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和音乐剧成为音综新赛道,卫视隔空打擂谁赢了

音乐财经

音乐财经

· 3月21日

打响这个春天的音综生存战。

播放 暂停

民歌和音乐剧成为音综新赛道,卫视隔空打擂谁赢了

00:00 25:47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 | 卫夕,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要点:

1.《天赐的声音3》《春天花会开》《爱乐之都》分别聚焦流行音乐、民族音乐和音乐剧三个赛道。

2. 三档卫视音综同时开播,作为有一定受众基础的“综N代”,《天赐的声音3》第一期收获了更多关注。

3. 这一季的《天赐的声音》,在常驻音乐人、飞行音乐人和鉴音团阵容上都有一定的调整,同时也面临如何为观众制造新鲜感的难题。

4. 作为湖南卫视2022年的开年音综,《春天花会开》瞄准民歌这一全新赛道,最大的问题是在改编中怎样让民族与流行更好地融合。

5. 东方卫视推出音乐剧竞演节目《爱乐之都》,帮助观众打破壁垒,也起到了音乐剧“科普”的作用。

随着最后一期“闪光音乐盛典”的播出,去年年底开播的《闪光的乐队》正式收官。同时,《天赐的声音3》《春天花会开》《爱乐之都》三档卫视音综又接过了棒,预示着这个春天的音综生存战正式打响。

3月11日,浙江卫视音乐励志节目《天赐的声音3》如期回归。常驻音乐合伙人除了胡海泉、胡彦斌和张韶涵三位“元老”外,还加入了周深和周延两位新生代歌手。其中,周深凭借与康姆士乐队合作的《克卜勒》,拿下首期金曲。

同一天开播的,还有大型民歌竞唱节目《春天花会开》。作为湖南卫视2022年的开年音综,这档节目邀请了雷佳、华晨宇和谭维维担任组成春天伯乐团,并由28位年轻歌手进行多轮竞演比拼,最终决出“新一代民歌先锋”。

3月12日,东方卫视以“不负热爱,实力闪耀”为口号,推出了国内首档全产业链音乐剧竞演综艺《爱乐之都》,邀请廖昌永、张雨绮、阿云嘎、黄舒骏、小柯、大张伟组成“爱乐助力团”,并挑选出32位音乐剧演员,通过多元剧目竞演中争夺"爱乐之冠"。

从首期节目的收视率来看,《天赐的声音3》作为有一定受众基础的“综N代”,收获了更多关注。而《春天花会开》和 《爱乐之都》,则分别瞄准了民歌和音乐剧两个全新赛道,首期节目的收视率相对低一点。

不过目前节目才刚刚开播,三档音乐综艺究竟谁能拔得头筹 ,还未有定论 。但是它们确实面临着各自的问题,“综N代”如何做出新意?新赛道音综如何破圈?更关键的是,当音综走入细分化创作阶段,如何挖掘更深层次的节目价值?

《天赐的声音3》:打造歌手的“试炼场”

作为一档音乐合唱竞技节目,《天赐的声音》以音乐的“专业性”和“共创性”为特色,邀请国内成熟的歌手寻找音乐合伙人,共同改编经典金曲,致力于对音乐创作进行深度的探讨和挖掘,也因此获得了很多观众的认可。

前两季不但尝试了很多全新的创作模式,还带来了火遍全网的出圈歌曲,比如刘惜君与王赫野合唱的《大风吹》,在流媒体平台收获了上亿的播放量。除此以外,节目中歌手与乐评人之间的“互怼”,在短视频平台上的点赞量也屡屡破百万。

但是,熟悉综艺节目发展历史的观众都清楚,最难做的就是第三季。第一季铺热度,第二季起高楼,第三季看发展。因此如何在第三年让节目持续产生新的生命力,为观众制造新鲜感,是制作团队面临的最大难题。

