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哪里的洗脚城最好吃?

5000亿市场、1000万技师、20万家洗脚店的“内卷浮世绘”。

播放 暂停

中国哪里的洗脚城最好吃?

00:00 15:2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互联网的那些事 

中国人最爱洗脚。

即使是在极寒的漠河、佳木斯,可能一两周会洗一次澡,但是每天洗脚都雷打不动。

于是我们经常听到“泡脚解乏”、“泡脚驱寒”、“失眠泡脚”……甚至在家庭伦理剧中夫妻间最接地的秀恩爱就是“不洗脚不许上床”。

而洗脚这件小事早就集结了一大批产业,现在的洗脚产业有多生猛?互联网上相关段子广为流传:

如果你掏出张沈阳地图,用飞镖戳三次,可能戳中一家烤鸡架,如果是重庆地图,用飞镖戳三次很可能戳中一家老火锅,而拿起长沙的地图,再戳三次,则大概率戳中三个洗脚城。

而前阵子还有一位视频博主探店长沙洗脚城,号称其为东北洗浴的最强劲敌,在长沙洗脚城小解,甚至有保镖相伴,可谓排面拉满。

其实不止是长沙洗,在重庆、在武汉,去足浴城洗脚这回事都是必然发生事件。

5000亿的庞大“洗脚城”

如今的洗脚行业达到了怎样的巅峰层次?全国遍地洗脚店!

美团点评《2019年足疗按摩行业报告》显示,在中国平均每130个人中,就有一个洗脚行业人员。相比之下,每1000个人里中只有一个是专业理发师。

从门面数量上看,敢和餐饮界三巨头沙县小吃、黄焖鸡米饭、兰州拉面叫板的,大概只有洗脚店。

2018年,我国的洗脚店有20万家,贡献了5000亿元的交易额,相当于1/8个餐饮行业,妥妥的“小行业,大市场”。

当有的人还觉得洗脚城和过去的“洗头房”一样,藏匿在街巷深处,门牌闪着幽幽灯光让人浮想联翩,并不是什么好地方时,如今流行的洗脚城早已经完成了超进化。

洗脚之于重庆,好比搓麻之于成都,每座洗脚城内分布着多家足浴馆,大群形象各异、年龄不等的人齐齐在下午排队捏脚。

在长沙,各大品牌短兵相接,洗脚的技能早已点满,所以每个洗脚品牌都推出自己独门小吃,没有拿的出手的美食,都不好意思叫嚣在“脚都”立足。

在武汉,根据阿里巴巴的《本地生活大数据报告》显示,人们在脚上的花费已经超过了上海、杭州和成都,大有取代“脚都”长沙的势头。

洗脚行业整体分散,稍微叫得上名字的各自盘踞一方,叫不上名的在街头巷尾风生水起。

如果按照学派分野的思路,洗脚派系也各有鲜明的主张。

老派修脚主打疗愈,精通各种刀具;新式足疗看重体验,叫人欲拒还迎;南方潮湿,扬州注重刮捏除湿;北派洗脚则以河北、北京为中心,重点疗养脚病。

多元的竞争态势共同描绘了一幅,当代生活的“洗脚浮世绘”,为洗脚行业添砖加瓦。

洗个脚能有多花钱?

微博热搜上经常能看到“女子洗脚半年消费31万”、“85岁老人足浴店花了近40万”这样的社会新闻话题。

当然这些钱也并非全靠骗走的,大部分是他们甘之如饴消费买单的。

假如你进到一家营销合格的足浴城,大概的消费流程是这样的:

门口有人帮你停车,电梯一开就看到两排黑色职业装高颜值迎宾,导购带你到房间,她会说“我们足疗有高级的,特级的,普通的,你要哪一种?” 

然后你选中的足疗师进来后就按照流程渗透,花式吹捧说“哥你这胡子好看,搞艺术的吧”“哥是不是平时挺累,要不要按按头啊”。 你刚刚说行,她安排的穿护士服头部技师就到门口了。

