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和李诞,谁是喜剧界的真正赢家?

DataENT数娱

DataENT数娱

· 11月1日

国内两大喜剧厂牌,如何把“笑声”做成生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DataENT数娱,作者丨鲍果 萧雨,编辑丨钟小宝 

随着《脱口秀大会》和《德云斗笑社》两档节目的热播,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把相声和脱口秀放在一起比较。

当两者相遇,有的时候脱口秀更被看好前景,相声演员阎鹤祥曾说“如果有一天,脱口秀演员明白了,在相声舞台上实践两天,相声就完了,那就是脱口秀演员的天下了。”有的时候相声占据上风,比如李雪琴搭档孙越被彻底带偏,郭德纲近日在采访中,更是直言道“相声艺人如果愿意,每个人都是脱口秀演员,脱口秀演员如果愿意,看看谁能做相声演员?

图源:网络

同为喜剧的表现形式之一,脱口秀和相声,是真的水火不容吗?在新时代下哪种形式更博得青睐?德云社和笑果文化的“笑声生意”,谁做得更好?带着这份好奇,数娱君敲响了这两个喜剧厂牌的大门。

相声和脱口秀,都站在喜剧舞台中央

相声和脱口秀,一个是亲儿子,是中国发展百年的传统民间艺术,另一个则是漂洋过海刚扎根的的舶来品,连名字都是由talk show音译而来。

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逻辑叙事层面。相声从古至今一直植根于中国市井文化,而脱口秀的蓬勃发展一直带有“挑衅”姿态,带有立场是他的特色,正如犹太人一度占据美国知名脱口秀演员的半数以上。直白点说,相声一般是给你讲故事,而脱口秀是想和你讨论话题。

图源:网络

比如,用英语作为内容素材,在相声里就会一直围绕“学英文”这个点详细展开,以马三立与赵佩茹的《学外语》为例——

马三立:比如说桌子、请坐,这我就可以告诉你呀...

赵佩茹:你干吗偏就让我问这桌子、请坐呀?我问你帽子怎么说?

马三立:别胡问、别胡问,按规矩问。

赵佩茹:帽子这怎么不规矩了?

马三立:不行不行,胡来这不行...

赵佩茹:他不会了他告我胡来——人外国人不戴帽子吗?外国人出门都光着脑袋?

马三立:我说我不会了么?帽子这没法说,帽子多了——礼帽?毡帽?草帽?

赵佩茹:我不管什么毡帽、礼帽,就说帽子,英国话怎么说?

马三立:帽子啊——听好了,教你英格兰的正音,帽......哎,我拜托各位啊,我可不知道在坐的哪位懂英语啊,我说出这句话来,不管是对、还是不对,拜托各位,千万——别管。

赵佩茹:你叫人家别管这像话吗?

马三立:就算我拜托各位啊。帽子啊——帽...帽...帽帽。

赵佩茹:帽帽?

马三立:你就听这音,就听这发音。记住了吗?

赵佩茹:记住了。

要不是节目有时长限定,他们可以就英文发音继续展开,从帽子说到裤子和袜子。但这个内容放到脱口秀里,核心全然不同。

周奇墨在《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中的著名段子“listen to baibai”就从天津大爷说英语,跳到了天津大爷在美国用一句塑料英语,贡献了一场教科书级谈判的故事。

脱口秀里的“英语”本身不再是个语言,而是在体现天津大爷热心肠的同时,调侃讽刺了美国谈判专家的套路英语和无效沟通。

在相声中,表演更重要,而在脱口秀中,传达情绪价值更关键。李诞在《李诞脱口秀工作手册》中指出:相声很多时候是魔幻现实主义创作,而脱口秀是现实主义创作,直接反映眼前生活,一定是带价值观的。

数娱君对比在8月份开播的《脱口秀大会第四季》和《德云斗笑社第二季》这两档节目,发现很难从某一个单一的层面去论证,脱口秀和相声哪个更胜一筹。

根据云合数据显示,除了在开播前两周,其余时间《德云斗笑社》的有效播放量一直高于《脱口秀大会》,且增长势头更猛。

图源:云合数据

在豆瓣评分中,脱口秀的评分更高且参与评分人数更多,此外无论是在媒体领域还是微博话题领域,以话题为主的脱口秀,更能引发讨论热度。

在受众的年龄和男女比例上,两个节目基本相一致,男性观众稍多于女性关注,平均年龄均未超过30岁。在地域影响力上,脱口秀布局更广一些,受众地域TOP3不局限于北方城市,覆盖了南部、北部以及东部。

