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背水一战

深燃

深燃

· 11月17日

融资、扩产、搞研发,宁德时代很忙。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文丨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丨黎明,编辑丨魏佳

“电池一哥”宁德时代,又走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

11月15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拟将定增预案募资总额下调至450亿元。此前,宁德时代曾计划定增募资582亿元,用于扩建产能和补充流动资金。不过,即便是下调额度,这笔资金对宁德时代依然非常重要。

今年以来,得电池者得天下,成为新造车行业的共识。作为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零部件之一,动力电池正在成为新能源产业链中被争夺的高地。

一面是爆发式增长的市场需求,一面是短期难扩大的工厂产能,还有携着巨资进场、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即便是已经连续四年出货量居全球第一,宁德时代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跟一般的商业竞争不同的是,动力电池的争夺,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而且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6月,有消息称,宁德时代最大的竞争对手,韩国LG新能源启动上市流程,拟IPO融资超10万亿韩元(约人民币573亿元),有望刷新韩国最大IPO纪录。

7月,韩国政府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将在2030年前投入350亿美元用于发展本国的电动汽车电池行业,与已经占据主导地位的中国公司和日本公司展开竞争。为配合这一战略,韩国电池三巨头LG新能源、SK创新、三星SDI宣布计划到2030年总投资40万亿韩元(约人民币2247亿元)。

几乎与此同时,特斯拉前高管创办的电池公司Northvolt,完成历史上最大一轮融资,规模达27.5亿美元,3个月后,有消息称Northvolt通过私募再次融资6亿美元,加速追赶宁德时代

各国的电池巨头展开军备竞赛,加速融资,扩充产能,背后是对新能源产业的全面竞争。

宁德时代身处其中,已经无路可退。

宁德时代要操心的,不只是卖电池

对于一辆电动汽车而言,如果半导体是大脑,那么电池就是心脏。而宁德时代,就是那个最懂心脏的人。

但现在,困扰宁德时代的问题,不是电池怎么卖出去,而是怎么造出来。

11月初发生了一个标志性事件:宁德时代收购千禧锂业被“截胡”。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加拿大的锂矿企业,此前宁德时代报价约19.43亿元拟全资收购,但中途插进来加拿大美洲锂业,报价约25.59亿元,比宁德时代高出三成左右。美洲锂业还为此替千禧锂业向宁德时代支付约1.28亿元的违约费。

“截胡”事件只是个案,背后是锂电池上游原材料日益白热化的竞争。

今年以来,锂、镍、钴等原料价格持续上涨,导致锂电池生产所需的正极材料、电解液、负极材料等价格大幅上涨。根据GGII数据,今年9月相比1月,三元中镍正极材料、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电解液、负极材料市场平均价格分别上涨约70%、105%、105%、40%。

图 / 锂电池上下游产业链

原材料涨价传导给电池企业,会带来成本的上涨,进一步影响电池价格。这逼着包括电池企业在内的下游玩家,不得不将触角往上游延伸,通过收购等方式来加强供应链布局和管理,降低原材料价格及供应风险

而一旦涉及到最上游的锂矿,就又踏进了一个竞争异常激烈的战场。

全球近80%的锂资源产量主要集中在美洲四湖以及澳洲六矿,因为稀缺,锂矿已经成为各国争抢的战略资源。宁德时代面临的对手,不仅有各国的电池巨头,还有锂矿商、车企,甚至产矿国政府。

原材料的问题解决后,还要解决产能的问题。

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成为全球共识。今年1-9月,各国新能源车的市场渗透率不断增长,欧洲达到20%,中国为11.6%,9月单月,中国新能源车的市场渗透率已经达到17.3%。

锂电池的供应是新能源产业链发展的关键要素,这带动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快速增加。

然而,今年汽车行业先后遭遇了“电池荒”和“芯片荒”,供应链问题让全球汽车行业减产,有车企老板排队到宁德时代抢电池,电池供不应求的状况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缓解。宁德时代透露,今年1-9月,宁德时代锂电池产品产能利用率已经达到97.3%。

图 / 宁德时代电池销量、产量及产能

扩产能成了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关键。

GGII预计,2025年全球动力及储能电池出货量为1516GWh(亿瓦时,电功单位),如果宁德时代到2025年还想占有至少30%的市场份额,就需要在当前基础上扩大产能,对应的2025年锂电池销售量约为455GWh。

