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车第二波上市潮:威马、哪吒、零跑抢“门票”

深途

深途

· 2021.11.29

争抢第四张IPO门票。

播放 暂停

新造车第二波上市潮:威马、哪吒、零跑抢“门票”

00:00 20:28

文丨深途(ID:shentucar),作者丨黎明,编辑丨魏佳

蔚来、理想、小鹏之后,中国造车新势力再掀上市潮,争夺第四张门票。

今年以来,威马、哪吒、零跑先后传出正在准备IPO,而且将上市地点选在了港股。

10月初威马宣布预计将获得超3亿美元D1轮融资,领投方是两家港资企业,其中信德集团在公告中明确提到,威马可能进行IPO;没隔几天就有消息称,零跑正在考虑赴港IPO事宜,募集资金至少10亿美元,最早明年上市;11月上旬又有消息出来,哪吒考虑在港股IPO,正在与顾问公司合作。

在正式IPO之前,很多企业都会进行Pre-IPO轮融资。而今年下半年以来,零跑已经完成了45亿元的Pre-IPO轮融资,哪吒获得40亿元的D轮融资,威马将拿到超5亿美元的D+轮融资。这些密集的融资动作,或是在为IPO做准备。

从投资方的背景也能看出端倪。最新一轮融资中,零跑引进了中金资本、中信建投,哪吒引进了建银国际、中信证券投资、申万宏源证券。

“这些证券公司大多有券商业务,本身就是做IPO的,或者就是专投Pre-IPO轮,这个时候入局,说明上市基本是确定的。”一位投资行业人士对深途说。

另一位接近零跑的投资人对深途确认,零跑目前正在准备IPO,预计明年登陆港股。

种种迹象表明,造车新势力的新一波上市潮,正在酝酿中。

威马、哪吒、零跑,是继“蔚小理”之后,中国最有实力的造车新势力企业。威马曾和“蔚小理”同属一个阵营;哪吒在10月的新车交付量超过蔚来和理想,位居第二;零跑在今年公开喊话,要在智能化领域三年内超越特斯拉。

从产品定位来看,这三家公司过去并不在一个维度竞争,彼此没有太多交集,外界少有将它们放在一起对比。但随着产品线的丰富,中国新能源车市场的快速发展,它们的边界逐渐模糊。而上市,终于将它们放在了同一个坐标系里。

造车需要钱,而且是大钱,IPO几乎是必选项。如今,这三家新势力似乎已经准备好了。

拼资本:威马融资最多,零跑野心最大

三家新造车公司中,融资最多的是威马。

根据天眼查数据,自2015年成立以来,威马一共完成了10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330亿元。这个融资额,已经超过了中国所有新造车公司(IPO之前)。

威马融资纪录 数据来源 / 天眼查

去年9月,威马宣布获得总额100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创下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单轮融资纪录。当时这笔融资被视为威马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国家队”机构大量进场,投资方多达26个。在这份长长的名单中,不乏上海国资、衡阳国资、上汽、长江产业基金等实力雄厚的投资方。

不过后来威马在科创板上市生变,转战港交所。今年10月,威马又宣布新一轮融资,这次拿的是美元,领投的是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这两家公司来头不小。电讯盈科是李嘉诚小儿子李泽楷创办的通信巨头,腾讯早年的第一笔融资,就来自于这家公司。信德集团是澳门赌王何鸿燊创办的产业,现在由他的女儿何超琼担任行政主席。

这些融资完成后,威马的股东结构非常多元,也更加复杂。

零跑同样成立于2015年,董事长朱江明属于跨界造车,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大华股份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大华股份是中国安防巨头,市值超700亿元的A股上市公司。零跑的天使轮融资,就来自大华股份。

零跑融资纪录 数据来源 / 天眼查

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零跑的对外融资相对保守,直到今年才融到B轮,然后就直接到Pre-IPO轮了,而威马和哪吒都已经到了D轮。

零跑真正开始拿大钱是在今年。1月的B轮融资拿了43亿,8月的新一轮融资拿了45亿,今年加起来有88亿。

钱袋子越深,说话的底气越足。今年零跑明显高调了起来,7月15日举行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媒体发布会,对外公布了2.0战略。朱江明当场画大饼,称2025年的销量目标是80万辆,并且还提出将在智能化领域三年内超越特斯拉。

