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会是一场噩梦吗?

市界

市界

· 11月10日

元宇宙的建立,不仅需要VR等一系列技术的成熟和普及,还需要解决如何在虚拟世界建立经济系统和文化生态,更需要解决虚拟和现实世界如何平衡,后者更加复杂。

文丨市界,作者丨李楠 林夏淅,编辑丨李曙光

一向缺少关注的中青宝公司忽然成了A股市场的超级黑马,11月9日,中青宝依旧涨势如虹当天大涨9%,从9月至11月,中青宝股价涨幅超过300%。

股价大爆发,自然源于“元宇宙”概念的风行。

一个超级风口骤起,资本纷纷下注,复杂的各种阐述过后,是时候给这个话题做出总结。

数位业内人士都向市界表示,元宇宙的时代必将到来,并且可能不会太远。

多数观点提及,元宇宙是一个空间概念,是要构建一个平行于现实物理世界的虚拟世界,通过某种设备,我们可以进入到这个虚拟空间,并做一些我们在现实世界可能无法想象的事情。

但更深刻的一种观点认为,元宇宙是一种渐进的时间概念,随着数字化生活逐渐深入,我们已经在前往元宇宙的路上。

20年前,我们难以想象移动互联网对世界的改造,更无法想象区块链和比特币的诞生。现在关于元宇宙的畅想,其实也很难有准确的描述。

但一个真正的元宇宙,大概率将是个去中心化的世界。在元宇宙时代,不会有哪个巨头形成垄断。那是一个相对多元的世界,只是它也附带着多元的风险。

01、到底什么是元宇宙?

到底什么是元宇宙?

很多人心中只有模糊的概念,这不奇怪。

因为元宇宙目前只存在理论上,仅仅是一个理论的概念,只不过现在所有的互联网技术趋势,云、5G、6G、VR、AR都指向着人类未来必将迎来更加沉浸的、体验感真实的虚拟世界。

元宇宙就是这个与现实世界平行共存、相互融通的虚拟世界。元宇宙的到来要基于下一代网络技术搭建的全新生态。

这个下一代技术是哪一代,哪一年?也没有准确的定论。只不过那时候我们可以在更沉浸的网络虚拟世界中体验衣食住行,学习工作,甚至恋爱交友。

这更像是一个过程。因为粗略地看,我们现在也可以在网络世界中体验衣食住行、学习工作、恋爱交友,只不过太粗糙,太假了,所用的媒介、工具太多了,影响使用体验。

国外网友“Shaan Puri”提出了比较被认可的定义。

在他看来,元宇宙并非空间概念,而是时间概念。元宇宙是一个时刻,一个我们的数字生活变得比我们的物理生活更有价值的时刻。

按照这种理解,我们的生活早已在向元宇宙转变:“工作已经从工厂到电脑,从会议室转移到视频会议软件,我们的朋友,已经从邻居转向网上的关注者。而我们热衷的游戏,也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当我们对屏幕的注意力从50%过渡到90%多,那么元宇宙就会开始。”

Shaan Puri认为,这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而是一件非常不一样的事。

这个理论得到了罗永浩的赞同,在这个定义下,他说大多数IT公司,其实都是在领着我们走向元宇宙。

(罗永浩)

这很好理解,既然元宇宙是“一个我们的数字生活变得比我们的物理生活更有价值的时刻”,那现在所有与互联网相关工作,基本上都在推进元宇宙的进程,卖货、直播、做手机、做VR,做游戏,都是在让数字世界的价值增长。

在屏幕前阅读这篇文章的你,实际上也在推动元宇宙的到来。当人们更沉浸在数字生活中,这本身也是重要的推动元宇宙到来的方式。

上海社科院经济学博士王滢波向市界指出,各个具体行业的数字化都属于数字化的初级阶段,所谓的元宇宙就是把这种分散的数字化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构建一个虚拟的孪生现实世界。

“可以把它理解为网络化的一部分,把原来分散的网络组合成一个更复杂,功能更完备的体系。”

所以发现了吗?现在一些企业追捧的“元宇宙”,被定义为“新瓶装旧酒”不无道理。

它是VR技术拥有更好体验之后的场景;它是人们更沉浸在数字生活中,在虚拟网络世界中能做更多事情的时刻;它是更多的将人类的喜怒哀乐、社会价值、社交需求,在数字世界放大。

而这,本是互联网技术演进的必然进程。善于包装的人像是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于是凭借“元宇宙”这个概念大做文章。

