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RTS玩家都应该去看《沙丘》

竞核

竞核

· 11月10日

En Taro RTS!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竞核

无论是暴白还是暴黑,都不得不承认,讨论RTS相关的话题,一定离不开暴雪。

可以说暴雪依靠打造《魔兽争霸》与《星际争霸》三部曲两个宏伟无比的世界观,堆砌出了如今的游戏帝国。

根据《魔兽争霸》世界观,还衍生出了一代传奇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魔兽世界》。

星际玩家则是先看凯瑞甘与雷诺跨物种虐恋,后又目睹泽拉图这位艾尔最古老的黑暗圣堂武士受尽折磨之后倒在自己的家园。一边感慨人族的奸诈虫族的残暴,一边坚定了选择神族的信念。

相信当时泽拉图的一句“My life for Auir”,让不少神族玩家都破防过。

极其宏大的世界观恐怕是RTS区别于其他类型游戏的一个共同点,并且从人物、兵种、到玩法机制,几乎每一个环节都与所设定的世界观息息相关。

而这种被沿袭下来的特点恐怕要从RTS的鼻祖《沙丘魔堡》系列说起。没错,与最近刚上映,由甜茶主演的《沙丘》是同一个IP,都改编自弗兰克·赫伯特所创作的同名科幻小说《沙丘》。

01、传奇《沙丘》

1959年,如果行走在俄勒冈洲附近的沙丘,很有可能会遇到一个身材魁梧、留着络腮胡,穿飞行服的男子,而这个人正是弗兰克·赫伯特。

当时,他正在研究一项关于美国农业部通过引入欧洲沙滩草来稳定流沙的计划,在撰写一篇关于俄勒冈沙丘生态学报告时,赫伯特常常在炙热的沙丘地带中一待就是一整天。

一个人站在广阔无垠的沙漠中,特殊的地貌与环境让赫伯特仿佛身处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这也启发了他写科幻小说的灵感:一个关于沙丘的世界。

经过六年时间的打磨,《沙丘》一经问世便成为首部同时斩获雨果奖和星云奖的作品,也成为科幻小说迷的必读经典之作。

在随后的20年里,赫伯特写下了六部《沙丘》系列,构建了史诗般庞大的世界观,描绘出宗教与政治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众多丰富立体的人物形象,让《沙丘》成为了大半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科幻小说,对此后的科幻作品有着不小的影响。

几十年来,试图将《沙丘》拍成电影的导演不在少数,可如同被沙漠死神诅咒一般。这些导演都因为各种可抗或不可抗原因,要么放弃,要么中途叫停。好不容易完成拍摄,大卫林奇甚至不愿在自己执导的《沙丘1984》中署名。

直到今年10月22日,由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的电影《沙丘》上映。直接刷爆了朋友圈,成为迄今为止最叫座的电影版《沙丘》。截至目前,该作在豆瓣评分为7.9。

且不说《沙丘》这一IP的影响力,光是导演也值得大家去买一张电影票,要知道,维伦纽瓦曾导演过《银翼杀手》、《焦土之城》等众多神作。

尽管《沙丘》IP影视化的路途显得有些坎坷,不过游戏作品的改编上,却被美国一家叫做西木(Wsetwood Studios)的工作室拿捏住了。

02、即时战略的起源

时间回溯到1984年,那时在同一家软件店打工的Brett Sperry 和 Louis Castle第一次见面了,这次会面成为了后来《沙丘魔堡》面世的一个契机。

来到1992年,《沙丘魔堡1》问世,从设计的角度来看,《沙丘魔堡1》更像是一个RPG类游戏。

直到制作人Brett Sperry在描述《沙丘魔堡2》时(也就是常说的《沙丘2》),第一次提出了“即时战略”(real-time strategy)这个术语。今天,我们基本上在每个RTS游戏中都能找到《沙丘2》的身影。

在赫伯特《沙丘》世界观中,有一种叫做香料的稀有资源,人们利用香料穿梭在宇宙中,同时还具有延寿的功效,但使用者会严重成瘾。理所当然地,香料成为了沙丘世界中的硬通货。

而《沙丘2》中采集硬通货,即采集资源用于升级、维修、建造新的单位和建筑。随着玩家实力增强,他们可以花更多时间探索地图,建造更多基地,并制定战略以击败敌人,这一核心玩法被后来的RTS类作沿用至今。