哪吒的背景相对比较特殊,一开始它只是一个产品品牌,企业品牌叫合众新能源。这家公司2014年成立,而直到2018年,哪吒品牌才对外公布。之前,合众新能源规划的车型叫合众E-TAKE。哪吒品牌公布后一个月,合众新能源的第一款量产车就下线了,车名哪吒N01。

在造车新势力中,哪吒是少有的公司名和品牌名不一致的一个。

哪吒的投资方数量相对比较少,跟威马和零跑没法比,而且投资方的规模和名气也相对较弱。威马背后是红杉、腾讯、百度之类的明星阵容,零跑有红杉加持,杭州国资也入股了,哪吒最为外界所知的,是360集团的投资。

今年10月哪吒官宣了40亿元的D1轮融资,360集团领投20亿元,投资完成后,360集团成为哪吒的第二大股东。周鸿祎跨界造车坐实。

请输入图说哪吒融资纪录 数据来源 / 天眼查

随后过了不到一个月,哪吒与宁德时代签署战略协议,宁德时代表示将参与哪吒D2轮融资,不过投资金额未透露。相比钱,外界更看重的是动力电池王者宁德时代的背书作用,以及由此带来的产业链资源。

哪吒是这三家中融资次数最少、投资人最少的一个,但拿到的钱一点不少,每一轮都是大钱。比如天使轮直接就是20亿,A轮12.5亿,B轮30亿。在项目早期,产品还停留在PPT上的阶段,就能拿到这么多钱,哪吒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今年以来,威马、哪吒、零跑几乎保持着相似的融资节奏。它们融的钱越来越多,参与的投资机构名单越来越长。在IPO之前,这都是必不可少的动作。

拼产品:威马求稳,哪吒、零跑求变

在造车这件事上,威马的起步是相对比较早的。

威马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中第二家宣布交付量产车型的企业,更早的是蔚来。而在威马、哪吒、零跑三家中,威马首款量产车型EX5是第一个上市的。

EX5在2018年4月上市,9月交付,这是一款纯电动紧凑型SUV,补贴后售价11.23-21.63万元,瞄准的是大众市场。这款车在2019年交付了16810台,是当年造车新势力单车交付冠军,公司整体销量仅次于蔚来。

哪吒N01在2018年10月开始销售,定位入门级小型纯电SUV,补贴后售价6.68万-9.96万元。这款车并无太多亮点,除了价格相对便宜。

然而,这款车还没上市就获得了超过5万台订单,2019年卖了接近9000台,在当年的新势力车型销量榜中排第五。这些订单绝大多是依靠To B市场——网约车公司和分时租赁企业采购,C端交付并不多。

威马EX5也有一些订单是流向了网约车市场。仅在2019年6月,威马就在海南投放了1000辆威马EX5,用于共享出行。在这一点上,威马和哪吒跟“蔚小理”有很大不同。

零跑的首款量产车S01,直到2019年1月才上市,是最晚的一个。跟新势力们都推出SUV车型不同,零跑S01是一款小型纯电轿跑,补贴后售价10.99-14.99万元。这款车整个2019年只卖了1000台左右,销量非常惨淡。新势力们避开轿车市场,从SUV车型起步,并非没有道理。

2019年是这三家车企第一次交锋,因为都推出了首款量产车型,开始接受市场检验。不过,当时的新能源车市场还很早期,车企们也还在试水阶段,并不能拉开太大差距。

接下来就是产品不断推陈出新的过程。

威马的第二款车EX6 Plus在2019年底上市,这是一款比EX5略大的中型SUV。今年推出了以无人自主泊车系统为特色的W6,以及面向B端共享出行市场的E5。

哪吒在2020年3月上市第二款量产车哪吒U,A+级SUV,定位比之前更高,价格也更贵了,13.98万元起,往上触到19.98万元,对标的就是威马EX5。同时,哪吒一改此前的三四线城市策略,将直营店开到了上海和北京。不过,哪吒目前的销售主力,是售价5.99万起的小型车,而且价格比第一款车N01还要便宜。

