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腾讯(微众银行)

2021,综艺不好玩了

毒眸

毒眸

· 1月17日

旧时代已经落锁,新时代的钥匙在哪?

播放 暂停

2021,综艺不好玩了

00:00 23:5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毒眸,作者丨龙承菲 李清莉,编辑丨赵普通

短视频来势汹汹,综艺到了转向的节点。

作为曾经最“能打”的文娱消费产品之一,综艺需要拿出更多有新意的内容,来对抗同新时代的其他娱乐方式。

但在2021年,综艺集体“哑火”了。这一年,没有诞生出足够现象级的爆款综艺,综艺也没能完成“造星”重任;老牌节目《快乐大本营》停播,常年占据年度综艺前五的选秀节目也被叫停;音综无人问津,垂类综艺爆款更难出了……

2020年,全网综艺有效播放为372亿,同比下滑9%;到了2021年,这一数字减少到322亿,同比下滑14%。

但是,从业者仍然没有放弃对综艺的探索。云合数据显示,2021年共计上新综艺 267部,较上年增加27部,爱奇艺、腾讯上新季播综艺超90部,均比上年有所提升。根据灯塔专业版与酷云互动联合推出的《2021年度剧综市场洞察》,全网正片播放市占率年榜前十名中,有三档节目都是新综艺。贴近生活的综艺内容似乎不知不觉地获得了观众的青睐,喜剧和恋综或许是新的风口。

在这一关键的节点上,综艺内容的从业者们或许更需要从这一年的观众口味变化、爆款走势之中,寻找到可能开启国产综艺新时代的那把“钥匙”。

选秀叫停,“哥哥”崛起

2021年综艺市场最大的变化之一,是选秀综艺的全面叫停。

原本的2021年理应是“选秀大年”:根据2020年底的统计,去年本应有6档选秀播出,除了年初央视的《上线吧!华彩少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每年对打的《青春有你》和《创造营》系列,优酷、芒果TV等平台都有选秀节目待播。

针对选秀的集中加码,主要源于这一品类优异的数据表现——几乎每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选秀节目都排在各大数据平台网综年榜前五。更何况选秀的打投还能刺激平台的会员收入,以爱奇艺为例,从年报可以看出,每年播出选秀的第一季度,都是爱奇艺会员增长最为明显的时期。

选秀的播放成绩突出,在今年也不例外。今年播出的老牌选秀IP《青春有你3》和《创造营2021》,均在灯塔专业版正片播放市占率的年榜前三名。平台深知受众的求新心理,在今年的选秀节目中都做出了改变——《青春有你3》增加舞台,改动主题曲环节,《创造营2021》大量引入国际选手,增加主题曲二创环节,都铆足了劲试图为原有的固定模式引入“活水”。

但是,选秀引起的乱象也不在少数。粉丝集资、数据注水等行为已经数次“出圈”扰乱大众的网络环境,选秀偶像们去年“塌房”频出,从恋爱劈腿到老赖子女,花样百出的负面新闻又进一步减掉了大众的印象分——归根结底,国产偶像行业本就“揠苗助长”,没有做好基础的行业建设就跑步前进,必然引起无穷后患。

到了2021年,速生产业的隐患集中爆发。“倒奶事件”让选秀陷入停滞,《青春有你3》没能播出决赛,最终的前九名在两个月后的音乐节上成团。优酷的《亚洲超星团》,被集中起来训练的选手们返回公司,乐华娱乐的内部选秀已经录制,却也没能播出,直接推出了女团NAME。

1月5日,网信办公布了《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当中提及了“不得通过机器或人工方式刷榜、刷量、控评,营造虚假流量”。1月6日,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党组书记杨烁在2022年全国广播电视工作会议上发言指出,全面叫停偶像养成类网综。