相声和脱口秀目前都各自有一番舞台,有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即视感。毕竟,喜剧舞台的中央,总得有人站上去。

不过对于德云社和笑果文化来说,他们想做的不仅仅是相声或是脱口秀而已。他们的商业版图已经在逐年扩张中了。

相声和脱口秀,都在缔造商业帝国

德云社,从一个只能在茶馆演出的小团体,到如今上上下下几百号人,不过十几年光景。除了北京本部的大本营,在天津、南京、黑龙江、吉林等地还设有分社。

图源:网络

不仅在北京有5个固定的线下剧场,还常常举办全国乃至全球巡演,走出亚洲,横跨太平洋,从韩国日本到美国加拿大,以及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2013年,德云社曾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开设海外剧场,这在一百年来的中国相声史上还是头一回。2018年,德云社在东京站的演出还有广告主的加盟——“国酒茅台之夜 2018德云社全球巡演东京站”。

德云社最红火的时候,“纲丝节”的门票可以从100炒到4000,翻了40倍,最贵的位置可以达到3万以上,依然一票难求。黄牛一度调侃说内地最好卖的票是TFBOYS、NINE PERCENT和德云社。

负责主办德云社演出的上市公司环宇兄弟的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时来自于德云社的收入为613万,到2018年时已经涨到了3477万。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在不算德云社成员个人收入的情况下,德云社在2020年也实现了流水破3亿,达到3.66亿元。

不仅仅有线下的演出,郭德纲很早就把目光投到了综艺和影视行当,据数娱君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至今共有24部作品,其中综艺14部,电影和电视剧各4部,晚会2个。

而如果将德云社成员单人IP计算,据数娱君不完全统计,在2021年仅综艺领域就有32档。

剧集方面,郭麒麟个人就手握《赘婿》《庆余年》两大爆款。音乐方面,张云雷曾发布过一张专辑《牵挂》,成为2020年10月内单曲销量冠军,当时上线5分钟,销售额超600万元……毋庸置疑,成员参与演出这些作品,会给德云社带来了一大笔的创收。

非娱乐领域,德云社也有所涉及,人送外号“曲艺界的小米”。

在美食界,有餐饮店“郭家菜”、人均价格2000+的“德云红事会馆”以及人生真味,知心共醉的“德云红酒”;服装界有“德云制衣坊”和“德云华服”,后者开业时服装价格引发过很大争议,售价从千元到上万不等,被指“比LV还贵”;美容界有号称以医学标准研发生产的专业美容护肤品牌“德云面膜”;电商界有“德云商城”,涉足电商及票务运营,不过目前还在研发中……

此外更大规模的投资是占地43亩的“山东德云文化广场”,据悉耗资27亿,在今年3月开始动工建设。按照规划,建成后这里将是集相声、京剧、曲艺表演、曲艺教育、文创展示、婚庆餐饮等多业态为一体的城市文化综合体。

据天眼查显示,郭德纲本人旗下有着8家公司,他的妻子王惠也任职13家企业,在多年谋划下,德云商业宇宙早已显现。

相比德云社成熟的商业运行模式,起步较晚的笑果文化,也迎来了高光时刻。自2016年以来,笑果文化一共接受了七轮融资,多次融资金额过亿。据媒体报道,目前笑果文化的市场估值已超过30亿。

但就运营模式而已,笑果文化目前更多的专注影视行业本身,它的运营模式仍然遵循着综艺造星的模式。

《脱口秀大会》的意义已经不止于一档常规综艺,它更是笑果文化的艺人IP孵化器,为旗下仍局限于线下演出的脱口秀演员们提供一条最快的蹿升途径。

比如从《脱口秀大会第四季》走出来的新人鸟鸟接下了3个商务推广,而作为本季最受关注的新人演员,徐志胜自节目开播以来已经拿到了8个商务资源。

图源:网络

除了接到手软的商务,头部演员更是真正实现从“脱口秀演员”到“艺人”的阶级跃升,在非笑果自制综艺中频频露面。去年,王勉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决赛拿下大王称号之后,没多久便成为了综艺《哈哈哈哈哈》的常驻嘉宾,和邓超、鹿晗、陈赫等人合作,今年还作为MC录制了综艺《当燃是少年第二季》。

