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后邓丽君“重返”舞台,虚拟偶像还能整什么活?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 1月5日

虚拟偶像的无限可能。

播放 暂停

歌后邓丽君“重返”舞台,虚拟偶像还能整什么活?

00:00 10:31

文丨娱乐独角兽,作者丨赤木瓶子

回顾2021年的文娱行业,虚拟偶像是当中的重要关键字。

2021年年初Roblox上市当日市值突破400亿美元,较前一年上涨10倍,奠定了元宇宙“元年”的开端,其关联行业虚拟偶像也渐入佳境,相关产业持续繁荣。2021年间,包括次世文化、万像文化、云舶科技、中科智深等行业相关公司陆续获得了百万到千万人民币金额的A轮/A+轮融资。

头部互联网公司纷纷加大了对虚拟偶像行业的资源倾斜;全国首个全虚拟人物角色综艺《2060》收官;虚拟偶像演唱会、虚拟美妆博主等各个赛道陆续闯入新玩家,进一步扩大了行业影响力。

虚拟偶像同样是近段时间跨年晚会上的一抹亮色。2022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Vsinger洛天依携V家成员乐正绫、言和、乐正龙牙、徵羽摩柯、墨清弦等一批虚拟偶像陆续亮相,打破了电视虚拟技术天花板级的表演。

而当虚拟邓丽君与周深同台演唱经典作品《小城故事》《漫步人生路》和周深的作品《大鱼》时,跨时空的歌声相融,几代人的回忆交织,科技带来的视听盛宴令人不禁感慨。

“怎么做到的?最吃惊的是怎么让邓丽君唱的《大鱼》?”

“邓丽君的裙子褶皱还能动,话筒和手指还有影子也能动,科技太厉害了。”

面对这场跨时空致敬的演出,反馈热烈的不仅是观众。其背后制作公司、诞生于好莱坞的数字王国,也在1月3日盘中暴涨超23%报0.79港元,股价创11月底以来新高。

当虚拟偶像这股时代浪潮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在明星偶像屡屡塌房,选秀综艺陆续停播的2021年,留给偶像产业的下一步是什么?虚拟偶像还能为公众提供怎样的想象空间?

从演出、美妆到顾问,虚拟偶像的“全面进击”

2021年的内娱市场波澜起伏,选秀节目陆续停播,公众艺人失德事件频出,偶像接连塌房,真情实感追星的粉丝群体稍有不慎便要跌入“坑”里。在此背景下,虚拟偶像似乎正在成为一个可以安心投掷情感与热诚的能量场,公众与市场对于虚拟偶像的反馈也愈渐正向

跨次元追星永不塌房,大环境的低迷也成为了虚拟偶像产业大规模繁荣的开端。各平台、各行业都推出了属于自己的虚拟人物或节目。演出领域,央视推出了AI手语主播,湖南卫视推出了虚拟主持人“小漾”,春晚、跨年演唱会也通过成熟的虚拟技术让明星同框献唱。

虚拟技术在不断发展和精进的过程中,也在为市场输送着更加多元的虚拟形象。2021年开始,柳夜熙、MERROR、翎等虚拟人陆续诞生,他们从传统的虚拟偶像、功能性顾问领域,来到了美妆、国风、人类观察等赛道。随着商业价值被不断发掘,越来越多产业与虚拟偶像联系在一起,据艾媒咨询数据:初步测算,虚拟偶像在2021年带动产业规模可达1074.9亿元。

虚拟偶像产业正繁荣的同时,也在渗透并切实影响着多重行业赛道。我们不妨将虚拟偶像们大致分为三大类别。第一类是明星、游戏等经典IP的虚拟形象。如此次的虚拟邓丽君、之前迪丽热巴的虚拟形象“迪丽冷巴”,欧阳娜娜的虚拟乐队“NAND”等等。

第二类则是品牌定制虚拟IP。比如餐饮品牌麦当劳的虚拟形象“开心姐姐”;护肤品牌欧莱雅中国的虚拟偶像“欧爷”、“莱姐“;妆品牌花西子的国风虚拟形象“花西子”等等;央视推出了AI手语主播,湖南卫视也推出了虚拟主持人“小漾”等等。

第三类也是原创虚拟人IP。如2012年诞生的虚拟歌姬洛天依、2021年诞生的美妆博主柳夜熙、华纳签约的虚拟音乐艺术家哈酱、小红书虚拟博主AYAYI等等。这类虚拟形象也被市场视为元宇宙初期培育市场的先驱赛道。

众多赛道无一不需用资金技术与经验撑起,也不乏深耕多年拥有成熟技术的头部公司。

资金、科技与心力,虚拟偶像的多重驱动力

以此次演唱会虚拟邓丽君与周深舞台为例,其背后的制作公司便是来自好莱坞的数字王国集团。该公司的代表作品有知名影视作品《泰坦尼克号》《美梦成真》《返老还童》和《复仇者联盟》系列

