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凛冽的寒冬,我懂得了快乐工作的意义

显微故事

显微故事

· 1月14日

无论是国内大厂,还是国际化的海外企业,正是这一个又一个的满怀希望的员工支撑起了它的成长和进步,他们有自己的诉求与渴望,专长与热爱,他们是一个个鲜活的人。

播放 暂停

在这个凛冽的寒冬,我懂得了快乐工作的意义

00:00 21: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显微故事,作者 | 小北,编辑 | 卓然

熬了好多年就指望着公司IPO财富能小自由一把,眼瞅着就黄了;

砸重金抄底科技股想着也能体验下那些股市弄潮儿的幸运,谁想着一连几个月都是一而再的跌跌不休;

奔波劳碌了一年,本想着至少还能趁着元旦或者春节的长假,好好去个地方旅游放松一下,谁想到疫情又在反反复复,谁也不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

……

似乎一切都存在不确定性的季节,除了寒风凛冽,还有什么能带来心灵的慰藉?

这似乎是当下国内许多互联网大厂人共同面临的困惑。

抛开投机取巧、一夜暴富的幻想,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更大确定性的,答案或许莫过于还是这几个字:“认真生活,快乐工作。”

也许,你想的不过是一份薪酬丰厚的工作,不断成长的业务前景带给自己更多确定性的期待;

也许,你期望工作不要总是无效而单调的重复,而能有更宏大的视野带给自己不断的突破和提升;

也许,你想的或许还是电视剧里白领们工作的场景,体面的工作、体面的同事和领导,以及能有完整的周末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比如一觉睡到周六的下午,或者和三五好友野外露营到天明。

这应该是许多互联网大厂的同学们想象过的状态。

国内互联网大厂我们已经关注太多了,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这样一群特殊的“互联网大厂人”,之所以说“特殊”,一是国内互联网大厂人大多对他们了解不够,二是他们虽然大部分技术人工作在国内,却是在一个海外的大厂、做着和国内迥异的国际化的事情。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我相信没人会喜欢996,包括我的主管”

晚上10点半,深圳南山科技园片区,灯火通明,林立的办公楼里灯火未央,大量互联网人在这个时间节点依然在奋起加班。

笔者的朋友赵荔也是其中的一员,刚结束加班的她提前预约了快车,此时显示司机正在路上,不远的距离里有大片的红色拥堵路段,预计要半小时后司机才能到达。

30分钟,只不过是最乐观的估计时间。这附近道路狭窄,车辆一多就容易拥堵,很多时候即使在打车软件上叫到了车,司机也可能为避免长时间的拥堵等待而爽约。

有次暴雨,赵荔等到凌晨12点多才打到车,回到家时已凌晨1点,这让她时常觉得迷茫和疲惫。

 

幸运的是,这次等待并没有超过1小时。关上车门,车内和车外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外面忙碌而迷茫,里面死寂般安静,赵荔感觉自己被一点点掏空。

相信这是很多人都讨厌的工作状态,同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姆明(花名)也很不喜欢。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呆了快6年的技术人,他也有过这种体验,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如何更高效而开心的工作才是最大的意义。

好在这逐渐是姆明和他的同事们越来越多的共识,除非大促的那些日子,或者特别紧急的临时任务,平常大家都会努力在一天的晚上6点,或者7点就能结束一天的工作。这或许是姆明工作地位于新加坡的缘故,毕竟,东南亚的互联网人大概都不太懂得“996”或者“内卷”是什么意思。

这是姆明来到新加坡的第4个年头,之前他在国内其他的部门也工作了两年。工作地的转换带给他一个鲜明的感受是,国内互联网大厂人有着比东南亚不一样的拼劲。这或许带来了这些年国内互联网行业的狂飙突进,但也正如越来越多被吐槽的“内卷”,如何更高效和快乐的工作也越来越成为被讨论的话题。

国内大厂人所经历过的,大概东南亚互联网公司的人是不了解的。

这有客观上的原因,毕竟整体上来说东南亚互联网竞争的激烈程度或许还赶不上国内;尤其是因为这两年疫情的影响,大家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和家人的健康也是同样珍贵的事情,当地更多的人已经习惯了Working from Home,越是这样大伙才会更多的避免工作日的晚上,或者周末在钉钉上去打扰到同事。

这对上班时间内的高效工作自然就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这也带给姆明跟在国内不同的感觉,东南亚人似乎都想着能更好的追求工作、生活和家庭的平衡。

