相反,它一直释放‘融资正在推进’等积极信号。大部分员工感觉自己熬不过公司,为此主动提出离职,柔宇员工人数才急速下降。” 

这也是多数员工不能理解的一点,柔宇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告知员工真实情况,把损失减到最小? 

一位柔宇员工认为,员工主动离职,公司不用离职赔偿,柔宇能节省一大笔钱。 

事实上,柔宇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曾一度将融资目标瞄准了内部员工,但并非所有员工都愿意买单。 

按照柔宇惯例,每年3月会发放前一年的年终奖。但到了2021年,柔宇发放年终奖时,通知全体员工必须拿出50%的年终奖购买公司期权,剩余50%以现金发放。事实是,50%的现金形式年终奖至今也未发放。 

不止如此,一位柔宇员工回忆“当时公司说未来柔宇还会上市,鼓励员工将全部年终奖用来购买公司期权。若采取这一方案,公司会额外奖励一定比例的期权,并保证若员工离职,公司将会按照一定价格,对员工持有的期权进行回购。”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上,充满了无数人希望通过期权,实现财务自由梦想的造福梦想。柔宇的期权奖励,让不少员工心动了。 

上述员工向连线Insight说:“当时很多同事觉得公司没这么快发放奖金,公司也承诺员工离职后,会回购期权,有些员工真的响应公司号召,把全部年终奖兑换成期权了。” 

更让向雯不可思议的是,还有员工当时自掏腰包购买了期权。“公司当时说如果员工有闲置的钱,可以购买公司股票,与柔宇共同发展。的确有几位员工心动了,其中一位员工拿出几十万买了公司股票。不过这位员工近期也离职了,直到现在也没拿回购买股票的钱。” 

回购期权意味着需要公司拿出大量现金流,柔宇目前没有这一资金能力了。 

不论是年终奖亦或是工资,员工对柔宇的信任随着一封封欠薪邮件、未如约兑换的承诺,逐步瓦解。 

一边是员工的失落离场,一边是投资人不再愿意相信刘自鸿的“柔性世界”野望。

2021年未曝出欠薪事件前,业内一线人士或部分投资人还会对柔宇持有期待,如今柔宇的故事越来越难打动人了。 

柔宇的融资历程,就是最直接证明。爱企查显示,柔宇最新一笔融资停留在2020年5月,大额、多方参投的融资事件主要集中在2015年-2017年,并且大多的投资方仅参与过一次投资。

柔宇科技融资进度,图源爱企查 

投资方连续投资、多次追投,代表资方对企业持续看好,柔宇与之相反。这意味着,柔宇的早期投资方到了后期,对柔宇的态度或可能发生了变化。 

一位接近刘自鸿的投资人也向连线Insight直言,“投资圈早年很看好柔宇,但现在不仅自己,身边的产业投资人也都不敢碰他们。到现在,柔宇的业务表现和当初宣传的愿景仍存在较大距离,对于这家公司,大家都懂里面的风险,不会自讨苦吃的。” 

创业圈的规律是早期讲故事,后期讲产品。很会宣传的柔宇,十年间,仅做好了前半句。失去投资人信任和员工士气的柔宇,恐怕市场也难愿意为其买单了。

3、柔宇走到了悬崖边

一家企业从备受业内追捧,成为资本宠儿,到被投资圈抛弃、不闻不问,需要多长时间?柔宇的答案是5年。 

经济学家刘姝威曾评价,柔宇是一家“非常值得期待的具有世界级原创核心技术能力的高科技企业”。 

“那几年,经常有市政府领导甚至国家领导人过来视察公司。”在柔宇工作近4年,林霖很怀念柔宇的高光时刻,“那时的我们,以在柔宇工作为荣。在科技领域,几乎没人不知道柔宇科技。” 

那时有投资方的资金,2015年后,柔宇的发展驶入快车道,追了不少新风口。 

2015年,国内VR概念正炙手可热,柔宇彼时在To B还没有很多产品,就发布了一款To C的头戴式影院产品Royole-X;一年后又发布折叠头戴式3D移动影院Royole Moon,虽柔宇宣传该款产品“可折叠”,但可折叠的并非屏幕,而是框架;2020年,柔宇又发布了蓝牙耳机。 