国内的101系选秀网综,就此迎来了“四世而亡”的结局。如何进一步刺激会员增长、填补第一季度综艺市场的巨大空缺,是长视频平台们面临的严峻课题。

“弟弟妹妹”们的选秀没了,舞台转到了“哥哥姐姐”这边。剧集市场出现了中年人的爱情故事,综艺市场也出现了“中年偶像”,即寄托着观众童年回忆的“哥哥姐姐”们。

芒果TV《披荆斩棘的哥哥》,首期节目就挑动了观众对于港乐和TVB的情怀。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8月中旬播出的《披荆斩棘的哥哥》位列2021综艺播放市占榜单的第四名。之后,芒果TV迅速推出了“哥哥们”的团综《我们的滚烫人生》和大湾区哥哥们的节目《大湾仔的夜》。今年一月播出的《追光吧!哥哥》第二季,也通过张卫健和吴镇宇强化了老牌港星的时代记忆。

不过,2020年的现象级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在去年的播放表现有所下滑,豆瓣评分也从6.7分下降至5.2分。如何在同一模式下寻求新的突破,或许是同类综艺需要探索的难题。

《快本》停播 “综N代”下滑

今年综艺行业不断求变,老牌综艺及“综N代”们都在努力创新,但总体结果并不如人意。

去年10月,播出24年的老牌综艺《快乐大本营》正式停播。1997年开播的《快本》曾一度是国内综艺行业领头羊,经历了国内电视时代到网络时代的转变。不过在各类新兴综艺的冲击下,近些年《快本》疲态尽显,和影响力一同下滑的还有节目的口碑。流量明星扎堆,游戏环节无趣,主持风格没有新鲜感等问题长期被观众诟病。

毒眸曾在《你不看《快乐大本营》的这些年》一文中提到过,这些年《快本》为稳固自身地位,其实一直在努力创新。就在停播前的8月23日,《快本》官微还发布微博,宣布时代少年团成员丁程鑫加入“快乐家族”,节目试图通过加入新鲜血液,来增加生命力,但最终还是没能撑过2021年。

《快本》停播后,周六黄金档由湖南卫视推出的新节目《你好,星期六》接档。主持阵容大换血,由何炅与七位艺人、一位虚拟人物共同主持,嘉宾也从流量明星扩散到素人。但观众对这档新综艺的接受度并不高,“内容鸡肋”“何炅带不动的主持群”是观众们吐槽的重点。节目的收视率也从首期的1.09,下降至第二期的0.67,这档新综艺未来发展如何,还是一个未知数。

老牌综艺停播,电视“综N代”今年也表现平平。

据云合数据,今年电视综艺前20名中,有18部“综N代”和两部新综。其中《王牌对王牌》《奔跑吧》《极限挑战》新一季依旧位居电视综艺有效播放霸屏榜前三名。

但与2020年、2019年相比,节目的有效播放量逐年下滑。以第一名《王牌对王牌》为例,去年《王牌5》有效播放量为25.5亿,今年《王牌6》降至20.07亿,《奔跑吧》《极限挑战》等老牌综艺IP的有效播放同样下滑。

网综方面,《拜托了冰箱轰趴季》进行了全新改版,不过创新并不成功。新一季节目豆瓣评分只有3.3分,而该系列前作评分从未降到过及格线以下。

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观众居家时间变长,给视频平台与卫视带来一波增长红利。但随着疫情逐渐好转,红利期消失,新综艺崛起与视频内容的丰富,都挤压了“N代”综艺的生存空间。

毒眸在去年第一季度复盘时发现,多档“综N代”都在赛制、阵容等多方面做出创新和改变,尝试着“旧瓶装新酒”。以《王牌对王牌6》为例,时代少年团宋亚轩加入节目,成为新的固定MC。在嘉宾选择上也紧跟热点,邀请了《刺杀小说家》《司藤》等影视作品主演,似乎有接替《快本》成为新一代棚内通告综艺的势头。

而与《快本》更相似的地方是,“综N代”已经很难给观众带来更多新鲜感,相似的节目环节,相对固定的MC,无法再为“综N代”供血。但好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卫视综艺凭借其庞大的群众基础以及IP培养出的固定观众群,依旧能获得持续关注。

新赛道崛起 :影综联动紧密

综艺和影视剧的联动更为密切了。

同为平台重要的娱乐内容,剧集和综艺能够组成更为紧密的内容矩阵,丰富平台的特色气质,也能助力IP的建立。爱奇艺在构建“洛阳”IP时就采取了“一鱼多吃”的模式,除了重点剧集《风起洛阳》外,也在综艺领域推出了《登场了!洛阳》。

