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王”新焦虑:技术、成本难题接踵而至,电池龙头还能当多久?

征探财经

征探财经

· 2021.11.26

这焦虑何时能走出?

播放 暂停

“宁王”新焦虑:技术、成本难题接踵而至,电池龙头还能当多久?

00:00 15:16

文 | 征探财经,作者 | 迪安,编辑 | 万佳丽

43岁时,曾毓群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十年后宁德时代(300750.SZ)会成为全球动力电池行业巨头。

“赌性坚强”的他,11月4日在福布斯年度中国内地富豪榜上,以3272亿人民币身价超越马云、马化腾,成为中国内地第三大富豪。

11月8日收盘,宁德时代市值为1.54万亿。万亿市值的宁德时代,正在朝更高远的目标迈进。

这一切背后,当然离不开一众车企对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依赖。

然而,处在行业巅峰、牢牢站上1.5万亿市值的宁德时代,却似乎有了新焦虑。国内电池龙头的宝座能坐多久?电池行业标准仍未建立,锂电池技术是否会被瞬间颠覆?上游原材料价格飞涨,如何控制成本?国内外众多企业纷纷进入电池赛道,“去宁化”真的开始了吗?

面对焦虑,宁德时代显得格外躁动。

01 技术焦虑

从全球动力电池的出货份额来看,目前行业内的主要玩家包括中国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日本的松下,韩国的LG化学以及三星SDI。

从市场份额上看,宁德时代占据动力电池市场头把交椅。据SNE Research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车载动力电池装机量共计114.1Gwh,较去年同期增长1.5倍,排名前三的分别是宁德时代、LG新能源和松下,3家公司的全球市场份额合计占近70%。

与2020年相比,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由22.7%提升至29.9%,LG新能源由23.1%提升至24.5%,松下由22.4%下降至15%。

而在中国市场,宁德时代以超50%的市场份额,持续占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市场半壁江山。这主要得益于过去的政策红利。201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迎来第一轮大爆发,新能源汽车产量在一年内增长近4倍达到33万辆。

与此同时,彼时工信部为刺激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还发布了一份《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被业内称为动力电池“白名单”。

这一政策不仅将日韩等外企拒之门外,还对能量密度不高的磷酸铁锂电池造成了打击,三元锂电池逐渐成为主流。

在国内市场,当时同为第一梯队的比亚迪与中航锂电都选择了磷酸铁锂电池,而宁德时代则因主推三元铁锂电池,此后借着政策的春风迅猛发展。

但过去的成功路径并不能复制到未来。因动力电池技术更新迭代快,生产壁垒在于电芯生产、电池制造等各个环节的技术积累,所以持续的研发投入非常关键。毫不夸张地说,电池研发技术决定了宁德时代能否行稳致远。

根据智慧芽数据显示,在动力锂电池方面,国内专利申请数量远超国外,国外企业在储能电池而非动力电池方面的技术领先于国内。

2010年-2020年,中国动力锂电池专利申请数量遥遥领先。2020年,中国动力锂电池专利申请量为5879项。

美国和韩国动力锂电池专利申请量分别排名第二位和第三位,两国每年度专利申请量差距较小。2020年,韩国动力锂电池专利申请量为79项,美国动力锂电池专利申请量为23项。

而在国内,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技术方面最大的对手是比亚迪。

智慧芽数据表明,截至今年7月,比亚迪动力锂电池专利申请总量是宁德时代动力锂电池专利申请量的4倍左右,分别为748项和184项。

从趋势上看,2010-2021年7月,比亚迪在动力锂电池领域专利申请量每年均比宁德时代多,2019年两者动力锂电池专利申请量相差更是高达13倍左右,分别为136项和9项。

从专利的市场价值上看,比亚迪动力锂电池专利总价值也高于宁德时代:比亚迪动力锂电池专利总价值为1.28亿美元,是宁德时代的2倍多。

总结而言,从专利申请的数量以及价值上看,宁德时代在与比亚迪之类的企业竞争中并不占优势。

诚然,技术从研发到落地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对于如今的新能源汽车业,谁掌握了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电池,谁才能拿到更多订单。

