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VC 大变革复盘:红杉转型,沙特主权基金下场

硅谷101

硅谷101

· 1月5日

当科技/互联网公司不再小众,VC模式也需要升级了。

播放 暂停

2021 VC 大变革复盘:红杉转型,沙特主权基金下场

00:00 20:0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硅谷101(ID:svstyle),采访丨泓君,作者丨胡少阳 李宛宸

加密货币、二级市场、对冲基金挤压,多重因素让以红杉为代表的硅谷 VC 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架构调整。

「自 VC(风险投资公司)这个模式从 1970 年代被发明出来,已经 50 年没有变化了。」红杉的合伙人 Roelof Botha 在做客播客节目《Invest Like the Best》说到,并进一步解读了在 2021 年 10 月 26 日公开信里的内容:红杉将从一家 VC,转型为 RIA (注册投资顾问)。

此次转型仅限于红杉美国与欧洲业务,红杉中国与印度业务不受影响。The Information 在一篇关于未来的最新预测中提到,在 2022 年,由于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红杉基金可能与沈南鹏带领的红杉中国结束长达 16 年的合作关系。这也意味着,红杉基金的架构转型只是开始,这家硅谷的老牌基金还在持续的震荡中。

2019 年,当硅谷狂人 Marc Andreessen 先一步带领风头正劲的 A16Z,完成 RIA 的转型。这是 A16Z 在继「软件正在吞噬世界」后,他们再次高调布局加密货币行业,很快引发红杉的效仿。

时隔 2 年,曾经品牌名等同于行业本身的红杉,完成了这次最大规模的架构调整:取消了传统 VC 常采用 10 周短基金回报周期,打破了固定资本投给固定项目模式,成立永续的母基金,再将资金注入到不同的投资主题中。在这种新的架构下,红杉将所有的投资都汇总到一个单项基金中,这个单项基金就是红杉基金(Sequoia Fund)。

图 | 红杉转型官宣文章

同时在世界的另一头,巨变也在悄然发生,2021 年由各国元首和金融行业领袖参与,被誉为沙漠中达沃斯的沙特「未来投资倡议(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大会上,软银远景基金最重要的 LP(有限合伙人,即基金出资人),沙特主权基金,开始正式下场直投,这支多年隐藏在如 Funders Fund 等众多知名硅谷大 VC  和高盛等大金融结构背后的 LP,在投资属性上发生了结构性变化。

为何这家硅谷最知名也是战绩最卓越的风险投资公司,突然宣布转型?传统的 VC 模式到底怎么了?沙特主权基金的变化,代表了全球 LP 的什么新风向?

本期《硅谷101》我们与 Fusion Fund 管理合伙人张璐一起探讨关于 2021 年风险投资行业大变革的复盘。关于红杉转型后在加密货币上的布局,欢迎关注《硅谷101》即将推出的视频内容,如果想了解更多 VC 行业的动态,欢迎留言给我们。

01、放弃传统 VC 架构,红杉是怎么想的?

《硅谷101》:能不能具体讲讲红杉的这次转型,以及我们该如何理解?

张璐:传统的 VC 架构里会分别有不同阶段的平行基金。比如一个专注于投早期、另外一个投增长、投晚期,甚至有专门为投二级市场(公开的股票市场+加密货币)设置的基金。

红杉最主要的调整是把整个基金变成一支全周期基金,将所有投资阶段的资金融到一支基金里。覆盖早期、增长期到晚期,甚至公司上市后,它作为股东都可以持续持有股票进行交易。相当于把私募和公募的所有资产价格形式,做了一次非常有意思的组合。

第二,它改变了主体性质,将自己改成了 RIA。而传统的 VC 模式在交易类型方面会受到限制,例如美国对 VC 监管有要求,投资二级市场的资金比例不能超过 20%,但作为 RIA 就没有这方面的限制,基金的投资品类和灵活度上大规模提高。

另外,长线看这支基金可能会成为一支常青基金(Evergreen Fund)。在未来 LP 并不是只是单纯参与某一支基金,而是成为红杉主体的股东,每一股的价格会随着红杉投资项目的价格变化而浮动。