从生产备货到产品交付,以及生产线的建设投产,这中间会有一个时间差,宁德时代预计,要达到2025年455GWh的销售量,2025年之前需要布局的产能应达到约520GWh。

根据宁德时代披露的数据,今年前9个月,宁德时代锂电池产能为106GWh,将正在建设尚未稳定运行的产能合并进来,工厂设计年产能预计为240GWh。

也就是说,要保持2025年30%的全球市占率,宁德时代2025年的产能缺口约为280GWh

这是一场长途赛跑。现有的市场格局,可能会在未来被打破。由于动力电池的产能建设周期长达几年,因此今天的布局,将会决定四年后的市场格局,也会决定新能源产业的发展速度。

动力电池玩家们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未雨绸缪,加速融资、扩产,提前卡位。

对于宁德时代而言,要坐稳全球电池一哥的位置,需要考虑的不仅是当下的销售,供应链和产能问题,是更值得操心的事情。

盖厂、投资、搞研发,都离不开钱

盖一座电池工厂,要花多少钱?

宁德时代的定增说明书,为我们透露了一些细节。

图 / 宁德时代募资使用计划

按照计划,宁德时代接下来会在福鼎、肇庆、常州、宁德四大基地投建工厂。以福鼎项目为例,这是一个锂电池生产基地,规划年产能约60GWh。要建好这个基地,宁德时代预估需要投资近184亿元,耗时4年。其中,仅购置及安装设备就需要111亿元,建筑工程费需要65亿元。

投入184亿,2025年完工投入使用,新增产能也只有产能缺口的五分之一。总投资回收期则需要7.01年。

这次定增获得的资金,宁德时代将用来投建五个项目,合计新增锂电池产能约为135GWh。其中建设期最短的常州项目,也需要两年时间,所需的资金则高达117亿元。

去年7月,宁德时代完成了一笔196亿元的定增,然后在宁德、常州、宜宾投建了三个重要的产能项目,耗资160亿元,增加了52GWh的产能。更早之前,宁德时代2018年上市时募集了53.5亿元,如今这些钱基本都已经花完了。

动力电池是个重资产行业,前期资本投入非常高。去年,宁德时代购置各类资产就花费了307亿元。今年前9个月,这方面的支出已经超过了300亿元。

盖厂还只是投资的一部分,当电池厂试图往产业链去渗透,则需要耗费更多资金。

过去,宁德时代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除了其技术领先,战略方向明确,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很早就开始对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投资。这让它在行业里的角色不只是一个卖电池的工厂,而变成了汽车产业链中无法绕开的重要玩家。

从电池相关的生产制造,到下游的整车厂,到跟汽车相关的芯片、底盘、自动驾驶、激光雷达技术,再到电池上游的原材料,一直到最上游的锂矿,宁德时代都有布局,而主要的方式就是投资。

比如,在整车厂方面,宁德时代投资了北汽蓝谷、爱驰汽车、哪吒汽车,还和上汽、东风、广汽、一汽、长安、吉利等多家车企组建了合资公司;在芯片方面投资了地平线;在自动驾驶方面投资了嬴彻科技;还投资了自己的供应商先导智能、永福股份、天华超净等。再往上游,宁德时代在全球买矿,入股了加拿大锂业公司Neo Liquitium Corp、澳大利亚锂矿企业Pilbara Minerals、非洲刚果(金)的锂矿项目Manono等等。

跟一般的财务投资不同,这些投资都是围绕宁德时代的主业展开,布局新能源产业链上下游或相关产业,这对于保障关键资源供应和加强产业链合作至关重要。也正是凭借打造产业链生态的方式,宁德时代吃到了市场红利,反超电池巨头松下和LG。

根据公司披露的数据,2020年初至今,宁德时代总共对产业链上下游投资了119亿元,其中96亿元是股权投资。这96亿元中,24亿元是加强原材料供应,30亿元是保障设备供应,26亿元是加强下游客户合作,剩下的是创新方面的投资。

上文提到的试图收购千禧锂业,只是宁德时代庞大投资版图的一个缩影。被“截胡”说明全球玩家都意识到产业链的重要性,竞争趋于白热化,市场价格超出了下游产业的承受能力

除了盖厂和投资,研发也很烧钱。动力电池是一个技术驱动的产业,技术更新迭代速度很快,研发实力是核心竞争力的来源。

比如在动力电池的结构创新方面,比亚迪发明了刀片电池,宁德时代有CTP技术。这些技术的进步程度,将决定动力电池的成本,进而影响电动车和燃油车平价的进程。现在宁德时代正在研究CTP的下一代技术CTC,试图将动力电池电芯、有关组件和底盘进行集成。

