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腾讯(微众银行)

全职妈妈,“消失”的李靓蕾们

后厂青年

后厂青年

· 2021.12.25

在韩国,我有另一个名字,叫金智英。​

播放 暂停

全职妈妈,“消失”的李靓蕾们

00:00 16:35

文 | 后厂青年,作者|艾云帆,编辑|魏婕

婚内出轨、召妓、对妻子实施精神控制、缺席孩子的成长、抠门借住房产18年······过去一周,王力宏妻子李靓蕾的一封封长信勾勒出“优质偶像”的另一面。

高学历出身的李靓蕾,在面对丈夫以及家族的期待时,放弃自己的事业,成为一名全职妈妈,五年内连生三胎。有网友计算,李靓蕾68个月的婚姻生活,46%的时间都在生孩子。

除了老套的婚内出轨情节,李靓蕾的控诉让我们看到了更具公共讨论价值的议题:全职妈妈的劳动价值及其面临的困境

根据《2019年中国家庭孕育方式白皮书》,中国年轻父母全职在家的比例逐渐上升,占比接近60%,其中95后全职妈妈占比高达82%,她们更多集中在低线城市。

从数据来看,全职妈妈似乎是越来越多女性“自主选择”的热潮,而背后不友好的职场文化、全职妈妈遭受的污名化以及社会对于育儿劳动的贬低,鲜有人放到台面上讨论。

2019年,韩国上线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以全职妈妈金智英真实、细碎的生活为切片,向大众展示全职妈妈的处境,引起了韩国社会的广泛讨论。结合这部电影,我们也许能更加深入地了解「全职妈妈」这份工作,以及其背后隐藏的问题。

1/3:比996还累的工作

从过去到现在,女性往往扮演照顾家庭的角色,而全职妈妈则将这一角色发挥到了极致。李靓蕾在信中提到,全职妈妈一天24小时都在扮演多重角色,包括但不限于保姆/老师/打扫阿姨/司机/总管/伴侣/特助等,且全年无休

图源/李靓蕾微博

不同的时空,相同的生活。

金智英的女儿出生后,她开始不分昼夜地照顾孩子,像是24小时随时就绪的战斗机,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监控范围之内。因为是全职妈妈,她还“理所应当”地承担所有的家务活,无人协助的她,多数时候都是抱着孩子完成各项琐事。

根据2014年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数据,接近60%的三岁以下的儿童白天主要由母亲照料,而夜间主要由母亲照料的比例更是高达74.1%

即便照顾孩子如此辛苦,金智英也没有忘记妻子的身份。给女儿洗完澡,她立刻给下班晚归的丈夫重新准备晚餐。待女儿沉沉睡去,金智英开始清洁厨房、整理衣物,忙到深夜才能休息。因为长期过度劳累,金智英的手腕患上炎症,却一直抽不出时间及时就医。

除了体力劳动,孩子的学习表现也成为了对于全职妈妈的考核标准之一。妈妈聚会上,首尔大学理科生出身的英浩妈妈,靠解数学习题来获得内心的安宁。她说想不通当初为何要那样努力学习,其他妈妈玩笑说,“为了教会英浩九九乘法表”。宝蓝妈妈为了孩子的晚读教育,特地报名学习表演专业。

深圳某社区曾对近200名全职妈妈进行问卷调查,在问及如何安排一天的时间时,辅导小孩功课位列第二名,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仅次于做家务活

调查报告还显示,仅做家务和带孩子两项,34.65%的全职妈妈每天就要花费8小时以上(其中,12小时以上的占17.82%),部分全职妈妈认为自己的二十四小时都是给家庭的,除了睡觉,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

鲜有一份工作会要求员工全年无休、24小时on call,也鲜有人意识到——全职妈妈正是这样一份特殊的工作。

除了优秀的时间管理能力,全职妈妈这份职业还对耐心和沟通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职场人虽然也会因为难以沟通的同事而头疼,但成年人总归有机会把事情说清楚,而小孩是不讲道理的。尤其面对三岁以下的孩子,全职妈妈的耐心阈值被拉到无限高,任何简单的事情可能都会变得艰难,例如日常的喂饭工作,面对哭闹的孩子,喂饭时间可长达一小时,中途还要再热一遍饭菜。

对于财力较为充裕的家庭而言,全职妈妈还要具备一定的管理能力。以李靓蕾为例,她目前有一名帮忙照护家庭的菲佣,一名夜间帮忙的保姆和一名专职司机。从工作关系来看,李靓蕾是三人的老板,如何管理好四人协作的小团队,保证三个孩子的生活品质,也是李靓蕾需要耗费心力的事情。

金智英忙完白天的家务活,站在阳台看着西下的夕阳,缓缓闭上双眼,享受这片刻的安宁。突然一声“妈妈”将金智英拉回现实,她转身给女儿一个标准的母亲式微笑,然后进屋迎接晚上的“工作”。

如果说,一份工作由报酬、价值感组成,那么全职妈妈这份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则是0薪酬、低价值。

2/3:价值感?无处可觅

“你不用上班,就在家带娃,多轻松。”

将全职妈妈同“享福、清闲、没有压力”划等号,是大众对于全职妈妈最常见的偏见。金智英去医院治疗手腕炎症时,接诊的医生问,“饭是电饭锅煮的,衣服是洗衣机洗的,你的手腕为什么会疼”?