最典型的案例是比亚迪推出的磷酸铁锂刀片电池,上市以来受到了市场热捧。有媒体报道称,比亚迪即将于明年第二季度向特斯拉供应刀片电池,目前配有刀片电池的特斯拉车型已进入C样测试阶段。而特斯拉目前是宁德时代的主要客户。

宁德时代无疑是存在技术焦虑的。今年7月底,其发布了一种新的钠离子电池,且计划在2023年形成基本的产业链。

曾毓群对此解释称:“因为钠离子电池在低温性能、快充以及环境的适应性等方面拥有独特优势,与锂离子电池相互兼容互补。而多元化的技术路线,也是产业长期稳定发展的重要保障。”

这两个问题均是目前宁德时代必须攻克的难题,决定着其未来还能否继续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首先,当前行业内仍然以锂电池占据主导地位,锂电池又分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宁德时代最早做的就是三元锂电池,其811电池方面的研发处于行业前沿位置。

可比起磷酸铁锂电池,三元锂电池虽然能量密度高,但稳定性稍差。宁德时代811电池就曾数次出现自燃事故。

在此前,以长续航、高能量密度为主导的补贴政策下,安全性较高但能量密度较低的磷酸铁锂电池一度“遇冷”,相反能量密度较高的三元锂电池则备受市场青睐。

但如今,磷酸铁锂电池却开始了“逆袭”。在特斯拉选择磷酸铁锂电池后,全球范围内的新能源车企纷纷开始效仿,磷酸铁锂电池性价比开始凸显。宁德时代需要突破三元锂电池技术的局限,并通过自身对行业的影响力形成一套电池标准。这才是宁德时代真正可以依赖的技术壁垒,否则随时可能被颠覆。

正如宁德时代招股书中所写:“锂离子动力电池行业技术更新速度较快,且发展方向具有不确定性。如果未来动力电池核心技术有了突破性进展,公司不能及时掌握相关技术,将对公司市场地位和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02 成本焦虑

宁德时代的技术焦虑,不仅仅来源于被技术颠覆的恐慌,也与最近上游原材料价格的飞涨有关。宁德时代正在不断通过收购上下游产业链企业,形成一定的成本控制能力,从而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要大肆收购,得先有资金。8月初,宁德时代582亿元天量定增方案震惊了A股市场。要知道截至2021年6月30日,宁德时代账上资金为746.8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75.71亿元还增长了371.16亿元。

9月30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该问询函涉及4月190亿元的对外投资计划以及582亿元的天量定增。

宁德时代回复深交所时称:仅从公司已公告的产能规划来看,2020年以来公司拟新增投资的电池生产基地包括宁德车里湾生产基地、福鼎生产基地、宜春生产基地项目等,项目建设资金需求合计已达约1100亿元。

不仅是建设生产基地,宁德时代还正在加速布局锂电池产业链的上下游。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宁德时代四处收购、多点出击,意图构建自己的“锂电王国”。

在上游供应链方面,为了掌握资源定价权,宁德时代斥资19.3亿元击败“锂王”赣锋锂业收购了MillennialLithium Corp. 100%股权,而Millennial主要从事收购、勘探及开发锂矿,在阿根廷拥有两处世界级锂盐湖项目,其产品主要用于生产锂电池正极材料。

此外,宁德时代还通过参股天华时代,以15亿元的价格获得了非洲锂矿项目Manono24%的股权。10月中旬,宁德时代又与湖北宜化达成合作推动磷化产业转型升级。

在镍、负极、电解液等领域,宁德时代也均有自己的布局。截至2020年末,宁德时代共拥有储能电池产业链相关业务的子公司15家。

自去年12月起,宁德时代又开启了加速扩张的步伐,投资超过735亿元扩产了6个电池项目,同时在福建、青海、广东等地规划了8个电池生产基地,电池产能共计接近500GWh。

