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苹果,2个特斯拉

新眸

新眸

· 11月8日

马斯克,下一个乔布斯。

图片来源@pexels

图片来源@pexels

文丨新眸,作者丨阮雪,编辑丨桑明强

聚光灯再一次打在了特斯拉上。

就在前不久,特斯拉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现1.24万亿美元),跻身美股万亿俱乐部,成为继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后,第6个市值破万亿的玩家,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位迈入万亿大关的汽车制造商。值得一提的是,拿下这样的成绩,特斯拉只用了18年。

十年前,不会有人将马斯克和首富联系到一起。

因为很多时候,马斯克像一个游走在商业畸角里偏执的“疯子”:讲述着他的火星梦,烧钱投资着“不会成功“的领域——航空、新能源、超级高铁、脑机接口。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他似乎对互联网不感冒,早早出售了三家公司:在线内容出版软件“Zip2”、电子支付“X.com”和“PayPal”,实现财富自由后的他,转身all in了Space X和特斯拉,玩起了“跨界”。

2018年后,有人将乔布斯与马斯克关联到一起:同样是硅谷的天才,同样创办了颠覆性企业,特斯拉也被认为是“造车界的苹果”。但显然,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世界上也不会有完全相似的人,祛魅传统,马斯克本人在时代语境下更值得记录。

“艺术家”+“理想者”

追求完美的艺术家和谋划未来的理想者,或许是乔布斯与马斯克的最好形容。

“嬉皮士信仰与计算机力量的交融,思想与科技的结合,都在史蒂夫·乔布斯的身上。”沃尔特·艾萨克森这样描述到。“实现自我、追求心灵启迪的行为风靡一时——禅宗和印度教,冥想和瑜伽,原始尖叫和感觉剥夺”,乔布斯一生恪守素食,追求禅意,信仰极简,当然,这些也融入进苹果产品的设计中,在不易被察觉的细节里。

一个简单的例子:电脑中的风扇。

乔布斯一直想在不使用风扇的情况下完成供电,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追求之一。在他看来,计算机内部的风扇有悖于禅意,它们的噪音会让人无法集中精神,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件电子产品的改进理由,就是诸如这样与众不同的细节苛求,乔布斯让冰冷的电子设备变得性感、个性。

乔布斯也是一个跨界的天才。不同的是,乔布斯跨的是“艺术”的界,在苹果曾让乔布斯心灰意冷的时候,他转而踏入影视行业,在皮克斯动画给大众讲述了一个关于玩具的故事。第一部电脑动画《玩具总动员》的胜利,让乔布斯能力在艺术领域有了充分释放:那些难以控制的情绪,对完美近乎苛刻的追求和浪漫的幻想。

马斯克与乔布斯所不同的是,在思维模式上,前者更像是一个偏执的IT男,充斥着理想主义色彩。

选择特斯拉后,这家公司也将马斯克带入了至暗时刻——2018年的破产危机。要知道,电动汽车并不是一个新奇概念,1839年,英格兰人罗伯特·安德森就制造出人类历史上第一辆,距今已有182年(一个冷知识:电动汽车早于内燃机汽车近半个世纪诞生),虽然在历史上经历过几次黄金时代,不过从未取代过燃料汽车的地位,纯电动车的商业化难度可见一斑。

当特斯拉时任CEO找到马斯克时,他还在为融资发愁,彼时的马斯克也遭遇到了坎坷,创办的SpaceX未能实现有效盈利。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选择了注资当时不被看好的特斯拉。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他觉得,新能源技术才是能解决能源问题的有效方式,出现问题就解决问题,至于成败与否似乎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至于大家津津乐道的火星移民构想,早在马斯克大学期间就已萌生,他的多篇论文都是围绕这些展开,充满科幻感的未来才是他一直以来想要追求的,所以我们才能看到特斯拉的隐藏式把手和鹰翼门,能看到机器人超级工厂拔地而起,太阳城的超级充电站遍及全球。

这种追求,也通常伴随着马斯克对人类社会的希冀。

狂热的理想性乐观和莫名的现实忧虑是硬币的两面,也是马斯克的两面。下注特斯拉是他对燃油能源枯竭的担忧,建造火星基地是想拥有地球的“诺亚”。这让马斯克的“疯狂”变得复杂,一方面他是极具理性的人,清楚地明白这些失败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他也清楚,在一些领域中,失败比成功来得更重要。

