漯河首富往事:辣条打败了火腿肠

市界

市界

· 11月17日

两个家族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双汇发展董事长 万隆)

(双汇发展董事长 万隆)

文丨市界,作者丨雷彦鹏,编辑丨刘肖迎

1998年,受洪水影响,湖南省平江县制作酱干的原材料大豆大幅涨价,人们着急了。因为酱干是当地最常见的美味小吃,也是重要的产业。

老师傅们设法找寻大豆的替代品。他们发现,面粉比较便宜,供应也较充裕。于是,老师傅们在被动中,创造出了一种麻辣面筋。这便是“辣条”最开始的模样。

次年,一个20岁的小伙子,带着打工攒的钱与辣条的配方,一路北上,从平江到长沙,再到郑州,坐上2153次列车,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漯河。

辣条的故乡是平江,不过,将辣条做成巨头的商业故事,却发生在漯河。正是这个小伙子——刘卫平,在漯河创立了“卫龙”品牌,并将辣条变成了全民小零食。

可能谁都没想到,20年后,“卫龙”竟然使漯河的老品牌“双汇”都略显失色。

11月14日,卫龙美味通过港交所聆讯,距“辣条第一股”又近了一步,刘卫平已经成为了新的漯河首富。而双汇的“掌舵者”万隆,不仅丢了漯河首富的宝座,还因“父子恩怨”引发广泛讨论。

要说2021年“中国食品名城”漯河的商业故事,那主角必定属于万隆与刘卫平。

01、Made in漯河

漯河位于河南省中南部,沙河、澧河在漯河市区交汇并穿城而过。据说,“双汇”就是因此而得名。

万隆一手缔造了“中国肉类加工第一股”双汇发展,以及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万洲国际,在漯河无人不知万隆。大儿子万洪建曾评价万隆:“在漯河就是一个神”。

依靠这两家行业龙头,万隆已经当了多年的漯河首富。在2020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上,他的财富为110.8亿元,依然稳居漯河首富。

不过,随着卫龙冲刺上市,漯河首富已经易主了。

在10月底发布的2021胡润百富榜上,卫龙的实际控制人刘卫平、刘福平兄弟俩,首次登上富豪榜就以黑马之势并列成为漯河首富,同时还跻身河南富豪榜第二,仅次于“养猪大户”牧原股份的实控人秦英林、钱瑛夫妇。

刘卫平、刘福平的财富均为280亿元,合计达560亿元,而万隆、王梅香夫妇的财富为90亿元,远不及前者。

要说年龄,万隆已经81岁,大儿子万洪建52岁,次子万宏伟也已48岁,而刘卫平、刘福平兄弟俩比万隆的两个儿子的年龄还小,一个42岁,一个39岁。

万隆是土生土长的漯河人,刘卫平是来自湖南的“外乡人”。即使在漯河,一个卖火腿肠、杀猪,一个卖辣条,在公开场合两人都甚少露面,也没有太多交集。但是,就是这么个年轻后生“抢走”了万隆的首富宝座。

巧合的是,刘卫平当年之所以来漯河创业,正是听说了双汇的大名。

双汇的前身是漯河肉联厂,在其连年亏损而濒临破产时,万隆改变了这个国营老厂子的处境。高中还没毕业时,村里征兵,万隆就入伍当了铁道兵,复员后,进了漯河肉联厂。1984年,厂里职工“票选”厂长,44岁的万隆全票当选。

当上厂长后,万隆打破铁工资、清除关系户,通过一系列铁腕治理,厂子很快就实现了盈利。1992年,肉联厂的第一支火腿肠诞生,万隆将其命名为“双汇”。之后,万隆以肉联厂为核心,组建并成立了双汇集团。

已经积攒了足够家底的双汇,请来葛优与冯巩代言。那个年代,电视广告+明星是营销的法宝。果然,盛况空前,双汇火腿肠“商场超市有,大街小巷有,乡里村里有”。

1998年,脱胎于双汇集团的双汇实业(即现在的双汇发展)在深交所上市,“中国肉类加工第一股”正式诞生,58岁的万隆已初尝成功滋味。而此时,远在平江的刘卫平,拿着打工攒的钱,看着家乡遭受洪水的重创,幻想着离乡创业。

刘卫平找来一幅地图,沿着交通主干线划了一下,圈定了郑州和漯河,但最终选择了北上漯河。“听说那边食品企业非常多,特别是有个双汇。大家都知道,双汇火腿肠做得非常好,我也要去那里。”