这一季的《天赐的声音》,在常驻音乐人、飞行音乐人和鉴音团阵容上都有一定的调整。首先在常驻音乐人的阵容上,除了胡海泉、胡彦斌和张韶涵三位元老之外,还加入了周深和周延两位年轻歌手。

△《天赐的声音3》音乐合伙人周延

三位“元老级”的音乐合伙人,已经形成了各自的风格。除了难度之外,胡彦斌更注重歌曲改编的人文思考,比如与张钰琪合唱的《你要如何,我们就如何》;胡海泉作为常驻音乐人,每季都有几首数据表现上佳的作品;张韶涵则在这个舞台上,勇敢展现真实的自我,把经历变成歌。

与第一季的苏有朋和第二季的张信哲、陶喆相比,新加入的两位常驻音乐人显然还比较青涩,不过两人过去一年都有不错的表现。周深不仅再次亮相四台跨年晚会,还为《人世间》《乔家的儿女》等多部热播剧演唱OST。周延被称为新说唱领军人物,在音综《披荆斩棘的哥哥》中最终进入成团位,加入“唱演家族”。

常驻音乐人迎来新嘉宾,飞行音乐人也迎来“新面孔”,由召集人吉克隽逸发起邀请。首期阵容还有希林娜依·高、陈意涵、康姆士乐队、苏见信和唐艺,在年龄、阅历和身份上各有一定的代表性。

其中希林娜依·高和陈意涵都曾参加过国内的偶像选秀节目;康姆士乐队是近年来人气颇高的乐队之一;苏见信是出名较早的老牌歌手,对标的应该是往期的萨顶顶、陈志朋和周传雄;唐艺则是一名短视频平台粉丝高达3000万的“网红音乐人”。

△“网红音乐人”唐艺

根据节目组发布的消息,阿云嘎、金润吉、梁龙、檀健次、张紫宁、张碧晨、江映蓉、马闻远、李铢衔、潘辰、孟佳、符龙飞等近70位飞行合音乐人也将在陆续登场,整体阵容还是非常丰富的。

由多位毒舌乐评人组成的鉴音团,一直是前两季节目的特色,犀利点评频频登上热搜,尤其是乐评人丁太升,曾毫不客气地批评VAVA演唱的《笑纳》“姿态虚妄、歌词空洞”;也不留情面地评价孙坚“演唱太垮,拖累队友,没有当歌手的实力”。

这一季的鉴音团阵容也有一定的调整,除了有像流水纪、梁源这样的知名乐评人,也有崔迪、郝雷这样的音乐制作人,还有迟斌这样深入独立音乐圈的经纪人,这样的构成让“鉴音团”在点评中,有了更多来自不同维度的主观思想与态度。

本季节目主要分为四个阶段,每个阶段三期,通过多次双选配对实现音乐合伙人之间的多元合作,每期由音乐鉴赏团推荐一首单期金曲,每个阶段推荐一首“荣耀金曲”,金曲获得者将争取最终的“天赐金曲”。

作为一档音乐合唱竞技节目,首期节目的音乐舞台占据了主要篇幅,完成呈现了三个飞行舞台和合作舞台,虽然还有一些人物表达、点评的穿插,但舞台作品是首位。

飞行舞台的选曲,最大程度地展现了各位音乐人的特色。吉克隽逸与希林娜依·高演唱了林忆莲的代表作《铿锵玫瑰》,展现了勇敢自信的女性力量;苏见信则与唐艺合作带来大热歌曲《光的方向》;康姆士乐队和陈意涵演唱的后来,既保留了各自的特色,又做出了不失和谐的创作。

面对三组飞行音乐人,鉴音团的点评依旧犀利,比如将唐艺在短视频平台上的走红,总结为“用简单的设备和技巧去博取关注”,指出她在演唱和创作上的音乐素养不足。

其实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只出现在唐艺一人身上,而是众多拥有大流量网络成名歌手都存在的现状,既有流量歌手在发展取舍上的纠结,也有从业者对于对改变市场的无力。但是因此去否定一个人的成功,也是有些过于苛刻了。

