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想念ofo

连线出行

连线出行

· 11月23日

早已与共享单车无关的ofo,只能靠退押骚操作引流续命。

文 | 连线出行,作者 | 周雄飞,编辑 | 子夜

沉寂许久的ofo,以一次热搜来证明自己还活着。 

近日,据相关媒体报道,ofo共享单车APP上线了一个名为“拉好友,帮你退押”的新活动,该活动显示:邀请好友越多,退押金越快,上不封顶。 

ofo自2014年成立后, 虽然经历了前几年飞速发展,一度成为了资本纷纷看好的明星企业。但随着2018年资金链出现问题后,ofo陷入到了消费者追讨押金的危机中。 

时至今日,被ofo拖欠押金的用户虽然大多数已经对其退还押金不抱希望,但对于此次ofo退押金的“骚操作”还是纷纷表达了不满和吐槽,甚至有网友表示“为了退押金,我还得坑一把好友?” 

在这样的关注下,ofo自今年7月初曝出青岛子公司注销后,再次“喜提”热搜。

ofo因退押金活动被吐槽上热搜,截图自新浪微博 

其实,在ofo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后,也做过一些自救,比如销售共享单车车身、试水虚拟货币、公众号接广告和成立小鹿有货进行购物返现。但据连线出行了解,其中的一些业务早已折戟,剩下的业务也处于被消费者投诉的困境中。 

作为购物返押为载体的ofo共享单车APP,虽然还用着“共享单车”的名称和熟悉的配色、logo,但打开APP后却发现其内容与共享单车业务早已没有了关系,甚至在很多安卓应用平台上都无法搜索到这款APP。 

除了APP之外,连线出行通过浏览,看到ofo官方公众号还在本月初发了一篇文章,虽然看似还在运营,但同样的是,其内容基本是一些与共享单车无关的营销文,官方微博甚至在2019年8月2日后再无任何更新。 

从APP和公众号“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可以看到“ofo小黄车”早已名存实亡。 

以往,依然有不少消费者希望它能真正复活,并退还押金,而今,可能无人再抱有这种希望。只是没想到没退的押金,还能被ofo当成引流工具再利用一把。

目前,ofo的烂摊子还没解决完,除了高达几十亿元的用户押金还在拖欠之外,据连线出行了解,ofo还面临着债台高筑的债务和无数张判决文书。 

从偶尔引起热搜的动作来看,ofo早已满身疮痍,它还能撑多久? 

01 ofo返押活动,真的会退押金? 

“我要回自己的押金,还需要好友助力?” 

ofo用户方瑶对连线出行表达了她对这个返押金活动的质疑,在她看来,ofo向用户退还押金是理所应当的、也是无条件必须执行的动作。“当我看到这个活动的那一刻,更多的是感到不可思议和可笑至极,反而没有多少愤怒。”方瑶这样说道。 

不是没有愤怒,而是这样的情绪已被时间冲淡了。据方瑶介绍,她是在2016年开始使用ofo小黄车的,因为当时她刚大学毕业开始上班,街边摆放众多的小黄车就成了她上下班通勤的主要交通工具。 

那时的ofo,虽然正在“彩虹大战”中酣战,但也正处于高光之中。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6年ofo仅用了8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A至C轮的融资,投资方涵盖金沙江创投、经纬中国和真格基金等知名创投机构。成为资本宠儿的ofo,也将其总部搬到了北京中关村租金最高的写字楼,一时风光无两。

ofo往年融资部分信息,截图自天眼查 

但未曾想到的是,一年后ofo却开始捉襟见肘,由于彼时软银掌舵人孙正义口头承诺的18亿“救命钱”并未到账,再加上其与摩拜合并未果,到了次年年初,ofo开始传出资金链断裂、大面积裁员等消息。 

这样的颓势,作为用户的方瑶同样能感知到。据她回忆,自2018年开始街边的ofo不仅变得少了,同时街边仅有的小黄车维护也没有之前好了,很多车扫码都提示无法使用。

“当时在看到这一切后,刚开始还选择相信ofo,因为使用了很长时间,也对这个品牌有了信任和认可。但随着ofo的情况越来越糟,我也在2019年年初申请退押金,至此就开始了漫长的追讨押金之路。”方瑶这样说道。

如今,方瑶退押金排位还排在5011547位,经历了长时间等待的她也渐渐打消了要回押金的想法。“就当做交学费了,但真没想到到了现在,ofo还在搞这样的骚操作,明摆着不想退押金。”她这样表示。 

