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们踏入同一条河流:生命科学才是“黄金赛道”

一刻商业

一刻商业

· 10月21日

互联网大佬们,都有个科学家的梦。

播放 暂停

互联网大佬们踏入同一条河流:生命科学才是“黄金赛道”

00:00 14:1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一刻商业,作者 | 林霖,编辑 | 周烨

王小川卸任了。

10月15日,搜狗CEO王小川发表内部邮件宣布卸任搜狗CEO:“根据383天前的约定,今天是我卸任搜狗CEO的日子。这封邮件,代表着我与搜狗的正式告别。”

这位当年被特招进入清华的天才少年,27岁成为搜狐最年轻的高级副总裁,2017年带领搜狗在纽交所上市。从高光时刻到搜狗近几年的营收增速下滑,股价一路下跌,搜狗虽几次面临可能卖身的局面,王小川都没妥协。

但如今,则是一次彻底的告别。对于未来去向,他表示,往后二十年,愿为生命科学和医学的发展尽一份力。

2017年搜狗在纽交所上市,图/搜狗搜索

今年,或是创始人退位之年,黄峥在带领拼多多敲钟之后退休,张一鸣也选择辞任字节跳动CEO。

如今,回溯以往,不难发现一个共通之处——这些被称作天才、传奇,抑或是风头正盛的企业家们,都相继把生命科学当做了下半生的追求。

这不禁给“生命科学”本身也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就像是退隐江湖的武林高手,修炼一门需要毕生才可能练就的绝世武功,漫长而遥远,且在短时间内无法产生效益。

生命科学也因此变得颇具情怀。这个关乎人类自身命运的宏大命题,成了互联网大佬们的终极追求。

事实上,除了卸任的创始人之外,还有不少大佬们对生命科学也展示出了强烈兴趣,马斯克、扎克伯格、谢尔盖·布林,以及国内的李彦宏、马化腾、傅盛等等。为何他们都将生命科学作为下一站?生命科学领域机会有多大?又该如何抓住未来的风口?

01 互联网大佬偏爱生命科学

大佬们对生命科学的兴趣,并非功成名就之后的一时兴起,更像是对一个哲学命题的科学探索。

猎豹CEO傅盛曾说,生物学是一门能打通很多跨界知识的学科。相比物理学等自然科学,生物学更深刻地揭示了世界的底层规律。

王小川在混沌大学的授课过程中也曾表达过,在整个物理系统、化学系统、数学系统当中,可以去计算引力波、暗物质,却没有模型能够去计算生命,但生命能够带来确定性的规则。

早在2016年,王小川就曾推出一个专门做医疗科普的平台,并曾提出两份跟医疗有关的提案。在早年间接受采访时,也曾多次表示,希望自己剩下的20年时间里面可以为人们的健康做出一点贡献。

张一鸣对生命科学的兴趣则更早。2018年,在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的对话中,张一鸣曾透露:在报考大学时自己最初选择的就是生物专业,高中时参加过生物竞赛,看了一本北大老师写的《普通生物学》,对他影响颇深。

今年5月,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在内部信中,他希望能更深度参与的三个领域之一便是是脑疾病。

而另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企业家,对生命科学则更为执著。他是中国最年轻首富纪录的创造者,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当年盛大在纳斯达克上市时,31岁的陈天桥以88亿元的资产在《胡润2004 IT富豪榜》中排名第一。但因身患疾病,逐渐隐退。

2016年,再次出现的陈天桥,已经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脑科学研究中。该年年底,他向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捐赠1.15亿美元,成立脑科学研究机构——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用于大脑基础生物学研究。

2017年底,他在上海成立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转化中心,与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和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合作,首期投入5亿元,总计划70亿元支持中国的脑科学研究。

在《故事硬核》的报道中,曾这样描述陈天桥近几年的生活:“连续四年,陈天桥像在流水线上班一样约会脑科学家。他有条不紊,从不旷工,地毯式扫描着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所。从加州到纽约州,从华盛顿到亚利桑那,2019年秋天,登记入库到他头脑中的科学家已超过300位。他做笔记,倾听也提问,像记者习惯的那样把教授A的问题抛给教授BCD,以求交叉印证,至少两小时才肯放走对方。”