“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Apple初代产品诞生于乔布斯家的破旧车库中,特斯拉的研发与设计中心在波音公司的旧楼里,在这些常人眼中废弃的破旧地,却总能带来新生,正如乔布斯和马斯克的人生——绝境处,是新的起点。

从iPhone 4,到ModelS

特斯拉对传统汽车行业的冲击,可以类比当年苹果。

iPhone 4S问世前,手机市场仍然是以诺基亚为代表的翻盖机,iPhone 4S问世后,开启了智能机时代,即使眼下的智能机仍在不断升级迭代,也未能摆脱iPhone 4 S所下的定义:它敲开了移动互联网的大门,也改变了人们的信息交流方式,催生出一系列知名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革新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某种程度上,Model S和iPhone 4S一样,作为特斯拉交付的首款轿车,它不仅让特斯拉收获了首度盈利,更是代表了当时纯电动汽车的最高水平,它就像是新能源行业里的一条鲶鱼,搅动着这一池静水。

2001年,乔布斯开始构建“数字中枢”,先后有了iMac、iPhone、iPad。2008年,乔布斯开始打造云端,icloud诞生;2005年,马斯克想要一台纯电动汽车,16年后,特斯拉市值破万亿,新能源市场迎来鼎盛时代,至于未来,只有时间才知道答案。

关于行业,我们总会谈及风口、消费升级、资本运作,尤其在“酒香也怕巷子深”的今天,营销风恨不得将每个企业的新产品都吹到消费者身边,精致的品牌包装、动人的企业故事似乎也成了成功的关键钥匙,却忽略朴素主义。

面对革新时,人们很难立即具体感知或体会到,创新带给人们的恐惧感,往往大于新鲜感。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在关注特斯拉产品时,显得尤为谨慎。

拿起苹果的“接力棒”

如果说乔布斯和马斯克有什么最大共通点,答案也许是信仰未来的力量。

在个人计算机被当成是“新的迷幻药”,只被小部分人士接纳时,乔布斯仍然相信个人电脑是未来人们的主流选择:Apple Ⅱ成为苹果历史上第一款收获巨大成功的产品;当按键机风靡全球时,乔布斯仍然选择用触屏:iPhone 重新定义了手机;当“云端”的设想先后在亚马逊和谷歌落地失败后,乔布斯仍坚持对云服务革新:苹果“全家桶”生态形成。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马斯克身上,不过他的未来变得不再局限。

截至目前,马斯克旗下有9家公司:SpaceX(太空探索技术公司)、Tesla(特斯拉)、SolarCity(太阳城公司)、Starlink(卫星互连公司)、The Boring Company(解决交通拥堵的公司)、Hyperloop(超级高铁公司)、OpenAI(人工智能)、Future of Life Institute(生命未来研究所)、Neuralink(脑机接口公司),分别对应着顶尖科技领域:航空、新能源、人工智能、生物科学。

聚焦到特斯拉身上,如果将特斯拉创新分三步看,你会发现不少苹果过去的影子:

第一步:在混合电动车成为主流方案时,坚信纯电动车才是未来的方向。在电力系统上,“三电”为特斯拉打下了基础:电池持续引领高能量密度、低成本、低衰减技术趋势;电机持续升级;电控掌握核心技术;除此之外,有太阳城的支持,特斯拉在超级充电桩上布局领先。

第二步:重构汽车EEA架构,率先应用OTA升级。这有利于改变汽车行车电脑的反应速度,同时增加了最大续航里程,调节汽车电池状态。同时所搭配自研芯片,具备高算力、低能耗、低成本的优势;海量的行车数据和超级计算机Dojo的训练都为其奠定了算法优势。

第三步:“硬件预埋+软件收费”引发商业模式革新,据相关数据显示,特斯拉软件收费有望贡献整车毛利的30%,而软件不断升级也为行车带来新的体验,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消费者的期待,无形中增强了品牌忠诚度。

特斯拉很少在广告上花钱,新品的推出大多依靠全球发布会,而在这些发布会上,特斯拉完成了自己的“苹果营销学”:共鸣、专注以及灌输。每当充满科技感的特斯拉新品被推出,向消费者阐述他所搭载的全新科技,“未来感”就已经成为了特斯拉品牌的形象烙印。

不过没有人能够被塑造成“神”,乔布斯不能,被称为“硅谷钢铁侠”的马斯克也不能。

本文系作者新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