可以说,在多个业务线上,柔宇投入的精力更像蜻蜓点水。而且不止外界,不少柔宇员工都不理解柔宇的“柔性+”生态逻辑,认为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不够。 

一位半导体行业人士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曾分析,柔宇面对的是“投资过千亿的,至少需要十几年沉淀的大企业。全柔性赛道只是人家押注的一条业务线一个方向,但柔宇却是赌上公司命运的全部。” 

没有产品大规模量产,一直是外界对柔宇最大的疑问。实际上,柔宇不是没有量产产品,而是“卖不动”,产品作为存货被大量积压在仓库中。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柔宇存货账面价值分别是1.03亿元、1.65亿元、5.95亿元和4.80亿元,整体呈现增长趋势。换句话说,柔宇的产品滞销情况比较严重。 

一位柔宇离职员工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也表示,2019年下半年开始,柔宇生产线的跑货量逐步减少,到2020年底时,一个月只跑两三天,其他时间都是空置。 

产品滞销的原因,除了定价过高、技术优势较少,质量问题也是消费者不愿为柔宇买单的重要因素。 

连线Insight在柔宇官方微博发现,有不少网友反映柔宇产品“槽点”。一位自称是柔宇手机二代用户,并且是柔宇忠实粉丝的网友,直言自己“在柔宇手机安装双卡后,有一张手机卡无法拨打电话,只有重启才能恢复正常。麻烦修复这个bug,最近这个问题太困扰我了。” 

柔派手机,图源柔宇官网 

一边是公司生产的产品无法转化为收入,另一边是烧钱的重资产产线和持续扩大的亏损。招股书显示,2017到2020年6月,柔宇科技在三年半的时间里累计亏损31.9亿元。 

柔宇在商业变现方面难以形成规模,尤其是两次冲刺上市失败引发的连锁反应,最终引发柔宇资金危机。 

柔宇还能创造奇迹吗?多位投资人对连线Insight的回复均不乐观,其中一位投资人表示,“上市希望比较渺茫。不论是A股、港股还是美股,整个资本市场行情不乐观。何况柔宇已经负面新闻缠身,股民是不会为它买单的。” 

柔宇科技的时代过去了。在广东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到达层,曾有一棵5米高、挂满500余片8英寸蝉翼柔性屏的“大树”,这棵树叫“柔树”,是柔宇高光标志。如今,这颗“柔树”也被撤了。 

柔宇科技,如今走到了悬崖边,距离坠落仅一步之遥。 

(因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 连线Insight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2024-06-14 23:03

大商所、郑商所夜盘收盘,玻璃跌超1%

2024-06-14 22:59

利欧股份董秘回应股价下跌:公司运营质量稳定,不会坐视股价长期下跌

2024-06-14 22:53

受投行业务拖累,头部券商年终奖大幅“缩水”

2024-06-14 22:43

Arm大涨超6%创历史新高,获纳入纳斯达克100指数

2024-06-14 22:39

Visa和万事达300亿美元和解协议或遭美法官驳回

2024-06-14 22:35

吉利诉威马技术侵权案终审获赔6.4亿元,创我国知识产权侵权诉讼判赔数额新高

2024-06-14 22:29

银行间市场业务标准工作组召开2024年度第一次工作会议

2024-06-14 22:26

世卫组织发布抗菌药物发展状况报告:迫切需要创新药物

2024-06-14 22:24

税务部门对博汇股份有关涉税情况进行通报

2024-06-14 22:16

法国CAC40指数跌幅扩大至3%

2024-06-14 22:15

北京部分典当行报价:飞天茅台典当金额触及1499元/瓶

2024-06-14 22:14

上海临港:鼓励依法建设制氢加氢一体站

2024-06-14 22:12

深圳充电站超1万座,每3台新车有2台是新能源

2024-06-14 22:09

交易商协会召开银行间市场支持“两新”投融资推进会

2024-06-14 22:07

欧盟将对中国钛白粉加征关税

2024-06-14 22:06

庞骁刚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总经理

2024-06-14 22:02

美国6月一年期通胀率预期3.3%,预期3.20%

2024-06-14 22:01

美国6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65.6,预期72

2024-06-14 22:01

上海临港今年集成电路产业产值有望突破200亿元

2024-06-14 21:56

最新研究:流感病毒关键受体被我国科学家发现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