退押金排队详情,受访者供图 

为了进行求证,连线出行试图通过下载APP来体验,通过七麦数据可知,这一APP的运营主体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为“北京拜克洛克”),该公司的法人正是ofo创始人戴威。 

但就在连线出行通过在小米手机应用商店中搜索ofo APP时,发现根本无法找到这一APP。随后,连线出行在应用宝和酷安等安卓应用平台搜索时,也没有找到这款APP。 

通过在搜索引擎中再三搜索,尝试多个下载链接后,最终完成了对ofo APP的安装,但就在准备注册登录时,APP却提示新用户无法注册。这也并不意外,毕竟其APP曾在去年遭遇过下架处理。 

然而,当连线出行使用老用户手机号验证码登录时,却发现存在无法收到验证码的情况,在尝试使用多个老用户手机号登陆后,最终才登陆成功,进入ofo APP页面。 

按照一些媒体报道,早在前几天“拉好友、返押金”的活动入口还被放到了APP首页的推荐位上,但在本周一连线出行登陆后,发现原本处于首页的活动入口已然消失。 

这一活动入口已被官方放到了APP下端的导航栏中的“赚钱”标签中。按照活动页面所示,主要的任务有两个,分别为“邀请好友,帮你退押金”和“好友下单奖励”。 

ofo“拉好友返押金”活动页,截图自ofo共享单车APP 

在两个任务名称下面,可以看到简单的任务介绍,前者是“好友越多,退押更快,不封顶”;而后者则是“单单有奖,最高奖励购物金额的40%”。 

任意点开一个任务,可以看到介绍“好友接受你的邀请后,你们将组队成功,活动期间内TA通过ofo返钱跳转到第三方平台购物,你们都将获得平台奖励的购物提成,奖励会自动计入您的账号中。”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任务规则说明处,写着活动时间为:2019年12月25日-2020月3月25日。这或许意味着,即使有用户为了要回自己的押金,参加这个活动,最后的结果也无法拿回押金。

ofo“拉好友返押金”活动规则,截图自ofo APP  

其实,ofo这样看似返押金、实则欺骗的活动已不是首次推出。 

早在2018年,ofo就与网贷平台PPmoney合作,并联合推出了返押活动。据了解,当时ofo指引用户可以一键升级为PPmoney的新用户,并同意将ofo的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 

升级成功后,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享受历史年化利率8%+8%的新手福利,锁定期30天,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在退出成功后获取原有的押金和相应的利息。 

但在该活动推出后,很快就被用户们投诉和声讨,被认为是“ofo部分用户押金转成P2P类投资”,随后这一活动被宣布下线。但事实证明,这样的动作仅是一个开始。 

一年后,ofo又上线了“天天返钱”的功能,引导用户通过在其APP中消费获取押金返现。据计算,用户要想返现99元押金,需要消费近1500元,且商城价格明显高于其他平台。 

不出意外,这一活动最后也在用户们的质疑声和投诉下草草了事。这之后,ofo并没有就此放弃,才有了目前可以看到的拉好友返押金活动。而就在前两天,在此返押活动中,还有一个“10元特惠充值”任务,据ofo介绍当用户在APP内充值10元后,立即就可退押2.5元。

ofo已下线的“10元特惠充值”任务,图源南方都市报 

但这一任务,在一些用户的声讨中被送上了热搜,随后这一任务就从活动页面中消失。 

“法律层面上,押金本身的约定是必须要无条件退还的。如果ofo倒闭,就被作为破产债务,以公司资产为限平均赔付;如果ofo没倒,就应该依照约定退还押金。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消费者,将用户转化为营销者,既不道德也不合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中国新闻网表示。 

而就在这一系列的返押活动背后,也隐藏着一个事实——ofo,已不再是之前的那个ofo了。 

02 告别共享单车后,ofo靠什么活着? 