如今,全职妈妈的付出虽然逐渐“被看见”,但往往仅停留在对于她们体力劳动的认同层面,而忽视其付出的情绪支持与关怀。

不同于家务劳动,全职妈妈的工作本质上属于家庭照顾。前者偏重劳力、体力的投入,雇佣钟点工就可胜任;而家庭照顾是劳心劳力的,除了实际劳动的付出,还要满足家庭成员的情感、看护的需求和依赖,但不易被察觉。

图源/李靓蕾微博

导致全职妈妈社会价值感偏低的另一个原因,是经济独立权的丧失。由于没有工作收入,经济上依赖丈夫,家庭话语权微弱。李靓蕾在信中也有提到,“担任在外工作的那一方获得所有的利益和权利,这样会形成不对等的关系,也会让女性处于弱势,即便男生出轨或家暴也难以有话语权”。

电影中有这样一幕,金智英周末带着女儿在公园散步,刚喝了一口手里的咖啡,就听见身后的男女说自己“命好”,可以用老公赚的钱,喝着咖啡到处瞎转。

实际上,在成为全职妈妈之前,金智英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优秀职员,写出的企划案远优于同期的男性同事,深受上司金恩实(以下称金组长)的喜爱。从优秀的职场女性,到被人评价为“妈虫”,金智英感受到了侮辱,推着婴儿车狼狈地离开。

图源/百度

放弃在职场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全职妈妈在家庭中能收获价值感吗?

复旦大学副教授沈奕斐在一则视频提到,“家务劳动是个特别没有成就感的事情。”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好不容易把客厅打扫得一尘不染,孩子睡醒便弄得一团糟,仅有的成就感便被瞬间击碎,这是一个机械的、日复一日的重建过程,因此全职妈妈在家务劳动层面通常缺乏成就感积累的时刻。

图源/B站 沈奕斐《为什么我反对基层女性当全职太太?》

除了易被颠覆的体力劳动成果,全职妈妈辛勤的付出还可能遭受家人以及长辈的挑剔与刁难,进而消耗她们的情绪价值。

在电影中,金智英的丈夫郑大贤被塑造成近乎完美的男性形象:心疼妻子的身体,会主动早回家帮女儿洗澡,很好地担起养家的责任,会尝试并努力理解妻子的精神世界。但即便是像郑大贤这样的模范老公,也会下意识地认为照顾孩子是有别于上班的“休息”。

现实情况往往更糟。很多男性天然地认为照顾家庭是女性的职责,做家务事是在帮妻子的忙,他们回家可以放肆宣泄工作的压力,但选择性忽视全职带娃的妻子已经忙活一天的事实,鲜少对全职妈妈给予肯定与赞扬。

“是我赚钱养全家,到底谁最累?”

“天天说这里累那里痛,你在家都不用出门,哪来那么多毛病?”

除了缺乏对全职妈妈精神世界的理解与关爱,很多男性还会对无心打扮的妻子进行语言暴力,甚至会因得不到性回应,做出像王力宏一样的婚内暧昧、出轨行为。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中国已婚男人出轨率高达34%,接近女性婚内出轨率(13.4%)的三倍。

不仅如此,全职妈妈可能还会遭受同为女性的长辈的苛责。

很多女孩从小就会听到妈妈说:“你这么懒,小心以后的老公嫌弃你”、“小心被你婆婆轰出家门”......

金智英跟随丈夫回婆婆家过节时,全家其乐融融地坐在客厅说笑,只有她一个人在厨房做事。郑大贤主动帮金智英洗碗,婆婆神色微变,大声感叹:“我们家儿媳妇真是有个好老公啊。”金智英只能以一句“在家都是我做的”,来回应婆婆话里有话的指责。

长期处于压抑与隐忍状态中的金智英生病了,她时常会以她人的口吻(妈妈、外婆、去世的学姐)说出遭受的委屈。得知自己生病后,金智英连忙向丈夫道歉,庆幸女儿还不懂事,不然自己一定会被看作是奇怪的妈妈。

正如金智英被叫作“亚莹妈妈”一样,她们失去的,不仅是自己的名字。她们日复一日地周旋于“妈妈”、“妻子”、“儿媳”这些身份之间,而自己早已面目模糊。

3/3:应得的补偿

就像李靓蕾在长文中所述,现代女性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有知识,有见识,也有机会、有谋生能力,也同样能为社会做贡献。