零跑在2020年5月上市了第二款车T03,这款微型电动车要比S01便宜,补贴后售价最低6.58万元。零跑跟哪吒的方向完全相反,哪吒往上走,零跑往下探。不过,直到推出T03,零跑的销量才开始见起色,目前是零跑的销量担当。

在第二回合,威马的变化不大。前两款车都是基于同一个平台打造,造型也相似。而哪吒和零跑都在通过第二款车试探新的市场,拓展边界,为后期的产品迭代做准备。

而在这期间,中国的造车界发生的最大变化,是理想和小鹏先后在美股上市了。“蔚小理”在美股会师,坐稳了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位置。威马从第一梯队滑落,不得不和第二梯队的哪吒和零跑同台竞技。

2021年,造车行业变化很大。除了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造车,新势力内部也开始出现分化。

2021年10月新势力销量排名

最典型的是在10月,小鹏拿下新势力交付冠军,哪吒冲到了第二。不仅“蔚小理”格局变了,二梯队也加速对第一阵营发起了冲击。

接下来,威马、哪吒、零跑各有一款新车值得期待。威马在10月发布了硬件配置拉满的智能纯电轿车M7,哪吒在11月的广州车展期间发布了旗下首款B级数字电动轿跑哪吒S,零跑旗下的高端车型C11已经在9月上市。

拼产能:威马、哪吒自建工厂,零跑“曲线救国”

造车是个重资产行业,有了钱,有了车,再往后一定得有工厂。

“蔚小理”一开始都是代工模式,后来才自建工厂。威马、哪吒、零跑,则在路径上有所不同。

威马很早就开始在工厂端布局。早在2016年,威马就在温州获批了工厂项目,当地政府既出地又出钱,30亿元的债权投资和低息贷款,已经能够覆盖建厂的大部分成本。

工厂位于温州开发区瓯江口,距离温州市中心20多公里,2016年11月开工奠基,只用16个月就建成了,年产能10万台整车。这是新势力中第一个完工的自建工厂。随后,威马又在湖北黄冈投资建设第二工厂,形成了两座工厂的布局。

有了工厂,并不意味着就能造车,还得有资质。在我国,汽车制造推行的是整车生产资质与产品公告管理制度,先得有发改委的项目审批,然后还得有工信部发布的新增汽车生产企业清单。发改委的许可在业内被称为大资质,工信部的认可被称为小资质。

来源 / 威马汽车官博

威马温州工厂的资质来自于沈阳国企中顺汽车,黄冈工厂的资质来自于大连黄海汽车,是花了十几个亿买来的,而且都是跨省迁移。

从切入造车的路径来看,威马是稳扎稳打的类型。自建工厂耗资巨大,远不如代工模式短平快,但这对于产品质量把控很重要。

哪吒的生产基地在桐乡,2016年6月开工建设,2018年5月竣工。在建设工厂的过程中,合众新能源在2017年通过收购安阳德力专用汽车有限公司,曲线获得了生产资质,随后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获得发改委批准。桐乡工厂竣工后,合众获得工信部生产资质,拿到国内第七张新能源牌照。

现在,哪吒拥有桐乡、宜春和南宁三大工厂,综合年产能25万台。不过目前市场上的哪吒汽车均来自桐乡工厂。

零跑的布局最晚。直到2020年底,零跑才通过全资收购福建新福达汽车,解决了生产资质问题。而在那之前,零跑跟蔚来、小鹏一样是代工模式,给零跑代工的是长江汽车。

拿到生产资质后,零跑在今年4月又拿到了工信部的资质。7月,零跑宣布金华AI工厂获得整车生产资质,这座工厂占地551亩,设计年产能25万辆。零跑旗下车型T03与C11均在今年7月登上了工信部整车资质公告。

代工模式和自建工厂有利有弊,除了威马和哪吒从一开始就是自建工厂,其他造车新势力大部分都是“曲线救国”。但从长远来看,新势力们一定会拥有自己的工厂。小鹏已经有了广东肇庆工厂,理想有北京顺义工厂。自有工厂会是造车下半场的必备装备。

