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腾讯(微众银行)

喜剧厂牌的尽头是团综?

毒眸

毒眸

· 1月24日

“一群有趣的人在做出无趣的事。”

播放 暂停

喜剧厂牌的尽头是团综?

00:00 14:20

文丨毒眸

沈腾,是国内喜剧题材影综的一块金字招牌。

去年三月,仅以照片形式出现在电影《日不落酒店》中的沈腾,被出品方放在了主演位置并大肆宣传,这种“欺骗式”宣发引起了巨大争议。随风波共同出现的还有一个新词——“含腾量”,这代表了观众对沈腾的认可,以及沈腾对作品的影响。

1月9日,开心麻花的首部团综《麻花特开心》播出。这档由沈腾、马丽、艾伦、常远、吴昱翰、黄才伦、王成思、刘迅等开心麻花旗下艺人共同出镜的真人秀,每期一个主题故事,并在其中融入“麻花系IP”,嘉宾们来扮演故事中的不同角色。

去年11月,《麻花特开心》还在录制时,就因路透登上过热搜。开心麻花的品牌效应,加上沈腾、马丽这对CP再度合体,都让这档综艺备受期待。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只要有沈叔叔这个综艺不会差”“开心麻花出品的,应该很好看”等评论,可见观众带着很强的“滤镜”。

开心麻花全员出镜让不少观众都很期待

节目播出后目前已上线三期,至今未开分。豆瓣热评中,有人表达了对节目的喜爱,“2022年新的下饭综艺!”,也有许多观众表示了对节目的失望,“环节老套,没能挖掘麻花特色”等评价比比皆是。

近两年,做团综的喜剧厂牌越来越多。除去现有的三档厂牌团综,去年《脱口秀大会》的嘉宾杨天真,甚至催促笑果尽快出一档团综。这一方面代表了观众对喜剧演员的喜爱;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喜剧题材综艺一直比较有市场。

前景是广阔的,但目前各家的团综,也暴露出了一定的问题。喜剧厂牌的团综应该如何发挥优势,又如何避免“集合一群有趣的人做无趣的事”?

喜剧厂牌做团综

近两年,喜剧厂牌做团综的越来越多。

2020年,德云社率先打响喜剧厂牌团综第一枪,推出了《德云斗笑社》,紧接着以宋小宝领头的辽宁民间艺术团,也推出了团综《象牙山爱逗团》,之后便是以开心麻花艺人为主体播出的《麻花特开心》。

做出一档好看的团综,对喜剧厂牌来说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不论是相声、脱口秀还是话剧都扎根于线下,疫情出现后,线下演出受阻,厂牌生存更加艰难。因此对喜剧厂牌来说,综艺也许是当下能与观众产生连接的最好方式。

《麻花》综艺的制作团队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过这一观点,“因为疫情影响,开心麻花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观众了。”马丽在首期节目中也透露,不论电影还是话剧,观众都需要走进特定的场景观看。而做这档综艺的初衷,就是为了让观众足不出户就能看到麻花。

综艺也是快速提升旗下艺人知名度,推出新人的方式,这在脱口秀相关综艺上表现得尤为明显。笑果团队通过《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两个IP节目,成功捧红了王建国、庞博、杨笠、张博洋等多位旗下演员;刚刚收官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也让王皓史策、大锁孙天宇等多对搭档成功出圈。

王皓史策,“皓史成双”

《德云斗笑社》的团综亦不例外,参与第二季录制的除德云社较有名气的相声演员外,还加入了刘莜亭、高莜贝两位知名度不高的“新人”演员。虽然两人在团综中的戏份不多,但通过一整季的频繁刷脸,“以老带新”以及与师兄弟的互动,让两人在观众中有了姓名。 

而在《麻花特开心》中,也出现了刘迅、许文赫、高海宝、李海银等新鲜面孔。对这些演员来说,麻花团综无疑为其提供了出圈机会。

近几年,喜剧题材综艺一直在更新迭代。

在毒眸过往的文章中曾提到过,喜剧题材综艺一直是综艺品类中比较重要的类型。但在《欢乐喜剧人》《跨界喜剧王》《吐槽大会》等喜剧综艺播出N季后,这些老牌喜剧综艺都开始出现疲态。