然而一旦进入婚育状态,照顾家庭被天然看作是女性的职责,很多事业家庭双丰收的女性往往依赖父母的帮助,才能得以继续职业生涯。

而没有长辈帮助的女性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放弃家庭,将自我成就放在第一位。就像金智英的上级金组长,牺牲照顾家庭的时间,自动放弃成为“好妈妈”、“好妻子”。

而另一条路,则是像金智英一样“辞去工作”,迎合社会对于女性的期待,成为一名全职妈妈,同时失去经济上的主动权。正如李靓蕾所提到的,“我身边的家庭主妇户头里都没有自己的积蓄或收入,平时用先生赚来的钱也会感到不好意思,用钱会看先生的脸色,也绝不敢开口说想照顾自己父母”。

根据深圳某社区的调查报告,全职妈妈在家照顾孩子的同时,还进行兼职或线上工作的,仅占28.22%。大部分全职妈妈的线上工作都是在做微商,用于补贴家用或给自己挣零花钱。

那些没有兼职的全职妈妈,有的是因为要照顾不止一个孩子,完全腾不出时间,还有的是丈夫反对兼职,原因是“我的工资就可以养活全家”。

哺乳期之后,是全职妈妈重返职场的一次机会,因为孩子不再需要母亲24小时的陪护。事实上,这个过程困难重重。

《2021职场妈妈生存状态调查报告》让全职妈妈对回归职场的难度打分(1-100分,分数越高,难度越大),39.8%的人选择了“68-80分”,仅有16.2%的人选择了40分以下。“无法兼顾工作和家庭”(63.8%)和“很多知识和技能需要更新学习”(60.8%),是妈妈们认为回归职场时会遇到的主要困难。

图源/脉脉

即便之前接受过高等教育,也曾在专业领域崭露头角,离开职场几年,全职妈妈们也会对自身的胜任能力产生怀疑。在孩子2岁时,金智英给离职创业的金组长发信息,表明想回归职场,然而在拿到工作邀约后,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悦,而是不自觉地发问:我真的能做好吗?

多项研究显示——家务劳动对收入有负面影响,这种影响被称为家务劳动的惩罚效应。同时,家务劳动时间的性别差异是导致性别收入差距的主因,而性别收入差距带来的影响就是性别歧视。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谁在家务上花的时间更多,谁的收入可能就更低、更受歧视。
所以全职妈妈离婚索要金钱补偿,有问题吗?

没问题。

家庭是一个重要的生产单位,职场人在为社会创造价值,而全职妈妈在家照顾孩子,本质上也是培养未来的社会劳动力。因此,全职妈妈在家庭照顾上花费的每一分钟,都应该得到正当、合理的报酬。

根据民法典关于“家务劳动补偿”的新规,无论夫妻之间采取何种财产制度,任何一方均可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而在离婚时提出经济补偿的主张。在实际案例中,为家人准备食物、清理住所环境、整理衣物等也会被纳入考量范畴。

写在最后

影片通过金智英的疾病隐喻女性的痛苦,结局中丈夫郑大贤承担了接送女儿上下学的任务,开始更多地参与孩子的成长,而妻子金智英的病症慢慢痊愈,成为兼顾事业和家庭的作家。

而影片之外,不合理的家庭与社会分工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依然在解决的路上。现实生活中,李靓蕾“争取”到房产的户名,王力宏也承诺负担孩子的教育费用。她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因为王力宏是明星,李靓蕾的发声才可以获得社会的关注。

而那些有着同样遭遇的全职妈妈,往往经历了艰难的法律诉讼,才能拿到少得可怜的离婚补偿金,通常还会因为没有工作失去孩子的抚养权。一地鸡毛的婚姻生活结束,留下无所适从的后半生。

事实上,全职妈妈的困境并不仅仅会困住女性,正如社会对于女性的规训,也会以另一种形式困住男性:作为一名男性,应当具备阳刚之气;应当成为家庭中主要的经济来源;应当从事男性化的工作(护士、保姆通常被认为是不适合男性的工作)等等。

休婚育假的男性重返职场时,也会遭遇危机。

正因男性在社会文化中受到的抑制并不亚于女性,正视全职妈妈在现实中的生存困境和性别困局,其实是在为所有个体的生存、发展寻找良性的空间。

《82年生的金智英》改编自韩国作家赵南柱同名小说,原著给出的是开放式结局,读者无从得知金智英最终是否从抑郁症中康复。正如作者所说:“我想不到有什么改变的方式,所以写了这样一个结局。”

在韩国、中国、日本,数不清的金智英们困在身份困境的迷雾里。不过有理由相信,当全职妈妈、全职爸爸的社会价值得到充分认可和尊重的时候,就是迷雾散去、社会向前一步的时候。

本文系作者后厂青年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友趣763786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526人已赞赏 >
526换成打赏总人数52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