在第一轮双选结束后,吉克隽逸、康姆士乐队、苏见信、唐艺、希林娜依·高与五位常驻音乐合伙人成功组队,展开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合作舞台。尤其是周深与和康姆士乐队合作演唱的《克卜勒》,音色之间形成极大反差又相互融合,听起来非常和谐。

总体来看,第一期呈现了八场各有特色的音乐舞台,给观众带来了丰富优质的视听新体验。在歌曲评价环节,几位乐评人从个人角度出发给出的点评,诚然具有一定的争议性,也给歌手和观众带来了音乐理念和认知层面上的思考。

《春天花会开》:民歌焕新改编引热议

不久之前播出的《时光音乐会》,再次将音乐慢综艺带进大众视野,获得了口碑与收视的双赢。而作为湖南卫视2022年的开年音综,《春天花会开》则瞄准了民歌这一全新赛道,用民歌竞演的方式,给观众带来一场民族音乐的“融合焕新”。

由雷佳、华晨宇和谭维维组成的伯乐团,很好地平衡了传统和流行的比重,也体现出节目组“融合焕新”的思路。

雷佳作为新一代民歌领军人物,演唱风格兼民族、美声、戏曲于一身,曾多次登上春晚舞台,最近还为电视剧《人世间》演唱了同名主题曲。在这档节目中,她以极强的权威性与专业性,成为观众心中“行走的民歌科普字典”。

华晨宇和谭维维则是芒果系快男超女的代表艺人,都曾将流行音乐与民族元素相融合。在东方卫视《天籁之战》中,华晨宇改编过一版带有摇滚元素的《阿里山的姑娘》。谭维维演唱的《华阴老腔一声喊》,则糅合了摇滚与民间传统艺术。

△《春天花会开》伯乐团

除了三位“伯乐”之外,参加节目的28位选手的身份也十分多样。比如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的龚爽,曾在2015年拿下“中国音乐金钟奖”民族组金奖;又比如被称为“中国电音第一人”郭曲,是目前国内最有名的电子音乐、Bass Music制作人之一;还有央视2021星光大道年度总冠军张宏宇,曾被阎维文称赞有拥有漂亮的“金属男声”。

还有不少选手曾在其他音乐综艺中亮相,刘文君曾在《我们的乐队》里以“萝莉烟嗓”风格受到导师赞赏;华晨宇的同门师妹戴欣梦露,则在说唱节目《黑怕女孩》中拿下亚军;歌手郑闯则在《我的音乐你听吗》中获得第三名。

《春天花会开》在观众的选择上也颇具“湖南卫视特色”,有出生于50、60、70年代,守候在收音机旁听民歌长大的收音机听友;有深受民歌熏陶的同时还经历了流行音乐浪潮的80后磁带听友;还有音乐品味多元的95、00后的网络听友。

选手们登场的方式是三位伯乐根据歌单点歌,点到哪首歌哪位选手登场。初舞台评分,则由上述400位听众组成的“知音团”决定。如果知音团投票超过60%就晋级,名额不设上限。此外节目还设置了三个“绽放席位”,晋级选手能否登上绽放席位由三位伯乐决定。

这档节目在播出之前,观众的期待值还是很高的,并且高度评价了它的节目初衷和创意。但是从首播的效果来看,节目内容似乎并没有达到观众的预期,最大的问题就是在歌曲改编中,如何平衡民歌与流行元素的比重。

首先,选手的选曲还是很多样化的。既有《彩云追月》《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等经过时间积淀的原汁原味的民歌,又有原创的民族歌曲《长子》,以及选自《乐府诗集》南北朝流传的民歌歌词,以现代创作手法描绘草原辽阔风光的《敕勒歌》。

但是他们对歌曲的诠释,带给观众的感觉却差异巨大。比如一开嗓就艳惊四座的26岁彝族姑娘拉丹珠,用一首《光》让即使没有去过西藏的听众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而Milk乐队演唱的《鸿雁》,却因改编尺度过大,被节目现场的年长观众评价没有了草原的感觉。

