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英超,足球在英国也不是一门好生意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

· 2021.12.08

英国足球俱乐部生意,也开始变得不好做。

文丨体育产业生态圈,作者丨Matt Slater,翻译丨郑直,编辑丨宋鑫宇 殷豪男

英国有一个笑话:怎样快速成为一名百万富翁?

答案是:首先赚钱成为一名亿万富翁,然后买一家足球俱乐部败掉身家。

在这个漫长的寒冬,多家中超俱乐部传来欠薪、运营困难的消息,然而,足球俱乐部经营困难的事例绝非只存在于中国。在英超之下的英冠,虽然贵为全球最有钱的次级联赛,但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有钱人功成名就之后烧钱投资足球,给千万球迷带去欢乐,这是足球童话故事的永恒桥段。但再有钱的个人也架不住年复一年的钱包出血,就算富豪本人不介意,他们的家人、会计师、商业伙伴也会设法阻止无底洞式的投入。

而英冠联赛正是烧钱无止境的大窟窿。

据足球财经博主基兰·奥康纳估算:在过去十年英冠俱乐部总共亏损2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15亿元)。其中高昂的人力成本是亏损的「罪魁祸首」,英冠球队平均每挣1块钱,就要花1.16块钱在球员工资上(2019/20赛季数据)。

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不管嘴上有没有明说,英冠老板们心中肯定不会拒绝在合适的价格下出手专卖俱乐部的机会。我们仔细探究了各家俱乐部的开源节流之道,并按照被老板转手的可能性高低排序。

第一类:若不转手,就得破产

对俱乐部来说,被行政托管意味着来到了不改变就得关门的生死时刻。按照这个标准,目前英冠垫底的德比郡自然是最急切寻求买家接盘的球队。

2015年,本地科技大亨梅尔·莫里斯买下这家曾拥有辉煌历史和2个联赛冠军头衔的球会。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德比郡的故事就是不断砸钱刷新转会费纪录,如走马灯一般更换教练。在两次止步升级附加赛半决赛后,2019年他们更是决赛输给维拉,体会着命运的捉弄。

面对巨额亏空,莫里斯施展「财技」,将德比郡的主场骄傲公园(Pride Park)倒手卖给自己,通过会计做账的方式让德比郡绕过财政监管。这也为俱乐部日后漫长的法律纠纷埋下伏笔,莫里斯的耐心也一点点被耗干。

德比郡主场 图片来源:Daily Telegraph

2020年,联赛管理方指控德比郡球场转手价格虚高,以及对转会费支出的会计处理不当。经过反复上诉,这桩官司在本月尘埃落定:德比郡出售球场的价格被认定合理,但对转会费的处理被判违背会计原则。为了避免再次开庭,双方达成和解,德比郡接受9分扣罚。

而在今年9月,德比郡已经因为进入托管程序被自动扣掉12分。这个以负21分起步的赛季注定将格外艰难。莫里斯自接手球队以来累计亏损达2亿英镑,这成为压垮他的稻草。

目前破产重整事务所Quantuma接管了德比郡,尽管亏损还在延续,但他们表示有信心维持俱乐部运转。不过Quantuma必须通过借贷才能注资,而他们未透露计划向谁借钱,这让今后俱乐部的转手充满不确定性。

作为英格兰联赛创始成员之一,德比郡在70年代还是夺冠豪强。他们球迷基础不错,近年来也有两次征战英超的经历,还有鲁尼这样自带流量的教练坐镇。德比郡素有擅长青训的美誉,不过尽管拥有种种优点,该队在市场上挂了两年也没被卖出去。期间迪拜王室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后来转向收购纽卡斯尔)、瑞士商人亨利·加贝和西班牙经纪人阿隆索都曾有过收购意向,但最终谈判破裂。

其中收购的一大障碍是,德比郡目前账上有5000万英镑的外债,这笔钱不是莫里斯或者托管方做做账目就能摆平的小事。任何未来的收购者必须先还上这笔数目,才能开展阵容换血、重塑组织、回购主场等后续工作。

