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胃仙们”不只想做打工人

毒眸

毒眸

· 3月8日

MCN和达人之争,解不开的世纪难题?

播放 暂停

“浪胃仙们”不只想做打工人

00:00 15:00

文|毒眸,作者 | 陈首丞 符琼尹,编辑 | 张友发

又一个千万级网红和MCN闹翻脸了。

3月6日,已经停更一月以上的抖音美食大号“浪胃仙”一连发布了三条视频,只是,这次出镜的并非“浪胃仙”本人,而是自称“浪胃仙”IP创始人的游絮。

在视频中,游絮声称账号由她与“浪老师”一同打造,“浪老师”负责内容创作和拍摄,游絮本人则负责商务、管理等。为了体现对达人的尊重,公司“绝大部分的收入都给了他”。游絮本人在直播项目中的利润分红仅有30%。

游絮还说,因为相信可以将“浪胃仙”IP做好,因此她并未考虑签约其他艺人,两人的合作也一直比较顺利。但因为直播团队“小兰”的加入,浪胃仙和“小兰”一同离开了公司,并接纳了此前公司所有员工,乃至删除公司硬盘数据,并带走拍摄设备。

事情曝出后,立刻引发了轩然大波,在抖音,微博等多个平台登上热搜榜前列。

与此前MCN达人之争,网民必站达人的情绪相反的是,这一次,大多数人都对MCN抱有更大的同情,微博评论区下,不乏有“白眼狼”“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等词语直指“浪胃仙”本人。

3月6日晚11点,浪胃仙本人对事件做出了视频回应,表示出走的唯一原因是公司账号的归属权有问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法律风险,浪胃仙选择出走自立门户。在他看来,小号的收入即使全部归属于他自身,也比不上自己大号所得的10%,因此,他的出走完全是无奈之举。

而关于游絮所提出的“删除数据”“带走拍摄设备”等问题,浪胃仙也于3月7号下午16点54分钟发布了纸质声明一一回应,并表示即将委托律师为其开展法律维权行动。

目前来看,浪胃仙事件已然变成了各说各有理的罗生门,在相关法律部门介入前,事件仍处于较为模糊的阶段。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游絮及浪胃仙前后的争议,均与其账号的归属权有关。之所以会产生如此错综复杂的表述,和MCN在做账号时,缺少专业且详述的责任和权利归属划分有关。

浪胃仙出走事件,将MCN和达人之间的矛盾捅到台前,给行业再次敲响警钟。如果MCN没有核心内容创作能力,和艺人的经纪条约权责不清,很难做好专业的规范化运营的话,浪胃仙们的出走也就是必然之事。

“浪胃仙”属于“浪胃仙”吗?

不同于过往纠纷,此次舆论少见的倾向了MCN。

看过游絮和浪胃仙双方发布的声明视频后,某MCN机构相关负责人小火并不意外这个结果。游絮的声明在时间上“先发制人”,且内容更多动人。“先说自己和浪老师一起创业,大家很艰辛,时不时夸浪老师,再说的自己和团队迫不得已解散,后来没想到是自己被骗了,还要处理很多未履行的商务合约。听到最后,浪老师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形象就立住了。”

游絮的视频也制作精细。较为明显的对着提词器录制,且视频内容有字幕、有截图,显得论据充分,相较之下,浪胃仙的声明要仓促许多,且收效甚微。截至目前,“浪胃仙”针对此事的两条视频总播放量还未破9万,且下方高赞评论多为质疑。“这波解释跟你的妆容一样苍白无力。”其中一则评论表示。

据游絮给粉丝的回复,双方已经在走法律程序。虽然此次争议,双方各执一词,走向尚不明确,但MCN与网红博弈中的几大问题,都在激烈讨论下暴露在了台前。

“浪胃仙”声明自己决定中止合作的由头是账号归属权。不同于艺人有多维度的价值体现,如商务能力、粉丝基础、作品影响力等等,网红与MCN最核心的资产就是聚集了粉丝的平台账号,也因此MCN的合同中往往对这一点做多方面的规定。

在小火的经验里,签署合同时对方的粉丝基数决定了账号归属权。如果签约时本身已有很多粉丝,一般会签合作期间账号归公司所有,到期后归网红所有。如果账号需要公司扶持进行冷启动,账号归属权就会在公司手里。“按浪胃仙他们回应的情况,就属于后者。”