百度CEO李彦宏对生命科学的兴趣也由来已久。20年前,在美国研究生物信息学和回国之间,他选择回国创立了百度,试图帮助人们更加便捷地获取信息,当时的基因测序技术还非常初级。

20年后,李彦宏重新开始了对生命科学的探索。2015年,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并在2016年宣布成立未来科学大奖,设置“生命科学”“物质科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三大奖项,单项奖金100万美元。

去年9月,百度成立生命科学平台公司“百图生科”,李彦宏作为牵头发起人,亲自出任新公司的董事长,BV百度风投CEO刘维作为联合创始人,担任“百图生科”CEO,该公司致力于用高性能生物计算和多组学数据技术,加速创新药物和早筛早诊等精准生命科学产品的研发。

而早在2020年7月,黄峥就以致全员信的方式,宣布卸任拼多多CEO,同时表示,将按照IPO时的承诺,连同创始团队一起,捐赠约2.37%的公司股份,正式成立“繁星公益基金”。

今年9月,黄峥卸任董事长,并连同创始团队向浙大捐赠一亿美元成立繁星科学基金,推动学校在生物、医疗、农业、食品等领域的研究和探索。黄峥提到,辞任后将专注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想成为“科学家的助理”。

刚刚卸任的王小川,在告别搜狗4天后,投了一家专注于口腔人工智能应用的医疗科技公司。

天眼查显示,王小川今年3月和7月分别成立了新公司北京伍季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五季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涉及健康咨询和医疗器械销售等。8月,后者又成立了海南百方医疗科技合伙企业。

大佬们对生命科学的挚爱,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如果细数曾对该领域展示出兴趣的人,这份名单中可能还包括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投资大佬丁健、沈南鹏等等。

02 生命科学究竟有多大魅力?

100年前,现代经济学之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就感慨道:“经济学应该学习生物学,不是学习物理学。”

生命科学是生物学的分支之一,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当今生命科学领域代表性科学家之一本庶佑在其著作《生命科学是什么》中,详细阐述了当下热门话题免疫和疫苗、基因工程技术、脑功能、遗传学等等,简单来说,是研究生命的结构、功能、发生和发展规律的科学。

对于企业家、科技狂人们来说,一方面是冒险精神驱使他们前赴后继,另一方面,该领域亦颇具商业价值,抢占早期市场,此刻是最好的时机。资本市场对生命科学领域的创业公司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投资、并购频频发生。

据德勤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生命科学与医疗行业并购市场白皮书》显示,国内投资者正在推动中国生命科学与医疗市场的投资活动,2016年至2020年,生命科学与医疗行业是国内企业上市前在上交所/深交所筹集资金最多的行业。

字节跳动在该领域布局可谓频频出手,2020年5月,出资5亿人民币并购百科名医,12月,成立大健康业务部门“极光”,统一品牌名称为“小荷健康”,由原百度副总裁吴海峰负责,向张一鸣汇报。

今年,字节跳动的步伐明显加快。1月份,并购松果医疗。后者是一家以"大专科小综合"为特色,集医疗、预防、健康管理等线上线下服务于一体的高端现代综合医疗机构。松果医疗后名更为"小荷门诊"。

9月7日,字节跳动出资2亿元领投精神心理健康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心情”,创下精神医疗领域国内迄今为止最大一笔投资。9月9日一天内,字节公布了两笔相关融资,投了美中宜和、宏达爱瑞两家医疗公司。

和字节跳动类似,国内的相关投融资多围绕医疗健康这一分支进行。相比之下,科技狂人、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则更为激进。

2016年,马斯克成立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短期内,他们的目标是治疗严重的脑损伤疾病,长期则要增强人脑。脑机接口技术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成为热议话题,但在当时,市场多半并不看好,直到今天,也仍然看起来有些遥不可及。

