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们怎么办?

财经无忌

财经无忌

· 2021.12.01

补税潮来临。

播放 暂停

雪梨们怎么办?

00:00 13:55

文丨财经无忌,作者丨韦航

“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前女友雪梨,近日成为舆论焦点。 

11月22日,浙江省税务局公告称,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朱宸慧(雪梨)、林珊珊两名网络主播涉嫌偷逃税款,二者将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两个网红,相加接近亿元的罚款,舆论震惊于网红逃税金额之大。今年10月,郑州也有一位主播因欠税问题补税662万元,开创网红补税先例。

那么,一系列的查税、补税,是否意味着网络主播补税潮即将到来?

网红主播整改潮将至?

近几年,网红们会通过成立个人工作室的方式进行税务“筹划”,雪梨这次偷税行为也如出一辙。

这令人联想到此前席卷娱乐圈的税务风暴。近年来,稍有名气的演员、歌手都会设立个人工作室(其法定表现形式为个人工商户或个人独资企业),由其负责对外接洽商演、对外拉聚人气、对外危机公关。

2018年,国家下发“限薪令”。  范冰冰被责令按期缴纳税款、滞纳金、罚款8亿余元。该事件成为导火索,明星们纷纷注销公司,引发“霍尔果斯大撤退”。

到2018年底,影视行业自查申报补税117.47亿元,已入库115.53亿元。

今年,第二波“税务风暴”来临,郑爽被曝天价片酬,偷漏税被处以2.99亿补缴税款、罚款。自2020年6月至今,影视、影业新公司注册超2200多家的海南被质疑为“又一个霍尔果斯”。

据统计,75位一线艺人相关公司共有647家,其中注销200家,7成公司存活不足3年。

而通报显示,雪梨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设立了北海宸汐营销策划中心、北海瑞宸营销策划中心、上海豆梓麻营销策划中心、上海皇桑营销策划中心、宜春市宜阳新区豆梓麻营销服务中心、宜春市宜阳新区黄桑营销服务中心等6家个人独资企业,其中3家成立于2019年,3家成立于2020年。 

这6家企业中,有4家都在今年8、9月发生了变动,其中上海豆梓麻营销策划中心、上海皇桑营销策划中心分别在今年8月和9月申请了简易注销。同时,雪梨所注册的部分公司属于有税收优惠的地区。

在中国,最明显的税收洼地是西部大开发地区,包括重庆、江西等地都有税收优惠政策,而雪梨公司选择的注册地部分位于江西。通常,网红会在这些地方设立一家“壳公司”,该公司在实际运营中根本没有实质的商业项目——仅仅是明星肖像权的售卖,但却享受税收红利。

以“霍尔果斯”为例:有1400家京企在此地注册。其中,实体企业仅2%,剩下的98%都是无实质性经营业务的注册企业。

天眼查数据显示,    截至8月31日,今年已有660余家艺人经纪,网红直播等相关企业被注销,仅6月份就有超100家相关企业注销,平均下来每天至少有3家企业被注销。 

一场补税潮即将来临,预计会有大批网红主播规范整改或者注销企业,又或者主动补税来主动拥抱监管。

网络主播为何成为重灾区

在官方通报中,朱宸慧(雪梨本名)、林珊珊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在上海、广西、江西等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将其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变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

雪梨们利用了个人所得税核定征收所存在的“漏洞”,来为自己谋取偷税的机会。

那么,为何网络主播逐渐处于偷税漏税重灾区呢?

首先,直播网红和明星一样,由于收入高,处在累进税率的食物链顶端,应缴纳数额巨大的税额,于是有些人会想方设法避税。  擦边球打多了,懂得如何钻法律空子的也就多了。

其次,通常情况下,带货主播的收入主要由销售提成、坑位费和粉丝打赏三部分组成。

销售提成中,商家根据主播实际带货销售额,按事先约定的比例,将提成在主播和直播平台之间进行分配。

坑位费部分收入不与销售额挂钩。不论主播卖货成绩如何,商家必须支付事先承诺好的坑位费。费用多少取决于商品在直播间的出场顺序。一般来说,位置越靠前商家所支付的坑位费越高,该收入也要在主播和直播平台之间进行分配。

粉丝打赏则是粉丝通过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平台进行充值,然后用等价值的虚拟物品对主播打赏。

坑位费、销售提成和打赏收入均需征收所得税。据《税收征收管理法》、《个人所得税法》等法律法规规定,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的应纳税额适用5%至35%的税率来缴纳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适用3%至45%的个人所得税。

按照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只要年收入超过96万,就要承担45%的最高档税率。  但是按照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则最高税率是35%,这容易造成网红工作室在实际缴税上得到优惠照顾。

最后,随着直播电商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大,对直播电商实施税收征管的难度也就越来越大。

虽然我国已于2019年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但对于纳税,《电商法》只是提出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纳税。对于纳税义务人税率、计税依据、征收率、税收管辖权以及课税对象的认定等事项,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这给税收征管带来了极大挑战。

2020年8月,国家税务总局厦门税务局官网发布《新经济网络视听产业税务创新的提案》的答复函,对网络视听行业和微商,包含网红直播、直播电商等平台新经济的税收征管办法作出答复,这是税务部门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对平台新经济税收管理进行明确成文答复。