总的看来,在动力电池、充换电、锂电池智能制备制造、自动驾驶等新能源及出行领域,宁德时代已经投资超过50余家企业,甚至专门成立了投资公司来加强产业链投资布局。

这些动作的背后,其一是为了通过入股的方法培养自己的准代工厂,同时分散供应商,在保障产能的同时降低成本;其二,是期望打通全产业链,以此获得各环节的定价权。

目前看来,一方面宁德时代在电池材料方向的专利申请较少,较难通过技术壁垒限制供应商的报价;另一方面,其在产业链方面的布局尚未打通全局,还不能掌控定价权。这两个因素或许是“宁王”目前四处收购、投资的缘由。

03 “去宁化”焦虑

“宁王”目前正面临着国内车企“去宁化”的可能。

根据SMM数据,2021年三季度电池级碳酸锂平均含税价格约10.98万元/吨,环比上涨23.66%,其中9月以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出现了多次跳涨。

随着入冬后的气候变冷,盐湖产量随之减少,或将会使锂价持续攀升。

下游主机厂商是否会接受这一价格传导,这里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毕竟就国内新能源汽车“杠铃型”市场而言,抛开国内高端新能源汽车消费群体不谈,更多的消费者选择新能源汽车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其入手价格和后续能源成本都很便宜。

这也是宁德时代扩张供应链背后的原因所在,它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宁德时代应对锂电池材料涨价的问题。

从新能源汽车整车成本结构分析,电池占总成本比近40%,成为产业链中最具话语权的一环。长远来看,车企们或将纷纷开启自研电池之路,“去宁化”可能将成为未来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的主旋律之一。

目前,有一些迹象已经表明了车企们自研电池的决心。比如在去年的电池日上马斯克称,弗里蒙特的“试验工厂”已开始生产,计划2021年底实现年产10GWh的目标。在柏林超级工厂,马斯克则计划建设年产100GWh电池工厂。

宁德时代的客户中,大众汽车集团介绍了自己正在研发的4种电池,并表示将在欧洲建立6个动力电池工厂;通用也与LG化学计划投入23亿美元组建合资公司;奔驰则9亿元入股了动力电池企业孚能科技。

在国内市场保护期结束后,宁德时代也将迎来LG、松下等外国电池企业进入中国后的竞争。从技术路线、技术积淀、专利价值等方面看,宁德时代与LG能源、松下还存在着一些差距。

主机厂商永远不可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届时宁德时代还能稳住如今的市场份额吗?这里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上万亿的宁德时代近期被大机构不断地减持。

根据晨星数据显示,海外最大的中国股票基金安联神州基金自今年6月之后,已经连续第三次减持宁德时代的股票。

此外,宁德时代的前十大股东之一高瓴资本在三季度末持有约4261万股,而半年期末时高瓴资本的持股数约为4481万股,这已经是高瓴资本连续第二个季度对宁德时代进行减持。

截至11月3日收盘,宁德时代股价报收640元/股,总市值达1.49万亿元。在2018年5月宁德时代登录创业板之时,其每股发行价才不过25.14元。短短3年间,其股价已然翻了25倍有余。

对比贵州茅台44倍的PE而言,如今149倍PE的宁德时代无疑站在了“山顶”。

在此境况下,宁德时代要想维持自身的高昂股价,必须不断对自己进行电池技术的革命,同时构建电池行业的标准。换句话说,电池行业标准没有确立之前,任何突破性的技术出现,都有可能颠覆宁德时代

同时,国内车企纷纷开始自研电池,外国动力电池企业也纷纷进入中国市场,留给宁德时代的时间不多了。

曾毓群的办公室除了一幅“赌性坚强”字画外,还有一幅“溥博渊泉”。“溥博渊泉”颇有深厚宽广,源远流长之意。

宁德时代面对新焦虑,或许只有拼命积累,行动再行动!

本文系作者征探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
514人已赞赏 >
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