而因为性别议题广受关注的杨笠更是在一夕之间成为了脱口秀界的“顶流”,今年以来,杨笠已经受邀参与了五档非自家公司出品综艺的录制,和笑果的“灵魂人物”李诞数量持平,网综《仅一日可恋》更是完全为其量身定制。

像呼兰和庞博这样的笑果头部演员,也均有外部常驻综艺。在体育脱口秀《环环环环环》中,庞博不仅是嘉宾,还是节目的策划人。

另一方面,作为一家业务包含节目制作的公司,笑果也试图通过外部合作的形式,在变现的同时让脱口秀从各个方面进入大众视野。

去年年底,笑果文化还与腾讯视频合作打造了一档脱口秀主题的跨年节目《脱口秀反跨年》。随后今年还能与快手联合出品的泛知识脱口秀《新知懂事会》,和腾讯体育合作的奥运主题脱口秀节目《环环环环环》,还有与爱奇艺一起打造的聚焦女性话题的创新综艺情境秀《姐妹俱乐部》。

除了综艺节目本身,笑果文化也在长视频领域做了其他的布局与尝试。今年,它与优酷联合出品了网剧《燃烧吧!废柴》,李诞还有客串出演。

但从播放表现来看成效不如预期。云合数据显示,该剧上线以来从未上过网络剧霸屏榜TOP30。

图源:网络

长视频以及艺人营销整合以外,笑果文化的支柱产业还属线下产业,线下产业分为人才输出和创收盈利部分。人才输出的就是线下训练营,鸟鸟、张灏喆、童漠男等在今年表现优秀的选手都出自笑果训练营。

图源:网络

创收盈利的则是实体演出场的运营,从剧场到门票都演出执行,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笑果线下的产业链厂牌,目前主要是两个——用下线下商演的笑果工厂与用来讲开放麦的山羊goat脱口秀酒吧。

李诞曾经调侃称脱口秀演出的门票在上海是“硬通货”,根据大麦网发布的《2021五一档演出观察》,今年五一期间脱口秀演出迎来爆发式增长,票房较2019年翻了三倍,演出人次则翻了六倍

相声和脱口秀,明天在哪儿

观众的捧场,市场的红火,如今进入了一个喜剧热搜的时代。通过节目站在大众眼前之后,等待新人演员们就是光明的“钱途”。

但这样的模式也有局限性。总体来看,仅凭《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两档节目孵化的艺人IP,相对于脱口秀演员基数来说依然不够。具备大众知名度的头部演员穿梭在商业活动之中,线下演出缺乏认知度高的“顶流”演员,很难吸引圈层之外的受众,而线下演出具有高重复性,尽管脱口秀的受众忠诚度较高,也难以持续进入线下演出场景。

图为脱口秀演出购票须知,图源:网络

破圈难,尤其是线下演出破圈难,仍旧是脱口秀面临的一大困境。

相声行业也是如此,一方面郭德纲在采访中坦言德云社现在人手不够,不会盲目扩张,“培养演员很复杂,需要大量的时间。而且,现在鹤字科有的都来了十几年了还没有上台表演的机会,这一行不好做。”

另一方面,当饭圈女孩入驻相声,种种危机一触即发,因为比起作品质量,她们更看重的是营销造势,举着荧光棒看相声的场面早就没有了以前欣赏相声那个味儿。

图源:微博

此外相声和脱口秀都是说话的艺术,如今正处在情绪对立、饭圈狂热的时代,话锋稍显不对,就容易惹上麻烦,百度搜索“脱口秀道歉”和“相声道歉”都有2000万条结果。

提出观点有风险,中庸到底观众不买账,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线上呈现的内容被赋予了太多额外意义,反而让大家的关注点跑偏。

想真正成为大众喜剧,不管是相声还是脱口秀,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系作者DataENT数娱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