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中老年,迷上熬夜与“剁手”

锦鲤财经

锦鲤财经

· 11月15日

纵然主流再看不起老年人,也无法否认他们传统的圈层的确坚不可摧,兴趣圈对任何一个年龄阶段都不可或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锦鲤财经

双十一一波接着一波,总算彻底收摊。

刚刚结束没多久,各种数据报告就层出不穷,其中,80后关注母婴用品、90后则更关心宠物用品,画像差异,折射消费观念演变,值得一提的是,60后及以上人群对电子产品的兴趣高涨。

后浪滚滚而来,推动前浪越过沙滩,在互联网的滩涂砾石渐行渐远,但谁也不想无端失语,从前老一辈的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个世界有多大的变化,直到这两年。经常有新闻动不动地向大众暗示时代的残忍与老去的无奈。

光微博热搜就上过好几次,比如老人因无法出示健康码被公交拒载;某医院取消现场挂号,改为微信预约,引得看病老人控诉;有人独自冒雨交医保却被告知不收现金等等……是真是假并没有太多后续,不过却将中老年人的处境暴露无遗。

中老年人双十一熬夜“剁手”电子产品,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 5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占比由2020年3月的16.9%提升至22.8%。现实逼迫他们不得不改变自己。

都觉得中老年人“入网”难,都没有真改变

关于改变老年人上网艰难现状的呼吁,一直没有停息过。

遗憾的是,时至今日,这种艰难的局面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变。

每个时代都不乏被岁月抛却的人,当原有认知与这个世界发生极大的冲突时,能够迅速做出调整的人寥寥无几。网络上有个段子,“父母教孩子做功课,孩子教父母玩手机”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能在短短几分钟里从父慈子孝,变脸为鸡飞狗跳。

到了出行必备健康码的日子,平时抬腿就能上的公交车对于中老年人来说,简直难如登天。社交平台上头疼于父母不会找健康码的人能从这里排到法国,有网友甚至手绘了一则“健康码查找流程”,一时好评转发无数。

中老年人抗拒互联网的原因无非就那么几点,数据显示,当前我国非网民规模为4.63亿,使用技能缺乏、文化程度限制和设备不足是他们不上网的主要原因。2020年10月,阿里研究院的报告显示,在进行电商消费的过程中,老年人因为遇到问题放弃消费的占比高达50%。

如何入网是件麻烦事,中老年人心有余而力不足,互联网不会迎合他们,于是,他们只能选择迎合互联网。

徐州老年大学早在2015年就开设了智能手机课,官网上的手机课程内容还算丰富,简单一点的有打电话、聊QQ、发微信、天气音乐视频;更复杂的包括设置闹铃、幕设置、音量设置、下载软件……一学期的收费标准是100元。

比起暴躁的子女,专业耐心的老师显然更对中老年人的学习心态。有媒体报道,南京市鼓楼区老年大学“智能手机使用技巧”课程开办到第五期,几乎期期爆满。根据民政、卫健等部门不完全统计,南京全市超过700所老年大学开设了智能手机培训班,每年培训学员数万人。

这些课程的安排也很有意思,今年双十一之前,山东老年大学专门开设了网购课程,一个班里30多名学员,年纪最小的也有60多岁,87岁的肖奶奶有个专门用来记课堂笔记的本子,上面记录着老师讲过每一章节的课程内容。

无独有偶,南京鼓楼区老年大学特意为双十一开设“电子支付课程”,班里最大的学生有81岁高龄。现实对中老年人误解颇多,抖音“假靳东”事件彻底将互联网的厌老情绪渲染到极致,虽然这几年有很多数据在验证中老年人的上网频率持续增加,极光大数据发布显示,老年网民互联网人均使用时长达3小时,6.4%的老年人每天上网时长在7个小时以上。

但值得一提的是,中老年人对手机与互联网的了解仅限于娱乐层面,他们可以抱起手机杀时间,却并不意味着他们有能力在网络上解决一切衣食住行,换句话说,互联网对中老年人的接纳始终只浮于表面。

《我国中老年人互联网生活研究报告》显示,绝大部分中老年人会使用微信与人聊天,超过八成会在微信发表情或图片、朋友圈点赞、接收或发红包,近七成会拍摄和转发小视频。微信10亿月活用户中大约有8000万老人,今日头条有2000万以上日活老人用户,抖音上老人日活用户预计超过500万。