工厂除了跟产能挂钩,还跟地方的就业、税收直接相关,这也是国资入局的原因之一。车企工厂之间的比拼,其实也是地方关系的一次展示。

威马总部在上海,获得了上海国资支持,温州工厂在浙江,昆山国资也投资了威马,黄冈工厂在湖北,威马和湖北国资委下署的长江产业基金合作,以支持工厂投建。零跑总部在浙江,工厂位于金华,最新一轮融资中,杭州国资入局。

巧合的是,这三家公司都在浙江省发生了交集。威马温州工厂、零跑金华工厂、哪吒桐乡工厂,全部位于浙江。这跟“蔚小理”刚开始时分据合肥、广州、常州的格局有很大差别。

拼团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公司的基因是由创始人决定的,造车行业尤其如此。

比如,蔚来创始人李斌是连续创业者,在投资圈口碑很好,一帮大佬来站台,所以蔚来一开始就走的是高端路线,车是新势力中卖的最贵的。理想创始人李想是一个极致的产品经理,理想的车注重细节,一款理想ONE卖成了爆款。小鹏创始人何小鹏是技术男,小鹏的技术属性是最强的,机器马、飞行汽车,炫酷的概念很多。

威马、哪吒、零跑也是一样。

威马创始人沈晖,公认的行业老兵,见过世面、带过队伍、接触过交易。吉利的背景、收购沃尔沃的操盘经验,让他起步就带着光环,所以过去在融资上大开大合。

传统车企的背景,一方面是优势,另一方面也是限制。威马的早期团队很多人来自吉利,这些人造传统汽车熟悉,造智能汽车却未必擅长。威马行事稳健,还没卖车就先建厂,步子迈得稳,基础打的厚,但在营销和市场上不及“蔚小理”。

哪吒起步时依靠的是清华系的背景。合众创始人方运舟是安徽桐城人,清华大学博士后。在清华大学期间,方运舟师从新能源汽车行业泰斗级人物欧阳明高,后来还担任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

合众在早期阶段就拿到了清华大学旗下产业公司的投资,清华的背书对其开展业务有一些隐性帮助。2018年,原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张勇加盟,方运舟把总裁的位置交出,日常经营归张勇管。

今年以来哪吒一改往日低调作风,在营销上比较激进。最有争议的是8月初的“5分钟出圈”事件,当时吴亦凡事发,哪吒公关团队竟然在微信群讨论“给吴亦凡一个机会,官宣请他做代言人”,借着热点炒作一番。由于严重挑战社会价值观,哪吒半个公关团队被开除。

微妙的是,360公司也跳出来发声,表示坚决反对,并要求开除相关人员。像这种投资人公然对被投企业的业务和人事指手画脚的行为,过去很少见。不过,那两天哪吒和360公司都在社交网络刷屏了。

来源 / 哪吒汽车官博

自从360投资了哪吒,“消失”了很久的周鸿祎又活跃起来了,“为人民造车”的口号听起来很正能量。

零跑董事长是浙江大学毕业,浙大系是科技圈和投资圈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其背后的大华股份,很多普通消费者可能不熟悉,但这家公司是全球第二大安防厂商。零跑虽然起步晚,但起点并不低。

既然起步晚,在品牌声量上就要弱很多。但今年零跑很高调,发新品、炫技术、搞发布会,还要对标特斯拉。有人说,小鹏跟特斯拉撕专利可以理解,蔚来跟特斯拉比豪华也过得去,零跑跟特斯拉站一块,不知道哪来的底气?今年10月,零跑新车交付3654台,是本文提到的所有新势力中最低的。

但仔细一琢磨似乎也说得通。零跑说的“三年内超越特斯拉”,是在“智能化技术布局上”,既然是布局,就无法量化,也就不可比。

在造车新势力中,零跑和哪吒,过去一直被认为是第二梯队,销量、技术、品牌,都跟第一梯队有较大差距。作为暂时落后的一方,造势博眼球,也可以理解。

现在,新势力们又到了冲击上市的关口,而这第四个名额,大概率会在威马、哪吒、零跑这三家公司中诞生。上市不是终点,却能补充粮草。这一次,它们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

本文系作者深途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