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网红音乐人“老”了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 1月7日

从一夜爆红到门庭寥落。

播放 暂停

当网红音乐人“老”了

00:00 10:38

文 | 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 | 鲁修修,编辑 | 范志辉,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最近,网红音乐人面筋哥在B站上传了一条名为“当面筋老了,还记得小伙伴们”的视频。视频中,面筋哥戴上眼镜,束起头发,一改往日夸张的肢体动作与表情,坐在茅草前安静地弹唱起了《当你老了》。

不少网友感叹,时光易逝,面筋哥参加综艺节目,已是八年前的事。更多网友感慨,面筋哥老了,但还怀有对音乐的热爱。他略显沧桑的歌声中,这条颇具自况意味的弹唱视频也收获超350万播放量、42万点赞,入选了B站第143期必看视频。

面筋哥最早冲进大众视野,源于一条鬼畜视频。2018年3月23日,有网友剪辑了面筋哥在电视节目《中国梦之声》上的“奇葩”表现。当时,鬼畜热潮开始兴起,当年的“改革春风吹满地”、“烤面筋”、“穷开挂”分别位列B站鬼畜史上播放量第1、5、7名。在玩梗与二创中,面筋哥的热度也延续至年底,入选了当年的百大UP主。

面筋哥最具标志性的,便是他那飘逸的长发、夸张的表情和一声带口音的“可带劲了”,如今却束起头发安静地弹唱,还在评论区“老了真的老了”,不免令人唏嘘。

繁华褪去,这个曾在流量浪潮中浮沉的普通人似乎回归了最真实的自我。被群嘲八年后,人们恍然发现,注意力经济时代给了这些草根网红幻想,却没有耐心等他们落地。

这些曾吃到时代红利、“才不配位”的普通人重重摔在地上后,只能在时光中依靠自己再次站起。

过气后,“面筋哥”们去哪了?

走红后,面筋哥成了一名专职音乐人,也正式入驻了B站。三年来,面筋哥上传了300多个作品,其中大多数是翻唱视频。在音乐平台上,面筋哥也发布了42首由他作词或作曲的原创歌曲。

但玩梗和热度都是有寿命的,没了新的可供大众娱乐的鬼畜素材,面筋哥逐渐消失于大众视野。最近,他发布的B站视频,但相比巅峰时期,播放数据也大多平平,有些甚至不足一万。他在音乐平台上的最新作品《国庆》,在QQ音乐上也只收获了28条评论。

走红后的这几年,面筋哥和经纪公司闹掰过,也生过一场不大不小的病。2020年1月至5月间,他曾有过四个月的停更,后来网友得知他生病了,有人说是肺癌,也有人说是胰腺炎,但他一直缄口不言。

同样病了的,还有庞麦郎。去年3月,传出他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的消息,再次把这个初代网红音乐人推上热搜。2014年,在华数唱片的帮助下,庞麦郎发布了那首著名的《我的滑板鞋》,迅速走红。韩红、华晨宇都曾翻唱,导演贾樟柯也称这首歌“把我听哭了”。在大众猎奇、名人助推下,这首歌入选了虾米音乐独立音乐盘点“2014年度Top20金曲”。

不过他的星途,要更短些。2014年底,华数唱片称庞麦郎违约出走,并将其告上法庭,后来,拒绝出庭的庞麦郎被限制消费,禁乘高铁。此后,人们对他的好奇也快速消散,2017年初,他甚至因为演出票房不足10张取消了巡演。2018年,庞麦郎从西安回到了位于陕西汉中的家里,终日闭门不出,进行音乐创作。他的父亲称,庞麦郎“转不过来了”。

与前两位不同,李袁杰是名副其实的爆款音乐人。2018年,他的《离人愁》乘着短视频用户规模暴涨145%的东风,爆红于各大平台,抖音播放量超7亿。很快,他收到了《明日之子2》的邀约,舞台上,时年21岁的他献唱《离人愁》,被导师质疑缺乏乐理知识和原创性。节目后,对其作品抄袭的质疑彻底爆发,李袁杰也被网友嘲为“音乐裁缝”。

如今的李袁杰已经很少发微博动态,最近的一条微博定格在去年9月,是有关新单曲的宣传。《离人愁》后的这三年,李袁杰发布了35首作品,但评论区多是诸如“音乐裁子”、“截哥”的嘲讽与谩骂,只有在另外一首热歌《大天蓬》中,蜂拥而至的网友们的走心评论,才将谩骂者的恶语淹没。