落脚漯河后,刘卫平偶然间发现了一种叫牛筋面的食物,并找到了生产牛筋面的小作坊。交押金,改模具,一个星期后,产品出来了。“我们加了点焦糖和辣椒面,变成一种咖啡色的产品,有点像鳝鱼,于是就起名叫‘鳝鱼条’。”

刘卫平说,后来因为名字写起来比较麻烦,就改成了“鱼条”。2002年,改进设备,扩大产量。被“鱼条”辣爽了的人们,逐渐开始称之为“辣条”。

刘卫平申请了卫龙商标,还成立了漯河平平食品有限公司。

自此,拥有了姓名的卫龙辣条,疯狂的地推。之后,又降低辣度、改成小包装、找明星代言,越来越受欢迎。

在选择较少的年代,Made in漯河的双汇火腿肠与卫龙辣条,都抓住了人们的胃。如今,已经成为漯河名片的双汇与卫龙,又多了关于财富的故事。

02、两个家族,两种风格

双汇与卫龙有一点很相似,那就是都有很强的家族属性。

在卫龙,刘卫平为公司董事长兼执行董事,弟弟刘福平为执行董事兼总裁,上市前,兄弟俩合计持有卫龙92.17%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当年,刘卫平是先到的漯河,当产品定了下来后,他让弟弟从家乡带人到漯河,开始了创业。

卫龙的高管中还有多位刘氏兄弟的亲属:副总裁刘忠思,为刘卫平及刘福平的堂弟;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彭宏志,是刘忠思的表兄;执行董事兼副总裁陈林,是刘忠思的表弟。

卫龙是兄弟组合,而双汇现在是父子搭档。

双汇的发展历程有些曲折,万隆有几次重要的资本运作,使得双汇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了多次——从国资到外商独资,再到以万隆为首的双汇管理层和员工控制。

2013年,注册于开曼群岛的双汇国际斥资71亿美元,“蛇吞象”式并购了美国最大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猪肉企业——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食品公司。2014年,双汇国际更名为万洲国际,并且在整合上百家所属公司后在香港上市。

(万隆与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总裁C. Larry Pope出席新闻发布会)

万洲国际为双汇发展的间接控股股东,而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成了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的兴泰集团。

明面上,万隆是万洲国际与双汇发展的掌舵者。但是,通过境内外层层注册的公司,仍然不能清晰地看到万隆家族对这两家巨头企业的具体持股情况。

兴泰集团的三名登记股东作为受托人,通过信托安排代表包括公司及其关联方在内的员工持有兴泰集团,而受益人通过员工持股计划取得受益份额。截至2020年年末,受益人中持有受益份额最大的为万隆,其共持有的受益份额约45.55%。

从今年6月份开始,随着万隆与大儿子万洪建的“陈年矛盾”的公开,曾经被认为是万隆接班人的万洪建,被免除职务。随后,二儿子万宏伟获得重任。

8月份的人事调整后,在双汇发展,万隆为董事长,万宏伟为副董事长,郭丽军、马相杰为非独立董事;在万洲国际,万隆为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万宏伟为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郭丽军从首席财务官升职为行政总裁。

不过,在管理风格上,这两个家族大不相同。

在双汇,万隆很强势,说一不二。在漯河,人们对万隆如是评价:“头发少,头皮硬”。万洪建此前称,全家都怕万隆,“我其实一直在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

在万宏伟获得重任后,万洪建隔空提醒他三个注意事项:“不说话!不说话!不说话!”而对于同时获得重任的双汇“老臣”郭丽军,万洪建则称,综合素质不行,但是非常听话,“老板说对就是对,老板说错就是错”。

相较于万隆的强势以及父子的矛盾重重,卫龙的兄弟组合似乎更默契。

刘卫平负责公司整体战略,刘福平负责整体经营管理。《河南商报》曾报道称,主抓业务的刘福平对于市场极为敏感,光手机上的打车软件就下载了好几个,目的是体验新东西、研究互联网企业的玩法,来寻找灵感。

“一个抬头看天指点方向,一个低头干活专心经营。”这是卫龙内部人士对他们的评价。

有卫龙员工曾告诉《新京报》,“董事长和总裁为人都很低调,他们很重视学习,经常给我们安排培训,内容是偏商业和管理方面的,鼓励我们不断提升自己。”