《硅谷101》:红杉转型做 RIA,可能跟今年二级市场的表现也有关系。

Roelof Botha 在《Invest Like the Best》中提到了 Square。他个人也是 Square 的投资者。红杉过去的投资是以十年为一个基金周期的,它的转型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到 Square 案例的触动。

他 11 年前,投资了 Square ,那时 Square 刚刚创建,每股的价格是 95 美分;Square 在 2015 年上市时,它的股价是 9 美元,红杉通过 Square 这个案例大概赚了 9~10 倍。但红杉在上市时并没有急于退出,退出时间延迟到了 Square 上市之后的 3~4 年。当时 Square 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从 9 美元涨到了 80~90 美元左右,又上涨了大概 9~10 倍。

图 |  Square 上市后市值变化

Botha 总结,红杉通过投资 Square 这个项目赚了 90 倍,但其中有 10 倍的收益都是在上市之后赚到的;为什么能在这个项目上能赚这么多钱,是因为他们是非常有长期的耐心。如果红杉一直持有 Square 的股票至录该播客时,Square 的股价则达到了 181 美元。这个项目的回报将达到 180 倍。

但如果红杉想继续去持有更多二级市场的股票,总数目超过 20%,就意味着他必须要对公司架构做调整。他们在公开信里提到了这一点:我们不应该在公司上市的时候退出,而应该做一个创业企业的长期陪伴者。

《硅谷101》:他们注册成 RIA 跟投资加密货币有关系吗?

张璐:会有关系。他们也想在加密货币进行一些布局。注册成 RIA 后将获得更多空间和更少限制,投资加密货币,可以说是一个动因。

(根据红杉 12 月 3 日官方披露,目前美国与欧洲的新业务,有四分之一都与加密货币有关系。也就是说,红杉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占比已经超过 25%。)

《硅谷101》:RIA 模式的税、审计成本和监管成本是不是比 VC 更高?

张璐:税层面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确实在审计和监管层面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但当基金规模到达一定阶段后,审计成本通常比较高。至于监管层面,我觉得在起始阶段审批流程处理得比较完整时,后期不会有太大负担。

图 |   红杉合伙人 Roelof Botha

《硅谷101》:历史上出现过红杉转型后的基金模式吗?

张璐:其实我需要提出,VC 界已经存在常青基金模式。比如 NEA 的创始人在退休之后,就用自己和朋友的钱成立了常青基金。常青基金简单来说就是永远循环的基金,固定 LP,没有固定退出期限,比如一些项目的投资收益不会返还给 LP,而是继续用于投资新的项目,LP 的资本在没有直接变现的情况下,涉及的项目不断增多。

但红杉的这次转型有所不同,在常青基金模式上构建了一种新模式:可以根据不同项目的特性,决定最好的退出时机。这反而是对整个 VC 界有很强的借鉴作用。

《硅谷101》:为何值得其他 VC 借鉴?

张璐:从过去这几年我们基金在深科技和医疗领域的投资中,我能感受到非常明确的新型创新崛起趋势:过去这一两年,工业、企业和医疗的数字化转型,以及医疗技术快速发展。

但这些项目身生命的周期,和传统互联网或者说 ToC 的商业模式创新很不一样。同时,医疗领域项目的退出周期更长。在医疗器械、人工智能应用、生命科学,甚至包括医药的子类目中,生命科学类和医药类退出周期更长。

例如一家在硅谷很有名,由洛克菲勒家族支持的顶尖医疗基金 Venrock,他们的基金年限设为 20 年。经常和他们合作后,我了解到,这么设置就是为了让他们有更充足的时间,去等待深科技领域项目的成长,和支持需要更长临床验证时间的生命医药项目。

所以我觉得红杉这样的转变,将帮助他覆盖全品类投资。其实红杉在生物医疗类布局还算可以,只是没有像 Venrock 和 NEA 那么多。在所有硅谷这些管理了几十亿美金的大基金里,NEA 是在医疗医药领域长期布局最多的一家。红杉的转型,相信也是看到了接下来这几年非常明确的趋势。

02、新的架构,也是一次权利的新调整

《硅谷101》:红杉说希望一路陪伴创业者,转型后红杉如何在二级市场支持创业者?