2020年10月,国家税务总局在对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第8765号建议的答复中解答了平台经济该如何纳税的问题。

由此可见,国家早就开始关注直播电商行业的税收征管问题。  但由于直播电商收入来源的复杂性和电子商务本身的特点,现有政策对于解决直播电商的税收征管问题还远远不够。

踩准风口但也易踩空

作为“初代网红顶流”,90后温州女孩雪梨从淘宝再到直播行业,一直站在风口。

从商业发展路径上看,雪梨的发展可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2011年至2016年,依靠雪梨发力淘宝微博,通过流量导流成为大V;2016年至2018年雪梨开始公司化运营,不断发展红人矩阵以及品牌矩阵;2019年至今,则是赶上直播热潮,雪梨涉足达人直播,为第三方品牌带货。

具体来看,“雪梨定制”店铺的成立时间可追溯到2011年。2011年底,雪梨(朱宸慧)和同学钱昱帆开始创业,经营淘宝女装店,取名“钱夫人”,朱宸慧担任本店模特。

由于颜值身材,她们的淘宝店铺很快积累起一波粉丝。经过半年时间,店铺就升级成皇冠级别。尽管未获得淘宝早期开店红利,但在规模扩张的速度上却远超很多挣扎多年的女装店铺。

“雪梨定制”店铺的主营业务为女装服饰、化妆品、内衣、还有儿童服饰。其中以女装服饰作为主要的销售产品,所采取的营销方式主要为预售和现货销售,店铺中的产品主打潮流设计,是一家典型网红经济下的网红店铺。

到了2016年,雪梨成立宸帆公司,签约300+网红。2017年双十一,雪梨旗下“钱夫人家”店铺350秒破一亿元销售额;雪梨本人在阿里发布的《2017网红消费影响力指数综合排名中》位列第一,成为最受瞩目的网红之一。2018年底,“雪梨定制”全年销售额已超过10亿元。

2019年雪梨乘着直播电商之风,双十一店铺售出服饰超20万件,总成交销售额2分钟内破亿。

而当我们将目光投向雪梨的商业版图时,不难发现,事实上,雪梨早已完成了由网红向企业家的进化。

流量是生意也是权力。  2020年,雪梨旗下企业宸帆双十一破31亿GMV。2021年,宸帆总GMV达到“300亿-500亿”。旗下自有品牌包括CHINSTUDIO(女装)、与杨天真合作的plusmall(大码女装)、初礼firstgive(婴童)、toz mama(童装)、雪梨生活(家居生活)、MumaSunny(美妆)等30余个品牌。

从雪梨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出,她赶上了机遇,踩准了节奏。但她的下一步,面临不少危机。

首先,在直播带货红海赛道,行业正越来越成熟。  据产业报告调研测算,国内前十名头部主播带货占据近55.75%的市场份额。

主播行业分化严重且头部格局初定,一旦雪梨被封号,想东山再起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第二,直播电商行业监管即将到来。

就算雪梨不被封号,随着一系列负面事件曝出,国家对于直播行业的规范整顿将大大提速。直播电商行业偷税漏税的花招和套路,也会逐渐被国家机关人员摸清。

今年9月,中宣部下发的《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中,就提出要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要定期开展“双随机、一公开”税收检查。

从更大的税收层面来看,中国正在推进“金税工程”四期建设,金税四期会使企业信息更加透明。

比如税局发现企业申报的数据存在异常,便可以通过关联查证,查证企业银行账户、企业相关人员的银行账户、上下游企业相关账本数据等,从对比中找出蛛丝马迹。除此之外,税局还可以将企业数据与同行收入、成本、利润情况等进行稽查对比,从而找出差距巨大、名实不符的异常情况。

这意味着税务局比企业主更清楚企业自身经营状况,企业想在暗夜里隐蔽游走,其实被看得一清二楚。

将来的监管力度会越来越大,会越来越严格,而关于网络直播的相关税收法规,也会越来越完善。

第三,直播电商开始出现拐点。

在2017年,直播电商的市场规模才190亿元。2018年开始,中国直播电商行业成为风口,市场规模增长600%达到了1330亿元。2019年薇娅、李佳琦等KOL的强大流量和变现能力进一步催化电商直播迅速发展,市场规模增长200%到4388亿元。

2020年,市场规模相较于上年增长121%,达9610亿元。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2022年中国电商直播市场规模进一步上升至1.5万亿元。 

整个直播电商市场的规模在扩大,但增速在下降。  如果一旦丧失了雪梨这样的超级IP,雪梨们如何面对行业拐点是一个难题。

在网红张大奕的案例中,以往张大奕仍要向母公司如涵控股贡献51%的收入,而张大奕也带动了粉丝运营、开店、供应链、物流、客服的全链条支撑产业。如今随着张大奕过气,在直播前20的榜单里都再也看不见张大奕的影子。而大量的机构和个体涌入这一市场,行业竞争加剧。

由此可见,依赖单一网红和部分头部网红的雪梨们,竞争优势并不能长久维持,跨越风口的她们还能找到下一个风口么?

本文系作者财经无忌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