第二类:心灰意冷,去意已决

赫尔城大概是全英格兰挂牌出售时间最长的俱乐部。老板阿瑟姆·阿拉姆自2010年购入俱乐部,早在2014年9月就高挂「待售」标牌寻找下家。当时他的态度非常坚决「我说要卖就意味着我铁定会离开,你何时见我在这种事情上食言过?」

阿拉姆心灰意冷的主要原因是和球迷、球场地主两方面闹掰了。和球迷的矛盾来自他那著名的更名计划,他试图将队名改为「赫尔老虎」,认为更名能提升市场知名度。

但这一离经叛道的想法自然遭到球迷的激烈抵制,英足总也在2014年4月毙掉了改名的提案。

也有观点认为,阿拉姆之所以坚持去掉队名中带有地域特色的「city」一词,是因为他受够了不愿将球场产权卖给他的赫尔市政厅。这座球场当初是2002年时市政府专为赫尔城和英式橄榄球联赛赫尔FC修建的场地。

不管阿拉姆心中更讨厌的是球迷还是市政府,总之那只当年闯入过足总杯决赛的英超俱乐部就被标价1.2亿英镑摆上了货架。

赫尔城球迷反对更名 图片来源:卫报

从那以后,有很多怀着收购意向的商人进行过接触谈判,最接近交易成功的当属2016年时美籍华裔商人李建(Chien Lee)牵头的财团,但他们最终选择收购巴恩斯利。戴永革、戴秀丽姐弟同年也曾接触赫尔城,但他们因未被透露的原因倒在了英超所有者资格审查这一关,转而选择了雷丁俱乐部。

The Athletic曾经访问过多名曾经接触赫尔城收购交易的人士。他们表示,阻碍交易的最大障碍在于阿瑟姆及其儿子伊哈布习惯在最后一刻提高报价或修改条款,这让人质疑他们是否诚心在寻找下家。

2014年之后的七年间,赫尔城经历两次升级和三次降级,目前在英冠保级区苦苦挣扎,还因为接受了联赛方的疫情补贴而必须面临转会窗禁令。

赫尔城还欠老板阿拉姆4000万英镑债务

鉴于目前处境,现实一点的开价已经低到2000万英镑首付,此后随着赫尔城升级英超,新买家将再付一笔钱。这笔奖励金的数额和付款周期通常成为谈判焦点。

阿拉姆已经和土耳其传媒大亨阿昆·伊尔卡勒原则上达成了交易协议。不过和阿昆的谈判持续数月,期间一家来自美国的收购邀约方也来赫尔城考察参观过。据悉阿昆坚持分期付款,成为交易尚未完成的阻碍。

阿昆是不是赫尔城的真命天子?这很难讲,但在上周二阿昆和阿拉姆在进行会面后自述感觉良好。不过即使阿昆最终没有成为买家,赫尔城仍将持续挂牌出售。毕竟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阿拉姆也明确表示过自己出手的决心。

第三类:中国资本,热潮消退

这一组终于有不止一家典型代表俱乐部了。数家身在英冠的中资俱乐部老板都有不同程度的退出倾向,我们可以先从伯明翰城讲起。

因为伯明翰城的母公司在港交所上市,所以理论上俱乐部每天都有易主的可能性。这一点跟曼联一样,不过伯明翰城的处境和曼联可谓天差地别。

伯明翰城目前排在英冠第15名,这也是该俱乐部自10年前从英超降级后的真实实力体现。和德比郡一样,他们也和联赛官方发生过法律纠纷,被罚分、被迫卖掉主场,并且和其他英冠球队一样承受着巨大的亏损。

2007年,香港商人杨家诚从前老板高德和苏利文手中花大价钱买下伯明翰城。这使得伯明翰城的控股公司变成一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香港娱乐和体育装备公司。这家公司几经更名易手,现在名为伯明翰体育控股(BSH)。

BSH目前市值约2.5亿英镑,依然控股伯明翰城。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买家,有时还显得很急切。问题在于就算转卖俱乐部,能收回的资金也远远抵不上当初的投入。BSH自然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他们不仅希望保存颜面,更不想让自己的估值受损。