张璐:在红杉的被投公司上市后,需要的资本属性以及二级市场的游戏规则非常不一样。所以我觉得红杉主要还是以最大投资收益为目的。现在确实很多企业在上市之后,市值有显著的变化。所以过去这几年,越来越多大基金在被投公司上市后没有着急退出。

图 |  红杉被投公司最大 IPO 排行(自 2000 年后)图片/数据来源:crunchbase

图 |  被投公司 IPO 时红杉所占股份排行(自 2000 年后)图片/数据来源:crunchbase

过去 VC 的被投公司上市后,它会转给一个专门做二级市场管理的专业公司去进行管理。怎么管理一个私有化的公司和一个上市公司很不一样。我记得最早把规模推到 30 亿美金的第一家基金是 NEA,大概在 17、18 年。他们的一些董事成员就和我提到要在二级市场层面上做更多布局。

收益最大化外,另一方面还是要陪伴创业者。这个陪伴过程也是希望被投公司在上市后有更好的成长性,自己可以继续去持有,甚至加注。这是可能是我们将在未来看到的有意思现象。

另外一个较大的变化是,红杉可以持续吸收越来越多的 LP 资金。红杉投了一定的项目后,基金的价值也在增长,增长的同时可能会去投更多项目,进而吸引更多 LP 进入,新 LP 进入时,则会以新的价格去买它基金里的股份。

《硅谷101》:这种新基金模式的定价之前没有人做过吧?

张璐:没有人做过。我们每个基金会有一个 Valuation Policy(估值政策)。在做审计的时候,怎么样给公司定价,有行业的标准,每个基金可能会根据它不同的阶段和行业的专注性,稍微调整。

定价这件事需要基金和它的 LP 有非常强的一致性。我觉得可以看到在 VC 市场中,红杉在它的 LP 中有较强的话语权。我相信在定价规则上,红杉会起主导作用。

《硅谷101》:新的架构里 LP 是否知道自己的钱,从母基金里流向到哪些项目中?

张璐:LP 大概知道百分之多少到了哪个方向。但是就像你提到的, LP 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有那么强话语权和投资决定权。

举个例子,如果说有一个专注早期的基金、有一个增长期的基金,如果这两个基金一块发,有些 LP 会选择所有都参与,但不一定参与每个基金的金额都一样。但是现在汇到一个大基金后,决定权在红杉手里。红杉决定到底多少资金流向哪里,所以 LP 已经不再能根据自己的偏好去决定资产的走向了。

图 | Tiger 基金正在全球扫货创业项目 图片来源:readthegeneralist.com

之所以会做这样的调整,是因为他受到像 Tiger、Insight Partner, Coatue 这些基金的挤压。这些基金从晚期大规模地挤压到增长期,红杉又被这些基金挤压到了早期。

这么做对强势的基金管理者有利。如对于红杉而言,它有更强的自由度和话语权,可以根据自己的投资方法论去优化资本。比如说资金的分配,退出周期的控制,包括资金流向、品类等,当这个阶段觉得市场可能是早期投资比较好,就可以大规模进入早期;觉得中晚期比较好,就可以转向中晚期,而不是局限于哪个基金里面的资金有多少。

对小基金来说有时候也很头痛,因为他们一进来,虽然也希望跟我们这样专注早期的小基金合作,但是他的投资风格和基金规模相对比较大,进来后容易把项目的估值推得很高,对我们来讲估值并不合理,可能就不想投资了。2021 年这个市场就很有意思,像红杉、A16Z 这样的基金,我经常会在早期项目中碰到他们。

《硅谷101》:一般行业龙头的新动向会给整个行业带来一些影响,你觉得红杉这次的架构调整对你们有影响吗?或者你觉得他对未来行业可能存在的潜在影响是什么?

张璐:我觉得红杉短期对我们这些专注中早期的基金影响不会很大。但会对如 NEA、A16Z 等类似基金形成较大程度竞争和挑战。现在他们变成了全周期、全品类,且高灵活度的投资结构,在各个品类上的竞争能力随之增强。

这样的调整也带来 2 个未知数:这个架构相当于完全优化了基金管理人的控制权和灵活度,反向削弱了 LP 的控制权和透明度。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 LP 的反馈会怎么样?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当然,之所以现在红杉会发布这个架构,也证明红杉现在的投资人是认可的。

另外,不知道市场会不会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到时这个模式是帮红杉更好地规避风险,还是会制造更大的风险,也是个未知数。

03、沙特主权基金新模式:当 LP,也要亲自试水直投

《硅谷101》:你从 2019 年就作为演讲嘉宾参与到「未来投资倡议」大会,今年我们采访的时机,你也刚好从沙特这个活动回来,这次有什么不同的感受跟见闻吗?