制作方与平台方也在试图通过不同形式、不同的嘉宾阵容,激活大众对喜剧题材综艺的热情。今年喜剧综艺更上一层楼,年初《吐槽大会5》的“封神”和年末《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出圈,似乎证明了喜剧综艺赛道的天花板可以更高,形式也可以更多样。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给喜剧综艺提供了一个新范本

喜剧厂牌团综的出现,也在一定程度上,拓宽了对喜剧综艺赛道的探索。而观众对喜剧演员的认知度和接受度都比较高,因此喜剧厂牌做综艺或许有着天然优势。

 出圈很难 

从目前几档团综的结果来看,或多或少都存一些问题,想要出圈或成为爆款有一定难度。

以《德云斗笑社》为例,节目每期围绕一个主题设置游戏环节,游戏结果都导向每期的相声竞演环节。节目在一定程度上,将社会议题与相声文化结合起来,在不背离德云社的主业的情况下,通过真人秀环节体现团员性格,表现节目主题。

尽管导演组已经尽量利用环节设置,将真人秀与德云社融合。但从豆瓣的观众热评可见,还未能在相声与游戏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综艺满分,相声零分”“下季把游戏和相声分开吧”由于相声竞演环节,留给演员们创作的时间较短,相声质量难以保证,观众的观感并不好。

节目的叙事和环节设置,对喜剧团综也是个挑战。

以《麻花》第一期为例,这期最大的看点是众人梦回麻花系电影《夏洛特烦恼》,节目宣发也以此为噱头。但在正片中,演员们除了穿上了电影中的同款校服,其余的游戏环节、情景设置与电影毫无关系。

校服版你画我猜

节目开篇是演员两两一组进行“密室逃脱”,之后进行你画我猜、听音乐猜歌名等一系列“棚内”游戏。有观众评价这一期像是“《密室大逃脱》加《王牌对王牌》的拼接综艺。”这些游戏环节没有在《夏洛特烦恼》的限定框架中,环节之间也没有关联,更没有导向一个集中的主题。

从节目制作团队的采访中可知,“麻花团队的日常生活就非常有趣,他们会抛梗、接梗,但不太能够在既定剧本(表演)中展露出来。”所以,导演组是经过几轮沟通后,选择了目前这种无剧本、沉浸式真人秀的节目模式。希望通过此种形式把麻花有趣的地方展现出来。

但无剧本的真人秀模式,需要导演组有更强大的“控场”能力,对节目走向、嘉宾行为有基本预判,配上逻辑清晰的剪辑叙事,才能保证节目效果。从目前来看,在观众对多位麻花成员没有基本认知的情况下,很快展开游戏,难以在短时间内了解成员的性格特点,从中找到共鸣收获“笑果”。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象牙山爱逗团》上,这档旅行类真人秀的常驻MC是宋小宝、宋晓峰、文松等本山传媒旗下艺人。节目中老套的游戏环节过多,没有发挥出二人转、小品演员的个人特长。

先有团才有综

团综,最早是以偶像组合为主体的真人秀综艺。

以展示团队成员日常生活,相互爆料,游戏互动等内容为主,通过这些让观众迅速认识组合。团综最早出自韩国,每个娱乐公司都会为偶像团体打造团综,这是“造星流水线”上不可缺少的一环。通常是以电视台与公司合作的形式出现,电视台有专业的节目团队,双方经过共同策划推出团综。

而国内团综最早出现于2013年,国内组合SWIN、TFBOYS、SNH48都推出过自己的综艺。2018年,国内互联网选秀节目兴起,腾讯为旗下组合“火箭少女101”量身打造了一档团综《横冲直撞20岁》,请来了综艺名导谢涤葵,也让国内团综迈向新高度。

团综之所以成为打造偶像团体必不可少的一环,是因为优质的团综能快速提升组合人气,甚至能走出粉丝群体,做到圈层突围,例如韩国偶像团队G.O.D,当年就凭借着团综《G.O.D育儿日记》走红,该节目以32.3%的收视率成为韩国团综第一。节目走红的影响,直接反映在G.O.D新专辑的销量上。

