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离职潮:二胎宝妈没躲过裁员,应届生成炮灰

剁椒TMT

剁椒TMT

· 2021.12.04

大厂的光明未来里,不包括被裁的你。

播放 暂停

大厂离职潮:二胎宝妈没躲过裁员,应届生成炮灰

00:00 14:1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剁椒TMT,作者|蓝莲花

联系到王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半,他还在新单位加班。他找了一间安静的会议室,一上来就聊起了当天发生的爱奇艺裁员的新闻。

他说自己想起了2017年刚毕业那会,同班同学忙着准备各家互联网大厂面试的日子。去大厂,往往应届生一入职就能拿20K左右的薪资,还能顶着平台光环。和互联网大厂比起来,国企和事业单位,都是更次要的选择。

不过,今年至少一部分应届生不会这么想了。2021年被公认为行业的拐点,互联网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结束了,再也不会出现以前那种高增长。

就在几天前,王斌刚从一家视频平台跳槽到了一家国内顶尖的社区平台。他承认,感受到了互联网寒冬的来临。“算是平跳吧,工资也没有涨多少,就相当于换个环境学点东西。”

先是阿里被传裁员,随后,腾讯旗下的所有APP的更新被工信部叫停,再到字节跳动的国内业务增长几近停滞,加上疫情、税收监管、安全监管、双减政策、网民红利见顶……大厂的黄昏真的来了。

一位朋友感叹,互联网被奋斗、被洗脑的人有99%,其中能成为大厂塔尖高P的不到1%。这个过程中还伴随着甲状腺结节、颈椎病、各种增生、脱发、内分泌失调、焦虑、抑郁,甚至还有猝死。


“我曾经以为自己会是那塔尖上的1%,毕竟有过很多成绩,直到现在我也遭遇了失业,才承认自己是那普通的90%,安排后路吧,字节、快手、腾讯、阿里、百度、拼多多……”

突然又想起了王兴说的那句话:2019年是互联网10年以来最差的一年,也将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

“我认识的人,大约一半都离职了”

尤克和女朋友都在大厂工作。最近,他们更忙了。因为除了公司领导安排的活儿以外,从今年10月份他们就开始筹备自己的社群了。在一次吃饭聊天过程中他说,听说广东的微商很发达,想去学习一下,北方城市已经没啥机会了。

从一开始的一单两单到现在,尤克的小事业在慢慢起步。“踩了一些坑,也积累了一些经验,随时准备离职。在公司我认识的一半以上的人都离职了,还有一半是没找好下家的。”

尤克是某大厂以原岗位两倍工资,年终奖16薪的代价挖过去的。在大厂,他每个月有2500块钱的租房补贴,因此他在北京租了两处房子,周末在市里,工作日住在公司附近。前同事们对他羡慕不已。

他经历了大厂高速发展期,也经历了大厂进入平缓发展期的普遍无奈:部门之间山头林立,想推动点事情太难,而且最近业务调整频繁,在这个部门还没做出点名堂,又被裁撤了。

“DAU下滑,内部组织架构不断调整,很多项目都处于被动地位,比如中长视频、秀场直播等,而为数不多的核心优势部门也在被竞对步步紧逼,整个公司显得乱糟糟的,看不到希望。”尤克说。

对于尤克来说,公司快速发展时期,虽然经常加班,但一年的时间可以积累在其他公司三四年的经验。现在,公司结束高速增长,加上之前为了项目大批招聘,造成人员臃肿,自己很难得到高密度成长。

为了某个项目疯狂招聘并不鲜见,甚至先招聘再疯狂裁员的现象也不时在大厂发生。尤克是幸运的,还能继续待在大厂内,但今年互联网的寒冬中,更多基层人员面临被裁的命运。

其中,应届生是重灾区。大量的职场新人被投入到无数个前途未卜的项目中去,一旦新开发的项目没有结果,她们就变成了炮灰。不少大厂应届生员工在脉脉上哭诉,自己在试用期最后一个月被裁员了。