老一代RTS玩家或许还记得,资源采集需要用到采矿车,否则农民会掉血这一经典机制,正对应《沙丘》中香料使人上瘾的设定。

包括RTS中战争迷雾的设定,也可以视作出自《沙丘魔堡》中的“黑雾”。

现在我们常说的战争迷雾一般来说是双层,第一层是地型黑雾,即地理地形地貌均不可见。第二层是视野迷雾,即在友方单位不在的情况下,该区域视野丢失。

初代RTS游戏一般只有第一层迷雾,只要探索过的区域就永久可见,而中期RTS 游戏基本都设计成双层。

《魔兽争霸3》 中,暴雪则直接去掉第一层,所有地形都变成可见,方便玩家观看地形,但保留了“没有探索过的区域” 的概念。所以严格来说游戏中RTS的战争迷雾都是一层半的战争迷雾。

甚至连家/种族选择的机制也出自《沙丘2》,在《沙丘2》中,玩家可以选择三个不同的家族,每个家族都对应不一样的挑战。

作为一名老RTS玩家,笔者在观影《沙丘》时,对于厄崔迪家族、弗雷曼人和哈克南家族这三个家族的优劣势一顿分析,已经开始思考要选择加入哪个家族了。

整部电影充满了RTS的气息,就连大Boss沙虫怎么看怎么像《星际争霸2》里面的坑道虫。

《沙丘2》问世后不久,当时籍籍无名的暴雪开发了同类型游戏《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和《星际争霸1》,西木工作室也将自己积累的经验运用到了《沙丘2》精神续作《命令与征服》(Command & Conquer)中,彻底稳固了RTS这一游戏类型的地位。

在《魔兽争霸》中,玩家不采集香料,而是用开采黄金、砍伐树木代替。换做今天,可能会被一些玩家喷为“换皮游戏”。

不过正是这款“换皮游戏”,让更多人领略到RTS的魅力,使之成为风靡90年代的巨作。

这要归功于暴雪在《魔兽争霸》中支持玩家本地或联机对战,局域网和互联网的出现让玩家们乐此不疲的沉浸在人与人对战的刺激中。

最终,在1998年西木工作室被EA(Electronic Arts)收购,仅在五年后团队被EA强行解散。

随着《沙丘》的热映,又让这个传奇工作室以及《沙丘魔堡》系列再次被玩家想起。可惜的是,风靡一时的RTS类游戏却正在走向落寞。

03、坚守RTS最后一块阵地

在玩家贪图一时之快、厂商疯狂逐利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被上手门槛更低、更易上瘾的新游戏类型所吸引,但还有一群人一直在坚守RTS的阵地。

他们或许是忠实的玩家,一直承受着1V1游戏机制所带来更沉重的孤独和挫折感。

当其他游戏在不断更新、推出新活动的同时,《星际争霸2》玩家迎来了久违的官方更新公告:《星际争霸2》将停止付费内容更新,仅保留必要的PVP平衡性调整。

当整个电竞圈都在庆祝电竞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的同时,宣布入选的8款游戏里竟无一款RTS。

雪上加霜的是,ESL官方今年10月宣布,《魔兽争霸3》项目在EPT的比赛不会持续到2022年,这意味着今年的总决赛将标志着魔兽争霸3项目在ESL的结束。

或许是还在坚持的从业者,为了梦想而奋起对抗现实。

星际神族选手Cyan探姬,今年29岁的他已经是一位奶爸了,为了减少比赛中30ms的ping,他需要自费去上海参加一场不知道能不能拿到奖金比赛。而去上海的费用,正是女儿下个月的学费。

好在最后得到了星际解说黄旭东以及孙一峰的支援,解决了在上海的食宿费用问题。

黄旭东与孙一峰更是靠一己之力,把星际留在了中国。暴雪不愿意做比赛,他们就自己出资、拉投资做起战队联赛。

尽管在这一过程中,也遭遇到一些曲折,但多年来,他们给许多像Cyan一样的选手提供了支持,竭尽全力帮助他们实现自己未完成的职业梦想,也将所有RTS玩家的精神寄托在了3484的直播间。

或许是不愿意就此妥协的开发者,放弃利润更高的游戏类型选择为信念而战。

在美国加州普拉亚维斯塔,腾讯光子工作室群成立了一间全新的工作室Uncapped Games。而这间工作室的负责人David Kim和Jason Hughes就出自暴雪。该工作室也宣称,将以打造下一款伟大的RTS游戏为目标。

无独有偶,在暴雪宣布《星际争霸2》停止更新的第二天,前《星际争霸2》的部分开发人员,以「Make the next great PC real time strategy game」为目标,组建了新公司「Frost Giant」。

RTS未来究竟会怎样,我们无从得知,但如同泽拉图所说,一代又一代的勇士,都选择了黑暗圣堂之路。

在《沙丘》爆火出圈之际,笔者愿意相信,只要还有人在坚持或许也能看到RTS重振荣光的一天。

En Taro RTS!

本文系作者竞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