头部技巧按的也是很专业,让你舒服的云里雾里,按得时候说“你耳朵里有耳屎,会影响听力,采耳很舒服的试试吧”。

你说那给掏掏吧,专业采耳技师随后就到,带着那种矿灯一看就很专业,你也不好再吐槽套路消费了,毕竟舒服是真的舒服。

最后算下来一个人花了1000,消费完代购还问你体验得怎么样,不满意就改,满意了现在做活动,充一万送一万。

可见,洗脚城的生意已经做成了一条龙,而并非单纯的给你洗脚。

这些城市的爽点长在洗脚上

人类对洗脚的执念是刻在DNA里的。

在圣经里有这么一段记载,耶稣和门徒共进最后的晚餐,突然离开自己的座位,把水倒进盆子里,给门徒洗脚并用自己的手帕擦干,以表谦卑之心。

无独有偶,脚在咱们的传统文化里,属于比较私密的部位,如果你和某人一起洗过脚,说明关系不一般。

如今洗脚这回事,伴随着城市这一人类聚居地的演进,得到了新的诠释。城市的密度促进了人与人的互动,有时会在此过程中使不同方受益,而洗脚可谓城市演进里的典中典。

根据“第一财经数据中心”相关报告,在洗脚城的绝对数量上,深圳是毋庸置疑的王者。这座不夜城,以4892家洗脚城的数量排名全国第一。

可绝对的数量并不能证明深圳人“最爱”洗脚。我们人均一下会发现,长沙“脚都”的头衔确非虚名,人均洗脚城最多。

每2500个长沙人就有1座洗脚城为其服务,在一票新一线城市中名列前茅。

毕竟在“房价和家庭年收入比”上,长沙只有8.5,也就是说一个家庭不吃不喝,只需要8年半就可以买一套房,是深圳的17%,北京的28%,比呼和浩特这样的西部省会还低。

要知道在深圳可是要不吃不喝48年才能上车,买房难度宇宙级别了。

虽然长沙房价低,但长沙的收入可不低,人均可支配收入51478元,全国排名21,这“一高一低”,长沙人的买房压力就小多了,生活的色彩也就鲜艳了起来。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生活丰富了怎么就丰富到洗上了?

“第一财经数据中心”的报告就列举了一个反例,如果把“夜生活指数”和“洗脚城数量”重叠一块,长沙基本走势一致,坐实了“脚都”的名头,长沙人的爽点长在脚上其实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长沙虽然工资高房价低,但也不是没有缺点,夏天更热冬天更冷,夏天一来,潮湿闷热异常。城市的高温榜、闷蒸榜、暴雨榜长沙从不缺席。到了冬天则是湿冷难耐,“取暖基本靠抖”是当地人的共识。

所以很早之前长沙人就会用足浴保健来强身健体。古书中也曾记载洗脚的益处:“春天洗脚,升阳固脱;夏天洗脚,暑湿可祛;秋天洗脚,肺润肠濡;冬天洗脚,丹田温灼。”

随着长沙的发展,在洗脚上更是放浪形骸,内卷至极。

颐而康、金色印象、碧涛阁,在长沙的任何地方定位你都可能在附近找到七八家洗脚城,100元到400元的价格丰俭由人。

无论你倾慕体验派、养生派、新派还是老派等,都能在长沙找到归宿,而唯一不变的,是那份接待员见到谁都喊“老板~~~”的热情。

“长沙人就是不上班也有钱花,不睡觉也有命玩”一位热衷洗脚的长沙土著如是说。

对于这位长沙土著的发言,第一个不服气的就是重庆。

毕竟无论从绝对的数量和夜生活指数上看,重庆都力压长沙一头。

重庆为洗脚事业曾经奋斗过,并且是史诗级悲壮的奋斗过,虽然从前的洗脚行业是“三俗行业”,但磨灭不了重庆洗脚人的精进之心。

洗脚行业是一个由草根构筑的“商业江湖”,无论是重庆的郭家富还是杭州的郑远元,他们大都学历不高,出生底层,但都心怀着逆袭之梦。

他们的成功有勤奋、勇气以及历史机遇的成分,这使得他们遍布大江南北,但只有勤奋和勇气远远没法带领企业走向更大的格局和成功。

即使能发展到颐而康、远元集团这种规模级别,占全国市场的份额也不过是10%以内。

洗脚行业的市场空间还很大,市场极其分散,曾经一度有企业想要统一市场,建立行规,结果最后翻车了。

号称中国足浴第一股的重庆富侨,就在2018年底退市。家富富侨郭家富为了上市,大搞面子工程,2000万装修一家店,数亿元投资五星级大酒店。

在洗脚的江湖里,无论是富侨,还是良子,最终都没能走出不断分裂甚至崩盘的宿命。

但是,也正是“洗脚之王”的坚持,为重庆的洗脚行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不断试错、订立行规、培训人员、认证标准,为行业从散装到连锁留下了稀世之宝。

回看如今的重庆洗脚行业,洗脚城成了朋友聚会、情侣约会的圣地,只需100元到300元,就可以享受看电影、按摩、吃饭的全套服务,在不少足浴店,加上20—30元还可以留宿。