对于大厂而言,这是降本增效,去肥增瘦,减少不必要的支出,开源节流。从业务划分上来说,互联网公司的运营、市场、企业文化、以及非核心技术部门成员都面临被裁员的危险。

一位拥有多年大厂经验教培的人说,自己产假刚结束,双减政策就出来了,当时听了很心慌,担心会轮到自己头上。一个周三下午,HR说,下周有空么,一起聊一聊。她当时感觉很焦虑和担心,然后问了组长和部门负责人,得到了明确答复,不再续签合同了。

“失眠了两个晚上,很难受。领导一直给我派活儿,不就是给我暗示,我躲过了裁员么?但最终我还是没有躲过。我和我先生都是做教培行业的,我特别担心,我失业之后,我先生可能也是这样。脑子里想的都是负面的东西,比如还不上房贷了,或者是养不起孩子了。”

被动裁员和主动离职分界线模糊

大厂基层员工可能对大环境并没有那么敏感,他们对工作岗位的要求还停留在工资和晋升方面。但目前一个现实问题是,由于企业加快内部资源整合,导致很多部门合并或者是直接撤销,也间接加速了大厂员工的流动。

当年阿伟是以应届生的身份加入某大厂云部门的。当时,硕士应届生月薪17K,职级为L2。由于工作努力他工作半年就晋升到了L3,不过这次提升只晋职级,工资没变。一年多后他拿到了L4,工资涨了3000多块钱。

眼看这自己的工资与应届生即将形成倒挂,他想努力晋升L5,几乎每个周末都会主动加班。阿伟的目标是L7,因为L7在公司是一道分水岭,即便日后离职再应聘,如果没有达到L7,对方也会觉得你技术不行。

但等到年底晋升的时候,由于组织架构调整,他所在的部门领导被调走了,空降了新的leader。新leader并不知道阿伟之前的努力和表现,阿伟的晋升也暂时搁置。

又经过了一年多时间,阿伟的晋升终于被提上日程,但2020年底蚂蚁金服上市失败后,公司高层再次对组织架构做出调整,这让阿伟的L5的愿望再次落空。随后,他开始看各种招聘机会,准备离职。

他也拿到了其他大厂的offer,但仔细考虑了一下,最终去了一家外企。阿伟认为,国内的大厂换来换去,情况都差不多,去大厂还要接着内卷,而且,他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从一个坑调到了另一个坑,只是坑深坑浅的区别。

此外,他对大厂失去希望还有一个原因。给offer的这家大厂曾经有人跳槽到阿伟的公司,以L8的身份入职,年薪百万以上。但来了之后,阿伟和组内其他同事们发现,他根本配不上L8的级别,没有那种大厂的牛逼人士的专业感。

像阿伟这种看起来是主动离职,但实际上,多少带有一点晋升通路不畅的被动色彩。

事实上,互联网很难像之前一样无限制的烧钱了。以京东物流为例,它其实是京东非常核心的部门,帮京东立下汗马功劳。但由于要建仓、站点等固定资产,又要招聘分拣员和快递员,京东物流并不赚钱。

“如果一直不赚钱,成本这么高,怎么摊呢?给高层,高层也不愿意,利润一下变负数了,投资人股东也不愿意。”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所以,两年前,京东物流开始想办法自己赚钱,既服务于京东电商平台本身,又服务于商家。

另一家大厂高P人员秋田介绍,自己在集团待了8年,一开始做互联网内容,但做了4年后发现,互联网在颠覆传统文娱方面并没有做出成绩。当时他本来想离职,但另一条业务线的朋友邀请他加入,就这样他又待了4年,直到最近集团再次出现业务调整,他成了裁员名单上的人。


HR要求秋田主动离职,他不同意,在上半年考核没有瑕疵的情况下,他要求自己被开除,这样能拿到N+1的赔偿金。但HR也不同意他的申请,就这样,领导安排下工作来,他就磨洋工,原本一天能干完的活儿他一周还没交差,最终,HR将其开除,他拿到了补偿。

