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理想客厅报告:年轻人心中的理想客厅什么样?

DT财经

DT财经

· 10月18日

客厅,是你的快乐天堂吗?

播放 暂停

2021理想客厅报告:年轻人心中的理想客厅什么样?

00:00 12:0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DT财经(ID:DTcaijing),作者丨泡泡,编辑丨阿米 唐也钦,数据丨周航,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吃饭、睡觉、上班,打工人几乎没有时间享受当下。当小城市年轻人在说“来我家坐坐”时,大城市年轻人却只能说“你坐我床上吧”。

合租、单间、隔断,城市生活没有留下多少空间给年轻人一个客厅。

2013年各种“盒子”争抢客厅空间的“客厅革命”不再有人关注,宜家设计总监甚至预测椅子将会取代沙发成为核心家具,理由是狭小的空间使得人们正在逐渐模糊房间与房间之间的功能界限,如客厅、卧室和餐厅之间可能几乎没有界限。

主动或被动地,人们似乎默认了“客厅的消失”——但事实真的如此吗?如今的年轻人到底如何看待客厅?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当代青年的生活,DT君发起了“2021年轻人理想客厅大调查”。

本次调研回收的有效样本数为1679份,其中90后(30.4%)和95后(33.1%)占比最多。 

一定程度上,本次调研得出的分析结论存在局限性,倾向于反映“单身”“青年”“女性”群体对客厅的偏好与态度。

01、没有人能拒绝客厅

你住的地方有客厅吗?你觉得客厅对你来说重要吗?

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么本次报告对你而言可能会有较大的参考价值。当然,答案是否定的也没关系,希望DT君能通过本文向你展示另一种生活方式。

调研的1679份回答中,77.2%的受访者拥有客厅。00后也好,80前也罢,不同年龄段人群都有超7成人认为客厅重要(包括必不可少和比较重要)。

客厅的重要性在不同年龄段人群中都得到了验证,但年纪越大的人群,越觉得客厅“必不可少”。相较之下,年轻群体眼中的客厅,更倾向于“重要而不必要”。

“和谁一起住”,也影响了不同人群对于客厅的看法。与家人同住的受访者更喜欢客厅,和友人、陌生人居住以及独居的群体对客厅的看重程度相对较低。

一位和家人同住的受访者告诉我们,他眼中的客厅和房间分别承担了休闲和休息的功能,是两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各有存在的必要。相较之下,合租房的客厅只是个大储物间而已。

“客厅是否重要”之外,我们进一步询问了大家“你通常在客厅待多久”。

从结果来看,年纪越大的人,就越喜欢泡在客厅。有超过1/4的80前人群几乎所有时间都待在客厅,更年轻的95后、00后,却不太会在客厅消磨太多时间。

结合“是否喜欢”和“待多长时间”两个问题之后,我们发现:如今的年轻人重视客厅却又不太喜欢长时间待在客厅。这也许是因为客厅里“有别人”。

在和陌生人合租时,林良铭时不时在客厅吃外卖,但室友的进出总会让自己觉得不自在,他的坐姿、穿着仍然要保持相对的体面。即便在住处也无法完全放松,这种状态让他无法爱上客厅。

变化发生在林良铭独自租下一整套房子之后。“不再被打扰”是独自拥有客厅之后的最大变化,这也让他愿意花更多时间待在客厅。

在我们的调研结果中,独居青年也确实是最爱长时间待在客厅的人群之一,与对象同居的人群,则是另一群热爱客厅的人。

身处亲密关系之中的人们,仍然希望有足够的个人空间。从年龄上来看,与另一半同住时,年纪越大的男性越喜欢长时间地待在客厅。“你在房间看电视,我在客厅看投影”,日子里互相关照,生活中互不打扰的状态,能让人感到舒服。

但这种具有边界感的生活状态,在与父母同住时难以维持。和父母同住的受访者中,有超过8成的人认为客厅重要,但有超过4成的人只把有限的时间花在客厅。

喜欢但又不实际拥有,如果这不是在搞爱而不得的行为艺术,大概率得归因于在客厅呆着的下场往往是要听父母指点江山或是指点自己。

一位来自广东的90后读者写道:“独居时客厅是自己的,和朋友住客厅是大家的,和父母住,只有床是自己的。”

02、放松,成了客厅最主要的用途

既然这么喜欢客厅,那大家都在客厅做什么?

不同于早期的客厅以会客为主的功能,本次调研中,年轻人心中,客厅的休闲放松的功能超过社交聚会,位列第一,娱乐玩耍和运动健身则紧随其后。

客厅的功能变得更加多元化、悦己化。

具体而言,在客厅看电视/电影、听音乐,招待朋友,放空自己、休息成为了大家最爱在客厅做的事情TOP3。

诸如饮酒喝茶、和家人培养感情、运动健身、打游戏、看书学习、和狗儿子/猫主子玩耍等事情,成了客厅生活的主要内容。

其中,男性更爱喝茶、饮酒、玩游戏,女性更爱健身、跳舞、瑜伽。男性在客厅小酌怡情,拿着PS5放松的时候,女性可能在瑜伽垫上跟着周六野跳操。

虽然性别不同导致偏好略有差异,但男女之间对于客厅功能多样化的期待几乎一致。因为在选择客厅功能时,平均每个受访者都选了将近7个选项。

常青对客厅的最高期待是用来“好好吃饭”。因为对象是个专职厨师,她偶尔也会在休息日邀请朋友来自己家吃饭。客厅的餐桌上送走过小龙虾、帝王蟹和三文鱼刺身,也留下过各种时蔬水果、薯条、披萨的眼泪。于她而言,在上海的生活虽然压力大,但客厅吃过的每一顿饭,都是美好生活的一部分。

白州则把客厅称为社畜快乐窝,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回家,最大的救赎就是窝在客厅吃东西、溜猫、打电动。

对于面包来说,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地毯上什么也不做,放空自己的时候最快乐。

从休闲、饮食、娱乐,再到培养感情、运动和学习,客厅承载的其实是普通人生活多元化延展的一面。

03、理想的客厅要明亮,还要够舒适

这届年轻人回家后大把的时间都“荒废”在客厅, 那大家对客厅有着怎样的期待?