△彝族姑娘拉丹珠演唱《光》

一位豆瓣网友给出了比较中肯的评价:民歌结合流行现代曲风去使它传播给大众是好事,但不应该是把经典民歌进行魔改,把原本的“味道”和“意图”全部抹除了。

节目开播前的引导片中,雷佳老师曾表示:“中国民歌的传播与普及面临一个断层。”

首先,民歌的传统唱法比较专业,这让民歌成为一种学科产物。

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我国声乐教育加快迈入正轨,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民族声乐歌唱家,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实力派,也是老百姓口中的“国家队”。但是观众同时也会觉得“我听了又唱不了,唱不了还不如不听”,于是民歌在大众市场逐渐边缘化。

而且正如开头介绍词所说,民歌是属于上一辈甚至更遥远的记忆,唱的是几代人亲身经历过的事。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充满钢筋水泥、智能电子和霓虹灯光,所以让他们去听民歌,很难感受到其中饱含的情怀。

尽管近年来,民歌圈一直在不断地追寻突破,李谷一和周笔畅合唱过《浏阳河》,又与说唱歌手一起突破次元壁,合作过一曲rap版的《我和我的祖国》;腾格尔也把《隐形的翅膀》唱出了草原的味道。

但是这些都是歌唱家的个人尝试,整个行业的更新则一直未有突破。

因此湖南卫视敢于将2022年开年音综风向标对准民族音乐,还是很值得肯定的。

但是怎样让民族与流行更好融合,恰如其分地平衡与架构,用最贴近民族歌曲想要表达内涵的流行乐器、音乐风格与编曲来衬托与呈现,则是节目组接下来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让观众感受到民歌的本质魅力。

《爱乐之都》:让音乐剧“飞入寻常百姓家”

说到音乐剧,不少观众可能会想到声乐类选秀节目《声入人心》。阿元嘎、郑云龙等音乐剧演员,都通过这档节目获得了不少关注,也拉近了古典音乐与大众视野的距离,特别是让从小听流行歌曲长大的年轻一代群体能够感受到歌剧、音乐剧的魅力。

而上海作为音乐剧最为繁荣的城市之一,早在2017年就已提出打造“亚洲演艺之都”,音乐剧产业发展随之进入加速期。而作为东方卫视推出的一档全产业链音乐剧文化推广节目,《爱乐之都》承载了这座城市所有的蓄势和前史。

“爱乐助力团”由廖昌永、张雨绮、阿云嘎、黄舒骏、柯肇雷和大张伟组成,他们将从唱、跳、演等多维角度对选手的舞台呈现水平进行综合评定,助力音乐剧行业真正走向大众。

尤其是以出色唱功和精湛舞蹈为大众熟知的阿云嘎,不久前被北京演艺集团授予北京歌剧舞剧院的音乐剧团团长一职,也因此成为了国内首个国有音乐剧团团长。

此外,作为上海音乐学院院长的廖昌永,同时也是音乐界公认的实力派歌唱家;被圈内尊称“小柯老师”的柯肇雷,是广为人知的流行音乐创作人;黄舒骏则是一名音乐剧践行者,曾参与华语原创音乐剧《马不停蹄的忧伤》。

张雨绮曾参加音综《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完成了从演员到歌手的过渡;在音乐道路上执着追求独特风格的大张伟,多次在作品中融入音乐剧风格,还曾在多年前自创音乐舞台剧。

同时,为何念、肖杰、胡晓庆等参与节目创编的音乐剧导演,马晨骋、张志林、汉坤等音乐剧制作人以及余笛、李欣、甘鹏等业内人士,一同组成了“爱乐鉴赏团”,为节目提供了更多行业视角。

首期节目一开始,32个音乐剧演员在开场秀《不负热爱》中,掷地有声地报出自己的名字。其中有入行多年的郑棋元、夏振凯、叶麒圣等专业音乐剧演员,张玮伦、赵超凡、蔡淇等“后浪”,也有李紫婷、汪卓成等音乐剧爱好者。