现在秋田正在家里休假。“还没有打算急着找工作,想先休息两三个月,过了年再说。反正有赔偿金,能撑一段日子。”在秋田看来,以前大厂可能还有为了战略意义而存在的部门,尤其是一些为了提高市值而存在的亏损部门,从今年开始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像秋田这种看起来主动离职,但实际是被动离职的案例在大厂屡见不鲜。

一位字节企业文化部门的员工表示,OKR是硬性标准,双月考核一次。一个项目如果双月之内没有做出成绩很可能就直接被毙掉。

“HR是在我试用期最后一个月找我,要求我主动离职,我不同意。最后跟HR来回吵了三四次,才把补偿金要回来的。当时我们一批人都被约谈了,但很多都没有拿到赔偿,后来她们还来找我,问是怎么拿到赔偿的。”

那些从大厂离职的人都去了哪里?

从大厂离职的人都去哪了呢?有些人继续跳往其他大厂。毕竟,大厂同等职位下的薪资待遇,创业公司很难给得起,而他们又如此熟悉大厂的生存规则。

一位大厂T5的员工刘流向剁椒TMT透露,他从美团来到目前的大厂待了两年。今年公司有了直播业务,他通过内部活水,转到了直播组,但由于直播业务并没有非常赚钱,公司再度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他面临一到新部门就被边缘化的命运。

“我所在的部门从T6到T7晋升的人有100多个,但是T6的名额只有一个。我打算离开了,正在刷字节的算法面试题。”刘流说。

也有人选择自愿降薪45%,从互联网回到国企。一位东大硕士毕业的华仔在互联网工作两年后,上个月刚刚离职。2020年华仔的宝宝出生,但经常加班到晚上22点以后的他基本很难见到宝宝,加上对内卷的排斥,他选择回到了本专业的国企。

离职前,华仔也反复拷问自己,到底适不适合互联网,适不适合这个业务?换个平台或者业务会不会还是殊途同归?在思考的期间,华仔也收到了很多互联网大厂的offer,薪资提升幅度一度让他心动,但考虑再三,他最终还是没有回头。

今年这波离职潮还可能会诞生很多创业者。一位大厂的中层管理人员彼得最近离职创业。在他看来,大厂如今的裁员和组织架构调整筛掉的都是业务能力不够的员工,真正核心的员工不会受影响。“有些项目原本也不用配置那么多人,借此机会精简机构也是大厂的惯常做法。”

彼得所说的机会也就是现在的互联网冬天。互联网公司赚钱各有各的绝招,比如腾讯有游戏,百度有搜索,快手有电商,B站有游戏,但大家都有一块共同的蛋糕——广告。

今年Q3财报发布后,BAT三巨头广告增速纷纷降至个位数。阿里客户管理收入(主要为广告费和佣金)增速仅为3%;腾讯广告收入同比增长5%;百度搜索+信息流增速下滑6%。

在内容排播和娱乐监管趋严的影响下,爱奇艺、搜狐、斗鱼等多家公司广告收入为负增长。甚至字节这样的高增长公司广告也面临增长停滞。随着宏观经济的各种周期因素以及不确定性,社会零售消费疲软,广告主收缩预算也成为共识。

此外,今年反垄断的出现让互联网巨头无法再通过高投入的方式实现高增长。

有业内人士评价,在反垄断大背景下,巨头也不怎么敢赚太多钱了,即便有高额净利润的业务,也可能在财务报表上隐晦处理,因为利润率过高,就意味着有可能存在垄断定价,或者行业缺乏竞争。

当然,冬天也孕育着机会。

互联网行业的本质是对社会生产和消费的匹配优化,当经济处于下行周期时,生产和消费的量一定,优化的余地自然就没那么大空间。但整个行业还是以新的形式会继续存在下去。

破除内卷需要技术创新,现在互联网的科技创新越来越转型成高科技的研发,真正的TO用户,而不是TOVC。用马云的话说,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

本文系作者剁椒TMT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