实际到底什么是元宇宙,没有清晰的标准定义。值得注意的是,元宇宙的一个核心愿景,是去中心化。也就是说,某个企业创造的元宇宙空间,并不会被这个企业真正控制。

一个关注元宇宙的投资人向市界描述了这样一件故事:他的朋友养了两只数字猫,但这种虚拟宠物不像一般我们玩的电子游戏那样,可以关掉重启。这两只猫将在它们的世界里,按照某种规则自然地生存与死亡。

真正的元宇宙会有一套运行机制,这个机制某种程度是不可控的。而这意味着一定的风险。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的报告指出,元宇宙世界和现实社会一样,需要完整的货币系统、经济秩序、社会规则、管理制度、文化体系甚至法律约束,元宇宙的公共性和社会性使得完全去中心化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一个伪命题。

但同时可以肯定,元宇宙会有比当下世界更大程度的自由。

至于近期资本市场纷纷下场布局,要打造自己的元宇宙产品,其实与真正的元宇宙概念还有很大差距。

02、元宇宙为何此时爆发?

为什么元宇宙的概念在2021年爆发?这并非偶然。

2021年引爆这一概念的,是名为Roblox(中文名“罗布乐思”)的国外公司。在2020年,Roblox估值约40亿美元。2021年3月10日登陆纽交所时,Roblox当天市值突破400亿美元。

该公司的目标是通过用户生成内容为实现“人类共同体验”创造一个元宇宙。

Roblox既向玩家提供游戏,也提供让玩家自己创作游戏的工具,以及提供编程语言学习、3D场景构建、 编程学习等内容,来帮助它们开发游戏。

(Roblox游戏界面。来源:天风证券)

疫情则直接推动了元宇宙概念的爆发。

近两年时间里,一些线上活动从短期的偶发变为常态。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紧密交融,人们变得越来越像是数字与现实世界的两栖物种。

这让更多人意识到互联网发展的可能性。

全球互联网行业,已经很多年没有实质性技术创新了。互联网巨头认为谁能掌握元宇宙的入口,就能在下一个时代称霸。

Facebook 直接“脸”都不要了,改名为“META”。在扎克伯格看来,元宇宙是下一个前沿,今后将以元宇宙为先,而不是 Facebook 优先。

这个虚拟空间里,用户将不只是观看内容,而是身在其中。“设想一下,现今的实体事物有多少在未来可能都只是全息图。电视机、棋盘游戏等等——它们将是由世界各地的创作者设计的全息图,而非在工厂里组装的实物。”

根据扎克伯格的描述,元宇宙时代,人们将在不同的设备上获得不同体验。比如,用增强现实眼镜可以让我们停留在现实世界中,而通过虚拟现实设备,我们可以完全沉浸在虚拟空间。

扎克伯格预计,在未来十年内,元宇宙将有10亿用户,拥有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

微软也表露了对元宇宙的野心,要拓展企业领域的元宇宙应用。比如,微软想在元宇宙中让大家用虚形象,在虚拟空间中开会。

(虚拟世界,开会更方便。来源:微软发布会截图)

耐克也来凑热闹,它提交商标申请,希望在虚拟世界中也能保护 “Just do it” 口号及其他可识别的标志。

以后玩游戏可能不能再乱捏那个“勾”和随意用“Just do it”了,你的虚拟人物想要穿个耐克鞋,也要付费了。

要论炒作,当然少不了A股市场。

03、元宇宙,股价神药

2021年3月,Roblox在美国纽交所上市。

同样在3月,国内A股上市的中青宝也巧合般地开始构思一款叫做《酿酒大师》的游戏。

6月底形成粗糙的游戏demo,8月通过公司审批立项。

中青宝9月6日发布的公众号中,这款游戏被形容为“一款能映射玩家内心世界到元宇宙的模拟经营类游戏”“有强势入局元宇宙游戏之势”,隔日中青宝开始出现连续两个涨停。

9月9日,中青宝再发一条标题为“中青宝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敬请期待!”的公众号文章,继续拉动股价上涨。

现在中青宝俨然已经成为A股市场的超级黑马、元宇宙概念的总龙头。

中青宝本是一家从事网络游戏研发、运营和代理业务的公司。之后,逐渐发展为游戏、云服务和科技文旅三个板块。它曾介绍这样自己:国内首支A股上市游戏公司,红色爱国网游开创者与领导者。它还曾把“亮剑”这个IP开发成游戏。