一批经验丰富的音乐剧演员尤其引人关注。比如公认的“顶级大咖”郑棋元刚一亮相就引发全场惊呼,阿云嘎直言“这个节目没你不行”;入行15年、演出800余场的演员夏振凯则被评价为“行业劳模”;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郭耀嵘,曾出演迪士尼中文版音乐剧《美女与野兽》女主“贝儿”。

△音乐剧演员郭耀嵘

在《爱乐之都》中,他们将历经“角逐AB角”、“同剧目同角色1V1挑战”、“合作出演”“经典IP音乐剧原创开发”等不同阶段,最终决出“爱乐之冠”。节目的中后段还安排了演员与“爱乐助力人”合作,共同探索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可能性。

首轮竞演中,32位演员将分别合作表演13个剧目,只有获得4位“爱乐助力人”全“A”评分,才能成为A角演员,一共将产生16名A角演员和16名B角演员。

在呈现方式上,节目从原本两个多小时的剧目中截取、改编5-10分钟的经典片段,将音乐剧“浓缩”呈现。舞台侧幕特设的“音乐剧引言人”,则用旁白和速写画面,让观众快速了解剧目的背景故事和人物设定。

首期《爱乐之都》为观众呈现了来自不同国家、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音乐剧舞台。它们分别是被誉为“百老汇活化石”的《剧院魅影》、打破舞台边界的好莱坞歌舞片《马戏之王》,正当红的法语音乐剧《摇滚红与黑》、年轻人颇为青睐一票难求的《阿波罗尼亚》,以及契合时代气质的中国原创优秀音乐剧《在远方》。

尤其是演员郑棋元和郭耀嵘携手上演的《剧院魅影》,由于此前没有中国演员在舞台上表演过这一经典剧目,两人的合作也被称为“创造历史的首秀”。他们还与远在海外的原版音乐剧导演视频连线、接受指导,力求呈现原版风味。

经典闪耀的同时,优秀的中国原创音乐剧也在首期节目强势登场。演员夏振凯、刘思维则带来了华语原创音乐剧《在远方》,该剧讲述了“快递小哥”的奋斗与成长史,展现近二十年来中国社会发展的时代巨变。

△华语原创音乐剧《在远方》

由此可以看出,节目组在音乐剧的选择上,尽可能地兼顾到了各类观众的需求。

但是要把剧场的共鸣和穿透力带到综艺舞台上,不是一件易事。播出以后,不少观众曾表示,几部改编的海外音乐剧,转换到中文语境之后失去了原剧的质感。

“爱乐助力团”的4A标准也成为热议的话题。尽管叶麒圣、刘思维、夏振凯、蔡淇、张玮伦、曹牧之拿到了A角演员席位,但同时曾被业界称赞郑棋元、赵超凡、方书剑并未拿到A角,只能暂时屈居B角。

音乐剧于20世纪90年代末逐步进入中国观众视野,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帮助观众逐步建立对音乐剧的审美趣味、观演习惯。全国近三十所高中等艺术院校,也相继建立了音乐剧专业学科,一批优秀的本土原创音乐剧也逐渐涌现。

正如节目宣传片中所展现的那样,音乐剧作为一种现代的舞台综合艺术形式,需要把叙事为主的戏剧表演、优美通俗的人声歌唱和多样化的舞蹈形体动作进行全面融合。因此一名优秀的音乐剧演员,需要清晰的吐字、饱满的高音和扎实的舞技。

首期节目在一定程度上帮助部分观众打破壁垒,也起到了音乐剧“科普”的作用。但是,音乐剧的专业性与综艺节目的戏剧性之间应该如何平衡,依然是一道难题。

聚焦细分赛道,三档音综谁赢了?

