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不必当最佳示范,但新东方确实需要挣快钱

螺旋实验室

螺旋实验室

· 11月18日

9月中,新东方宣布关闭在线旗下K12业务,紧接着在11月中,新东方再次宣布将于2021年底前停止全国所有学习中心的K-9学科辅导服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螺旋实验室

​“双减”大潮下,昔日的教培巨头新东方成为了不少媒体关注的焦点,作为行业的领头羊,新东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了不少同行的关注。

11月初,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直播中表示将会对近两年新装修的1500多个教学点进行退租,遗留下来的8万多套课桌椅都会捐赠给乡村学校。此举被不少网友赞为“体面转身”。

但体面捐赠的背后,也都透露着教培行业的艰难。受政策影响,这一年以来整个教培行业都面临着调整,不少头部企业的股价和业绩都出现大幅度收缩,无论对行业还是从业者而言,“转型”都是当下最急切的需求。

不过俞敏洪宣告将参与直播带货农产品之后,却惹来了不少争议,对教培行业来说,怎样的“转型”才是正确选择?教培机构“挣快钱”又该如何看待?

俞敏洪转型带货被“批”,没有担起示范作用?

11月初,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一次直播中表示,未来计划成立一个大型的农业平台,和新东方的老师们一起通过直播带货,帮助农产品销售。

网上也有流传一张俞敏洪将于11月在抖音开启首场“助农直播”的海报,但具体直播时间尚未可知。

事实上,行业大佬跨界带货早已不是新鲜事,前有罗永浩破产后下场带货,凭一己之力上演“真还传”,将债务偿还干净;再有梁建章通过直播将携程重新带入了正轨,以及当当网的李国庆等,也都纷纷加入“直播大军”。

行业大佬带货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俞敏洪宣布直播带货农产品之后,央媒经济日报却发表了一篇名为《新东方不应照搬李佳琦》的文章,其中一个观点认为,作为教培行业的龙头企业,新东方的转型具有示范意义,如果转型只是从一个“赚快钱”的行业转去另一个“赚快钱”行业,恐怕不是最佳示范。

文章发布之后,瞬时引发网络的热议并上了热搜,有网友表示认同文章的观点,但不少网友觉得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很快,俞敏洪本人也对此作出了回应,表示新东方如果直播带货,会向李佳琦、薇娅等行业前辈取经,而对于新东方跨界到原本并不熟悉的直播领域,感谢记者给了一个非常善意的提示。

俞敏洪的回应言辞恳切,也得到了不少网友的认可。螺旋君认为,新东方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本质上其转型方向不存在“该不该”,只有“能不能做好”这一点。

诚然,从教培跨界到直播,目前尚难以判断到底新东方团队能不能做好这事,这或也不是其转型的最优解,但对于教培行业来说,任何的出路,都不过是想“活下去”的出路罢了。

教培行业需要一些快钱

“双减”政策落地之后,不仅仅新东方,所有教培机构都面临着转型,老牌教培巨头好未来、学而思,和猿辅导、作业帮等独角兽均宣布转型素质教育;高途则将目标转向了成人教育和高中学科培训。

而一些线上培训机构,如51Talk转向了语言素养课,作业帮上线小鹿编程、小鹿美术、小鹿学习力等“素养课产品”。

再看新东方,同样也在朝着素质教育方向转型。9月中,新东方宣布关闭在线旗下K12业务,紧接着在11月中,新东方再次宣布将于2021年底前停止全国所有学习中心的K-9学科辅导服务。

数据显示,目前K-9服务收入约占新东方年度总收入的50%-60%,而退出K-9业务对新东方整个营收而言,会是重大的不利影响。

巨头尚且如此,其它中小教培机构,更有可能面临大规模收缩,甚至倒闭,因此,教培行业大规模裁员也早已不是新鲜事。“双减”之后,掌门教育、高途、字节跳动、作业帮、好未来、猿辅导等企业都纷纷传出了裁员的新闻。

教育机构的裁员没有终止,而对教培从业者而言,寻找下一份工作也变得更困难。10月,凤凰WEEKLY曾发表一篇《“对不起,教培行业出来的,我们不要”》的报道,里面表示,有企业明确表示不招聘教培行业出来的求职者。

从教培行业出来的求职者,在当前行业环境下,想要再找一份教培相关的工作,显然并不容易,而选择转换行业,则可能要重新适应并开始,“转型”殊不容易。

不过,对于可以留下来的员工,他们要面对的压力也并不小。目前,整个教培行业大多均选择往素质教育发展,但这条赛道也略显拥挤。

据央视报道,自“双减”政策发布以来,市场上新增了3.3万余家素质教育企业,较去年同期相比增长99%,对大多教培机构而言,从K12转型到素质教育,其“转型”难度会低一点,因此也成了教培机构扎堆的选择。

教培行业的“幸存者”,他们也要面临KPI翻倍,一人顶几人份工作,又或者工资发放不到位的心酸。

毫无疑问,行业正在面临收缩,不管是留下来还是走出去,企业和个人都要面临新的“转型”,直播,不过是千万转型出路中的一条罢了,而所谓的“挣快钱”,大多也都是源于企业生存下去的朴素愿望。

教培另谋出路,直播真的是“赚快钱”?

那么,对于新东方来说,直播带货到底是不是一条好出路?除此以外,新东方还有什么选择?

先来看看直播带货这个选择,上文提到《新东方不应照搬李佳琦》这篇文章中认为,直播带货是一个“赚快钱”的行业,那到底又是不是呢?

无疑,提到直播带货,大家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李佳琦和薇娅,在今年双十一首轮预售开始的10月20日,李佳琦和薇娅两位头部主播分别拿下了106.53和82.52亿的直播间累计成交额。

虽然,成交额背后参与分成的还有商家、MCN机构等,直播本人能拿到多少还不好说,但将直播称为“快钱”确实也不为过。但问题是,并不是每个参与直播的,都能如此“赚钱”。

去年6月,当当网李国庆在自己的直播首秀中仅实现了不足20万元的销售额,参与人数仅7.7万人次。类似的明星或者流量在直播间卖力吆喝,观众却不为所动的新闻也不少见。

电商直播行业的竞争是相当残酷的,数据显示,预计到了2025年,电子商务相关从业人员突将破7000万,而目前,70%以上的从业者收入低于万元,5成相关从业者正考虑转行,可见, “带货”绝不是一门随便就能入门的生意。

换个角度来看,俞敏洪基于风口,又或者基于宣传的考虑而上线直播,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而基于扶持乡村经济,帮助农产品销售这一点来考虑,“助农直播”也有其特殊意义。

但以上两者的实现,大多还是基于俞敏洪个人的流量和热度,而一旦新东方全园教师转型“直播带货”,恐怕其效果还难以预测。

直播这事,看起来只是动动嘴皮子,但行外的人看热闹,行内人的看门道,作为一门事业,直播所需要的技巧也不会比教师少很多,直接将直播课的演讲能力运用到直播带货的推销之中,对老师们来说,会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新东方要将“助农直播”作为其“转型”的方向之一,对旁观者来说,不妨给予多一点宽容,毕竟也是一个尝试;对于新东方自己来说,则需要考虑得更透彻。

毕竟比起原本并不熟悉的赛道,“转型”后的新东方,仍有一个将近5000亿元的素质教育市场,和一个将近1000亿元的职业培训市场,目前来看,两个市场都仍未出现头部企业,那么,为什么不能是新东方呢?

本文系作者螺旋实验室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钛粉33536
492人已赞赏 >
492换成打赏总人数4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