故事的最后,他们都变成了普通人,被人遗忘,或者嘲弄。

从一夜爆红到门庭寥落

一直以来,网红逻辑的核心其实很简单,便是制造话题度。针对上述三者的包装,便是把他们身上大众的“嗨点”抓得格外精准。

华数唱片在庞麦郎出走后的声明中,将其形容为一位“追梦少年”,彼时不少网友也表示,《我的滑板鞋》刻画出了一个普通人眼中的大城市,引起了自己的共鸣。

但很快,庞麦郎粗糙的包装便被撕开,在《惊惶庞麦郎》一文中,庞麦郎油腻猥琐的形象彻底将其推入舆论的深渊。在后来的采访中,华数唱片相关人士也毫不避讳,直言包装庞麦郎就是看中了他“够土,够吊,够有话题”。

另外两位的成名,也缘于极富戏剧性的反差感。《中国梦之声》中的面筋哥,原本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却带着个流浪汉,以“让你吃到真正的实惠”这样的歌词登上电视舞台,成了鬼畜的绝佳素材。《明日之子2》中的李袁杰,则是被夹在才华横溢与抄袭者两个身份间的小城青年,《离人愁》还没被遗忘,具有极高的话题度。

话题度说起来简单,但是他们自己把握不住的。成名后的面筋哥,一直留着他那头长发,保持着丰富的肢体动作和表情,在B站上,他亲切地称呼观众们为“小伙伴”,偶尔还会去蹭蹭爆款歌曲的热度,但效果一般。在经纪公司看见文娱的帮助下,李袁杰也会通过直播、空降评论区等方式来宣传歌曲,推出了《大天蓬》、《关山酒》等具有一定热度的歌曲,但也很难再在短视频上掀起波澜。

但此一时彼一时,在爆款加速迭代的快餐时代,这些网友们司空见惯的表演内容早已刺激不了他们。没有了消费价值,也意味着他们基本上很难再红了。

人们乐此不疲地追逐一个又一个的热点,狂风卷过,一粒沙子将会被很快埋没。缺乏优质作品的加持,对于靠音乐走红的网红们而言,热度很难持续。短视频快消时代,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出现了这样魔幻的一幕:越来越多的网红歌手毫无预兆地爆红,然后很快归寂于人海。

其实在音乐行业,更多的则是像李袁杰这样的年轻人——通过一首爆款歌曲中获得不相匹配的热度,但大多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然后迅速被时代忘却,只留下一个并不丰满的名字。

在这个红黑不由己的快餐时代,他们不仅是各自经纪公司的“傀儡”,更是流量时代的“弃子”。

他们能否在音乐中找回自我?

美国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曾写下这样的诗句:“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用来形容这些曾经红过的普通人,再合适不过。

对于这些曾经的草根明星而言,流量时代为他们绘制了一幅幻象,引诱他们走入了供人围观的流量牢笼,但这个牢笼只能从外面打开,却难以从内部打破。

走红后,没有人记得他们最初的样子——面筋哥曾是个流浪歌手,庞麦郎是个爱在休息时间“蹭歌”的KTV服务员,李袁杰则是在同学朋友的鼓励声中走出来的小城音乐人。人们只记得他们“一步登天”的异想天开和灰头土脸的窘态。

他们茫然地走上舞台,被耀眼的聚光灯蒙蔽双眼,找不到下台的方向,拿起话筒,他们不知道说些什么,甚至失去了表达的意识。关于谣言,面筋哥极少回应,庞麦郎也从未提起他心中的魅力之都,2020年3月1日,李袁杰在微博动态中评论自己的那句“忘了我,放了我”是什么意思,他没作进一步解释,当然也没有人在意。

对于爆款歌曲,更是如此。在流量经济的虚假繁荣中,越来越多的爆款歌曲被批量制造,获得了动辄数十亿的热度,但也难逃被审视、被曲解、被嘲讽的无奈。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早已过气的网红音乐人们,仍在坚持自己最初的音乐梦。走红后,面筋哥和李袁杰分别在音乐平台上发布了34首、35首歌曲。尽管最后一首歌定格在2017年,但在入院前,庞麦郎也创作了一千多首词作品。

哪怕是病人庞麦郎,其中也并非全是对“国际化”的痴狂。在《老屋》中,他这样描绘自己的家:“我阔别已久的地方,珍藏着我儿时的破旧衣裳,那是泥土筑的土方,滋生着我千万个美丽梦想”。可见在他想要构筑的“联合国”内,并非没有这个小村子的身影。

庞麦郎曾说,音乐对我来说是梦想,是人生的救赎。在2020年的一条微博动态中,李袁杰也分享道:“还是在继续写…可能就这样一直写…一直写”。当束起头发,唱起《当你老了》,在走音的吉他和沧桑的歌声中,观众看清了面筋哥真实的样子。眼前这个真诚唱歌的面筋哥,或许才是他自己最初想要成为的模样。

希望在音乐中,他们都能寻得网红落幕后的归宿——面筋哥安安静静地“老去”,庞麦郎来到了真正的“魅力之都”,被命运砸中的年轻人们,也找到了自己创作的意义。

本文系作者音乐先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钛粉91858
513人已赞赏 >
513换成打赏总人数51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