张璐:大家对沙特的既有印象中,沙特对女性或者特定族裔不那么友好,但从几年前开始,他们更加开放国内投资。整个产业的架构和政策调整都非常大。

和 3 年前比,我个人感觉整个城市变化非常巨大。在大家以前的印象中,提到中东想到的就是迪拜,迪拜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有各种各样的人种。我这次在沙特见到了很多人,他们来自于世界不同国家,不同族裔,其中女性参会者比我想象中多了很多。

我了解到沙特希望脱离对石油经济的依赖,过去这几年,沙特通过主权基金的投资,也越来越靠近这个目标。他们定了个 2030 年目标,无论是作为开放化的国际都市还是旅游胜地,甚至说投资的各个品类中,打造自己的产业布局,逐渐形成和迪拜竞争的实力。

图 |未来投资倡议大会开幕现场 图片来源:prnewswire

《硅谷101》:面对红杉里程碑式的变化,沙特的主权基金是不是也有所改变?

张璐:对,像红杉这样的基金可能越来越会让自己拥有更多的主导权,从而减少了 LP 的主导权。我们这两年看到越来越多 LP 考虑自己做直投。

大会期间我跟一个非常优秀的沙特朋友早餐,他在美国长大和读书。6 个月前他刚成了沙特主权基金的直投一把手。他告诉我一方面他们会有更多的资金,像以前一样,这部分资金被持续投入到专业管理的基金中;另一方面他也在积极组建自己的专业团队去进行直接投资。现在已经直投了八十几个项目,同时还要进行更多的直接投。为了满足投资和管理被投公司的需求,这位朋友的团队正以百人的规模急速扩张。

沙特主权基金最早的投资风格是直接收购,收购后自己进行运作。比如我们基金的一位合伙人在 14 年创立了一家知名的「独角兽公司」,后被沙特的主权基金收购,他们公司也成为了沙特主权基金的第一笔科技公司收购案,在那之后沙特主权基金才注资了孙正义的愿景基金。

但运作之后发现收购模式还是比较重,需要自己做很多运作,所以现在改成了直接投资。运作权交给创始人,他们作为一大股东,可以在战略层面上有比较大的话语权,例如希望这些企业将来把好技术带到沙特和整个中东区域。

《硅谷101》:他们的规模有多大,有哪些部门?

张璐:他倒没有告诉我具体数字,但现在他们在不停地扩大规模,主权基金这边新招聘了很多团队。他们新招的 Asset Management Public Market(公开市场资产管理)主要负责人,负责沙特主权基金在公开市场上的布局,是之前加州一个大型养老基金的主要负责人,也就是在几个月前刚刚搬到了利亚达(沙特首都)。

这次在沙特我新见到了很多不同别类的主要负责人。很多都是在过去这一年内从全球不同的地方招聘来的,甚至也有一些华裔。他们在沙特办公不代表只做沙特本地市场,其实会覆盖全球,我相信在以后他们会有非常多的全球商业出行。

《硅谷101》:他们有没有在会上宣布未来投资哪些行业和国家?

张璐:倒没有明确讲,这次的主题叫 Investing In Humanity,可能也有它政治的考量。但从分论坛的主题上可以看出,数字化转型和医疗绝对是现在的趋势,尤其是医疗。以前他们在医疗上的布局并不多,现在,无论是迪拜还是沙特,都在新建大型医院,植入新型医疗设备。

迪拜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新企划,政府希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养老之城,将很多非常好的医疗设备植入到迪拜,再建设相对应的养老服务设施,吸引全世界的人来迪拜养老。沙特并没有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但是却看到了全球人口老龄化的趋势,这非常有前瞻性。

注: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系作者硅谷101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270亿元

  • 2

    医疗健康

    获投265亿元

  • 3

    金融

    获投140亿元

  • 1

    Tiger Global

    热度值44417

  • 2

    Insight Partners

    热度值33662

  • 3

    红杉资本中国

    热度值21100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