黄色的背景色上,“ofo”三个字母以黑色浮现,这两个部分构成的APP曾是众多消费者手机中的常备软件之一。 

时过境迁,虽然现在ofo APP的大体图标样式并未有多大改变,只是在图标下端出现了“返钱”两个字样,但其内容已变了一个模样,以至让很多用户不再熟悉,甚至无比陌生。 

“最近刚下回ofo想看看押金情况,打开APP看到首页的那一刻,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否是打开了ofo。”ofo用户张爽这样对连线出行说道。在她看来,现在ofo APP更像是一个网购电商平台,与共享单车没有丝毫关系。 

的确,当连线出行刚打开ofo APP的那一刻,和张爽是同样的感觉,俨然像是打开了一个购物平台。 

打开ofo APP后,引入眼帘的不再是与共享单车租车相关的页面,或者说这类内容已经没了任何痕迹。取而代之的,是会出现在电商平台的各种字样,包括秒杀专区、大额返现和领券满减。

ofo APP首页,截图自ofo APP 

在这些字样之下,也就是在电商平台常见的商品流,连线出行通过翻看,可以发现其商品类目还是较为齐全的,不仅包括纸巾、沐浴液、牙膏和洗发露等日用品,也包括鼠标、充电器、烧水壶等电器和数码产品,亦或者包括泡面、香肠等食品。 

而在该APP首页的导航栏,也可以看到该平台所有的商品类目,可谓是品类众多从食品饮料、家用电器、到生鲜,酒类、再到图书,汽车用品等都有覆盖。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商品的售卖并不是基于ofo APP实现的。只要随便点开一个商品,点击商品详情下方的“立即购买”,就会出现一个跳转链接,提示是否进入京东商城或者直接跳转至京东超市。 

如果仔细看商品流的介绍,也能看到在几乎每个商品的价格上面会有一个京东的小图标。据连线出行获悉,除了京东之外,ofo APP还与唯品会实现了入口链接,换句话说,APP中所展示商品中,还有一部分来自唯品会。 

ofo APP中除了链接了京东和唯品会的商品购买入口外,其实也有一个自营的电商购物平台——小鹿有货。打开这一平台,可以看到其商品品类也是涵盖众多,其中的商品也没有标有京东或者唯品会的图标。 

据了解,小鹿有货是ofo在2019年开始探索的电商业务,刚开始这一业务只存在于APP钱包页中,通过APP进行导流,拥有部分成交订单。几个月后,这一电商业务跑出一定的盈利模式后,整个ofo APP的页面也进行大改版,将小鹿有货的入口放到了首页中。 

就此,ofo APP成为了既有京东、唯品会这样第三方电商平台入口,也有自营电商业务的导流型电商平台。虽然每次打开ofo APP都会弹出提示扫码骑车的小窗口,但实际上已与共享单车没了任何联系。 

ofo APP中“扫码骑车”弹窗,截图自ofo APP 

这样与共享单车的割离,同样发生在ofo其他官方渠道上。 

连线出行通过梳理,ofo曾用过两个公众号作为其官方发声的渠道,分别为“ofo共享单车”(现已更名为“ofo小黄车”)、“ofo小黄车订阅号”和“ofo小黄车官方”(后改名为“黄哥有话说”)。 

第一个账号主体为西宁转动惯量商贸有限公司,根据企查查显示,该公司由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全资控股;“黄哥有话说”账号主体为东峡大通,隶属北京拜克洛克关联企业;而“ofo小黄车订阅号”主体就是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三个账号中目前还在运营的只有“ofo小黄车”公众号,“黄哥有话说”无法搜索到,“ofo小黄车订阅号”的最后一条推文停留在2019年3月8日,之后再无更新。 

“ofo小黄车”公众号虽然还在更新,但其内容也已经与共享单车没有任何关联,整个账号的推文基本充斥着营销号和标题党式的推文。随意点开近期的任何一篇推文,都可以看到文首的课程导流入口,扫码导流二维码,就会前往一个名为“值得读的好书”公众号。 

点开这一公众号,可以看到其内容就是一些具体课程的导流推文,其中包括一些理财课、英语口语课和养生课等课程,课程单价基本位置在9.9元-49元之间。再看其账号主体为北京声声不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为“声声不息”)。 

通过企查查查询这一主体公司,从股权穿透可以看到其同样由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全资控股。 

北京声声不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穿透,截图自企查查 

除了APP和公众号之外,同样作为ofo官方发声渠道的官方微博,也没了任何声响。

通过翻阅,可以看到ofo小黄车官方微博的最后一条微博至今还停留在2019年8月2日,当日其发了一条有关于“ofo小黄车5元/辆回收”传闻的辟谣声明,在这之后再无任何更新。 

就目前来看,所有的对外渠道中,ofo仅在运营的只有APP和“ofo小黄车”公众号两个渠道,而就是这两个运营渠道,其内容却与共享单车完全无关,已变成了ofo电商业务和课程业务的主要导流渠道。 

ofo急需流量,而这两年层出不穷的退押骚操作,就是为了引流。 

根据七麦数据显示,ofo共享单车APP苹果手机端下载量在本月21日有明显的上升趋势;另据百度指数数据,以“ofo共享单车”为关键词的搜索量也在同日有了急速的增长,而这个上升正对应着ofo APP推出“拉好友返押金”活动的时间段。

ofo APP近一个月iPhone端下载量情况,截图自七麦数据

或许,也正是有了这样的变现渠道和一系列打着“返押”的引流操作,才能支撑起已身陷困境的ofo近两年的生存。 

03 ofo还能为自身续命吗?