按照马斯克的解释,脑机接口是“从线上收集到的脑电波信息会通过芯片无线传输到人身体之外的接收器上,就像手机的蓝牙一样。”人可以远程用脑电波操控设备。

5年来,Neuralink在缓慢地推进着,但也逐渐做出了芯片、连接大脑的电极线、植入设备的手术机等等。

一项突破性的改变是,今年4月9日,Neuralink公布了一段名为“帕格”(Pager)的9岁猕猴玩乒乓球电子游戏的视频。帕格的脑中被植入了Neuralink设备。这段三分钟的视频显示,帕格利用它的脑部活动学习控制一台电脑。

正在玩乒乓球电子游戏的猕猴,图/Neuralink公布的视频截图

视频讲解员称,当帕格在玩游戏时,它脑中的Neuralink设备正在读取它的脑部活动然后由计算机进行解码。帕格脑中植入的设备能够让它玩转“意念乒乓球”游戏。

马斯克随后在推文中称,Neuralink的首款产品有望能够让瘫痪的人使用意念玩手机,而且比使用拇指的人更快。

资本对脑机接口领域也颇为青睐。7月29日,Neuralink完成了2.05亿美元C轮融资,领投方为迪拜风险投资公司Vy Capital,而谷歌风投、Founders Fund、DFJ Growth等赫然有名的基金也出现在投资名单中。这也是脑机接口领域最大的一次融资。

对前沿科技颇为关注的谷歌,早在2012年,就向外界展示了他们的无人驾驶汽车技术。2013年,谷歌成立了一家名为Calico的公司,专注于“幸福、健康和长寿”的生命科学公司,初始投入奖金达到15亿美元。其终极目标就是破解人类衰老的原因,研制出延长人类寿命的“长生不老药”。

目前,生命科学领域的探索还只是初级阶段,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一系列设想,未来都有可能成为现实。

03 时间与未来

2015年,罗振宇在《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曾提到过:生物学就是把时间要素带到思维中,它不画蓝图不沟通,回到时间的流程当中,像一个小虫子一样,站在每一个时间点上找到最佳的策略。

时间,对于关注生命科学领域的企业家们来说,亦是关键。

设立基金、参与投资,鼓励那些在该领域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和创业们,已经成为大多数企业家涉足生命科学的方式。

2013年,Facebook的扎克伯格夫妇和谷歌的谢尔盖·布林夫妇共同设立生命科学突破奖,用来奖励那些在困扰人类健康的顽疾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极大改善人类生活品质的科学家,每年为获奖者提供300万美元奖金,这是目前全球奖额最高的科学奖项。

紧接着,2015年12月,扎克伯格夫妇创立了陈·扎克伯格计划,致力于支持基础生物医学研究,工作重点包括支持全球人类细胞图谱项目的工作。

谷歌风投颇为关注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2015年,谷歌风投在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占到了投资总额的36%,而2013年仅为6%。

谷歌风投总裁比尔·马里斯曾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称:当前我们正处于重新了解人体运作方式的最前沿,并列出了将给医疗市场带来革命的8项生命科学技术,这也是谷歌风投密切关注的领域。

不过,当下较为前沿的生命科技公司还很难商业化,例如脑机接口等。这个领域需要漫长的研究、实验,才有可能走向商用,但是一旦熬过这段漫长的时间,技术成熟之后,商业化也自然会迎来爆发。

只是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能也需要警惕新技术带来的变革。

《失控》作者凯文·凯利曾描述过未来世界的面貌:

其中有变异的建筑、活着的硅聚合物、脱机进化的软件程序、自适应的车辆、塞满共同进化家具的房间、打扫卫生的蚊型机器人、能治病的人造生物病毒、神经性插座、半机械身体部件、定制的粮食作物、模拟的人格,以及由不断变化的计算设备组成的巨型生态。

在这本书中,他提到,生物逻辑已被注入了电脑芯片、电子通信网络、药物搜索、软件设计、企业管理之中,旨在使这些人工系统胜任自身的复杂性。

需要警惕却并不代表会停止脚步,冒险颇具革命意味,这或许也是生命科学为何成为大佬们终极追求的原因。

本文系作者一刻商业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493人已赞赏 >
493换成打赏总人数49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