过去,这几个模块都是分离的,需要分开生产组装,如果这项技术能够量产落地,集成化的产品将让电池的成本进一步降低,造车的产业链格局也可能重构。

持续的研发投入是技术升级所必需的。截至今年9月底,宁德时代有9491名研发人员,其中博士有162个,硕士1989个。今年前9个月,宁德时代的研发费用为46亿元,相比去年翻倍。

宁德时代,无法孤军奋战

自2017年以来,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出货量已经连续四年排名全球第一。在中国市场,宁德时代占据过半市场份额,短期暂无敌手。

更大的敌人来自海外。

在全球范围内,除了中国的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领域的重量级玩家,还有韩国的LG新能源,日本的松下电器。LG新能源的动力电池以软包为主,松下电器以圆柱形为主,早期通过绑定特斯拉起量。根据SNE Research数据,全球前十的动力电池企业,占据了超过九成的市场份额。

在储能领域,全球排名靠前的大企业包括宁德时代、韩国三星SDI、韩国LG新能源,这三家的储能电池出货量在2020年排名前三,加起来占据近七成市场份额,宁德时代同样是第一。

未来,新能源产业在电池赛道的竞争,将主要在这几个大玩家之间展开,这背后其实是中日韩三国在国家储能和动力电池产业的竞争

从企业发展历史来看,宁德时代的底子是最薄的。

LG新能源是韩国上市公司LG化学的全资子公司,2020年由电池事业部独立而来,LG化学又是LG集团旗下子公司,LG集团是仅次三星之后的韩国第二大集团,1947年成立,世界五百强。

松下电器是日本上市公司,早在1918年就成立,是日本的超大型跨国集团公司,产品遍布全球。

三星SDI是三星集团在电子领域的附属企业,韩国上市公司,成立于1970年,能源解决方案部门从事手机电池、动力电池和蓄电装置的制造业务。

宁德时代2011年才成立,完全从零开始,靠自有资金起步,没有巨头撑腰。

但就是这样一家起步最晚、基础最薄弱的中国公司,在新能源产业的爆发中快速崛起,超过了日韩两国的巨头,实现了弯道超车。

新能源产业的竞争愈演愈烈,各国都在加大投入。宁德时代占据了先发优势,要保持住绝对优势很难。

上半年LG能源动力电池全球市占率为24.8%,宁德时代为30.1%,双方差距并不是十分明显。LG新能源作为韩国老牌制造业企业,其人才储备、研发能力、产品能力都是世界一流,接下来如果IPO成功,获得巨额融资,资金实力又将大大增强。

同时,韩国政府野心勃勃,竭尽全力支持和发展电池行业,声称要帮助LG新能源、SK创新、三星SDI成为电池市场的全球领导者。LG能源声称,到2025年动力电池产能提升至430GWh,这对应着28%的全球市场份额。

在海外市场,宁德时代并不占据优势。LG、松下等巨头在海外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布局。LG新能源在中国、波兰、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拥有分支机构,松下的分支机构进入了中国、美国、印度等国家,特斯拉的第一家电池工厂,就是松下在美国跟特斯拉合建的。

宁德时代由于成立时间短,在海外的实体布局还有限,但海外市场的收入一直在增加。2019年,宁德时代境外收入占营收的比例还只有4.37%,去年提高至15.71%,今年已经超过了20%。

但要和日韩两国的电池巨头正面对抗,宁德时代还需进一步提高实力。

相比市场份额,时间窗口或许更重要。

现在,各国家、各企业都在加速布局,从产业的跨度、深度上全方位展开。企业们搞研发、推产品、扩产能、找人才,试图在这新一轮产业升级中抓住机遇,抢占先机。

而这一切都需要资金,也需要产业伙伴的合作,宁德时代才能既不受制于上游材料的疯狂涨价,又有更多资金来支撑跨越式发展。

宁德时代,无法孤军奋战。

本文系作者深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钛斗士 钛斗士
    回复

    技术进步可能会突然改变地位

    2021-11-17 13:38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