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罢工事件始末:流媒体行业缘何成为薪酬洼地?

全媒派

全媒派

· 10月27日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人都是人上人。

播放 暂停

好莱坞罢工事件始末:流媒体行业缘何成为薪酬洼地?

00:00 16: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苏伦,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10月17日,持续数月的好莱坞罢工事件有了最新进展——对峙双方暂时达成一致,暂停了本定于18日的罢工计划。

这一事件的起因,是分别代表好莱坞制作人员与用工方的两个员工协会在进行新一轮合同谈判时,在部分条款上产生分歧,主要集中于薪酬水平和工作环境等方面。双方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都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10月13日,代表好莱坞制作人员的美国好莱坞国际舞台从业人员联盟(以下简称IATSE)宣布,其成员以压倒性的多数投票结果,通过了在全国范围内的罢工计划。

尽管预想中的“6万人大罢工”并没有如期而至,但这一事件仍然引起了美国传媒圈的巨大关注。它本质上是劳资矛盾,但同时又包含着新旧影视形式的冲突,叠加了这层技术语境之后,旧有的劳资冲突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性。本期全媒派为大家解读好莱坞的幕后从业者们境况究竟如何?为什么风头正盛的流媒体行业,竟然会成为薪酬洼地?

始末:一场事先张扬的罢工行动

这次罢工,涉及到两方组织,它们分别代表两个群体的利益。

IATSE,即美国好莱坞国际舞台从业人员联盟,创建于1983年。我们可以把这个组织理解为好莱坞幕后人员工会。其成员是美国与加拿大的约15万名电影和电视项目的幕后工作人员,包括摄影师、剪辑师、服装师、化妆师、灯光师、特级指导和编剧等。

而与之对阵的另一方,是美国电影与电视制片人协会(AMPTP)。AMPTP是好莱坞电影公司的行业协会,其成员包括华特迪士尼、环球影业、华纳兄弟以及大型流媒体公司,比如Netfilx。

楚河汉界,剑拔弩张。双方争执的矛盾点,就是围绕幕后工作人员的待遇问题。

代表制作人员利益的IATSE认为,一直以来,流媒体提供的薪酬水平明显低于传统影视媒体,工作人员难以维持生计,而且还存在工作时间过长,以及缺乏足够的休息和用餐时间等问题。疫情使本就一般的待遇水平和工作环境雪上加霜,新冠疫情爆发后,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等州纷纷进入封锁状态,好莱坞停摆数月之久。

在此期间,许多影视从业人员失去收入来源。而随着疫情放缓、影视行业复工,急于填补停工损失的各大制作商,在推进项目上变得更加激进,但员工的配套待遇却未能跟上步伐。

工人们被置于越来越大的压力下,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成为常态,达到12、14、16小时,甚至工作18小时的日子也非常普遍。与高强度的工作相比,人员薪酬却处于较低水平,时薪往往只有十几美元。

由美国编剧协会(WGA)理事利兹·阿波尔发起的“好莱坞涨薪运动(PayUpHollywood)”所进行的年度调查显示,2020年有将近80%从事助理和其他支持性工作的员工年薪低于5万美元,其中还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年薪低于3万美元。基于官方定义,他们处于“支付困难(cost-burdened)”的状态,可能难以负担食品和医疗等必要开支。

IATSE成员此前计划进行罢工。图片来源:The verge

长期不合理的工作环境与待遇水平,是这一罢工计划浮现的起因。按照惯例,IATSE与AMPTP每三年都会就合同进行重新协商,上一份2018年达成的合同已于2021年7月31日到期,因此双方在今年又展开了协商。此次协商的焦点,就落在了提高薪资水平、减少工作时长、延长休息时间,以及追加流媒体从业者的薪酬等等。

双方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谈判,但迟迟未能达成一致。10月初,IATSE成员以压倒性的票数授权举行全国性罢工,90%的成员参与了投票,其中98%投票支持罢工。10月13日,IATSE主席马修·勒布表示,如果不能与AMPTP达成新的协议,好莱坞和流媒体企业约6万名电影和电视制作人员,将于10月18日举行罢工。

由于IATSE争取权益的对象对电影和电视制作行业来说非常重要,这次罢工行动得到了众多好莱坞影星的支持,包括简·方达、塞斯·罗根、本·斯蒂勒等等。

“我希望电影公司能看到并理解我们成员的决心,”马修·勒布在声明中说,“如果他们想避免罢工,他们应该回到谈判桌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报价。”根据IATSE网站上的一篇文件,新的协议包括每年3%的追溯性工资增长,每天10小时的休息时间等等。

