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脑机接口的前景:人和机器相连意味着什么?

中信商业家

中信商业家

· 11月25日

大脑芯片、脑电波读取……这些科幻小说中的字眼逐渐成为了现实。

作者:史蒂文·霍夫曼著,周海云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9月

在电影《复仇者联盟》中,美国队长的前伙伴“冬日战士”跌下万米高的山谷失去了左臂,反派将他的神经与机械连接,将他改造成了拥有一只金属机械臂的黑暗特工。

电影中的的桥段听起来玄幻,然而事实上,通过大脑芯片、脑电波读取、人工智能等技术,科学家已经看到了人与计算机互联的可能性,脑机接口正在逐渐走进我们的生活。

 神经植入芯片和大脑芯片

仔细观察智人的演化,我们的大脑在过去的 3 万年时间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然而我们周围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史前的大脑怎么可能在一个现代的、高科技的社会中依然正常运转呢? 所以,这实际上表明了大脑具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可塑性。

如果人类的大脑有代码,它一定不是硬编码的,因为它具有非常高的可塑性。大脑中的神经通路可以很容易地进行重构,而在我们的一生中,新的习惯和行为一直在我们的大脑中构建新的神经通路。

每当你学会一种新的技能,比如演奏一种乐器或者进行某种运动时,你大脑中的神经回路就会发生改变。这使得人类能够适应几乎任何任务,从写诗到建造摩天大楼,它还使我们能够适应非常不同的环境。

科学家通过对动物的实验已经发现,我们有能力在大脑间直接传递信息。而脑机接口就是在大脑中植入电极,然后再把我们自己连接到互联网上。

脑之门(BrainGate)是一家由斯坦福大学和布朗大学合作建立的研究公司,研究人员将阿司匹林药片大小的芯片植入了四肢瘫痪的病人的大脑中,这使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思想来控制机械手臂。那些四肢瘫痪的病人现在还能够通过他们的思想在平板电脑上与应用程序进行互动。

对那些失去了手臂或者腿的人来讲,突然之间他们又能够使用电 脑、演奏音乐、自己吃东西,以及驾驶轮椅四处走动了,这种自由令人兴奋。

而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科学家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已经成功地把大脑信号转变成了语音。

他们让大脑中已经植入了电极的志愿者来训练人工智能辨别他们的大脑信号,然后再输出类似参与者的合成语音。

埃隆·马斯克相信这就是未来。他的创业公司 Neuralink(神经链接)已经融资了数亿美元,用于对上述这些大学的研究成果展开商业 化的运作。

Neuralink 希望能够改善那些患有神经系统疾病的人的生活, 比如患有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的人,以及那些遭受了脑损伤和脊髓损伤的人。然而,它的最终目标是创造出一个可以和人工智能连接 的第三层次的大脑。

“在有了高带宽的大脑接口后,我认为我们就可以选择是否与人工智能进行融合了。”马斯克这样说道。

虽然我们已经取得了上述这些进步,但在短期内大脑芯片领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技术上,电极常常会在生物体内溶解和腐蚀,没有人知道这些设备的寿命或者与这些设备长期共存可能产生的影响。同时心理上,绝大多数人对于在自己的大脑中植入某种异物是感到恐惧的。

神经芯片植入是一项了不起的科技成就,但是想要让它在市场上流通并为大众所接受,可能还需要更多的优化与发展。因为没有人会仅为了不用手机上网,就同意在自己头骨上钻个洞的。

下一代的脑机接口

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采用了一种与芯片植入完全不同的做法,他们发明了一种被称为 AlterEgo(另一个自我)的设备,这种设备不会读取人的脑电波,而是依赖于一种被称为“默读”的过程,即当你在头脑中对自己说话的时候,你会激活声带周围的肌肉。

AlterEgo 能够感知这些微小的肌肉运动,并对其进行解码,而最后获得的结果就是所谓的“无声的语句”了。

“我们的想法是,我们是不是有可能建立一个被看作在人体内部运行的计算平台?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将人体和机器融合在了一起,它会让你感到,它好像就是我们自身感官的某种内部延伸。”阿纳夫·卡普尔(Arnav Kapur)这样说道。

“想象一下,你能够完美地记住任何东西,像一台电脑一样快速地计算任何数字,无声地给其他人发送短信,并且在突然间你就已经精通了多国语言,这样你就可以在你的头脑中倾听某一种语言的翻译了,不过当你开口说话的时候,你使用的仍将是另一种语言。”