因此,一档合格的喜剧团综,应该既能发挥喜剧演员的优势,又能在不背离厂牌自身业务的情况下,通过真人秀的形式,凸显团员的真实性格、人物关系,团队气质。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旗下艺人与厂牌深度绑定,进一步打造品牌IP,巩固核心粉丝。

从这一点上看,《德云斗笑社》或许更贴近“团综”的逻辑,这和德云社近几年的发展路径分不开。

德云社一直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来推出新人演员,巩固粉丝群体。

在线下,相声这种艺术形式相比话剧、音乐剧等演出的交流互动性更强,容易增加粉丝黏性。德云社演员每年拥有开封箱、钢丝节、“小园子”等多场演出。演员可以通过这些线下演出吸粉固粉,与偶像团体的演唱会、握手会有相通之处。

德云社每年的封箱演出会吸引不少的观众

在线上,德云社很早就通过短视频平台打造网红演员。有德云女孩告诉毒眸:“最早德云社是通过抖音把德云七队的名气做起来的,所以大家都叫他们‘网红7队’,很多人都是从这个队看到别的队,从而认识整个德云社的。”此外,德云社旗下演员参加了多档影剧综的录制,去年还开机了两部自制剧。

近两年,德云社更加积极地拥抱流量,拥抱互联网,每年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固定推出一批“流量艺人”。德云社开始以经纪公司的思路去运营厂牌,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饭圈”,拥有了一批“德云女孩”。她们将流量明星粉丝团的运作手法和应援方式带入相声圈,也帮助强化了德云社IP品牌。

过去这些铺垫,确实让观众对德云社品牌有了一定认知。因此在疫情期间,线下演出受到冲击时,德云社推出团综《德云斗笑社》,才能快速被粉丝和观众所接受。

另外两家喜剧厂牌,笑果文化和开心麻花也同样具有相对广泛的群众基础。

只不过笑果文化与德云社的发展路径相反,笑果本身是一个综艺团队,因此先通过打造现象级综艺节目,再带动线下演出。而每年两档节目固定节目,也让“笑果艺人”的标签与旗下多位脱口秀演员深度绑定,观众认可笑果的IP。

而《脱口秀大会》的衍生节目《脱口秀小会》也无限趋近于“团综”,既巩固了观众对笑果演员群体的认识,也在观众群中建立了不错的口碑,豆瓣获得7.6分,热评中甚至收获了“日常比脱口秀好看”的评价。

开心麻花最早通过打通线下演出和剧场院线,布局演出全产业链。凭借着《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驴得水》等电影奠定了更广泛的群众基础,但近几年麻花电影质量也存在着一定的波动。

不少以开心麻花系演员为主演,但并非开心麻花制作的电影正在透支其IP影响力

由于更多靠电影来建立大众认知,麻花除了沈腾、马丽、艾伦、常远等头部演员外,并没有推出更多的“麻花艺人”。致使观众在团综中,最多只能“磕到”沈腾与马丽这对银幕搭档,很难建立对麻花团队的整体认知。

与此同时,近几年,口碑人气双收的沈腾早已不再局限于麻花系作品,加强了与各方的合作。因此,沈腾身上麻花艺人的标签已经逐渐淡化,甚至在观众群中,沈腾的个人品牌有大于开心麻花品牌IP趋势,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观众会以“含腾量”去判定一部作品的好坏。

这对想要做团综的团体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团综质量够好,沈腾的人气对节目来说是锦上添花,但以《麻花特开心》目前的口碑来看,相比于强化麻花品牌,更像是靠头部演员的人气支撑热度,节目究竟能有多少热度,还是未知数。

而赵本山的“赵家班”作为国内最有名的喜剧厂牌,早年靠春晚积累了超高的国民度,之后又拍摄制作了《乡村爱情》,今年已经播到14季,拥有一批固定受众。只是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这批受众不足以支撑一档综艺节目。

显然,关于喜剧厂牌团综的最优解,还未出现。如何能通过巧妙合适的节目框架和环节设置,将喜剧厂牌优势发挥到最大,是制作团队与厂牌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友趣763786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526人已赞赏 >
526换成打赏总人数52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