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疯抢“程序员”

深燃

深燃

· 10月30日

怕人才被对手抢走,更怕错过新机会。

图片来源@pexels

图片来源@pexels

文丨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丨王敏,编辑丨金玙璠

“后悔当初没去学计算机。”2022年秋招大厂应届生技术岗薪资被曝光后,无数人发出类似感叹。

2022年校招,腾讯打响了应届生薪资开奖“第一炮”,技术岗年薪总包40万起步,而大厂薪资最高评级SSP(Super Special Offer)总包甚至达60万。美团的技术岗SSP总包也在60万左右。这样的薪资,是非技术岗人员可能毕业多年都难以企及的高薪,也难怪很多人直呼“馋了”。

2021年以来,在新的行业环境下,大厂的扩张动作变得格外谨慎,但依然给算法、研发等技术人才开出极具吸引力的高薪,各家对“程序员”、尤其是顶端技术岗人才的抢夺,从未放松。

校招疯抢程序员,社招也不例外,甚至某些细分领域的算法人才,同时被二三十个猎头盯着。

“市场会变,政策会变,业务会变,红利会变,人才不会变。”一位猎头向深燃表示,“大厂抢人,也是给自己留退路。”互联网行业风云变幻,大厂们怕人才被竞争对手抢走,怕追不上最新的技术,更怕错过行业的新风口。

大厂们要囤积人才试图“永葆青春”,但对于高薪被抢夺的“程序员”来说,互联网的草莽时代结束,一夜暴富的机会几乎消失,同时更要面临瞬息万变的形势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校招抢人:时间提前、薪资飞涨

大厂今年的秋招,从5月就拉开战线,抢人规模也是史无前例。

早在5月份,腾讯、字节跳动、百度、滴滴、华为、vivo等公司就开始发布针对2022届应届生的提前批招聘信息;随后7月,阿里启动了其史上最大规模校招;8月,腾讯称预计今年秋招将发放超7000份录取书,校招名额年增幅超过40%;字节跳动的秋招紧随其后启动,并且已经连续三年扩招,今年校招岗位超过8000个,同比增长超30%。

大厂抢人大战中,最吃香的是“程序员”。

字节跳动校招时,研发类职位是招聘的重点方向,超过4000个。京东也对外表示,针对2022届校招生的薪资涨幅较去年同期最高增长35%,而对技术人才的投入尤为突出,应届博士生年薪可达200万。

为了抢夺“程序员”,大厂们纷纷向候选人抛出橄榄枝,在校招中收获五六家大厂offer的技术人才也有。

“对不起,腾讯我也拒了。”于鱼渔在社交平台分享道。秋招期间,就读于中国TOP2高校的于鱼渔拿到了腾讯、美团、百度等多家大厂的offer,他先后拒绝了腾讯、美团,目前还在给出总包更高的百度和其他公司之间犹豫摇摆。

当然,大厂的平台优势、资源优势以及本身所带的光环,对于应届毕业生吸引力足够,使得应届生要想在校招中拿到大厂入场券,也并不容易。

一位猎头对深燃表示,大厂抢“程序员”的标准中,985、211本科或硕士的计算机相关专业是入门门槛,在此基础上还要有一定的技术实力。

被身边同学认为是典型“offer收割机”的刘涵,今年秋招季面试了六家大厂,收获了五个offer。他为了准备大厂校招,从大二就开始每天坚持写代码。

往往是前30%的优秀人才,收割70%的offer。”该猎头说道,在头部人才的争夺中,招聘市场俨然成了卖方市场。为了抢夺前30%的优秀人才,大厂各家开出的薪资总包都颇具竞争力

制图 / 深燃

据刘涵观察,当前腾讯、美团、百度已经开奖(即发布offer薪酬福利),阿里、字节、拼多多等大厂也正在陆续开奖。

首发开奖的腾讯,总包十分有诱惑力。据社交平台爆料,今年腾讯秋招技术岗白菜价总包也是40万起步,和去年相比,涨了近10万,而且所有应届生房补从1250元上升到了4000元。美团今年秋招技术岗白菜价总包35万起步,没有明显上涨,但SSP级别平均涨了2千,而且还有配股,总包有60万左右,非常有竞争力,这也反映出今年美团的校招策略,是更偏向优秀的技术人才

至于阿里,据刘涵了解,阿里2022年秋招技术岗薪资和去年相差不大,不过阿里云这一核心部门的薪资整体要更高一些。而一向以狼性文化著称的拼多多,技术岗白菜价甚至就能达到五十多万,也让很多应届生在金钱的力量下选择前往。

应届生校招高薪,也导致了老员工薪资倒挂。有腾讯老员工在社交平台吐槽道,“要离职,来对抗这种不公平”,也有人感叹,“原来延期毕业才是涨薪的最好方式,毕业越晚、涨薪越快”。

社招也疯狂:二三十个猎头盯着同一个“程序员”

大厂疯抢程序员,不但热衷于校招,任何一个社招的机会也不会放过。对内,留住人才、鼓励内推,对外,和猎头合作挖人,便成了大厂最常见的社招方式。

在大厂,内推成为“生意经”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社交平台上也有各大厂员工发布的内推消息。

“字节教育部门裁员时,运营岗先被‘优化’,产品岗择优留下,研发岗基本转岗到其他部门了。”猎头牛文举了个例子,即便同处一个部门,但不同岗位的不同命运,足见大厂对“程序员”的重视。

身居大厂的“程序员”们也切身感受到了技术岗的火热。某互联网大厂技术岗员工艾丽每天都能接到很多猎头打来的电话,即使她明确表明不看机会,对方也会强调希望加微信保持联系。

