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hat:饭圈“淘宝”的垮台

毒眸

毒眸

· 2021.12.28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

播放 暂停

Owhat:饭圈“淘宝”的垮台

00:00 14:2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毒眸,作者 | 王梓越,编辑 | 符琼尹

“还钱!还钱!还钱!”“什么时候安排退款?什么时候停止装死?”“要么退钱,要么倒闭”……

打开微博搜索“Owhat”,粉丝的愤怒几乎溢出了屏幕。然而就在一年前,它还远不是这副光景。彼时的Owhat是国内最大的粉丝集资平台之一,有超过5000家粉丝站入驻,月交易金额达到200多万,是名副其实的饭圈“淘宝”。

声势浩大的“讨钱”浪潮来自于今年10月14日Owhat发布的公告。在长达近半年的提款困难后,Owhat发布了“停止一切销售活动,并将全部货款退还给粉丝”的公告,但从如今的运作看来,这只是一张空头支票。

总额近千万的欠款谁来赔、怎么赔、什么时候赔依旧是一个未知数。关于这次欠款风波,有粉丝调侃道,“在Owhat面前,不管你是内娱粉韩娱粉还是秀粉,红人粉还是糊糊粉,人人平等——平等地要不到钱。”

作为昔日最大的明星购物平台之一,Owhat变成“饭圈江南皮革厂”,必定不是一夜之间的事。

钱去哪儿了?

“不是没有担心过会出事,但没想到这么严重”,提起Owhat,某粉丝站的负责人小娜叹了一口气。

Owhat的成立,顺应的是流量时代的粉丝需求。2014年堪称内娱流量元年:TFBOYS在第二届“音悦V榜年度盛典”中一举夺得“最具人气歌手奖”,EXO的中国成员也相继解约回国,内地偶像市场正驶向前所未有的高峰。

同年,电视剧《古剑奇谭》爆红,男主角百里屠苏的饰演者李易峰在“艺人新媒体指数榜”连续霸榜78天。以此为标志,“打榜”这一概念横空出世,“榜单排名”成为了衡量艺人人气和商业价值的新指标,给了粉丝们以金钱和时间支持自己偶像的直接途径。

成立于此时的Owhat不能不说是生逢其时。由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Owhat将自己定位为“明星生活方式购物平台”,成立后不久便收获了35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开启了将粉丝经济从线下转入线上的先河。

粉丝经济的火热,也让它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2016年,Owhat母公司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还完成了来自太合娱乐的A+轮融资,数额超过千万人民币,也足以看到产业链上游对这一新兴粉丝购物平台发展前景的肯定。

彼时的Owhat有着极为友好的粉丝站入驻条款:粉丝站无需办理营业执照即可入住经营成为商家,向消费者出售商品;Owhat仅提供资金的暂时存放,商家的提款请求被审核通过后便可在三个工作日内收到货款。门槛低、提款简单是Owhat吸引粉丝站入驻的两大核心优势。

与淘宝、微店等平台实时监管商品的制作销售过程,需要用户确认收货商家才能拿到货款的机制相比,Owhat的规则显然在如何吸引粉丝站入驻上下了大功夫:先降低门槛,喜迎八方来客,再大开方便之门,减轻制作环节粉丝站垫付货款的压力。成立之初,Owhat更是拿出大笔资金,给予入驻粉丝站1000元的“追星资金”奖励。

“当时圈内有点能力的站子几乎都开始在Owhat上卖周边了。”小娜回忆道。一心要做好线上粉丝经济的Owhat,在短期内急速发展成了饭圈最大的交易平台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成立两年后,Owhat便吸引了超过250家娱乐公司和1000余家粉丝站入驻;且注册用户50%以上都在平台进行了消费活动,人均金额达到500元;2018年单年,Owhat交易额增长至6亿元,2019年,超过5000家粉丝站入驻Owhat,月交易金额突破200万。