在声明发布后的第二天,双方恢复了谈判。“AMPTP仍然致力于达成一项协议,以保持行业的运作,”AMPTP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我们非常重视IATSE成员,并致力于与他们合作,避免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关闭这个行业,特别是这个行业正在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恢复。”

120名国会议员也向AMPTP发出一封声明信,施压新一轮谈判须以公平的合同结束。信中指出:“如果不能达成协议,不仅会威胁到这些工人的生计,也会威胁到他们的家庭成员,并对美国经济产生冲击。”

为什么流媒体会成为薪酬和待遇洼地?

流媒体从业者的待遇问题,是此次罢工事件的焦点。这令人匪夷所思,因为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流媒体公司发展迅速,冲击着美国传统的电影电视行业。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线下娱乐行业的停摆,也为流媒体市场的急速扩张提供了条件。

除了以网飞(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和Hulu为代表的流媒体公司,迪士尼的Disney+、苹果的AppleTV+、华纳旗下流媒体平台HBOMax、以及2021年新登场的Discovery+和Paramount+等均加入流媒体阵营,抢夺市场份额,快速推动影视娱乐行业线上化发展趋势。

问题在于,流媒体这样一个看起来巨头林立、资金充沛的光鲜行业,到底为什么会成为薪酬和待遇的洼地?

以新兴行业为名,采用低薪酬标准

2009年,IATSE与AMPTP进行早期合同谈判时,流媒体行业才刚刚兴起,市场前景不明确,谈判双方与各制片厂共同认为:新媒体经济是“不确定的”,在就业条件方面给予更大的灵活性对于双方是“互利的”。因此,这就为流媒体员工的较低水平薪酬标准埋下了伏笔。

对应的则是,流媒体公司在薪酬和福利方面获得了“更大的灵活性”,他们能够通过支付更少的钱来使这一新兴行业起步。

此后几年时间里,流媒体蓬勃发展,已经成为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行业。流媒体巨头的项目制作预算数额日益庞大,甚至比有线电视节目都大得多,这是因为流媒体公司获得了更多金融资本的支持。

流媒体公司将大量资金投入到他们的影视项目中,以迅速扩充内容库。但是在员工薪资待遇方面,国外这些巨头却并不慷慨。相比行业中其他工作人员,流媒体从业人员的薪酬水平也要低许多。

直到近几年,流媒体项目仍被允许支付较低的费率(用于薪酬及分成)。包括Netflix、亚马逊和苹果在内的大公司,都能够通过谈判获得折扣费率。其中一项规定仍然在实行,即允许订户少于2000万的流媒体公司获得折扣费率。据CNBC报道,苹果公司就曾告知IATSE,其流媒体平台Apple TV+的用户不到2000万,因此它可以向制作人员支付比大型流媒体平台更低的费率。

在流媒体高速发展的当下,流媒体在普及率和输出量上都呈现爆炸式的增长,显然不能再以新兴媒体之名享受低费率。基于此,此次IATSE的诉求之一就是要改变2009年确立的规则,对流媒体制作的薪酬结构作相应调整。

流媒体从业人员无法获得“剩余报酬”

除了要求更合理的工作时间、更优渥的工资和更多的休息时间,IATSE的成员也希望在Netflix、苹果和亚马逊等公司的流媒体项目预算中获得更大分成份额。

传统厂商和流媒体厂商制作电影或节目的方式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主要不同之处在于作品在哪里上线,这决定了项目的制作要求以及员工的薪酬应该遵循哪个集体谈判合同的条款。

与传统电视或电影行业不同,流媒体作品在某个渠道进行重播时,费用并不会结算给制作方,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部作品并没有被“转售”。举一个例子,当用户在网飞上收看《宋飞传》,对于制作人员来说,其所赚取的“剩余报酬”要比它在FOX等电视台播放少许多。

《宋飞传》。图片来源:豆瓣

《宋飞传》最初是在电视上播放的,多年以来,它通过多种不同的形式重播,每次播放,节目的创作者都获得了收益。但对于流媒体来说,一般都是平台独占,不同平台比如亚马逊、苹果、网飞相互之间没有转售的可能。因此,作为创造这些内容的人,无论你是作家、演员或者是工作人员,你只能吃到“第一口樱桃”。同时,对于幕后工作人员来说,他们的分成机会和比例要比导演或演员低得多,因此处于整个金字塔的底端。