不可否认,ofo目前还在泥沼之中。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已被两次限制高消费,分别在去年8月26日和12月2日发布;此外,其公司还在2019年3月25日被强制破产重整。 

在终本案件(指对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法院进行暂时终结执行程序并做结案处理,待发现财产后继续恢复执行)中,北京拜克洛克被执行标的总金额为114.64万元,未履行比例为70.59%。

北京拜克洛克终本案件详情,截图自企查查 

这样的法律风险,同样发生在ofo相关联的企业中,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通过搜索,可以看到ofo小黄车官方版小程序的运营主体为东峡大通,这一公司曾也是“黄哥有话说”公众号的运营主体。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在2018年10月19日之前,该公司的法人为是戴威,之后转为陈正江。 

按照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7日,东峡大通43次被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335次被列为历史执行人、275次被限制高消费。 

终本案件方面,截至今年9月28日,东峡大通已有260件案件,涉及执行标的总金额为61624.78万元,未履行比例高达95.49%。这一被执行金额几乎是拜克洛克的530多倍。

之所以这些公司会有如此多的法律纠纷和风险,其中大多数还是因为ofo拖欠诸多供应商的款项所致。 

一名ofo供应商内部人士曾向AI财经社表示,2018年ofo出现资金危机时,许多供应商在私下沟通,打算提起集体诉讼,推动ofo实行破产,并在清算阶段趁早履行债权。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1月,顺丰开始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法院起诉ofo,申请冻结ofo小黄车在招商银行账户的存款1375万元,原因是ofo拖欠运输费。顺丰解释称:“我司对于ofo的催收行为属于公司正常的业务款项收款流程,我司在多次催款无效后,才依法提起诉讼。”  

2019年6月,因东峡大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金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ofo供应商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将其诉至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东峡大通被强制破产重整,截图自企查查 

除了拖欠供应商之外,还有众多ofo用户仍在等待退押金。 

据腾讯科技多家媒体报道称,截至2019年中旬,ofo排队等待退押金的人数已超过1500万,需退还的押金总额为15.84亿元至31.84亿元。另据《中国消费者报》报道,目前等待退押金的人数已达到了1600多万人。 

面对供应商和用户们的债务,虽然戴威在去年7月31日发微信朋友圈透露升级为“奶爸”,称要“努力做个好奶爸”,但他也已成为了“限制消费令”的“代言人”。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28日,戴威本人已成为38次限制高消费的关联对象。 

虽然ofo APP和其官方公众号还在运营一些电商业务和课程业务,但面对这样的巨大负债,或许只是杯水车薪。 

连线出行通过翻看黑猫投诉,可以看到有众多消费者对ofo APP不退押金进行投诉,其中就包括对于“购物返押金”活动的投诉,表示“并不想在APP中买东西,只想要押金。” 

而对于ofo自营的电商平台小鹿有货,这样的投诉同样层出不穷。据黑猫投诉来看,有众多消费者对此平台进行投诉,不是“买了东西不发货,商家已读不回”,就是“无法使用余额付款,欺骗消费者”等维权信息。

有关小鹿有货的部分投诉,截图自黑猫投诉官网 

现在来看,无论是推出一些“返押”活动来引流,还是苦苦坚持做电商等业务,ofo都很难能为自己续命,毕竟这些动作能成立的基础是用户还会信任ofo。但随着押金的迟迟不退和一系列欺骗用户的动作出现后,已经让很多的消费者对ofo失去信任。 

“我真的很后悔当初会成为ofo的用户,甚至后来还在相信ofo。”方瑶在采访最后向连线出行说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像方瑶这样的用户或许会越来越多,也无人再期待ofo的小黄车再次出现在街头,有关ofo共享单车的一切都随风散去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方瑶和张爽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连线出行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0736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494人已赞赏 >
494换成打赏总人数49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