而综艺与影视剧联动,也为综艺赛道添加了一些新的元素。

最为典型的,是悬疑推理赛道的崛起。2021年,受剧本杀行业影响,许多平台都在尝试制作推理类综艺。在“迷雾剧场”尝到甜头的爱奇艺,抢先推出了“迷综季”,一口气制作了三档推理综艺《萌探探探案》《奇异剧本鲨》和《最后的赢家》。

《爱奇艺多走半步》一文中,毒眸曾提到过,这三档综艺为了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此定位各不相同。以合家欢为主的《萌探探探案》是把推理与搞笑相结合,适合全年龄段人观看。

从数据上看,《萌探》是成功的。无论是社交平台的讨论度,还是节目的播放量都相当高。节目在播出期间收获了3936条热搜,成为微博综艺影响力榜top1。据云合数据,《萌探探探案》以9.59亿有效播放位列2021网综有效播放榜第一名,市占率达5.44%,是2021年综艺赛道上的一匹黑马。

但从口碑来看,三档节目中评分最高的,是注重呈现剧本种类与经典玩法的《奇异剧本鲨》(6.6分),《萌探探探案》豆瓣评分只有5.1分,热门评论中,关于指责节目过度“借鉴”韩综、剪辑太乱、推理部分太弱的声音很多。而《最后的赢家》因观看人数不足,至今都未能开分。

芒果TV的《明星大侦探第七季》去年未能按时上线。《明星大侦探》IP自上线以来备受欢迎,可以说该IP开启了国内推理综艺的新纪元。但自第四季开始,因加入了过多不符合节目调性的流量嘉宾,导致节目口碑损耗严重。而第七季人气颇高的“双北”能否回归还是未知数,节目是否再创佳绩,目前很难判断。

未来一年,推理综艺赛道还会持续加码。从爱奇艺悦享会可知,《萌探》与《奇异剧本鲨》均会推出第二季。腾讯视频、优酷也会带着《推理计划:十一号公寓》和《游戏的胜利》等新综加入战局,竞争越发激烈。

另一个与影视行业联动更为密切的赛道,是喜剧综艺赛道。

虽然过去几年《欢乐喜剧人》《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跨界喜剧王》等多档喜剧综艺,使得该赛道趋于饱和,但刚刚收官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还是在夹缝中杀出一条路,在豆瓣收获了8.5分的同时,捧红了一众喜剧人,“皓史成双”、大锁&孙天宇、蒋龙&张弛等诸多双人搭档因此出圈。

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决赛上,头部影视公司大咖云集。柠萌影业联合创始人兼CEO的陈菲更是直接宣布邀请史策王皓参演《二十不惑2》,这本身就代表了喜剧题材与影视行业的关联——行业缺乏优秀的喜剧人才,喜剧演员、编剧由节目进入大众的视野,走向更远的地方。

李诞从他的“大学”走出,回到笑果又和腾讯视频联合操办起一档新的喜剧节目。上周“不说脱口秀的大会”刚刚官宣,节目要做漫才、默剧、音乐喜剧等脱口秀以外的喜剧形式,从侧面证明了喜剧的风口。

而笑果的“老本行”节目,在2021年的表现并不差。上半年《吐槽大会5》的全面改版,由每期更换嘉宾的回合制吐槽,变成了固定分组对抗,节目也邀请了周琦、范志毅、罗翔、许知远等不同圈层的嘉宾,涵盖的圈层话题更广,竭力避免了综N代在进入到第五季之后的疲态。同为笑果出品的《脱口秀大会4》今年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以3.84亿的有效播放,位列榜单第13名。

2021年,除了喜剧题材综艺外,还有多档厂牌团综扎堆,《德云逗笑社》《象牙山爱逗团》以及刚刚播出的《麻花特开心》。三档综艺分别是德云社、辽宁民间艺术团以及开心麻花的“团综”,喜剧演员在观众群中拥有高认知度,节目能通过探索真人秀领域,从而进一步打造喜剧厂牌,巩固核心粉丝。喜剧厂牌团综,也可能成为喜剧题材节目的下一风口。