沃特福德前老板劳伦斯·巴西尼据传在和伯明翰城谈判,不过鉴于这位风云人物跟无数俱乐部扯上过关系,我们也不必对达成交易有多大期待。目前看来,伯明翰城还将不温不火地持续寻找下家,在易主之前,我们还得看着和这座城市、英国足球以及球队本身毫无瓜葛神秘公司继续控制着伯明翰城。

邻近的德比对手西布朗姆维奇处境也类似,虽然他们在场上和场外的状态都好于伯明翰城,但也同样在一个「心不在焉」的中国资本的掌管之下。

赖国传亮相西布朗主场 图片来源:The Athletics

梅州企业家赖国传2016年收购了西布朗,彼时正值中国企业在海外狂买足球俱乐部的高潮。在那段时间,很多中国企业在国内外疯狂砸钱在足球上,有些是有国资背景的,有些则纯粹是有钱老板用足球来展示财富。

据悉赖国传购下西布朗的成本大约为2亿英镑。在此之后,他并没有展现出享受足球的模样,当然西布朗有过升级的时刻,但降回英冠和持续亏损令人开心不起来。最重要的是,赖国传在中国国内并没有因为收购英国球会而备受赞誉,反而这些出海投资足球的老板们受到了广泛质疑,被点名批评要求将现金流带回国内。

对赖国传来说,一个较为关键的问题是他能否接受投资损失一半本金的结局。如果西布朗升级形势较为明朗的话,以他们这样不算优越的地理位置、球迷基础和常年往返于英冠和英超之间的「升降机」属性,1亿英镑基本是个合理的出手价格。

另一个英冠中资球队雷丁则是2016年意外被前文所提的戴永革老板拿下。雷丁近年的故事多少也和伯明翰、德比郡有类似之处:花大价钱冲超失败,被迫出售主场粉饰财务报表。目前雷丁因为财务超支还面临着被罚分的风险。

戴永革的财富主要来自于一家在中国上市的商业地产公司,而商业地产行业在疫情期间经历了严重的冲击。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能证明戴永革资金紧张,但他在比利时和中国联赛拥有的球队已被陆续关闭。随着雷丁保级形势的紧张,要对这家俱乐部进行估值也变得异常困难,而且戴永革的自尊心也让他不会轻易选择出手。

第四类:世殊时异,风光不再

下面要提到的这一组俱乐部各有各的烦恼,但他们都是可供出售的,尽管一些老板可能不愿意公开承认这一点。

哈德斯菲尔德是这组里最引人瞩目的俱乐部,他们曾经在英超的辉煌已成过眼云烟,和惨淡的现实反差鲜明。老板霍奇金森的公司在过去几周内经营形势急剧恶化,让外界猜测他有可能出售哈镇。

霍奇金森的入主本来是一个球迷当上主席的童话故事。在另一位以贺卡工厂起家的本地商人霍伊尔十年执掌期间,哈镇从英甲一路升上英超。但霍伊尔由于健康状况不佳,只得无奈脱手。

此前霍奇金森拥有一家非职业联赛球队绍斯波特,同时也成为哈镇的赞助商,但霍奇金森一直非常坦诚地表露着想要掌舵哈镇的野心。在他处理转手绍斯波特后的2019年,霍伊尔终于将球队卖给他,把哈镇从一个死忠球迷主席的手中传给另一位死忠球迷。

卸任之时,霍伊尔依然持有25%的股份和对俱乐部4500万英镑的债权 图片来源:英超联赛官网

易主后的两个赛季里,哈镇在英冠分列第18和20位艰难保级,但在收支平衡上做到了联赛中佼佼者的水准。俱乐部在此期间将对霍伊尔的总负债减少1000万英镑。

不过在本月较早时间,霍奇金森一口气将自己名下9家公司申请破产托管。这个举动不仅让数百人的饭碗危在旦夕,也给市面上的经纪人、掮客、会计师等发出潜在信号:霍奇金森也许会卖掉哈镇筹集现金。