姆明所在的这家企业是一家东南亚本土市场成长起来的电商平台Lazada,在2016年被阿里巴巴收归旗下。2018年,在杭州阿里巴巴总部工作两年之后,姆明被调到了新加坡。

不久前,正迎来入职6周年的姆明,在阿里内网发了一篇帖子,总结并深情感叹了下他35岁“高龄”入职阿里,又在接近“不惑”的年龄征战Lazada所经历的这些故事。

也是在这家公司,base地在深圳的Sharon除非有特别紧急的任务,往往会选择在工作日的晚上七点去健身房放松一下。

对于负责流量采购的Sharon来说,这是她在Lazada的第三个年头,2021年底公司的深圳同事们刚刚为和她一样入职满三年的员工集体开了一个庆生趴体。了解电商平台的人都知道,流量意味着什么,何况是去和中国互联网、社交媒体形态迥异的国际市场去为平台开拓流量。这需要认真的工作投入,但更需要她带领的团队具备抬头看路、放眼世界的创意和紧随世界互联网潮流的敏感意识。

这不是单纯的工作量的叠加能带来的。作为宝妈的Sharon,曾经在美国硅谷工作了多年,下班后的空隙去健身房跑步和撸铁,感受运动带来的肾上腺素,也是她加入互联网和科技公司多年后能得以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间最好的“秘诀”。

Sharon家里有个两岁的宝宝。结束运动后,Sharon习惯在回家的车上回复工作邮件,这样回家后她就可以全身心陪伴孩子。

在硅谷的时候,Sharon熟悉Google那些巨头里面工程师的状态,激情、热血,因为Lazada的缘故被吸引回国后,和这里同事们的相处很快让她找到了同样的感觉。

同事们的蓬勃朝气让早已出国读书、工作好多年的Sharon颇为意外,她也是后来才了解到这还只是一支平均年龄大约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技术团队,然而在她眼里却是一群对工作和生活都满怀着热情的人。

“工作再忙,也要兼顾好家里的生活和个人的爱好,毕竟生活美好,才有办法让人持续地投入工作“,Sharon说,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同样在Lazada工作、目前在平台卖家技术团队的十七哥喜欢在下班的路上看英语资讯、刷英语短视频。

十七哥的工作需要频繁和外国同事交流,要知道,总部坐落在新加坡的Lazada,目前在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印尼、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六国运营,各个国家语言、文化、宗教信仰、生活习俗都不一样,彼此能找到最大共识的语言便是英语。

刚来公司时,他发现自己是“哑巴英语”,只会看却不会说,但如今,他靠恶补口语,已能和外国同事畅聊一个多小时不局促。

对十七哥来说,一份最心仪的工作不仅是收入上给予保障,更重要的是,能够让他有时间提升,“能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每天早上要不及时刮干净便会胡子浓密的十七哥,说起这话的时候显得格外的深情。

这其实是很多人期望的工作状态,有工作、有生活、有自我,辛勤努力可以向更好的自己一路前行。

不一样的“东南亚特质”

中国互联网发展至今,已不乏诸多独角兽公司出现。

然而,创造千亿市值的另一面则是,市场蛋糕被巨头们瓜分后,留给创业公司的份额有限。此外,即便是曾经创下各种辉煌传说的BAT,也面临着“创新者的窘境”,难以再推出其他突破性的产品。

赵荔理解同事们的焦虑,大家都需要出业绩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静古(花名)很熟悉这种焦虑,不过在进入Lazada之后,这种焦虑更多源自于他对所负责业务的理解和热忱,用他自己的话说,叫“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静古在Lazada买家技术团队负责安卓平台技术,日常需要带领团队和在东南亚六国负责具体业务的同事们密切沟通需求。概括来说,他要做的工作就是确保每一位东南亚消费者使用Lazada时都能有极致的消费体验。

这背后的挑战是不言而喻的。作为一家扎根东南亚本土的互联网电商大厂,这里的活跃员工大多是95后,员工来自约70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 且90%的员工都是东南亚各国本地人……

到2021年8月份,静古便入职满了三年。在深圳团队入职三周年的员工分享会上,他谈到入职Lazada后最惊讶的一件事,莫过于团队的年轻和大伙的从容。

他也是后来才领会到,从容的背后不过是前期的投入和众人的付出,包括背靠阿里巴巴强劲的技术实力和经验,方才夯实了如今大伙得以“从容”的底气。

这带给他和团队的影响也是潜移默化的,尽可能在工作时间积极响应各类需求,避免将对工作精益求精的需求转化为同事间的内卷和焦虑,这既是一种团队内部的彼此尊重,也是敦促自己努力学会时间和团队管理的必经一课。

