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赌「元宇宙」:扎克伯格在说,张一鸣在做

蓝洞商业

蓝洞商业

· 10月30日

All in元宇宙,孤注一掷还是别无选择?

文丨蓝洞商业,作者丨赵卫卫

10月28日,Facebook硅谷总部的标志已经改为“Meta”,“Meta”是元宇宙单词“Metaverse”的前四个字母。

扎克伯格说,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个篇章,他们不再是一个社交平台,而被视为一个元宇宙公司。

改名,往往是因为过往涵盖不了未来。

就像2018年,抖音崛起,“今日头条”的Logo从北京中航广场上拿下,换上了“字节跳动”四个字一样,“今日头条”只是一个代表性产品,“字节跳动”才是更为广泛的“头条系”。

在名字这一点上,张一鸣想在了扎克伯格前头。5年间,市场早已经接受“字节跳动”这个称呼,尤其是今年6月,字节系产品在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19亿,而同一时期,Facebook系的产品月活用户数为29亿。

全球化市场的统治力,30亿的月活,是巨头们挑战的目标。双方都保持着增长,而扎克伯格是一个竞争意识很强的人,这一次,在元宇宙的概念上,他不能输。

率先坐在元宇宙大船上的,是张一鸣和扎克伯格,他们都是更广阔的历史进程中的一部分。

如何理解Facebook的大船驶向元宇宙?这场元宇宙可能就是一场豪赌,月活19亿用户的中国公司,跟一个月活29亿用户的美国公司的对决。

2030年,你可能也会拥有元宇宙,但你别把这个元宇宙预设的太过美好,肯定的一点是,扎克伯格说的元宇宙是充斥着电商带货的。

错失

Facebook与字节跳动的第一场竞逐,起了大早但却赶了个晚集。

《沸腾新十年》一书里提到,当初收购Musical.ly的时候,Facebook是在2016年年底就给过收购邀约的。Facebook给Musical.ly开出了比字节跳动高一倍的报价,但Musical.ly的CEO阳陆育并没有接受。

这其中的原因有三个,一是Facebook给的全部是现金,今日头条除了给钱还给股票;二是比起扎克伯格,阳陆育与张一鸣更加熟悉;三是当时的Musical.ly还有一战称王的可能。

从这个时间点看,Facebook的动作是早于字节跳动的。2017年年初,张一鸣给阳陆育打一个电话,谈的还是竞争的事情。他告诉阳陆育,字节跳动也在做类似的短视频产品,而且已经做了6个月。

张一鸣和阳陆育一直保持顺畅的沟通,生活中也有往来。但因为增长放缓,猎豹不给力,出于对字节跳动算法体系的渴望,最终阳陆育以接近10亿美元的价格将Musical.ly卖给字节跳动,自己和合伙人朱骏进入字节跳动工作。

后来,Musical.ly改名为Tiktok,经历过砸钱买量和字节跳动的推荐引擎技术,让Tiktok成为全球化最为成功的中国互联网产品。

2020年,Tiktok在美遭遇危机被迫出售的时候,字节跳动也曾控诉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扎克伯格不仅称Tiktok存在数据泄露风险,还推出过模仿Tiktok的短视频产品Reels。

扎克伯格的竞争意识是很强的,但这一切没有阻挡张一鸣的步伐。

Facebook所创造的神话正在被Tiktok打破,2021年7月,TikTok应用(包括iOS版抖音)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全球安装量已超过30亿次,这是一个只有Facebook系产品应用达成过的成就。

恰恰就是在这一个时间点上,扎克伯格再次炒热了“元宇宙”话题。他说,未来五年会把Facebook从社交媒体公司变成元宇宙公司。如今的更名,只是再一次给市场表明其坚定的信心。

但与此同时,他在刚刚过去的财报会上承认,未来一到三年,主要还是打基础的阶段,这些投入都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盈利。而且Facebook预计其对硬件部门Facebook Reality Labs(FRL)的投资将使2021年的整体营业利润减少约100亿美元。

什么会对Facebook构成威胁,扎克伯格再清楚不过。苹果隐私政策的调整令Facebook的广告业务承受压力,明年营收的增速肯定会放缓,而更重要的是,TikTok和Snapchat等同行的激烈竞争,让更多的年轻人开始逃离Facebook。

所以如今的元宇宙,是孤注一掷还是别无选择?只有扎克伯格自己最清楚。

豪赌

《Facebook:一个商业帝国的崛起和逆转》描述了Facebook帝国从2004年至今的历尽波折与崛起之路,描摹了如今Facebook面临的用户安全等诸多争议问题。

在“收购未来”一章中,还原了当时扎克伯格收购虚拟现实设备组制造商Oculus的故事,这是Facebook元宇宙故事的起点。

当时的扎克伯格已经开始考虑手机不再流行之后,什么产品将会对Facebook构成威胁。2014年,经过董事会成员安德森的引荐,他体验了Oculus,但没有立马抛出收购的提议,而是五天后又参加了一次演示。

扎克伯格当时认为:“虚拟现实的普及可能还需要10年,但是有一家公司正在打造基础。”如果Facebook能拥有这家公司,并投入大量资金来帮它实现预期,扎克伯格不仅会为下一次大的范式转变做好准备,他还将拥有未来。

扎克伯格最初提价低于10亿美元,遭到了拒绝,最后改价20亿,以及7亿美元基于财务表现的额外对价,最终促成了当时Facebook的第二大收购,仅仅一周前,Facebook以40亿美元现金以及价值120亿美元的Facebook股票收购了WhatsApp。

事实上,扎克伯格当时过于乐观,距离那次收购已经过去了7年,虚拟现实技术还远远没有普及。

但这并不妨碍远在中国的跟进。根据《财新》的报道,2021年6月,张一鸣抵达山东潍坊,现身微电子厂商歌尔集团,亲自出马谈判歌尔内部孵化的一家VR硬件公司Pico(小鸟看看),“张一鸣见面时,就已经有意买下Pico。”

最初张一鸣开价90亿,最终以100亿元的价格收购Pico,Pico将并入字节跳动VR相关业务。字节跳动的收购,这无疑是给“元宇宙”的中国叙事增加了更强烈的色彩,在此之前的数年间,中国VR行业经历过火爆和泡沫迅速破灭。

根据接近交易人士给《财新》的说法是,“张一鸣在收购时透露了发展游戏业务的野心,希望能复制Quest 2的成功,与腾讯一决高下。”

所以,元宇宙的故事可以归纳为一个赌桌,桌上坐着的是一个月活用户19亿的中国公司,另外一边坐的是一个月活用户29亿的美国公司,带着筹码的两人都是80后,两方都在豪赌未来。

先做再说,是字节跳动的风格,张一鸣没有对元宇宙公开说过什么;反观事前张扬的扎克伯格,他的计划是,2030年之前,帮助10亿用户用上元宇宙,并支持几千亿的电商市场规模。

看起来,这个元宇宙也是充斥电商广告的。

元宇宙太远,电商才是迫在眉睫的争斗,所以最先需要验证的悬念是,扎克伯格什么时候能推出一位比肩罗永浩的带货主播?

本文系作者蓝洞商业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