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玩足球,太子搞电竞:烧了十几年,全都不赚钱

青轴游事

青轴游事

· 11月13日

没有足够的钱,富二代也玩不转电竞。

文 | 青轴游事,作者|青狂

“小王八羔子,天天浪费老子的钱!”

早年间,朱孟依一见到朱一航,就会来句这样的问候。

朱孟依,地产圈教父,合生创展集团创始人,多年上榜福布斯富豪榜。其长子朱一航曾被外界视为合生创展的接班人,无奈这位大少对地产不感兴趣——跟王思聪一样,这些地产大佬的公子们,都有个电竞梦

2013年,看到电子竞技带来的风口后,朱一航建立了EDG战队。

EDG全称为“Edward Gaming”,名字中的Edward是朱一航的英文名,大家也因此亲切地称他为“爱德朱”。

2018年11月,爱德朱发了条微博:“S8.EDG加油”。那一年,EDG惨败欧洲战队FNC无缘四强,第五次折戟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而捧起S8奖杯的,是来自王思聪的战队IG。

富二代出手阔绰。在IG夺冠庆功宴上,王思聪送出一辆IG定制版阿斯顿马丁,价值400万。并在微博壕掷113万抽奖庆祝,引得上千万人参与。

王校长送车,爱德朱送房

S11决赛前夕,爱德朱旗下的珠江投资官博称,夺冠就送房,每个队员一套。EDG的队员或许是看到了这条微博,鏖战5局,最终击败韩国战队DK,捧起S11奖杯。

“EDG夺冠”刷屏全网,连央视都连发两条微博庆祝。

不知道如今的朱孟依见到朱一航,会不会说一句,“小王八羔子,老子的钱没浪费。”

在中国电竞步步往前冲击之时,国内的足球俱乐部正在发生此起彼伏的大撤退。

人们开始发现,国内的电竞俱乐部都是富豪们的太子投钱创建。而在这些富二代们的背后,站着的几乎是清一色的房地产开发商。那是这十多年中国足球最坚强的印钞机后盾。

父辈们玩足球,二代玩电竞。本质上,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

都是吸引庞大群体的注意力、都是国内外自成体系、都时不时冲出大赛可以“为国争光”、都要搭建人才供应梯队,以及,都是烧钱的生意。

可惜,获得人们聚焦的电竞俱乐部,也就EDG一家。大多数富二代们,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倾泄出去,却砸不出半点水花。

01

EDG夺冠后的巨大狂欢,不亚于国足打进世界杯

要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竞技体育都有条隐形鄙视链:西甲、德甲球迷看不上英超球迷;英超球迷看不上中超球迷;足球迷看不上篮球迷;而所有传统体育迷看不上电竞迷。

2002年,中国队首次入围世界杯,掀起全民足球狂热,随后几年大量资本涌入其中,最鲜明的,就是恒大在内的地产势力——搞足球,可以带来巨大的注意力,为品牌创造出巨大的传播价值。

彼时,没有多少人知道电子竞技是什么。在网吧玩游戏的学生都是“坏小孩“,甚至会被家长送去“杨叔”那里电击“治网瘾”。

而这次被EDG击败的韩国,情况则截然相反。

韩国的电竞产业起步较早,1998年亚洲经济危机之后,韩国大型工业企业接二连三破产,大量人口失业在家,恰好美国暴雪公司发布对战游戏《星际争霸》,韩国政府开始大力发展电子竞技,通过游戏节目、各类赛事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

韩国的电竞行业造就了很多明星,以至于青少年们最想做的工作,就是成为职业选手

而中国职业选手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知名解说,前职业选手笑笑在直播中说起过他的经历:当年刚打职业的时候,战队不出钱,自己和队友从家里借钱,交通费自己给,睡20块一晚的出租屋,用网吧当训练室。

在电子竞技的起步道路上,睡出租屋,吃网吧饭对于当时的职业选手们来说是常态。当时他们甚至还配不上“职业选手”这四个字,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群人只是社会底层的网瘾少年。