“大家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工作时保持一种战斗力爆表的热情,下班后尽量不去打扰他人的生活。”静古说,“这可能是Lazada作为一个东南亚公司国际化程度和多元文化的特点带来的,但确实也是我最喜欢这个公司的地方,能充分的休息,才能高效地工作。”

在Lazada新加坡公司工作的姆明对这种“特质”感受尤为深刻。东南亚人给他最深刻的一个感受是,大家都很注重家庭的重要性,工作之余更多的时间会用来陪伴家人。今年元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他和太太就约好了一起去看一场期待已久的音乐会。

姆明在中国的朋友很羡慕他,说他是“人生赢家”,享受热带气候的同时,还可以调节生活和工作。

姆明很能理解一些国内大厂朋友的痛苦,对他们日常吐槽的“内卷”也就有了更多的感悟。在他看来,“内卷”无非就是“更多是在为了做事而做事,但大部分的忙碌并不一定换来高效增长”。

不过,他也很能理解大家的这种无奈,中国互联网发展迅速,诸多独角兽企业不断涌现,但也说明背后竞争的激烈。

这一点,在东南亚的感受可能还不是那么强烈。具体对Lazada来说,这些年背靠阿里巴巴的技术实力和积累,多年以来坚持在技术上投入,已经在东南亚夯实起竞争力明显的护城河优势。

目前的Lazada,用他们年轻的CTO Howard最近的一次公开讲话来形容,不仅技术实力保障了平台卖家、买家都能拥有极致体验,还能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更积极主动的推动业务进展,甚至引领东南亚数字经济前行的风向。

合理的 时间管理、高效率需求解决、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等因素综合影响下,去年双十一、双十二大促甚至不需要静古、十七哥等人,以及他们各自的业务老大像往常一样熬通宵,大伙在大促值班室眼瞅着凌晨峰值平稳度过,就各自回家休息去了。

“大部分的模块设计、演练计划、降级方案我们都做好了,大促和其他工作日的工作强度差不多”,静古说。

保持紧张,保持放松

避免内卷,就可以躺平、佛系了吗?

在美国硅谷和中国互联网大厂都有工作经历的Sharon看来,如果用“佛系”去掩盖不思进取,那无疑也是掩耳盗铃。在Lazada工作,为了更高效率的成果和产出,以及近20人团队管理的挑战,这让她一样随时感觉到紧张和压力。

今年元旦刚过,她团队的一位同事就修改了钉钉签名——“新财年再招100+”。

每次聊天,看到这句话Sharon神经就要紧张一下。

Lazada正面临的快速业务增长所带来的急剧用人需求,便是摆在Sharon等一线团队leader面前最紧迫的任务。

根据2021年底Lazada在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公布的数据,Lazada在东南亚六国目前年度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3亿,月活用户更是突破1.59亿,同比增长幅度高达70%。

这使得Sharon等人并没有“佛系”的机会,也逼着她必须得更加懂得如何更合理的协调好工作、生活,以及回到家里后照顾好孩子的多重任务。

Lazada让她意外的地方一个地方是,从CTO到她的主管,大伙大多具有三五年、甚至上十年不等的海外留学、工作的经历,也习惯于给她这样的一线leader们更多自主空间去努力把二者平衡得更好。

这是leader们的习惯使然,也是他们多年国际化工作履历所带给团队气质上的影响。Sharon说,“多元文化的特质,让Lazada不像国内一样大家都绷的那么紧,反倒会更尊重一线员工寻求个人的精神表达。”

Sharon认为,这可能和Lazada本身所处的环境有关。例如,马来西亚、印尼是穆斯林国家,泰国又是佛教国家,宗教的影响很深,比如当地的老百姓每月都会捐赠一部分钱到当地教会做慈善,以便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这导致当地人生活时多了一条退路,更懂得从容。

在当地,发工资的那天他们总愿意在电商平台上购买东西也更愿意消费,在手里现金不那么宽裕时也能接受分期贷等付款形式,这也使得Lazada出现时,当地人的接受程度良好。

但并不代表着Lazada员工们在处理工作时遇到的难题比国内互联网企业少。

海外电商普及度虽不如中国高,存在一定人口红利,但其市场环境却又远比中国复杂得多。

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国家,政策、法规、货币、语言都是统一的,但在东南亚市场里,所有的这些内容都可能不一样。