发展数年,Owhat一直是多数粉丝心目中体验感最好的平台之一。但今年年初,这一切发生了变化。

小娜告诉毒眸,Owhat的提款周期在2021年初突然大幅变长,从前审核到打款只需要三个工作日,后来两个月以上都无法到账。而这并不是偶然现象,几乎所有粉丝站都发现,从Owhat这里取钱没那么顺利了。

对于这一情况,Owhat客服方给出的统一解释是“提款人数多”“因疫情影响,处理时间变长”,而一直与Owhat合作愉快的粉丝站们也接受了这一解释,并未起太多疑心。

直到2021年5月,危机第二次爆发,大批粉丝站发现“取钱难”变成了“取不到钱”。提交的提款申请被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拖延或驳回,“取款人数过多”“订单上传错误”“不符合提款规定”……甚至一些已经通过审核,进入待打款阶段的货款,也被驳回而只能从头开始申请流程。

“取钱靠运气”的僵持状态持续到了九月,粉丝站们没有等来资金的正常到账,却收到了来自Owhat的单方面通知:所有店铺需要进行店铺主体登记办理营业执照,才能继续正常经营并申请款项提现。而对于已经四个月没拿到货款的粉丝站们来说,再自掏腰包在短时间内办理营业执照绝非易事。

但事实证明,营业执照也只是Owhat的缓兵之计。截至10月,已有多个粉丝站发布联合公告称,在办理营业执照并通过审核后,发起的提款申请依旧被驳回。此时Owhat的窘境已经被暴露无遗:不是不想给钱,是给不出钱了。

退款风波,只是开始

面对各个粉丝站的反复质问与不断紧逼,Owhat最终摊牌了。

10月14日,Owhat发布公告,称将无限期停止所有粉丝站的交易和提款活动,剩余款项将退还给粉丝。

时至今日,提及此事,小娜依旧觉得气愤不已:“半年过去突然说要退款,什么都乱套了,很多周边都已经制作完成并且发货了,代购的商品也已经发给粉丝,中间还有其他应援项目,所有资金都是我们自己垫付的,难道我们要因为你Owhat的不负责就去耽误正常应援吗?能开始退钱很好,可是这么大金额,涉及这么多站子,为什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

而这项公告里,还缺少最重要的两条信息:退款路径和退款时间。“‘24小时内退款到账’只是客服给我们的反馈,并没有来自官方的公告通知,退款要经过哪个交易账户也没有说清楚。”小娜指出。

Owhat公告的含糊其辞很快反映在了行动上:客服口中的退款周期从24小时延长到15个工作日,直到现在两个月过去,大部分粉丝依旧没收齐自己的货款。粉丝站还渐渐发现,Owhat在“假退款”。

小娜所在的粉丝站整理了后台显示“已退款成功”的订单,联系粉丝希望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补齐预先垫付的货款减少损失,才发现很多粉丝根本没收到钱。“这样我们在后台也没办法跟踪退款情况,只能嘱咐大家登记好自己的订单信息。”被”假退款“的粉丝们无法通过粉丝会渠道联合追责,维权难度也大大提升。

Owhat的出尔反尔还在继续。随后不久,Owhat提出将根据交易时间和信息登记时间进行分区退款,看似井然有序,但根据公开数据计算,Owhat每天平均处理订单量为约200个,大概两天左右可以完成一个区的退款,而此时的订单排区编号已经超过600个,也就是说按这个速度,Owhat要将近三年才能完成全部退款。

还有粉丝发微博称,自己的区号明明在官方进度之前,却并没有收到退款,#Owhat虚假退款#这一词条也被愤怒的粉丝们刷上了千万阅读。

粉丝们最终选择了报警。据不完全统计,此次事件共涉及粉丝站上百家,仅仅是其中18家已公开欠款的粉丝站,总金额也高达279万以上,实际总金额预估在千万级别。多名粉丝站发布联合声明称,他们试图前往Owhat母公司太合音乐磋商,但太合的表态是“不愿提供任何解决方案”;而联合报警的结果,现在也仍旧未得到公开。