哈德斯菲尔德主场 图片来源:俱乐部官网

不过哈德斯菲尔德俱乐部很快声明称老板并无出售之意,并列出两条理由:一是霍奇金森托管的Pure Legal律所与俱乐部是独立分开的实体,二是随着前老板霍伊尔的健康状况好转,他无疑会尽力帮助霍奇金森稳定局面。

普雷斯顿也被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有出售可能,尽管老板特雷弗·海明斯上月刚去世,让人不得不对这个话题保持克制和尊重的氛围。

这位从砌砖匠起家的传奇富翁早在上世纪70年代起就在普雷斯顿董事会任职,但直到2010年才正式发起收购成为主席。他的持续资助让普雷斯顿在2015年终于冲进英冠,并站稳脚跟成为联赛中的不可小视的队伍。不过和其他很多英冠俱乐部一样,即使在疫情前他们也每年亏损,入不敷出。

特雷弗的儿子克雷格上周发出公开信,言辞肯切地表示将继承父亲遗志,这是球员、工作人员和球迷们希望看到的态度。不过在信中克雷格的一些表态也颇令人玩味,他表示他的家族始终将自己看作普雷斯顿的守护人,“如果将来有一天退出,将全力确保俱乐部处在比我们接手之前更好的状态”。

目前没人认为克雷格会立即寻找买家,但维根、博尔顿和布莱克本等例子证明:当一家俱乐部的长期掌舵者离世或者决定交出主席之后,其家族往往会迅速找到新的下家接手。

谢菲联也被人认为有转手的潜在可能性。目前控股谢菲联的United World集团实控人是沙特王子阿卜杜拉,他在2013年以1英镑的价格买下谢菲联一半股权,彼时他和谢菲联前老板凯文·麦克比是生意伙伴,两人还处于「你侬我侬」的蜜月期。

然而这段搭档关系很快恶化,2019年经过对簿公堂,阿卜杜拉以500万英镑拿下谢菲联另一半股份以及相关地产产权

有市场人士认为阿卜杜拉扩张太过激进,在疫情下资金链吃紧。也有一派观点则认为谢菲联必将被出售的理由非常简单:沙特今后只能有一家英超球会,其他人都得为纽卡斯尔联让路。

阿卜杜拉在法国、迪拜、比利时、印度等国收购球队,组建自己的全球体育网络 图片来源:镜报

今年9月在谢菲联官方YouTube频道的采访中,阿卜杜拉表示谢菲联在当年夏窗「必须卖人」。得益于守口如瓶的谨慎态度,谢菲联没有让其他球队「趁火打劫」,最终将球员卖出了好价钱。以2400万英镑将拉姆斯代尔卖给阿森纳就是一笔经典的交易。阿卜杜拉承认,要想避免谢菲联再次落入窘境,必须要引入新的投资伙伴,巩固财团实力。

第五类:待字闺中,保持观望

接下来这一组俱乐部的「可出售性」在整个英冠联赛排在中游,比如布里斯托城这样的案例。

布里斯托城和普雷斯顿有类似之处,都面临着老主席的儿子如何接班掌权的问题。当然布里斯托城的老板史蒂芬·兰思登身体健康,精力充沛,通过股票经济业务赚取着大量财富。这些财富中的一部分被他拿来打造了一个体育俱乐部矩阵,除了足球队外还收购了当地的英式橄榄球和篮球队。

目前69岁的史蒂芬派他儿子约翰担任布里斯托城主席,而他自己执掌球队已有25年之久。不过在此前在一档球迷播客访谈节目中,史蒂芬承认他的家族正在考虑是否在将来脱手,约翰上月也有过类似的表态。在2019/20赛季,布里斯托城的亏损达到1000万英镑。

据The Athletic记者了解,布里斯托城正在探索外部引进资金的可能性,甚至全面收购也可以谈。布里斯托城有很多吸引投资者的筹码,他们的球场设施状态良好,训练基地更是堪称顶级条件。不过要注意的是,在他们126年的漫长历史中只踢过9年顶级联赛,甚至在6年前他们还在第三级别联赛厮混。