中老年人能够在土味短视频里寻找心灵慰藉,可一旦面对实质意义上的互联网就只剩下懵圈。调查显示,仅有四成中老年人会在网上缴纳手机费,三成左右的中老年人会网上购物、手机导航。

四分之一左右的中老年人会用打车软件或缴纳水、电、煤气等生活费用,而会网上挂号、订酒店、火车票机票等服务的中老年人更是少到忽略不计。何况工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大运营商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15.92亿户,4G用户数为12.79亿户,5G用户约1亿户,也就是说,目前国内2G、3G用户还有2亿多户。

中老年人触网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短视频输出的价值观强势冲击着他们的固有意识,另一方面他们的日常生活也在互联网浪潮中分崩离析。有人讽刺六旬阿姨迷恋靳东,但没人在意公交车站上扫不出的健康码,这是中老年人入网后最大的悲哀。

真正掌握着互联网工具的各方,一边高喊着改善老年人上网现状的口号,背后却无动于衷。

来自互联网的中年浪漫:打王者、追霸总、玩壁咚……

前段时间,一则“60岁花甲老太太,凌晨三点排位用赵云拿五杀”的新闻让一众还在研究防沉迷的游戏大厂惊掉了下巴。这事在舆论的冷嘲热讽中持续发酵,以致于多数人的目光都忽略了腾讯发布的后续。

9月9日,腾讯的调查结果显示,从技术手段和实际验证结论来看,系统认为确系为“本人”。当然,是否存在家长代脸谁也无法主观臆断,不过评论区里的讨论点的确从孩子逐渐换成了父母。

“我舅舅五十多了,还开麦玩亚瑟到半夜”、“我们村66岁的老人还玩安琪拉”、“我妈63岁每晚看小说看到半夜”……风水轮流转,曾经半夜敲门催我们关灯的人最终逃不过真香定律,王者峡谷相遇时,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这不是空穴来风,伽马数据《2019中国游戏产业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游戏市场用户规模达到5.54亿人,55岁以上高龄玩家人数可能超过2500万。两年过去,随着老龄化的加剧,这种数据必然只增不跌。而社科院发布的数据也提到,超过8成的老年人会上网看小说和文章,有23.26%的老年人会玩手机游戏。

《 第十八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50周岁及以上读者占阅读群体的23.2%,相较2019年的20.4%增长了2.8%。64%的受访中老年人表示一周要玩3款及其以上游戏,而年轻人的比例则仅为47%。

 “你能想象我爸出门遛弯回家,当着我的面‘壁咚’我妈吗?”某网友十分无奈地表示。

“总裁夫人十胞胎,楼下保安是龙王”这些年轻人看一眼就浑身恶寒的土味小说硬生生地靠着中老年人发起家来,七猫与番茄是妈妈辈少女心的深夜归宿,60后氪金撑起来的《开心消消乐》早就不值一提,中老年人对于年轻向游戏的偏好一点不比传统棋牌差。

一句话形容爸妈在网络中的精神娱乐,堪比“老房子着火”,从短视频降低中老年人入网门槛开始,他们的上瘾与沉迷远比未成年还要棘手,因为不是数字原住民,天然缺少最起码的判断意识,所以对网络输出的东西奉为圭臬。

当然,这些都是老生常谈,单纯回归消费领域,中老年人也开始出现变化。

双十一中老年人显示出对电子产品的偏爱,老年机不再是他们的专属,当触网逐渐深入,对电子产品的消费要求也日益升高。有调查发现,10%的中老年人已经开始用ipad平板来代替手机端玩游戏,因为手机屏幕过小,视觉效果太差。

据悉,国内的中老年人格外偏爱苹果,比很多年轻人都要“洋气”。

问卷星有一项调查显示,有34.71%的中老年人用的是苹果手机,其次28.82%用小米等国产手机,三星手机的占比也有20.59%。此前华为Mate20X 5G版一售而空,很多网友表示买来是送父母的。

图源来自“问卷星”

 