以语言为例,对大部分的东南亚白领或高级管理者来说,阅读和使用英文是没有问题的,但对比较初级的用户而言,他们更倾向于看到当地国家的语言,比如印尼语、马来语、泰语、越南语等等。

再比如售卖的商品,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电子烟方面管控极严,而越南、印尼、菲律宾则相对宽松许多。

而在商户的行为模式上,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大商户比较多,资金周转要求相对没那么高,一月提一笔钱即可;而印尼等地小商户比较多,他们大多数拼命卖东西都是为了立即补足当下经济状况的不足,如果钱没有立即到账,他们的资金就周转不了。

所有的这些都造成了东南亚这个潜力市场内部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便是卖家技术团队的十七哥和他的同事们,需要面临的日常。

Lazada运营的东南亚6国语种不同,意味着app界面处理的排版、翻译、格式每一个环节都需要重新处理,工作量如同做6个完全不同的app。

各国币制也有差异,费率结算和订单也需要分开处理,甚至,因为整个东南亚横跨了两个时区,最东和最西存在一个小时时差,连大促开始时间都会有两个,他们需要监测两个峰值的流量数据,并判断程序和机器能否承担这些流量,所有的工作量都是翻倍计算的。

静古处理的一个工作日常是需要考虑如何优化app安装包大小以方便各国用户下载。

中国网络的基础设施较好,大部分国人用的上网设备也比较先进,但在东南亚,有不少人用低端机,且虽然东南亚是4G网络,但速度比国内慢,有时甚至只有国内的一半。

这使得国内大部分人能接受的app安装包大小,在东南亚普通民众看来,都太难下载了,经常有人在后台投诉:安装包下载慢、图片打开慢、会卡等情况。

在去年时,他和团队将整个安装包大小优化了20%左右,用户体验也更为流畅。而今年,他有一个更有野心的目标,他想把整个安装包优化50%。

此外,由于各国网络环境不同,app下载完后用户启动速率也会呈现很大差别。

为了增强用户体验,静古对东南亚市场的网络情况和民众手机使用情况也做了全面的调查分析,设计了好几个优化计划,并开启了整体的优化流程,每个月,他都要设定优化目标,比如原本打开app要5秒,一个月后要优化到4秒,再3秒,再2秒,列出了每一项任务和目标。

类似这种能带给东南亚消费者更好体验的工作,带给静古、Sharon等人的职业上的成就显然是不一样的。他们所做的事,和Lazada的所有人一样,都是复杂有挑战性的,但却是新颖而能鞭策人成长的。

“现在,Z世代的人是在比较充裕的物质环境里生长起来的,大家更愿意做更具有创造力、实现自我价值的工作,而这样的工作,需要的是积极的状态、主动的思考。”

Sharon觉得,作为team leader如果能总是通过职业上的满足,来驱动团队的创造力,才是最考验领导力的地方,这远不是敦促员工准时打卡、多加班所能类比的。

后记

静古见证了Lazada许多的从零到一,从一到无穷。

他记得,当时Lazada的app还很初级,静古需要在安卓上架构常用功能,保证其质量和性能稳定性。

这个过程中他像是慢慢往自己的技能树上填补枝叶一样,把那些缺失的树枝、树叶都一条条、一叶叶地补全。

他也见证了Lazada从1到100的阶段,负责物流项目的技术设计,用阿里的技术做基底,重新建构新的、适用于Lazada的技术。

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步,静古都能感受到自己在成长。尽管这时,他只来Lazada三年左右,但他觉得自己每天都和海绵一样膨胀式汲取知识,“比得上国内很多大厂员工10年多的成长。”

Sharon从硅谷回国有了宝宝后,很庆幸没有太多体会到大部分人畏惧的职场妈妈的困扰,她一直努力在通过快乐工作提升效率的方法去更好的平衡家庭和工作。

Sharon也相信,她会孩子以她为傲,骄傲于自己有一个持续愿意学习、持续进步的妈妈。

十七哥则在最近萌生了一个小小的愿望,他希望能帮Lazada努力打造一个东半球最好的商家工作台。

基于此,他一面督促自己持续学习前沿技术知识,一面也正在努力继续提高自己的口语表达水平。

无论是国内大厂,还是国际化的海外企业,正是这一个又一个的满怀希望的员工支撑起了它的成长和进步,他们有自己的诉求与渴望,专长与热爱,他们是一个个鲜活的人。

也许,只有恢复对人的尊重,才可能真正把人的潜能释放出来。正如德鲁克所言:“衰退的最初征兆,就是无法吸引那些既有能力又有热情的人才。

本文系作者显微故事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