如今,一切都变了。炫酷的比赛场地、专业的解说、高昂的赛事奖金、成千上万的粉丝,“网瘾少年”变“为国争光”……

改变背后,富二代们功不可没。

02

成为SKY之前,李晓峰过的是苦日子,每隔一到两周,家里才能吃上肉。

他从小被灌输的理念是,必须出人头地被人才会佩服。但他学习成绩不好,初中毕业,父亲走后门让他跳过高中直接读大专,读的是洛阳医专,无奈李晓峰晕血,当不了医生。

改变发生在初二那年,表弟带他见识了一样叫“电脑”的神奇东西,以及一款叫“星际争霸”的游戏。

比起躺在床上睡觉,李晓峰把晚上大部分的时间用来通宵玩游戏。

2005年,他带着游戏ID“SKY”,征战“电竞界奥运会”WCG(世界电玩大赛),并获得魔兽争霸项目冠军,成为该项目夺冠的中国第一人。

这场胜利,让不少职业选手看到了希望,也让不少富二代们看到了钱景——比起父辈钟情的足球,公子爷们显然更愿意往年轻化的电竞上下注。

2011年6月,第一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瑞典开打,冠军奖金10万美元。这次比赛,高峰期超过20万人同时观看,创造电竞史上直播观看人数的最高记录。

同年,王思聪与张兰、汪小菲母子隔空对骂一战成名,而后高调宣布5个亿入局电竞行业,先是收购了因资金链断裂即将解散的DOTA战队CCM,重组创办IG电竞俱乐部。又花大价钱从LGD俱乐部挖来4名队员。

王思聪“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是事”的做派,激怒了LGD粉丝,他们讽刺王大少妄想“建立电竞界的黄埔军校”,还给他起了个外号——“王校长”。

IG的队员却很开心。笑笑说,王思聪买下IG后,他们第一次在IG拿到荣誉时,王思聪面不改色地把3万奖金现金分发到他们手上,“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王校长如同鲶鱼般搅动了电竞市场,一时间,富二代们不投资个电竞,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图片来源:手游矩阵

华鼎集团少东家丁俊成立了VG俱乐部;原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孙子孙喜耀收购了EHOME电子竞技俱乐部;中国稀土控股集团执行董事蒋泉龙的儿子蒋鑫创办了Snake俱乐部;时任安徽首富王文银之子王玥创办了NewBee电子竞技俱乐部......

这次夺冠的EDG,正是这股浪潮浇灌出的结果

官方的态度也在发生改变。2017年,电子竞技被文化部写入“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支持发展体育竞赛表演、电子竞技等新业态。

产业资本开始布局电竞产业,苏宁、滔搏、B站、华硕、京东、李宁、微博、快手相继成立了自己的电竞战队。

这些资本为电子竞技带来了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改变。

选手的生活有了改观,俱乐部们有了自己的训练基地,能够用更好的设备进行训练,比起以前网吧训练的日子,简直是质的飞跃。

此外,俱乐部对成绩的追求,还催生了电竞行业专业化的发展,教练、数据分析师、心理咨询师等职业,地位节节升高。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20年中国电竞用户达到5亿人,市场规模超过1400亿元。

繁荣的表象下却暗藏危机

高规模下,很多电竞俱乐部依然难以走出持续亏损的“怪圈”,尤其Wings、Newbee等,因管理、博彩等问题,短短数年内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据媒体统计,截至2020年底,还能以个人身份投资的富二代已经寥寥无几。他们旗下的战队,要么被收购,要么委身给集团,要么与其他战队合并。

图片来源:商业人物

EDG俱乐部经理阿布就曾在直播中表示,“整个联盟只有EDG俱乐部是赚钱的。”

03

电竞产业虽然金光闪闪,但运营一家电竞俱乐部,没有你想的那么赚钱。

很奇妙,无论足球还是电竞,这些在国门外可以自成体系的竞技赛事,到国内,都成了空烧钱的资本游戏。2020年底的“中性名改革”,让资本们大跨步逃出足球圈,而迟迟难以实现商业化的电竞,也在劝退富二代们。