猎头们深知大厂有多么偏爱技术人才,因此,当敏锐地发觉将有行业性变化时,就会闻风而动。

牛文专职为一二线大厂寻觅“程序员”,今年5月,他看到教育行业的营销模式被外界批评时,立刻觉察到,教育行业将出现一定规模的人才流动。“有些嗅觉灵敏的人,已经在看行情、考虑新工作机会了。”

事实也证明,在线教育行业大缩减,但行业里曾经吸纳的优质“程序员”,依然是大厂需要的人才。

牛文用自己总结的各大厂招人特点来筛选适合的“程序员”,比如“字节重算法、阿里重项目、腾讯看综合素质”,而大厂外包处于所有鄙视链的底端。“外包一般接触不到核心业务,只是重复做基本技术”。

不过,牛文也提到,市场上的猎头数量很多,教育行业的技术人才有限,而且不同大厂也有不同的查重机制和人才归属规则,身为猎头,最要紧的是抢占先机,等到人选从公司离职,就已经晚了。

那段时间,牛文和同事们疯狂通过个人人才库、社交平台、朋友转介绍等各种途径,率先获得人选的联系方式,帮他们向大厂推荐简历,当人选成功入职,才算是真正抢到了人。

“广撒网成本最低、收益一般,但性价比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高的。”牛文告诉深燃。过去的7月-9月,教育行业大变动,牛文尤为忙碌,从在线教育企业中挖到了不少人才送进大厂,还帮一些人才在大厂争取到了较高的薪资评级。

与牛文广撒网、走概率的策略不同,王陶代表的另一类猎头,特点是和人选深度沟通、建立信任关系。王陶提到,在技术领域,尤其是自动驾驶板块,一个相对资深的算法人才,可能会同时被二三十个猎头盯上,一旦人选出现“动一动”的想法,猎头们便会一拥而上。

在艾丽看来,“抢人不一定纯粹是业务需要,可能是因为互联网公司需要保持招聘端的竞争力。”尽管学算法、学研发、学AI的人才越来越多,供大于求,求职者竞争越来越激烈,但其实真正满足公司需求的顶端人才并没有增多,很多公司怕最合适的人才去了竞争对手那里

艾丽指出,互联网流量型的C端玩法,想继续高速发展越来越难,互联网大厂们纷纷向B端寻找增量,走向产业化。但B端壁垒较深,没有基础很难打入,更加需要技术人才。

程序员进大厂,不再期待财务自由

疯狂砸钱是大厂抢人时最基本的操作,王陶曾见证大厂为留住一位技术人才而“因人设岗”。尽管才刚刚通过秋招,但刘涵在实习中已经发现大厂会通过竞业协议来绑定人才,新公司为了抢夺人才甚至会让员工隐瞒身份匿名入职,以帮员工规避竞业协议的风险。

但被大厂抢夺的“程序员”,已经开始了一些冷思考。

他们深知,互联网的发展早已经度过了草莽期。这一代“程序员”进入大厂,已经不再期待像前辈那样逆风翻盘甚至财务自由了。

过去,一家互联网大厂的上市便意味着造富一批程序员。2005年员工平均年龄仅有23岁的百度,上市当天便造就了8个亿万富翁、51个千万富翁、240个百万富翁。2021年初,快手的上市也让一批程序员身家千万。

现在,计算机专业对于很多人而言,依然还是翻身利器,但随着互联网监管趋紧、发展趋稳,即使是高学历、高水平的人才,进入大厂也不再期待暴富。

“互联网行业的增长,或许只是从以前的直线式增长,变为了螺旋式上升。”王陶认为。不管社招还是校招,越来越多的人对于互联网大厂的发展信心有所降低。即便还未真正入职互联网大厂,刘涵也感受到,市场上看衰行业的观点越来越多。

从一贯“财大气粗”的字节跳动都开始裁员,到贝壳、OPPO的人员优化,以及在线教育的行业性缩减,都能看出,互联网行业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程序员”的薪资增长空间也受到限制。

刘涵发现,多家大厂的技术岗普通档薪资并没有明显提升,这意味着对于绝大多数校招程序员而言,当前的起薪已经基本到顶了,大幅的增长会越来越难。

让“程序员”们更加担忧的是,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眼前的高薪也并不稳定。

以秋招的高薪资为例,腾讯表面高总包,事实上当中还包含了一次性费用签字费(入职激励)以及为期三年的高房补,腾讯给到的基本薪资并不算高。“程序员跳槽很大程度都是看上一份工作的基本薪资,以此为基础进行一定比例的调薪。”刘涵表示。拿到腾讯总包,也意味着,应届生在入职三年后,薪资可能会大幅缩水。

一些大厂在大规模招聘后,往往会采取末位淘汰制。“业界有个传言是,字节跳动每个员工平均在职时长为7个月。”刘涵表示,“这家大厂的风格是没有普调(普遍调薪),高薪挖到技术人才后再筛选是不是相符合的优秀人才。”

应届生可能抱着憧憬入职,但没过多久又不得不重新回归人才市场。王陶提及,大厂各业务线的调整也十分迅速,整个业务线裁员的情况并不少见。

刘涵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35岁了。35岁成为大厂程序员职业的黄金分割线,已是共识。

在互联网公司业绩考核的评价体系下,35岁之前,技术人员如果能够晋升到管理层或成为技术专家,或许还能在大厂有一席之地,但如果到35岁,还只是一线执行人员,面临着越来越快的迭代速度以及高压工作,要被迫和年轻人比拼加班精力和技术热情,很容易就会被淘汰。

尽管如此,这仍不妨碍一波又一波“程序员”进入大厂,毕竟在当下,拥有雄厚资金、强大平台和资源优势的大厂,依然是他们的最优选择。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涵、牛文、王陶、艾丽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深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0736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494人已赞赏 >
494换成打赏总人数49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