作为三大卫视的开年音综,《天赐的声音3》《春天花会开》《爱乐之都》分别聚焦了流行音乐、民族音乐和音乐剧三个不同的细分赛道。小鹿角智库将从赛制设置、评审群体和卫视特点三个方面,对这三档节目进行分析。

首先是赛制设置,毫无疑问三档节目都是传统的竞演模式。具体来看,《天赐的声音3》将每期节目一分为二,第一部分是飞行舞台,第二部分是合作舞台。作为一档主打成熟音乐人合作的节目,这个赛制以音乐表演为核心,平衡了音乐与点评的比重。

目前,尚不清楚《春天花会开》后续的赛制设置。但就第一期节目来看,出场顺序没亮点、竞技赛制很简单、绽放席换位没有比拼环节、导师点评标准不统一且言辞温和。这些对于一档竞演节目来说都是很大的问题,因为观众感受不到新意,提不起兴致。

相比之下,《爱乐之都》通过节选音乐剧的方式,将选手们分别划为不同的组别,第一轮就存在一定的竞争性,也使得节目整体更紧凑更有看点。除此以外,这档节目还通过后续的原创竞演、导师合作和全国巡演,真正将节目与产业相融合。

其次是节目的评审群体。对于飞行音乐人的同台表演,《天赐的声音3》划分出了两个评判群体,一个是常驻音乐人,另一个则是声音鉴赏团,在人物群像方面很丰富。来自多种维度的剖析,让观众在咀嚼每一首歌时都能尝到丰厚的滋味。

《春天花会开》中也有两个评判群体,分别是三位音乐人组成的“伯乐团”和大众评审团。但是决定选手晋级的只是后者,甚至在“伯乐团”决定选手能否登上“绽放席位”的时候,也受到了大众评审团的影响,看起来有些过于“和谐美好”了。不过雷佳老师对民歌的科普,确实是这档节目最大的亮点。

△《春天花会开》“伯乐”雷佳

《爱乐之都》则由助力团和业界人士组成评判团体,也给出了欣赏和评价舞台的不同视角,但是决定演员能否晋级的只有前者。比如在实力派演员夏振凯的表演,被小柯认为缺少热情没有给出“A”评分,音乐剧出品人张志林就站出来表示反对。

最后,三档节目所在的卫视,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音综制作特点。

《天赐的声音3》所在的浙江卫视,将重点放在了成熟歌手之间的合作,比如刚收官的《闪光的乐队》,还将于今年夏天推出衍生节目《闪光的夏天》。

而且节目组选择深耕流行歌曲这个赛道,一方面通过改编作品的传播出圈,寻找到了音乐作品和传播之间的平衡点。另一方面常驻嘉宾的音乐实力和飞行嘉宾的丰富程度,也保证了基本的节目体量。同时鉴音团的毒舌点评,也为节目带来了不少热度。

从曾经的《我是歌手》《声入人心》,到《谁是宝藏歌手》《时光音乐会》,湖南卫视一路都是以领跑的姿态占据音乐综艺的前端。此次选择民歌赛道,既是电视人一次向下扎根的“寻根”之旅,也是由湖南本身就是民歌生长的土壤决定的。

《春天花会开》的幕后团队,是曾经制作《幻乐之城》的安德胜工作室,也是湖南卫视第二批成立的工作室。安德胜本人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综艺节目的发展空间,主要在于如何在细分市场上创新看点、精细制作。这或许也是他所在的团队,选择将民歌作为全新出发点的主要原因。

《爱乐之都》所在的东方卫视,一直致力于出品主打竞技的垂类节目,比如《舞林大会》《欢乐喜剧人》《相声有新人》,让不少艺术表现形式出圈。国内目前的音乐剧市场,处于旺盛成长的阶段。背靠上海强大的音乐剧市场,东方卫视打造音乐剧全产业链综艺自然也占据着天然优势。

 

 

本文系作者音乐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9232 钛小773590 钛粉07914 钛粉65687 钛粉61539 钛粉60785
545人已赞赏 >
545换成打赏总人数54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音乐综艺又开启大战了

    2022-03-21 15:41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