作为全球唯一一支纯电竞俱乐部组成的上市公司,Astralis Group在2019年财年的营收达到700万美元,净亏损却足有500万美元。财报中显示,公司主要的商业收入来自赛事奖金、赞助和商品门票这三个部分

这也是电竞俱乐部普遍的收入构成。

一位国内顶级俱乐部的运营者表示,「俱乐部的收入构成大概分成商品和周边、赛事奖金和赞助。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10%、10-30%和50-80%。」

据财报显示,选手的工资占了这些支出的大头。这种运营成本和营收之间的不平衡,是电竞俱乐部的普遍现象。有曾担任国内某顶级电竞俱乐部运营负责人表示,目前,俱乐部的营收和运营成本严重失衡,其中选手的支出成本大概占总支出80%。

2017年,英雄联盟的比赛改为“席位制”,就是走NBA那一套,没有升降级制度,但每个席位的“含金量”上来了。

知名电竞选手PDD曾爆料,当时LPL的席位投标的最低价是9000万人民币,还不包括队员组建上千万的费用。他感慨道:“现在玩LPL,不是那种大资本,个人玩恐怕有点吃力。”

有媒体报道称,今年S11赛季夺冠的EDG选手VIPER,薪资或达到1500万元天价;而从韩国卫冕冠军战队DK加入到FPX的选手NUGURI,薪资或达到1800万元之高。非明星选手,薪资大多也在百万以上。

而在日常运营方面,一支顶尖电竞俱乐部的年度开支,大概在5000万元左右。

通过Astralis Group的财报可以看到,俱乐部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赞助商。对于电竞俱乐部来说,维持商业收入的核心要素在于两个字——成绩。在LPL战队中,有超过40%的俱乐部,赞助商不足5家。

这意味着战队的未来与成绩挂钩,若成绩不尽如人意,俱乐部的运营也将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每当转会期到来,一旦俱乐部因成绩不佳导致赞助商减少,便会面临没钱补强的尴尬场景。

有成绩就够了吗?显然不是。

EDG教练阿布强调,EDG所谓的赚钱也仅仅是收支平衡而已。由于电竞俱乐部高度依赖投资人输血,使得战队的命运与输血方的财富值息息相关。

资料来源:玩加电竞,新财富整理

2019年,雏鹰农牧亏损退市,侯阁亭不得不将旗下俱乐部Snake卖给李宁回血;王思聪因为熊猫TV倒闭,名下多家公司股权被冻结,IG俱乐部也跟着进入低谷期,不仅在国内LPL的赛场上输掉了一次又一次比赛,减薪、转会的传言也甚嚣尘上......

除了IG,RNG、V5等LPL的战队都被爆出缺钱,发不出工资的新闻。

韩国俱乐部也在亏损

2021年,LCK电竞俱乐部营收多在10亿韩元以下,而平均运营费用却高达35-45亿韩元,亏损20亿韩元以上,如何扭转俱乐部普遍亏损的困境,成为10月25日在韩国首尔举办的“改善电竞从业人员待遇及振兴电竞产业”座谈会的主要议题。

LCK事务总长李正勋表示,电竞俱乐部的赤字在不断扩大,尤其表现在选手的年薪上, LCK 有少数选手的年薪高达1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42万)左右。

选手年薪不断提升,尤其是高额年薪选手比例的不断增大,对整个电竞产业的长期运营造成了巨大影响。为了平衡俱乐部赤字严重和选手收入两极化的情况,LCK官方提出了工资帽制度,试图固定选手转会费和工资上限,以遏制不断提升的俱乐部运营成本。

韩国工资帽制度遭各大战队反对,TI反应最强烈

工资帽制度,又会韩国电竞产业带来一次大震荡

全球的电竞俱乐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富二代们早期的真金白银投入,推动了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但没有足够的钱,富二代也玩不转电竞。

本文系作者青轴游事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