虽然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但这仍然是一个未完成的项目。卡普尔说,该设备距离商用化还需要一段时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资金,他期望达到的目标是让这件设备完全“隐形”,这意味着与一副无线耳机相比,这件设备将会更加不引人注意。

AlterEgo 代表的只不过是当下很多正在出现的新技术之一,这些新技术都拥有能够改变脑机接口未来的潜力。还有一种技术被称为硬脑膜外电子(epidural electronics),也叫电子文身。

电子文身设备比 一张纸还薄,并且像创可贴一样柔软。你可以很简单地把它像贴纸一 样粘贴在你的皮肤上,然后它就可以开始读取你的脑电波了。你完全可以把它粘贴在你的耳朵后面或者刘海下方,到那时每个人都将变得异常聪明。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领域的现状呢?说实话,还很难讲,因为技术的进步并不是线性的。它很有可能会在突然之间就爆发出来, 而真正的突破同样有可能会在明天就成为现实,或者还需要等待数十年之久,但毫无疑问,某一天脑机接口肯定会用一种无缝的方式把我们与互联网相连。

思维助理和大脑应用程序

那么,脑机接口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呢?这些设备是否会 最终替代今天的智能手机,并成为我们的主要通信工具?毕竟,我们一直在头脑中与自己进行对话,我们何不邀请一个先进的人工智能帮助我们解决各种问题?

这种复杂的人工智能将被设计成可以与我们的认知流相融合。与苹果的 Siri、亚马逊的 Alexa 不同的是,一个得到精心设计的具有认知能力的人工智能会与我们的思维流融合,在我们真正需要它之前,我们根本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这样才不会产生某种被迫的感觉。

例如我们正竭力要想起某事,它便会主动激活某一个程序,在互联网上搜索相关的信息并将结果呈现出来,所有的操作都可以如此轻松简单。

通过这种技术,同时我让我们的大脑具有几乎没有限制的云存储功能,那么所有过去的存储模式都将不复存在了。

为了进一步增强我们的智能,很有可能会出现一大批专业的大脑 App(应用程序)。它们不但可以帮助我们组织各种活动、分享各种体验,还可以玩游戏、登录股票市场、翻译外语、规划旅行 时间表,以及做其他更多的事情。

这些大脑App听上去确实很方便,然而万一我们的大脑被他人入侵,甚至,人工智能反过来控制了我们的大脑该怎么办?我们真的想让这些设备来触碰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思想吗?

好莱坞经典电影《盗梦空间》就描绘了人类通过脑机接口潜入他人意识的场景,智利一名参议员还因此推动将相关防范潜意识犯罪纳入宪法,多年来致力于保护人类“神经权利”。

为了能够让自身的收益最大化,像脸书这样的大公司已经在利用人们的消费心理。但与此同时,普通人可以说已经基本上完全投降了。虽然脸书一再地泄露用户隐私牟利,但它地股价甚至不减反赠。无不体现了人们对于社交网络和这些垄断型APP的依赖。所以,我们必须反问自己:如果我们使用这些大脑APP,该怎样保证我们的“思维安全”?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现在都已经无法离开智能手机,哪怕只有几分钟时间,手机必须在我们触手可及的地方。而在未来的某一天,脑机接口对于我们生活的重要性可能会比手机还大。

如果没有脑机接口的帮助,我们无法与他人竞争,甚至无法在这个世界继续生存。缺乏增强的智能以及在大脑间进行直接沟通的能力的人,在工作场所或者社会环境中大概率就会被排挤。没有脑机接口很有可能会被看作下等人。

这是一种可怕但又非常真实的可能性,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无论我们周围的人在做什么,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可能会有样学样。我们更害怕被群体排除在外,而不是害怕被操纵。

在未来,我会以一种从没想象过的方式与其他人连接在一起,这样的方式不但会提高我们的思维能力和生产力,还会创造出一个更加富足、更有活力的世界。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或许会失去我们自身思维的隐私性,同时还会在某种程度上丧失对自己生活的控制权。就像现在我们受到智能手机的支配一样。

随着脑机接口何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的生活也将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另外,正如我们在过去的自然演化过程中曾经多次做到过的那样,未来,我们将不得不再次去适应一个全新的环境。

本文系作者中信商业家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