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皮价格一年翻三倍:虚拟偶像,一场昂贵的梦

未来商业观察

未来商业观察

· 10月20日

Ta们给出了一个很惊喜,惊艳和让人惊讶的登场。

播放 暂停

一张皮价格一年翻三倍:虚拟偶像,一场昂贵的梦

00:00 08:07

文丨未来商业观察

过了一年,一张“皮”的价格最高涨了三倍。

皮,指的是虚拟偶像的外观形象。虚拟偶像主播食盐说,2020年一张皮的价格大概800至3000元,而今年涨到了2000到9000元。

食盐今年18岁,刚上大学。2020年,她与三名同学一同运营起一个虚拟形象。

这一年,也被称为虚拟偶像元年。大到虚拟偶像团体,小到网红主播,如雨后春笋般林立。

随着入场玩家暴增,门槛也在变化,皮的价格水涨船高。

从飙涨的价格看出,虚拟偶像行业并未成熟,还未形成稳定的供需平衡。但有趣的是,从业者之间已形成了默契的行业规则,作为行业最基本的共识。

比如,在皮背后,运营虚拟偶像的人,被称为中之人。而寻找中之人的行为被称作冲塔,是一件不讲武德的事情。

《未来商业观察》找到几位愿意分享的中之人,讲述这个新兴行业的幕后故事。

偶像成长

在意外降速的2020年,虚拟偶像在B站提速增长,身在生态之中的人们,感受最为直观。

计划在明年出道的万叶真Huem表示,目前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已经趋向于饱和,做虚拟偶像要赚钱很难。

作为一名高中生,万叶真Huem也只是把虚拟偶像当作一个爱好,为爱发电。

她同时提到,虚拟偶像的增速仍未衰退,“现在每天都有新的v出现,尤其是疫情期间,v的数量简直到了一个巅峰值”。

根据虚拟偶像食盐(化名)的调研来看,生态的繁荣也催生了成本的上涨。

在2020年,向画师约一幅立绘的价格大概在几百块到3000元之间,而今年这个价格已经上涨到了2000到9000元,差不多翻了三倍。

对于个人势出道的偶像们来说,这个价格已经劝退很多人了。2019年5月,源(化名)开始筹备自己的虚拟形象,他写出人设后,兴冲冲去找画师,结果因为过于复杂,画师们不是不接,就是要价很高。

随后,源就走上了自学之路,成功用帮别人建模换到了现在的“皮”。从2019年8月开始,源就坚持每天直播,直播人数最多的那天有十几个人。

“嗯,活人。”源强调说。

那时,直播是他逃避现实的自留地,“当时我现实中过的还挺惨的,当虚拟主播起码还有人期待,有人在等我”。坚持1年4个月后,因为现实生活的原因,他降低了直播频率。

与之前的源很像,食盐直播十分勤快,但不同的是她已经有了不错的收入。作为一个拥有十几万粉丝的虚拟偶像,她一个月的收入能达到七八千块。

但她也坦言,“没人的时候最难熬”。

目前,虚拟偶像主要分为两类:以真人形象出道的全拟人形象和以动画形象出道的虚拟偶像。从组织形式来看,虚拟偶像也分为团体势和个人势两种。

团体势指的是背后有一个团队,甚至一个艺人公司负责打造人设、制造模型、举办艺人活动。具有代表性的团体势虚拟偶像有A-SOUL、绊爱、未来明等。

虚拟偶像绊爱

虚拟偶像绊爱

而个人势偶像则可以理解为网红,自己进行日常经营和直播活动,偶像本人需要包揽整个账号的各类工作。

作为个人势出道的源,形容自己的日常:“个人势啊,很惨的,我自学了lv2d、剪辑、ps,最近还在学3D。”