把互联网作为生活工具对于中老年人有很高的门槛,于是他们将精力投入到娱乐游戏中,并为此进行消费。美国退休人员协会数据显示,50岁以上的老年游戏玩家2019年上半年,包括内容、硬件和配件在内游戏消费贡献高达35亿美元。任天堂手游《精灵宝可梦GO》20岁年龄段的用户数量下降最为明显,而30至50岁年龄段的用户数占比却从57.1%上升到了60.5%,60岁以上的用户占比也有5%。

可以看出,中老年人对入网的“硬件”要求越来越高,苏宁易购的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功能单一的老人机销量下降了31%,老年人购买的智能手机数量同比增长12.5%。

他们在年轻时尚未来得及释放的满腔热血,时至今日全数倾注在了互联网上,中年浪漫突然在互联网中触发了播放机制,武可王者峡谷打排位,文可霸总上身玩壁咚。而这背后,除了“人到中年越匮乏的情感越需要寄托”的老生常谈之外,更多的是互联网对于中老年用户集体的漠视,导致他们只能自娱自乐,圈地自萌,用自以为准确的方式融入互联网。

中老年人也有互联网“圈子”

为了研究00后,有人会偷偷潜入年轻人的圈子里现学现卖地玩“语C”,互联网媚青是不争的事实,资本就算再高冷,也得连夜翻字典查各种缩写的真正含义,了解三坑的审美以及体验追星的刺激。

很少有人研究中老年人,外界对他们的标签无非就那么几种:快手、广场舞还有网络诈骗……事实上,花甲之年,有钱有闲,中老年人真的没有自己的圈子吗?年轻人隐藏在网络上遇见什么都高喊“YYDS”,老头子们却能随口一篇“洛神赋”。

文青千千万,爷爷奶奶占一半。中老年人在互联网里吟诗作赋,玩摄影买单反,穿旗袍晒旅行,从喧嚣的广场上走出来,他们的社区圈子是互联网中难得的岁月静好。《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显示,在100万老年人用户中,有0.19%在线活跃时间超过10个小时。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冲浪和创作。

以摄影为例,在某摄影平台上,有70%中老年用户,月活达1200万,平均每一秒就诞生一个新用户和新增3篇文章。无论哪个城市的公园里都活跃着一群夕阳摄影团,他们在网络上还有一个不雅不俗的称号“老法师”。

在手机摄影与美颜软件大行其道的当下,这些人是中国相机市场的扛把子。此前苏宁发布的数据显示,老年人在苏宁易购购买单反相机数量同比增长68.8%,人均花掉24204元,中年群体购买单反相机数量同比增长虽然略低,但也有56.3%,人均花费28279元。

抖音上,Z时代汉服JK加洛丽塔引得一片叫好,但殊不知,奶奶们身上的旗袍也自成一派风景,比如平均年龄65岁的时尚奶奶团,通过不同的穿衣搭配走秀在抖音大火,第一条作品就收获了119.4w赞。

岁月从不败美人,在这一方面资本说了不算。

另外,中老年群体满肚子“诗兴”,即便是再荒无人烟的山头,他们也能即兴来一首《望岳》。互联网固然嘲讽他们看不懂什么是“YYDS”,什么是“AWSL”,但现实对年轻群体的追捧与纵容也造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后果。

根据中青报的调查,越来越多的90后已经基本不会说诗句(61.9%)和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57.6%)。纵然主流再看不起老年人,也无法否认他们传统的文化圈层的确坚不可摧,兴趣圈对任何一个年龄阶段都不可或缺。

图源来自《都挺好》

数据显示,有65.5%的中老年人喜欢参与到不同类型的兴趣群中,跟年轻人在小众圈子里寻找精神伙伴别无二致,互联网对于他们而言,可能更好地打破物理空间的限制,弱化差序格局,某种程度上,孤独的中老年人比年轻人更需要圈子里的情感趋同。

公开资料显示,76.4%的中老年人通过老乡群和同学群认识了新朋友,还有61.7%的中老年人通过兴趣群、社区群认识了新朋友,72.8%的中老年人通过朋友群、老乡群和同学群与失联很久的人恢复了联系。

中老年人的传统社会交往模式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代际冲突被无限放大的另一面,是他们在努力地融入新的世界。只可惜,互联网对此不屑一顾,资本总是一边利用他们,一边抛弃他们。

不过,与被限制的小学生一样,无拘无束的中老年人依旧对此乐此不彼,前赴后继。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系作者锦鲤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