布里斯托城训练基地 图片来源:推特

目前市场上也有传言诺丁汉森林在寻找买家,不过真实性尚且要打上问号。和很多英冠俱乐部一样,吹风放话的掮客不一定真的有资格代表俱乐部老板寻找买家。很多经纪人的生意模式是先找到意向买家,再叩开俱乐部主席的大门请求谈判。

希腊传媒航运大亨马里纳基斯在2017年以5000万英镑买下诺丁汉森林。他在当时豪言要让这只两夺欧冠的老牌俱乐部5年内重返欧洲赛场,并立志翻新城市球场和训练基地。

理想丰满,但现实惨淡:在马里纳基斯治下森林队两次赛季排名17名,目前暂居积分榜第13位,先后更换了6任主教练(算上看守教练总共9位),承诺中的球场翻新工作也不见踪影。

布莱克本的印度老板、掌管家禽业巨头文姬集团的拉奥家族也在寻求脱手,其动机不难理解。20101年,他们花费4300万英镑收购布莱克本(包含债务偿还的成本),多年来累计投入2亿英镑,对以卖鸡肉制品为主营业务的拉奥家族来说成本不可谓不大。

布莱克本球迷换上小鸡服装 图片来源:Planet Football

布莱克本在2017年曾降级至英甲,随后迅速升回英冠,过去三个赛季稳居中游。他们目前排名第七,离升级附加赛区域不远,这也许是拉奥家族出售俱乐部的好时机。

卡迪夫城老板陈志远也是在2010年购入球队,这位马来西亚大亨治下两度升级英超,但都只完成「一年游」就降回英冠。如今卡迪夫城已不再享有「降落伞条款」带来的补贴。2020财年他们亏损达到1200万英镑,而2021年的数据预计将会更糟。

陈志远的成功集团(Berjaya Corp)去年亏损高达8000万英镑。这位69岁华人富豪依然非常富有,但没有任何老板愿意长年持续承受巨亏。

第六类:美资背景,价钱可谈

巴恩斯利、考文垂、米尔沃尔和斯旺西这些由美国资本持有或者主要控股的球队近年来都有过出售或者引进新投资者的传闻。考虑到美资惯常的操作手法,这并不让人意外。

2017年收购巴恩斯利的美国财团是一个奇特的组合,包括美籍华人李建、美国人康威旗下的太平洋传媒集团、印度商人帕雷卡以及因《点球成金》一书中「魔球理论」成名的棒球经理比利·比恩。

此前李建和太平洋传媒已经从尼斯俱乐部套现脱身,将所得资金投入到其在瑞士、丹麦、法国、比利时等地的其他足球队身上。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价钱合适,或者靠卖球员盈利的模式一旦在巴恩斯利走不通,他们还会套现离场。

考文垂的实控人是一家曾被泰晤士报周日版称为「债权皇后」的赛帕拉,这位美国商人掌管着擅长资产剥离的Sisu Capital资本(sisu在芬兰语中意为「勇敢坚毅」)。不过站在考文垂球迷的角度来说,他们很难对球队老板赛帕拉送上溢美之词。

赛帕拉接受天空体育采访

Sisu资本过去14年间不断陷入球场产权纠纷,甚至导致考文垂有3个赛季将主场搬到北安普顿和伯明翰。2017年他们甚至降至英乙。尽管球迷们发起过无数次抗议运动,赛帕拉依然掌控着俱乐部,并且将考文垂带回英冠前列。在不久前,赛帕拉还在BBC的采访中展露雄心,并表示要修建新球场。不过现实是如果有人能提出5000万英镑现金+2000万英镑升级奖金的条件,估计Sisu资本也很难拒绝。