这是一线城市难以企及的性价比。在北京或上海,一次简单的按摩往往要花费300元。

除了性价比,川渝地区的洗脚城在服务上也遥遥领先于其它地区。

一些洗脚城配备了超大高清屏幕,可以播放当下热门的电影、电视剧和综艺。每个客人的位置都有服务铃,躺着就能呼叫服务人员。提供的餐点丰富美味且不限量。

有外地游客说,他吃过最正宗的川菜是在洗脚城。更有不少外地游客在体验过重庆洗脚城后,留下两个字的评价:天堂。

对比长沙的洗脚小店,在重庆800平方米以上规的洗脚城有2000多家。

而“重庆市保健服务行业协会”负责人表示,金色印象的员工都达到了3000到4000人,洪迈足道2000多人。

重庆整个保健服务行业有22至24万人,其中从事足体养生保健的人员在12万人左右,年产值在500亿至700亿元。

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当初郭家富们的草根梦想,就没有重庆洗脚叫板长沙洗脚的资本。

除了重庆和长沙这两座为了洗脚而疯狂掐架的城市,在我国其它地方,同样随着城市化进程,衍化出了结合当地气候、人文、风俗的洗脚新业态。

秘而不宣的洗脚商业逻辑

洗脚行业虽然竞争激烈,但其实行业的上限并不高。

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各地的洗脚品牌纷纷开始跑马圈地,比如重庆洗脚品牌“富桥足浴”光在长沙就开了八家门店,比在北京还多出两家。

但连锁品牌的进入也让本就拥挤的赛道竞争越发激烈。

比如洗脚连锁品牌“金色印象”,自入驻长沙,成了长沙当前的网红品牌,通过网络营销与爱奇艺合作送会员卡,当起了最强的洗脚品牌。

品牌们的举措让本就拥挤的赛道竞争更为激烈。

而洗脚技术作为洗脚行业的一线服务人员,主要分布在20岁到30岁之间,并存在着年轻化的趋势。

专业技师的输出速度也限制了其扩张的脚步。

一个合格的技师从招聘到培训再到上岗,有一个不短的周期,而每家店需要的技师人数在40~60人不等,轻易扩张或许会造成不小的人才和经营压力。

而洗脚城能够兼容不同的人群,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廉价的人力和地租。

金色印象目前的利润率在10%~20%之间,这样的利润空间或许提供不了充足的扩张动力,但对于提供花样服务还是绰绰有余的。

如同当海底捞发现在食材和环境上无法和竞对拉开身位时,服务便成了有力的抓手,说不定谁先送出第一份招牌小吃,就能吸引消费者前来消费。

甚至于充话费送手机,水果点心几乎成了各个品牌的标配,洗脚店的老板们摩拳擦掌,共同朝着打造“全国最好喝的洗脚水”的方向卷了起来,当然这种内卷的前提是,利润空间必须是充足的。

但无论如何,对于洗脚行业来说,无论服务、环境、美食其实都不能形成核心的竞争力,于是乎各个洗脚品牌又不得不寻找新的“内卷点”。

为顾客提供的差异化服务肯定是会有的,但下一轮这些品牌们要卷什么,就值得洗脚客们期待了。

在儒家文化发源地的山东,“山里娃”在中医文化中找寻洗脚与健康的奥妙;在扬州,这里的修脚师傅靠着修脚刀远走全国,去嵌甲、去鸡眼,还兼治灰指甲;在上海,“大桶大”结合经络养生和时尚理念,为996社畜们提供公司与家之外的“健康休闲庇护所”......

西安李成做的是中低端足疗店,把20元的足疗作为引流产品,所有技师都做了统一的技术和营销培训,主打治疗脚气和灰指甲,他把这两个项目放大到你必须下单为之,他会告诉你这个病必须要治的重要性。

治疗一位脚气或者灰指甲,店里收大概200元,李成的梦想是做到全国1000家店,年产值25亿。

其实关于洗脚,简单在路边随便找个小店捏20分钟足够了,并不需要过多的花活。

但是洗脚城和路边小店的区别在于,对比纯洗脚,洗脚城围绕着“脚”打造服务景观,表面洗的是脚,其实洗的是人情世故。

而类似洗脚的地域特色生活,就像喝咖啡、啃鸡架,都有相似的功能,谈生意可以谈,但唯独不能在会议室谈。

咱们国家人口众多,看似是国家,实则是强大旺盛文明的联合体,我们或许平时接触的少,但也应该了解不同人的生活日常。

本文系作者互联网的那些事儿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钛粉91858
513人已赞赏 >
513换成打赏总人数51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