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10台跨年晚会,我觉得受了“工伤”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 1月3日

“卷”到极致是大同。

播放 暂停

看了10台跨年晚会,我觉得受了“工伤”

00:00 07:44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界面新闻,作者丨黄文斌,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娱乐行业从2021年初春节档“卷”到了年末跨年晚会。据统计,央视、湖南卫视等传统电视台,以及B站、腾讯视频、优酷等互联网平台,共推出16台跨年晚会。

2021-2022年各平台跨年晚会

自湖南卫视2005年首次举办跨年晚会开始,跨年晚会总是“换汤不换药”:不外乎是“当红艺人+流行歌曲”的表演形式,各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也落在演出嘉宾的阵容上。一直到2019年B站、2020年腾讯视频等网络平台的加入,才打破跨年晚会形式单一、内容陈旧的局势。

到2021年,跨年晚会可以分成三类:一是湖南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等以往以明星阵容作为看点的传统电视台跨年晚会;二是B站、腾讯视频等网络平台出品的跨年晚会;三是传统电视台推出的非演唱形式的跨年晚会。

在2021年,“清朗行动”以及相关行业倡议明确地遏制唯流量倾向与过度娱乐化,加上内容市场对于“主旋律”的推崇,各传统平台跨年晚会与往年相比确有改变,但各电视台又在同样的顾虑下转向了同样的方向。这种“默契”地转变,最终使传统电视台的跨年晚会又呈现出相似的矛盾。

一方面,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等以往的跨年晚会流量竞争者们在去流量化的同时又不忍心全然放弃流量明星。另一方面,保留流量明星的同时又要确保政治正确。湖南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等卫视的跨年晚会都因此呈现出一种在写同题作文的境况。

蔡徐坤在北京卫视演唱《我和我的祖国》,当晚还出现在江苏卫视和浙江卫视的晚会上。(图片来源:@蔡徐坤工作室)

传统电视台的跨年晚会,首先表演形式雷同,都是主题演讲与歌舞演出的组合,甚至在歌曲的选择上都有重合。例如《漠河舞厅》《一路生花》都出现在湖南卫视和东方卫视的节目单上,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也都有《祖国不会忘记》的演出。其次主题是相似的:各台都紧扣“主旋律”,都在“致敬”。湖南卫视的晚会致敬了航天、奥运、抗疫、国粹、乡村振兴、建党百年等我能够想到的所有主题;江苏卫视也致敬百年、致敬时代奋斗者、致敬科技创新;浙江卫视邀请抗美援朝战士忆苦思甜,北京卫视致敬奥运展望冬奥会邀请了许海峰、巩立姣、许一文等众多体育明星。各台就连演出嘉宾也有重合,蔡徐坤出现在江苏卫视、北京卫视、浙江卫视三台晚会上,周深、凤凰传奇等人也参与了两台晚会的演出。

上一台是《漠河舞厅》,换个频道还是《漠河舞厅》;蔡徐坤刚唱完《我和我的祖国》,转眼又在另一台唱《春暖花开》……多台相似的晚会在同一个晚上播出,就好像是电视遥控器失灵了:无论怎么按切换频道的键,电视画面上都是相似的灯光和花团锦簇;扬声器里传来的也都是相似的歌声、尖叫和煽情演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屏幕前的我眼睛和耳朵都觉得聒噪。

差不多的晚会带来的是差不多的收视。根据酷云EYE的直播数据,在播出当晚,除了CCTV1播出的《启航2022·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跨年盛典》直播关注度达到3.1904%、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达到1.9163%之外,其余频道的跨年晚会关注度都在1%左右,甚至更低。

12月31日晚卫视跨年晚会直播关注度

高度雷同让每一台跨年晚会都无新意,也很难不令观众审美疲劳。

对传统跨年晚会的审美疲劳正是网络平台跨年晚会的契机。2021年共有3台网络跨年晚会,分别是B站“最美的夜”跨年晚会、腾讯视频的《脱口秀跨年》,以及微信视频号的五月天演唱会。如果说这三者有什么共性的话,或许就是各自都面向垂类受众。

腾讯视频的《脱口秀跨年》趁着“喜剧”的东风,尽管形式和去年的《脱口秀反跨年》相似,但加入了徐志胜、何广智、周奇墨等在《脱口秀大会4》上完成“出圈”的头部演员。微信视频号的五月天线上演唱会本就是歌迷的狂欢。

作为“二次元”聚集地和“UGC”平台,B站的跨年晚会自2019年开办起始就着重IP联动。2019年首办跨年晚会时,B站的35个节目中就涉及了《魔兽世界》《哪吒》《千与千寻》等11个IP。2021年的联动则不仅有《变形金刚》《海绵宝宝》等家喻户晓的影视作品,还有在B站播放量最高的电影《让子弹飞》、手游《原神》、“神曲”《万神纪》、《全世界播放量最高的歌》等属于B站的“梗”。

B站跨年晚会《让子弹飞一会》

卫视跨年晚会的套路一成不变,像是总拿着过时的花样试图裁剪时装。B站令人感觉新鲜的地方在于,它是年轻化的,在内容上,B站跨年晚会的节目囊括大多数过去一年里B站用户关心的事物;在节目编排上,用户在观看晚会时也是“有选择的”。

在编排形式上,B站加入了“平行时空”的概念,晚会上部分节目设置AB两个版本,观众能根据自己的选择看到不同的节目,但共享弹幕。例如TangoZ的《今天是美好的一天》,法老的《明天是美好的一天》互为AB节目,郭采洁的《在我成为井井有条的大人之前》和阿肆的《仰世而来》互为AB节目。在节目形式上,B站也结合过去一年里受到年轻群体追捧的嘻哈、传统文化、摇滚等风格。

可以说,B站的跨年晚会对于全部观众来说是小众的,但对于圈层内的观众来说是大众的。和B站的晚会相比,更为小众的是深圳卫视《罗振宇2022“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广东卫视《2022更好的明天跨年演讲》、东南卫视和海峡卫视的《思·享2022》等演讲形式的跨年活动。虽然知识类跨年活动的热度无法与其它跨年晚会比较,但在演唱会跨年竞争激烈且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以小成本塑造差异化也不失为一种突围的方法。

自2005年首次举办晚会至今,跨年晚会已经走过了16个年头。从卫视独大,到互联网平台入局,跨年晚会越来越多却越来越相似。而观众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跨年的仪式感也不是只有晚会能够满足,只有新颖独特的内容才能留住早已审美疲劳的观众。或许各个平台在比拼阵容和舞台灯光音效之余,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不一样”。

本文系作者界面新闻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 北卫《迎东奥环球跨年冰雪盛典》?迎东奥还是迎冬奥?

    2022-01-04 13:52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