和影视联动更为密切的,可能还有去年年末的两档导演综艺。爱奇艺《开拍吧导演》与腾讯视频《导演请指教》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焦在“导演”这一幕后工作者身上。在电影行业调整期里,让观众与电影在影院之外建立联系,为观众科普了电影行业幕后的工业化流程。同时,也给了新人导演一个难得的机会。

但两者不论从关注度还是口碑上,都有一定缺憾。《导演请指教》中的导演作品被指抄袭,节目过于注重话题性,豆瓣评分仅有4.1分。而《开拍吧》虽然口碑高出一筹(豆瓣7.2分),但输在了节目热度上。

总体来说,导演竞演综艺目前的探索,并不令人满意。幕后工作者是否适合作为综艺节目主体来表现,也许是行业未来应该思考的问题。

音综失利,谁的问题

2021年可能是音综的“失意之年”。

老牌的音综IP不“灵”了。《乐队的夏天》宣布暂停,其他音综品牌无论是三档说唱还是《明日创作计划》,都没有挤入灯塔专业版综艺年榜前十。酷云数据显示的全年卫视综艺直播关注度TOP10中,也缺失了老牌音综IP《中国好声音2021》的影子。

音综的颓势从头部节目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艺恩数据的《2021音乐综艺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2021的5年间共有183档音综推出,但单年音综数量逐步下滑,其中头部音综爆款表现呈现乏力的态势,2018年位列年度TOP15的综艺中有5档音综,到了2021年TOP15中音综仅剩1档。

人才的缺失是原因之一。纵使真人秀片段再吸引大众,音综的立足之本仍然是音乐本身,只有节目中的音乐质量足够优秀,才能完成音乐人与音综的双双出圈。

而当前音综已经脱离了最初单纯评价唱功的模式,综艺团队们试图挖掘那些小众垂类的素人们,让大众感到新奇,为此乐队、说唱、电音、国风等原本的小众品类被搬到台前。但是,小众垂类之所以小众,就意味着缺乏足够多的人才储备,一旦薅完了最初的那一批头部选手,剩下的几乎只能是竭泽而渔。

最为典型的例子是,今年得到三大平台同时押宝的说唱领域,没有一档综艺的评分超过6分的及格线,而在说唱赛道抢跑的爱奇艺,明年要推的节目是说唱的“全明星季”,拟邀嘉宾无一不是已经成名的rapper。

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观众获得音乐的渠道,受到短视频影响越来越深。

在《我是唱作人》推出时,总导演车澈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当下音乐市场的痛点:“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一边觉得无法分享一边觉得没有得到,所以是不是中间的渠道出了问题?为什么原创新歌的渠道被阻断了?”

车澈希望将节目作为这个传播的渠道,而往年的音综也确实能够承担这一职责。即使是音综已经式微的近两年,也有诸如《书院来信》等从综艺走出的原创歌曲。

但是到了今年,在分众化和快节奏的视频观看习惯的影响之下,像《中国好声音》《歌手》《中国有嘻哈》这样的爆款综艺变得更难出现了,综艺的“让歌曲触达大众”的职能在进一步减弱,这一职能转移到了更深入大众生活的短视频平台。年底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列出的年度十大热歌,几乎都是抖音神曲。QQ音乐的榜单列表中,“抖音排行榜”的播放量达到1920万,在所有特色类榜单中位列第一。

综艺创作者们意识到了传播渠道的流变,今年也出现了“打不过就加入”的《为歌而赞》。这档节目由浙江卫视和抖音共同推出,每期节目中获得票数最高的歌曲,都会获得抖音KOL们的联合推广,即针对歌曲内容策划、拍摄短视频,借抖音的达人生态之势,掀起对歌曲的二次创作热潮。

虽然节目出现了许多网红评价专业音乐人的“名场面”,豆瓣仅有4.6分,但或许可以算是一次与短视频平台结合的音综实验——凤凰传奇在节目中翻唱的抖音神曲《海底》出圈,节目播出后曾位居网易云音乐飙升榜、音乐新歌榜、音乐热歌榜三榜Top1,目前在B站也收获了超过2900万的播放量。

除了渠道以外,节目形式也在有意识地“求新”。湖南卫视在去年10月推出的音综《时光音乐会》抛弃了竞演模式,让歌手们翻唱彼此的代表歌曲,用户外音乐会的形式和故事中流淌而出的人文价值,尝试做一档音综里的“慢综艺”。而根据目前已经官宣的消息,爱奇艺预计今年推出的音综《音乐野生活》,似乎也是类似的“慢综艺”形式。

而音综如何求生,或许也是2022年综艺市场的“看点”之一。

“生活流”,下一个风口?