此前,刘氏兄弟的学历引起过讨论。刘卫平是高中毕业,不过,2017年,刘卫平和刘福平毕业于西南大学,二人通过线上课程在西南大学主修行政管理。

03、首富的铠甲与软肋

2005年,漯河被评为“中国食品名城”,而且,其也是第一个“中国食品名城”。

彼时,卫龙尚未壮大,为获得这个称号做出大贡献的是双汇、汇通、南街村、奥的利等企业。其中,双汇尤为闪耀,几乎处处都是褒奖之声。

那一年,双汇发展主营业务收入达到了134.6亿元,高温肉制品已发展成为具有绝对竞争力的国内第一品牌,低温肉制品通过全国的运作实现了规模的快速扩张。此外,双汇冷鲜肉还开创了中国肉类品牌,结束了中国卖肉没有牌子的历史。

不过,2011年,受“瘦肉精”事件冲击,叠加产品结构升级和销售终端铺设不及预期,肉制品销售一蹶不振。“火腿肠王者”双汇,突然不香了。

直至2012年,双汇完成重组方案,并确立大力发展低温肉战略,公司的业绩才有了较大起色。不过,很快,增长又回归平淡了。

截至2020年,双汇发展的屠宰业务营收占比已经超过了65%,而肉制品业务早已不是公司最核心的业务了。不过,公司的利润来源依旧是肉制品,因为肉制品的毛利率远高于屠宰业的毛利率。

近些年,双汇发展肉制品的销量几乎已停止了增长,收入也增长艰难,而屠宰业还深受行业周期影响,并不稳定。

如果说双汇是漯河的旧名片,那么,卫龙便是漯河的新名片。

在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前夕,卫龙完成了Pre-IPO轮融资,这也是其首次引入外部资本,由CPE源峰和高瓴领投,红杉中国、腾讯、云锋基金等知名机构跟投,融资金额5.49亿美元,合计持股5.85%,投后估值超600亿元。

从5月12日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6个月后,卫龙的IPO未有新进程。根据相关规则,递表时间超过6个月未获批,其招股书就会失效。11月12日,卫龙再次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11月14日,卫龙通过港交所聆讯,离上市更近了。

作为辣味休闲食品这个细分行业的龙头,卫龙似乎很被资本看好。不过,从销量来看,2018年至2020年,卫龙调味面制品销量的增速在放缓。

如今,人们越来越注重健康了,选择也越来越多了,不管是火腿肠还是辣条,对人们的吸引力已大不如往昔。不过,卫龙和双汇有自己的“铠甲”。

作为各自领域的龙头,可以用提价填销量的“坑”。双汇与卫龙也都是这么做的——双汇肉制品已多次提价,卫龙的辣条产品同样在提价。

然而,这并不能给业绩带来持续有效的增长。近些年,双汇发展业绩起起伏伏,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均为负增长。而卫龙2021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同样是负增长。

在传统的主营业务之外,新业务难以扛起增长大旗。

双汇发展10月时称,公司肉制品消费亟待升级转型,新产品将围绕餐饮主食工业化,开发中华菜肴等系列产品;围绕火锅食材等,开发速冻系列产品……

而卫龙,除了辣条,还开发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如魔芋爽海带、麻辣土豆片、泡椒脆笋等素菜小吃,还有泡椒凤爪、香辣小鱼仔、鱼丸、小香肠、小鸡腿等。

管理大师查尔斯·汉迪指出,“任何一条增长曲线都会滑过抛物线的顶点”,第二曲线必须在第一曲线到达巅峰之前就开始增长,只有这样才能有足够的资源(金钱、时间和精力)承受在第二曲线投入期最初的下降。

双汇与卫龙的新业务,出现的似乎有点晚了,而且新赛道拥挤。这很可能就是它们的“软肋”。

刘卫平的名字曾出现在某商学院学员名单中。同期的学员还有王夫也(华谊兄弟)、陶石泉(江小白)、李冰冰(演员)等人。

万隆不一样。以前在漯河的时候,万隆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都要去工厂转一圈,环视他的猪肉帝国。万洪建称,近两年,万隆住在香港,平常直接接触的只有贴身秘书沈瑞芳、保镖等寥寥数人,而糟糠之妻仍在漯河。

参考资料:

《从“国货潮品”到“全球零食”》,河南日报

《辣条界“扛把子”要从河南走向世界》,河南日报

《万隆辞任总裁!万洪建:恭喜弟弟,我不会回万洲,计划卖猪头肉》,新京报

《第二曲线》,机械工业出版社,查尔斯·汉迪 著,苗青 译

本文系作者市界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钛粉33536
492人已赞赏 >
492换成打赏总人数4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