2021年9月末,中青宝货币资金只有7852.27万元,无法覆盖1.15亿元的短期带息债务。

作为“游戏公司”,中青宝本来应该轻资产运营,但其2020年末固定资产占总资产比重为23.31%,这在A股同行业25家上市公司中,位列第三高。与此同时,中青宝的固定资产周转率只有1.42,位列倒数第四。

固定资产占比更高的两家上市公司都已经被“ST”了,周转率比他更低的三家公司也都被“ST”了。

资产质量堪忧,中青宝的赚钱能力也并不理想。上市以来中青宝的净利率就处于一个跌宕下滑的趋势,2016年和2020年还分别出现了0.66亿元和1.37亿元的亏损。

主流的游戏公司比如吉比特、巨人网络、掌趣科技和完美世界,2020年人均薪酬在39.93万元到79.35万元之间,研发人员占比均在50%以上,高的甚至达到75%。

但中青宝2020年的人均薪酬为16.24万元,比它低的只有三家被ST的公司和一家凯撒文化。

研发人员占比也只有25.99%,比平均值51.95%还差了一半。

钱没有多少,还大都花在了利用率不高的固定资产上,看来中青宝要靠一堆机器设备打造自己的元宇宙了。

回到被爆炒的游戏《酿酒大师》,其实就是构筑了一款和酒厂合作的网络游戏,特别之处在于,用户在虚拟世界酿的酒,可以在酒厂品牌的实体店线下提酒。

你要说它算是元宇宙吗?也算,毕竟元宇宙的概念如此纷繁和宽泛,前面说了,所有互联网公司的业务基本上都在推动元宇宙的进程。

但《酿酒大师》只准备投入500-1500万元。交易所也质疑,这认真的吗?

连扎克伯格都说,Facebook未来1-3年在元宇宙都处于打基础的阶段,近期不会产生盈利,2021年对Facebook Reality Labs的投入总额达到100亿美元。

相比之下,中青宝强调自身“对VR产品投入始终存在”,举出了三款产品——《最后一炮》《飞跃长城》《金沙古旧前世今生之时光隧道》,都略显勉强。

《最后一炮》的实景照片中,只是几个大型玩具坦克和儿童VR动画设备摆在某个展厅的场景。《飞跃长城》是坐落在长城脚下的一个VR体验厅,大众点评上的评价寥寥无几。2021年初刚刚启动的《时光隧道》项目,则还处在开发当中。

(来源:公司公告)

中青宝2019年年报中说,要以游戏技术、VR/AR技术与旅游产业相融合,打造新型科技文化主题公园,走科技文旅发展之路。”

但与VR相关的“科技文旅”业务板块,2020年只有81.62万元收入,约等于无。

除中青宝外,元宇宙概念下的天下秀、佳创视讯等公司也迎来股价飙涨,最近一个月,两者涨幅都达到70%。

天下秀号称“红人经济第一股”,主业为新媒体营销。在9月的元宇宙第一波风行浪潮中,天下秀忽然对外界表示正在研发一款社交元宇宙产品“虹宇宙”,可联合全球社交红人为用户打造一个沉浸式的泛娱乐虚拟生活社区。

佳创视讯的业务看起来与元宇宙概念更为靠近,因为它主营业务涉及5G音视频应用开发与合作运营业务、VR内容服务以及 VR游戏产品的研制。元宇宙概念爆发,VR产业链企业一同受益。

04、结语

元宇宙的到来没有时间表,但因为大多数人的不理解和有心人的推波助澜,它成了爆炒的市场概念。

作为技术的进步,元宇宙自然有积极的意义。

但即便现在最接近元宇宙概念的公司Roblox,也只是与元宇宙带来的体验有些类似,与普遍概念上元宇宙代表的虚拟现实感仍然相差甚远。

同时技术的更迭一直是双刃剑。

元宇宙的建立,不仅需要VR、5G等一系列技术的成熟和普及,还需要解决如何在虚拟世界建立经济系统和文化生态的建设,更需要解决虚拟和现实世界如何平衡。即便现在的网络生活,在提供便利之外,也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日常工作和学习的阻碍了,真等到了元宇宙时代,可能真的是“娱乐至死”。

这些比技术更复杂,处理不好,元宇宙就是一场噩梦。

一场让所有人醒不过来的噩梦。

本文系作者市界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钛粉33536
492人已赞赏 >
492换成打赏总人数4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