在某粉丝站公布的与律师的聊天记录中,Owhat一直都在以“申请破产清算”为理由与粉丝站谈判拒绝退款。而事实上,如果Owhat真的因为资金周转不善申请破产,粉丝的欠款恐怕真的无法追回。

按照《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破产债权的清偿顺序依次是职工债券、各类税款、大额税务、法院判罚的赔偿金。在Owhat现在的退款流程下,来自粉丝站的相对大额的欠款被分散为来自粉丝的多笔小额欠款,清偿顺序也随之后移。如果Owhat真的申请破产了,粉丝能否拿到退款还要取决于偿还了前几项债务的Owhat还有没有继续赔付的能力,而就现状来看,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11月,有粉丝在天眼查APP上发现Owhat运营主体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股权冻结信息,数额51万人民币,更加深了粉丝们对于Owhat申请破产的担忧。

“现状就是只能认栽。”小娜所在的粉丝站因为这场风波已经赔了一万多元,她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抽身够早,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想想那些赔进去六十多万的站子,真是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了。”

从昔日的风光无限到如今的惨淡经营,Owhat现下的每一步困局都能在过去的经营中找到原因。饭圈红利给予Owhat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Owhat一次性结清所有货款而非发货后分笔付账,看似是与人方便于己有利的双赢好事,却给了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给予粉丝站充分自由,对货款只是保管而不予以审核的做法,也因为监管不利而酿成大祸:2021年7月,前朴灿烈吧吧主唐甜甜私自侵吞了Owhat上共计1068万的货款,许多粉丝几年前购买的商品至今未发货。

而无需经营执照,降低准入门槛,确实行之有效地在短期内吸引了大批粉丝站入驻,可是在2021年8月,Owhat的母公司北京全时星空科技有限公司便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依照《无证无照经营查出办法》第十四条给予了行政处罚,其原因正是因为平台监管不力,造成了粉丝站卷款跑路的恶性案件。

饭圈经济野蛮生长,Owhat看似欣欣向荣,内部结构却无比脆弱。

公开财报表明,Owhat自2016年后便再未进行大规模融资,有媒体报道,早在2019年下半年,Owhat便在不断拖欠员工工资。“原本负责跟我们对接的客服在五月份就离职了,现在跟我们联系的客服已经是今年换的第二个了。”小娜告诉我们。

Owhat的主要收益来源是提现手续费、交易中介费与资金存放的利息,发不出工资的窘境便证明了Owhat的资金链早已出现了断裂。而公开资料显示,自2016年来自太合音乐的大额投资之后,Owhat便再未进行过大规模的融资活动。

但Owhat并不是唯一一个倒下的粉丝集资平台。伴随着“清朗”运动的开展,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等行为被重点打击,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桃叭、魔饭生pro、分子、超级星饭团等追星APP从苹果App Store下架。虽然这些平台并未发生欠款事件,但对粉丝来说,消费渠道越变越少了。

购物平台的关闭并不能改变粉丝集资的硬性需求,但这些需求却并没有合适的平台来满足。

大部分粉丝选择了转移阵地,可却困难重重:“淘宝程序完善、安全度高,但手续繁琐,审核严格,对于个人商家来说太不友好;而且只有一笔帐单完成收货后才能拿到货款,大规模集资应援完全没法进行。”小娜所在的粉丝站在此种情况下选择的替代品——微店,虽然手续相比淘宝简单,但也有提款程序复杂,商品审核严格等不便之处。

“还有的站子直接让粉丝把钱打给工作人员私人账户,一旦有人想卷钱跑路,离开平台连查都没法查。”小娜愤愤道,“而且离开平台的话,付款忘记备注、改收货地址、退款……这些小事都需要工作人员一对一登记,执行成本是非常大的。离开平台的交易绝对无法长久进行。”

欠款风波尚未停息,交易平台纷纷倒下,可是围绕偶像而产生的饭圈经济,似乎并不会就此终结。乱象之下,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是建立更适合的交易平台,并加以严格紧密的监管。而这样的平台何时能出现,粉丝们还在等待一个答案。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钛粉91858 钛粉91647
512人已赞赏 >
512换成打赏总人数51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