现实主义题材的风,已经在剧集市场刮了两年。“悬浮”的剧集已经不再能触达观众的内心,贴近现实生活的剧集内容,更易于让观众体会其中的人物处境,和剧中人物共情。去年豆瓣达到8.2的《我在他乡挺好的》,最初打出口碑就是依靠女主角“现实”的北漂生活。

而随着综艺和影视剧越走越近,综艺市场同样受到了这股现实主义风潮的影响。观众希望从综艺中看到更为普世的内容和情绪,韩雪在节目中拍摄外卖员生活时设定其住在上海市中心单间,就引发了大量网友批评其与普通人生活的“脱节”。

另一方面,品牌的营销习惯发生了变化。在季播综艺爆款频出的时代,品牌方意识到能够通过综艺爆款在短期内收获巨大的曝光,但在代言人解约事件频出的2021年,品牌也在探索“去艺人、综艺捆绑化”的营销方式,弱化品牌对于明星的依赖是普遍策略。

因此,除了大张旗鼓砸下大笔冠名费以外,在综艺内容中增加软性植入,让品牌融入节目嘉宾的生活之中,同样成为了综艺品牌营销的一种方向。而这种软性植入的方式,或许也将进一步催生综艺节目的“生活化”转变。

所以,情感、职场、社交等更为贴近大众生活的综艺题材,或许是下一个阶段的“风口”。

恋综在2021年表现强劲。Netflix制作的韩国恋综《单身即地狱》风头正盛,捧红了其中的嘉宾宋智雅。而国内除了老牌恋综《心动的信号4》杀入灯塔专业版的年榜TOP10以外,芒果TV的《再见爱人》刻画面临婚姻破裂危机的夫妻,B站的《90婚介所》是年轻化的“相亲”,腾讯视频的《半熟恋人》将恋综嘉宾的年龄推到30岁上下,主推熟龄的恋爱观察,在原本的模式上进一步拓宽了范围。

2022年恋综的厮杀更加激烈。从目前露出的综艺片单中,光是优爱腾三家,每家预计上线的恋综最少都有三部。而恋综的形式探索也更进一步,优酷《没谈过恋爱的我》聚焦母胎solo的嘉宾们,爱奇艺《好友恋爱时》想要刻画的是李大仁程又青式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可以预见恋综的战火在2022年将更为激烈。

从职场切入观众生活的观察综艺在稳步前进。芒果TV《初入职场的我们》请来了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最终拿到offer的孟羽童已经入职格力,成为董明珠的秘书。而腾讯视频《令人心动的offer》没有继续聚焦律师行业,转战医生,豆瓣评分也达到了7.6分。

刻画友谊和社交的综艺,则主要分化为两大类型。《五十公里桃花坞》让彼此并不熟悉的明星们剧集在一起,在建设社区的过程中,刻画他们之间的友情建立和代际差异。《恰好是少年》《毛雪汪》则更偏重于刻画原生关系,用节目外多年累积的“天然情感磁场”,创造更舒适、更自然的节目效果。

而后者刻画的日常生活中,能够提供给观众稳定的情绪价值,也促使了平台更改了季播的排播模式,在《毛雪汪》《大伙之家》两档综艺中做出了周播年番的尝试,前者的时长还一改综艺动辄2小时的“标配”,配合节目形式减到了半小时左右,恰好是一顿饭的时间。

毒眸曾经在去年的综艺盘点中,提到过行业的头部从业者们,对于其他文娱消费内容的“警觉”。纵观2021年的综艺市场,显然时代的脚步已经无法阻挡,但无论是渠道还是节目类型,创作者们仍然在寻找新的痛点,让行业找回活力。

毕竟在不能出门的漫长日子里,还有观众在等待一个好看的综艺。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友趣763786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526人已赞赏 >
526换成打赏总人数52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