米尔沃尔的控股股东是68岁的波士顿商人博尔森,对足球毫无兴趣的他在2007年看中的是球场周边房地产开发的潜力,以及球队紧邻伦敦核心城区的优越地理位置。

世事难料,博尔森在米尔沃尔一待就是十几年,并没有实现当初设想的快速脱手。在此期间他将米尔沃尔打造成小本经营的英冠中游球队,他们去年「仅仅」亏损1000万英镑,在前年甚至还有盈利。但外界都很清楚,不管米尔沃尔想冲进英超,还是博尔森想实现房地产开发,都必须依靠外援引入新的投资者。

2016年,斯旺西城80%的股权被史蒂夫·卡普兰和杰森·勒文联手拿下,彼时这只威尔士球队还在英超。卡普兰是一家基金的联合创始人,有趣的是该基金擅长的就是处理经营不善导致的不良资产。勒文则是律师出身的经纪人,曾在体育界有过不少大动作。

2011年,勒文曾加入演员威尔史密斯(西费城土生土长)领衔的财团收购NBA费城76人队。后来他和76人队股东索希尔联合购买了MLS华盛顿联队大部分股权,还持有了部分NBA孟菲斯灰熊队股权。勒文参与的一个财团也拿下了澳大利亚职篮布里斯班子弹队75%的股权。

勒文频繁倒手交易的事例说明,只要斯旺西一直无法升上英超并持续亏损,美国老板就会有很强的动机出售球队止血。

第七类:状况良好,无需卖身

这组的5家俱乐部都由英国或爱尔兰籍老板拥有,其中有些人还住在俱乐部所在区域,或者看上去对足球有一定兴趣。所以这些俱乐部短期看起来不像是需要寻找买家的样子。

都柏林企业家迈克安东尼在2006年买下了彼得伯勒联,当时他是看到一部关于前曼联主教练阿特金森的纪录片,得知彼时还在英乙的彼得伯勒联正在急寻买主。

当时年仅30岁意气风发的迈克安东尼是联赛中最年轻的老板,他实现承诺仅用2年就带队杀回英冠。后来几经沉浮,彼得伯勒联依然还在英冠,而迈克安东尼也依旧住在佛罗里达州遥控指挥着球会的运营。佛州充满着有钱且对英国足球感兴趣的美国富豪,说不定哪一天迈克安东尼也会找到下家。

2008年,由一群球迷组成的财团将卢顿俱乐部拉出了被托管的命运,知名电视主持人尼克·欧文也加入其中。2017年尼克·欧文辞去俱乐部主席一职,那时卢顿已重回职业联赛。很快他们就「二级跳」升到英冠。

卢顿球迷 图片来源:BBC

作为一个自主运营不靠输血的模范俱乐部,卢顿去年在英冠排名第12,目前排在第11名,是个非常不错的成绩。但卢顿长久以来一直希望新建一个球场,这也许让他们在未来需要资金投入。

常驻香港的商人西蒙·萨德勒在2019年买下自己从小支持的布莱克浦。当时法院强制前老板奥耶斯顿家族出售俱乐部还债。对于抗争多年的布莱克浦球迷来说,奥耶斯顿被逐出俱乐部是继2010年升级英超之后最好的消息。

布莱克浦在萨德勒接手后第二个赛季就杀回英冠,目前在联赛中态势良好。萨德勒还计划新建训练设施,并在主场新增一个看台。

米德尔斯堡老板史蒂夫·吉布森是位本地英雄长久执掌俱乐部的童话典范:吉布森26岁时就进入米堡董事会,28岁时组建财团拯救濒临破产的球队,35岁时成为控股股东。如今这位运输业大亨已经63岁,意味着他为米堡输血注资已长达37年。

在1998-2009年间,米堡曾连续征战英超17年,期间曾赢下一座联赛杯并杀入过联盟杯决赛。在那以后直到今天,米堡在英超只待了一个赛季,长年得不到英超收入使得吉布森必须自掏腰包维持球队运营。2020年米堡亏损达到3600万英镑。