作为个人势偶像,源的终极目标就是3D动捕。但对于团体势来说,可能这仅仅只是起点。

惊艳出场

虚拟偶像最近一次闯入大众视野,应该是洛天依登上春晚舞台,与王源和月亮姐姐联合出演节目《听我说》。

而在小众圈子里,由乐华娱乐推出的A-SOUL也在今年引爆了无数二次元们的热情。

A-SOUL就是一个典型的团体势虚拟偶像组合,一出道便是3D形象,辅以完备的动作捕捉装备,加上多才多艺的中之人,很快便收获了一众粉丝。

虚拟偶像团体A-SOUL

虚拟偶像团体A-SOUL

A-SOUL出道的2020年,亦被业内称为虚拟偶像元年。2021年7月,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

其实,这种虚拟偶像热不仅在国内蔓延,国外亦然。在Ins上,虚拟偶像Lil Miquela也成为以真人形象出道的虚拟偶像样本。

经典直刘海发型、小雀斑、露出略带缝隙的门牙,Lil Miquela是一个西班牙与巴西的混血女孩,是一个模特,也是一个歌手。

她会在网上发布自己的歌曲,也会分享和朋友在一起的party,展示时尚穿搭。目前,Lil Miquela已经有了超300万粉丝,同时凭借独特的风格,赢得众多品牌的青睐。

这与大多数的网红或者明星或许没什么不同,但Lil 是一个由CGI(电脑生成图像技术)生成的人。类似的拟真人形象的虚拟偶像,还有来自日本的粉发少女Imma,以及中国本土AYAYI。

虚拟网红Lil Miquela

虚拟网红Lil Miquela

真正支撑起虚拟偶像繁荣的地基,是粉丝们的热爱。

正在上大学的小黑就是其中的一员。他说,喜欢一个虚拟偶像的理由很多,“声音‘皮’、一个视频、一场直播,就有可能让我喜欢上”。

他认真关注的虚拟偶像,大约有三四个,也可以接受氪金,但提到线下活动,他表示自己不会去参加,“主要因为没时间”。

在团体势偶像和个人小主播之间,他似乎更青睐于后者。“有社团的,有公司在帮忙的,主要目标还是赚钱,但主播就不一样。”在他看来,主播会更亲近一点,聊起来能更放开。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作者张书乐认为,虚拟偶像的红火,满足了不同人群的迫切,对于非二次元人群来说,这种迫切来自于常规偶像的异化,尤其对小鲜肉单一审美的疲劳。

“来自二次元的Ta,给出了一个很惊喜、惊艳和让人惊讶的登场”。

下一站,会是元宇宙吗

2021年,元宇宙的出现,让虚拟偶像有了新的讨论空间。

电影《头号玩家》热播之后,一切都可以拟真的世界似乎就存在了每一位观众的脑中,元宇宙与虚拟身份也被频频提起。但虚拟偶像背后,真的是元宇宙吗?

要探寻这个问题,首先要看虚拟偶像背后的技术支撑。

对于广大腰、尾部的虚拟偶像来说,其实涉及的问题就是画皮、live2D建模、以及面部捕捉。其中,面部捕捉技术已经有了十分丰富的商业支撑。

在市面上,仅仅做面部捕捉的软件就有不少。Prprlive是很多up主青睐的选择,不买扩充包不需要付费,加上扩充包之后,面捕的精度会有所提高。

而更高级的动作捕捉装备,则只适用于大户人家,一套最基础的动作捕捉设备也要上万元。

《头号玩家》中的虚拟形象

《头号玩家》中的虚拟形象

也正是虚拟身份、动捕与面捕技术,让虚拟偶像与元宇宙联系在了一起。但张书乐认为,二者之间还难以产生联动效应。

他说,元宇宙确实可以和虚拟偶像相互匹配,但元宇宙目前只是史前阶段,VR技术所能承载的虚拟偶像呈现能力,是像素级的,“略比红白机时代的马里奥好上一些”。

而数字文化产业资深分析师高东旭则认为,元宇宙目前还只是资本的概念,相关的体系并没有架构出来。而虚拟偶像作为一个成熟业态,看起来,像是被元宇宙蹭了热度。

不过他也提到,未来,虚拟偶像的内容生态,或能与元宇宙进行匹配。 

本文系作者未来商业观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0736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494人已赞赏 >
494换成打赏总人数49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