还有一种情况,是双方签订经纪约。“就像艺人公司签艺人,会说给配团队,打造他,给他资源,同等公司要稳定保障,艺人就要和经纪公司签全约。这种情况解约后,账号归属权也是在公司手里。”

不过,上述情况都是主流做法,行业内合同的签法五花八门,具体还是看MCN与达人之间的谈判成果,但整体来看,如今上当受骗的情况还是越来越少了。

小火所在的公司与行业内多数MCN一样有许多经纪人,每天都在找寻合适的签约对象。而达人也在这个过程中,有了对比多家公司,摸清行业利益分配概况的机会。“这个行业不像娱乐圈,小艺人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只能按公司的走。网红本身有一定粉丝量之后就会很精明。”

账号归属权之外,此次游絮和“浪胃仙”的另一个争议,是出走团队的竞业限制问题。在游絮看来,她已经支付了“n+1”的赔偿,且对员工的解约条款中明确做了竞业限制,尔后却在“浪胃仙”的视频里看到了他们的身影。而“浪胃仙”则认为她无权对开除的员工做竞业限制。

毒眸咨询的从业者对此表示,竞业限制是合同里常见的款项,但与该限制相匹配的是赔偿制度。“比如你让我半年内不从事相关行业,那这半年内每个月你都要给我相应的补偿。”

竞业条款并非不可解,支付一定金额的违约金即可。由文娱法律专家成立的“周公观娱”,曾在其公众号对竞业协议相关纠纷做过判决书梳理,相关案例判决书表示,“竞业限制条款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但竞业限制违约金系对经纪公司可得利益损失的一次性赔偿,主播支付违约金后即不再受该竞业限制条款约束”。

考虑到以上因素,或许“浪胃仙”3500万粉丝的账号最终归属权在游絮还是“前公司”手中仍然存疑,但“浪胃仙”本人并不拥有账号已成确定事实。尽管“浪胃仙出走”事件仍存在道德争议,但从法律上讲,“浪胃仙”有权做出自己的选择。

“黑白”MCN

从林晨同学到李子柒,李子柒又到浪胃仙,MCN和网红的纠纷从未停止。这也让许多人有了疑问:当下的达人经济,真的需要MCN吗?

事实上,在网红经济的早期发展阶段,MCN给粗糙的行业生态提供了相对专业和精细化的运作方式,给网红们提供了长期运营的价值。

2018初,抖音三大网红给抖音的出圈带来了巨大流量,其中“温婉”和“莉哥”,因为缺少专业团队的运营,先后因舆论风险和不当言论在爆火后被封杀。而在更为商业化的团队和更为丰富的运营经验下,“代古拉k”账号一直运营至今,并在最大程度上发挥了其商业价值。

但随着抖音等平台逐渐崛起,入行者增多,良莠不齐的从业者逐渐加入,MCN生意也变得“真假难辨”。各大平台有不少围绕MCN“忽悠”的吐槽,比如B站up主@胡基森就发布过视频《MCN公司是如何忽悠UP主的》,刻画了MCN机构的普遍话术:给流量扶持,让公司其他Up主帮忙转发,把粉丝数做上来等等。

“确实有很多拿流量扶持来忽悠人的MCN。”小火表示,但从业者们心里也都清楚,流量扶持仅对粉丝数量小、刚启动的新号有用,对稍微有粉丝和流量的号就是杯水车薪。“我们公司在各大平台都能拿到流量扶持,但平台终究还是看你的内容。给流量扶持,是希望有良性循环,能从你这拿回更多流量。”

因此,真正有实力的MCN就两种,一种是内容能力强,有较全面的内容团队,“如毛毛姐所在的无忧传媒,和梅尼耶所在的游良”;另一种是商务资源广,能为达人提供更多资源,“比如天下秀。”

据36氪消息,在2020年初,无忧的签约艺人已经超3万人,其中全约艺人超1000人。在无忧传媒的运营体系里,拆分了人设定位、剧本策划、拍摄、剪辑、宣传等多个环节,甚至设有心理咨询师。