此次舞台上的虚拟邓丽君,由数字王国通过虚拟人技术打造。融合机器学习加持下的高阶渲染系统“Mystique Live”,曾在《复仇者联盟》系列中赋予“灭霸”灵魂的技术逐渐向实时捕捉、实时渲染和实时驱动倾斜。

运用单一消费级摄像头即可同步追踪细微的面部表情,以塑造逼真且具备情感表现力的全实时化数字角色,虚拟邓丽君便是这一前沿应用的成果之一——借助数字化再造,为邓丽君注入贴合时代特质的崭新个性,从而推动文化层面的价值延续与转化。

于是我们能够看到,舞台上的虚拟邓丽君生动逼真,一颦一笑,面部肌肉流动的状态令人称道。这也是虚拟偶像行业中最值得期待的趋势之一:虚拟偶像的技术正在愈渐成熟,甚至比真人更加“栩栩如生”。

早在2008年的经典电影作品《返老还童》中,虚拟形象的设定就已经独具匠心。据了解,同样来自数字王国的视效艺术家根据布拉德·皮特的外貌设计了三种头部形象,采集了约 120 个真人表情,创造出了数以千计的外貌模型。

随后一帧一帧地比较真人表演和表情数据的异同进行调整,比如眼角变化和嘴角扯动等等。同样作为人类的我们,很难想象要如何脸上如何做出120个表情,从这一点来看,虚拟人简直比真实人更加“生动”。

另外一个案例是在去年首档虚拟偶像综艺《2060》中,一位虚拟歌手聆秋落泪的过程也引发观众的讨论:眼泪从泪腺生成,积蓄停留于眼眶,再徐徐沿着面部纹路涌出,并形成一道泪痕,过程一气呵成。

技术愈渐成熟的虚拟偶像演出需要相当强大的资金、技术与心力支撑。去年在短视频平台大火的美妆博主柳夜熙团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在推出柳夜熙之前的半年多以来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远超百万”。

如今,技术的迭代也让虚拟偶像的产出逐渐高效起来。实现了预制作到实时输出升级的数字王国曾强调,这是一场针对虚拟人的巨大变革,不但改变了数字资产的使用方式,技术的准确性和自动化甚至让艺术家免去了纠正错误的步骤,促使其既能确保虚拟人达到前所未有的逼真效果,更大大简化了制作环节、缩短了制作周期,过往时间成本从需要超过一年交付压缩到短短几个月,甚至几周。

技术迭代与行业大规模繁荣,不仅能够让观众对于虚拟偶像产生更强的共情能力,也为文娱产业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

元宇宙大爆炸,虚拟偶像还能整什么活?

跨年晚会期间,一条热点话题#周深跨年有多忙#引发公众关注,据统计,2022年跨年,周深共出现在四家跨年晚会上,抵得上小半场演唱会了。有网友评价,“数字王国是否可以为周深打造一个虚拟人,要忙不过来了。”

艺人的虚拟形象是否可以为其带来演出便利的同时为其再创及反哺价值?答案似乎是明朗的。一方面,无论是跨年劳模还是档期难调的顶流艺人,在这样的技术推广后,更多的明星可以跨越空间的距离“活跃”在舞台上,大大节约时间成本,也能让观众享受到更多舞台作品。事实上,数字王国此前便有制作过林俊杰虚拟形象的舞台演出。

另一方面。以明星作为虚拟形象设计的切口,也注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热启动”,明星自带的流量与粉丝会成比例的引流至虚拟形象IP领域,技术的主导之下,艺人的宣传商务资源也能够一定程度的反哺其形象价值。

作为与元宇宙关联最为紧密的行业之一,在元宇宙的想象空间中,虚拟偶像行业也充满着无限可能性。电影《黑客帝国》里,基努·里维斯用黑客分身在虚拟世界Matrix中穿梭;电影《头号玩家》里,斯皮尔伯格用“Oasis 绿洲”承载了游戏玩家的虚拟现实世界,电影《阿凡达》构建了一个以Na'vi人形态进入的潘多拉星球,这些都是元宇宙的普遍形态。

电影之外,游戏之内的虚拟偶像也掀起波澜。此前,说唱歌手Lil Nas X在Roblox、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皆举办过虚拟演唱会,几分钟的表演把玩家带到了深海、太空等奇幻场景。

如今,随着技术的愈渐成熟,我们或许可以构想更多如虚拟邓丽君舞台及明星虚拟形象一般,穿梭时间与空间的虚拟偶像场景及各种“整活”方式出现。而无论是NFT数字藏品,“虹宇宙”,还是运用到各类游戏中的虚拟现实场景,在跨次元、跨时空追星的同时,观众虚拟偶像之间的更多互动方法也十分值得期待。

本文系作者娱乐独角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