吉布森现在砸钱的力度已不如年轻时那样凶猛,他也呼吁整个足球界加强对财政支出的监管控制。但无论如何,现在还看不到吉布森想要交棒的迹象。

斯托克城的科特斯家族也是另一个本地有钱人为球队输血的例子。经营着Bet365博彩帝国的科特斯毫不介意为足球投资,甚至还希望联赛监管方能放开支出限制,让他们能为斯托克城投入更多的资金。

图片来源:斯托克城官网

在斯托克土生土长的皮特·科特斯1986年起就担任斯托克城主席,1999年他将俱乐部卖给一家冰岛财团。可是在七年之后,由于斯托克城的经营一团糟,看不下去的科特斯「二进宫」卷土重来,重新执掌球会。2018年,斯托克城挥别了征战十年的英超联赛,如今在北爱尔兰教头迈克·奥尼尔的带领下,斯托克城在英冠状态回升,目前排名第六。

皮特让自己的儿子约翰共同执掌斯托克城,而让女儿戴妮丝分管博彩帝国。科特斯家族目前丝毫不愁金钱问题,就在去年戴妮丝的身家就净增4.69亿英镑。

第八类:壕不差钱,壮志未酬

最后剩下的三家俱乐部都是由有钱有势的外国富豪持有。首先女王公园巡游者(QPR)曾一度被认为是足球世界里老板最有钱的俱乐部。

2007年当印度钢铁巨头拉克希米·米塔尔、F1老板布里亚托利和伯尼·埃克莱斯顿驾临QPR时,洛夫图斯路主场充满着金钱的味道。米塔尔当时是全球最顶级的富豪之一,不过很快人们发现他并不关心足球,而是把QPR交给他的英国女婿巴哈提打理。

托尼·费尔南德斯亮相QPR主场

巴哈提现在还在管理层,而两位F1大老板早就交出了权力。2011年,马来西亚富豪托尼·费尔南德斯成为控股股东,并带来拿督之子纳纳林根,组成管理层「三驾马车」。

在「三驾马车」治下,QPR两次升级英超,又迅速滑落。2018年,他们终于接受了4000万英镑罚金,原因是联赛管理者判定他们在2013-14赛季的冲超赛季支出超过规定限度。这一判决也让「三驾马车」接受现实,逐渐远离砸钱的路线。最近QPR甚至推出可持续发展项目,允许球迷通过购买债券为俱乐部注入资金。总体来说,QPR管理者目前看上去非常享受足球,并且不为金钱所累。

伯恩茅斯老板马克西姆·德明也是一位不差钱的金主,这位俄罗斯石化企业商人赚钱数以亿计。德明在英国有住所但基本上呆在瑞士,很少能在球场见到他。很少在公开场合说话的德明有时让人难以揣摩。尽管如此,他为伯恩茅斯注资也有十年之久了。

伯恩茅斯在2020年从征战五年的英超降级,上赛季则倒在升级附加赛半决赛上。这个赛季「樱桃」似乎决心直升避免附加赛带来的不确定性,目前积分远超第三的西布朗。俱乐部内部人士透露,虽然德明看上去并没有醉心于足球,但实际上他带领伯恩茅斯打回英超的决心十分强大。

同样的道路也适用于富勒姆老板沙希德·可汗。据福布斯杂志估算,这位从汽车保险杠起家的巴基斯坦裔美籍商人身家约为67亿美元。2012年他买下NFL杰克逊维尔美洲豹队,一年后从前哈罗德老板法耶兹手中买下富勒姆。算上收购价格,沙希德花在富勒姆身上的钱估计约有5亿英镑之多。

虽然玩足球费钱,但沙希德很享受竞争带来的刺激,他的儿子托尼更是以球员转会专家自居。随着富勒姆走在五年内第三次升上英超的正确道路上,可汗家族有望在富勒姆继续经营多年。

参考链接:

https://theathletic.co.uk/2956329/2021/11/17/the-championship-is-for-sale/?article_source=search&search_query=The%20Championship%20is%20for%20sale

本文系作者体育产业生态圈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单晶冰糖啦啦啦 钛粉89798 钛粉00698 刘成军 已注销用户 钛田097033
525人已赞赏 >
525换成打赏总人数52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