专业且精细化的团队运营下,MCN对网红的支持相对更多。MCN自身的内容创作能力也更强,不会轻易被单个达人所束缚,反而拥有批量制造网红的能力。同时,专业团队加持下,MCN和达人的经纪合约往往也有较为明确的权利和责任归属划分,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网红形成了个人影响力,想要脱离原有的MCN,也会忌惮经纪合约的相关条款带来的赔偿损失等等,因此表面上网红仍然和MCN关系比较融洽。

但市面上,能形成无忧传媒级别影响力的仍是少数,行业中不乏依赖大网红的个人IP影响力,并希望以头部主播为核心进行网红的孵化的MCN,但这必然带来较高的风险。

一位短视频领域头部内容公司负责人曾告诉毒眸:和达人之间的争议,以及短视频的内容算法的迭代,都给MCN的整体商业价值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也因此影响了变现效率。

大网红难做打工人

若非达人同时也是公司的核心人物和商业利益核心受益者,譬如如涵与张大奕、谦寻与薇娅、美婉与李佳琦,达人和MCN之间的矛盾便会一触即发。

此前,李子柒和其背后MCN杭州微念的官司正出于此。在内容创作均出于李子柒团队之手,IP核心也都来自于“李子柒”三个字的情况下。杭州微念却以其个人IP打造出李子柒螺蛳粉等新消费品牌,并占据了李子柒IP商业价值的绝大部分。

“资本的好手段”后,李子柒选择停更以示抗议,并和其背后的微念对簿公堂。从去年7月至今,李子柒仍未更新视频,官司也未有进一步的结果。这不仅对李子柒本人的商业价值有伤害,更对靠“李子柒”吃饭的杭州微念造成巨大影响。

另一位网红“小翔哥”,也是和背后MCN震惊文化存在争议,小翔哥表示,公司对其内容创作并未给予事实帮助,却拥有其账号归属权和商业主导权,在对此感到不平衡的情况下,两者最终闹掰,小翔哥另起炉灶。

重新起号的小翔哥如今在B站已获得了450万粉丝,并入选2021年百大。可见其脱离原公司后,内容创作能力和IP影响力均未减弱。

李子柒和小翔哥事件的共同点在于,两人均在其内容上有核心竞争力,其“火”的根本元素出于自身,而非公司的运营及流量扶持。因此,MCN在和达人之间的关系上实际处于较为弱势的一方,但若经纪合约的权利和责任归属又偏向于MCN,则必然会引起达人的不满,最终造成打工人不满足做打工人的局面。

MCN和达人争议让不少网红对MCN避之不及,近半年内迅速蹿红的抖音张同学,就蹭表示还没有签约MCN。此前一位抖音腰部网红也对毒眸表示,因为看过太多类似新闻,害怕被坑,干脆全部拒绝,一人单干。

对希望提升粉丝数、有更多变现途径的达人来说,离开团队运作不是一种常规的合理状态,2019年就有93%的网红签约MCN的相关数据。一个账号要想持续经营,有一系列的事情需要操心。

达人只操心内容创作就已经很费劲了。“所以个人网红要想做的好,要么签MCN,要么自己做公司。前者资源多,做起来风险小,分的钱少,后者风险大,收益也大。”小火说道。

单就“浪胃仙”来讲,从游絮的视频也可以看出,内容创作的核心均出于“浪胃仙”本人之手,且两人的解约也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即使真如“游絮”视频中描述的那样,浪胃仙存在“忘恩负义”的情况,也仅仅只是道德上的问题。

从网红的角度来看,若其只是公司的门面缺少内容创作能力,安心于当打工人也并不不可。若其个人IP影响力和内容创作能力均出自自身,公司还将其看作是普通的打工人的话,矛盾自然而然便会产生,缺少经验的小MCN在面对此类问题时尤甚。

从李子柒到浪胃仙,作为需要专业化运营的MCN,如何明确好账号归属权利,强化自身内容创作能力,和达人之间建立良好的合作机制,才能真正让大众对MCN改观,而非简单的道德站队。

浪胃仙不是最后一个出走的达人,但浪胃仙的出走,一定会再次给行业敲响警钟。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97884 钛粉97003 钛粉97388 钛粉11323 钛粉97508 钛粉36186
533人已赞赏 >
533换成打赏总人数53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