流媒体行业的特性导致了过快的工作节奏

除了薪资待遇,流媒体行业被饱受指摘的还有糟糕的工作环境。曾经参与《饥饿游戏》《银河护卫队》和《美国队长》等节目制作的斯卡纳蒂(Scarnati)说,她最近连续工作了21天,其中工作时间最短的一天是12小时,大多数是14小时,最长的一天是19小时。

流媒体的特性导致了这一点。对于传统的电影电视行业来说,往往会以年度为单位,节目的制作周期是固定的,体现出明显的季节性,比如秋季和夏季就是电视节目高峰期,而其他季节情况稍好,工作人员至少可以有一段调整时间。

但流媒体网站每分每秒都有大量的内容在被消费,为了满足旺盛的内容需求,流媒体行业不能仅依靠大片,还需要持续的内容供给,所以内容制作始终在持续,工作人员需要保持高强度、长时间的往复工作,休息的时间并不多。

流媒体的特性也影响到制作人员的薪资水平。相比于传统的电视电影,流媒体的内容有越来越短的趋势,对于制作人员来说,尽管他参与工作的时间可能差不多,但是因为剧集短、集数少,能够得到的报酬也相应要少。

流媒体又上了深刻的一课

事件的最新进展发生在10月17日,IATSE通过官方渠道发声称,已经与AMPTP达成了临时协议,停止原定于18日的罢工计划。IATSE同时表示,为美国其他地区(包括纽约、新墨西哥、佐治亚和路易斯安那州)电影和节目制作人员的单独合同谈判仍在继续。

看起来,此次行动已经获得了初步胜利。根据IATSE公布的避免罢工协议,将确保提高流媒体剧集制作的工资水平,流媒体行业可能要向制作人员多支付30%的报酬。同时,成本在2000万至3000万美元之间的短片作品,也将不会再因流媒体属性而获得费率折扣。IATSE指出,这种类型的作品也会有高达30%的费率增长。

IATSE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与改善工作场所条件有关的概况介绍,但相关文件仍然有许多模糊的细节。“好莱坞报道”指出,正在谈判的合同之一,将影响华纳兄弟和米高梅等主要电影公司以及大多数主要流媒体服务的生产,包括Netflix、Disney+、Apple TV+。

好莱坞的协会因合同待遇问题而计划罢工,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罢工都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2007年11月到2008年2月,代表1.2万名编剧的WGA(美国编剧协会)因互联网和其他形式的新媒体工作的薪酬问题,实行了为期100天的罢工。60多部美剧暂停拍摄,同时大量作品无新产出,《实习医生格蕾》《绝望主妇》《犯罪现场调查》《迷失》等诸多热门剧集停摆。据估算,这场罢工让加州遭受了约21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罢工一旦发生,大多数电视剧或电影将无法继续拍摄,观众看不到自己喜欢的节目,一些即将上映或开拍的电影上映日期都会后移。波及范围可能更大,相关的道具公司、材料公司、设备公司的从业人员,甚至是影院旁的餐饮业者都将失去工作

无论如何,这次未遂的罢工给流媒体巨头们上了深刻的一课:在快速前行的同时,也不应该遗忘那些对行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基层工作人员。既需患难与共,也应有福同享,唯有如此,整个行业才能可持续地发展下去。

参考链接:

1.https://36kr.com/p/1445116560025472

2.https://www.theverge.com/2021/10/6/22711567/iatse-strike-authorization-negotiations-resume-streaming-pay

3.https://www.theverge.com/2021/10/17/22731087/hollywood-union-reaches-contract-agreement-iatse-avoids-strike

4.https://slate.com/culture/2021/10/iatse-strike-streaming-tv-film-crews-shutdown.html

5.https://www.nbcnews.com/business/business-news/hollywood-s-shift-streaming-making-some-workers-regret-getting-industry-n1280869

6.https://www.theverge.com/2021/9/25/22692966/apple-plus-tv-movie-streaming-workers-union-fewer-than-20-million-subscribers

7.https://www.theverge.com/2021/10/19/22735892/iatses-tentative-basic-agreement-streaming-pay

本文系作者全媒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