整体来说,明亮、舒适、宽敞位列大家心中的理想客厅TOP3关键词。

除此之外,95后和00后对客厅的偏好有比较明显的特征性:前者对客厅的颜值有较高要求,最希望自己的客厅好闻、好看;后者则对客厅是否有档次、有安全感更加关注。

在各年龄段对于客厅的不同追求当中,“有科技感”成了新共识。

当智能音箱、智能灯具、扫地机器人等智能家具逐渐成为现代家庭的标配,动动嘴就能开关灯具、空调已经成了普通人的日常。

在调查中,00后和80前后受访者对高科技有明显偏好。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00后习惯了高科技生活,而80前后的人经历了从无到有,任何一件智能家居都能给生活带来足够大的边际效益。反而是一路跟着科技飞速发展的90、95后,没有那么在乎客厅是否有科技感。

另外,从性别来看,男女对理想客厅的具体偏好也有一定差别。女性重视明亮、干净,男性则更在乎宽敞、高科技、有档次。

不过,不论是从性别还是年龄分析,在所有被提及的关键词中,热闹都是最不被期待出现的词汇。

关于客厅的特质,除了一系列形容词之外,还有一个简单粗暴的评判标准——面积。这一次,我们将卧室作为对比,征集了大家心目中的理想客厅大小。

调研中,绝大部分人希望自己有个大客厅。有65.9%的受访者期待自己的客厅比卧室大 ,20.4%的受访者不在意客厅的大小,8.4%的受访者倾向于客厅比卧室小,仅有5.2%的受访者不重视客厅的面积。

从结果来看,面积足够大的客厅才能放得下足够多的东西。

当谈及理想客厅必不可少的物品时,答案中TOP10物品分别为沙发、电视、茶几、投影仪、书桌/餐桌、音箱、地毯、绿植、书架、储物柜。

有意思的一点在于,虽然投影仪被诸多人誉为小户型的大屏首选,2000元左右的产品动辄可以投射出100寸的可视面积。但在我们的调研中,电视的重要度仍然明显高于投影仪。

这背后的原因,可能仍然在于,年轻人希望自己的客厅被各类家具、家电填充得满满当当。鲍德里亚在《物体系》中分析,所有的家具功能各异,但它们像细胞一样组成了一个紧密的整体。

虽然投影仪相较电视更大屏、更节省空间,即便断舍离概念逐渐被更多人知晓,但电视这个黑色大盒子——以及一系列看似古董的陈设——更符合传统观念里客厅的模样,也是年轻人布置新家时难以割舍的选择。

娱乐之外,近一半的受访者认为“运动健身”是客厅的重要功能。但除了80前受访者把健身设备列为客厅必不可少的TOP10物品之外,其余年龄段似乎都把健身设备排除在客厅之外。

也许相较在客厅摆上一台占地方跑步机,还是教练的追魂夺命call更能让自己坚持健身。

另外,80前也是按摩椅爱好者。当年轻人一边熬夜看电影一边嚷嚷着养生时,“老年人”(80前/已婚有娃)已经在默默健身买按摩椅了。

写在最后

以上,就是本次当代年轻人理想客厅的调查结果。

在问卷的最后,我们还问了一个开放性问题,收到了许多读者关于客厅印象深刻的故事或瞬间。以下是部分读者的回答:

看着猫在客厅沙发上睡觉;

从小就喜欢在家里客厅大镜子面前跳舞;

阳光洒在绿植上,我躺在摇摇椅里,耳边放着音乐;

有客厅的时候我会在墙上贴很多东西:照片、干花、明信片,还会养一些花,搞一个专门的零食柜,尽量不放其他东西;

小时候经常在沙发上和我爸爸抢遥控器。他喜欢靠在沙发上,把遥控器放在背后,让我找不到,我就去他身后摸索,然后我们俩就打闹了起来。

甚至还有读者问DT君被妈妈打算不算客厅生活。现实虽然不能像《老友记》的客厅那么精彩,但美好的生活点滴也可能在不经意间上演。与其说年轻人是对这样的客厅念念不忘,不如说是喜欢这样的客厅所代表的生活。

城市生活给了当代年轻人太大的希望的同时,压力也随之而来。每天匆忙奔走,城市似乎每一个角落都无法留下与自己有关的痕迹。如果短期内都无法摆脱“门之内全是我,门之外没有我”的状态,不妨好好经营一下自己的客厅生活。

虽然不能像济慈那样在客厅创作,也无法将客厅打造成林徽因梁思成家中的文化沙龙,但至少可以拥有一个床之外的公共空间,用来招待朋友,也用来招待自己。

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里说“不快乐的城市在每一秒钟都包藏着一个快乐的城市,只是它自己并不知道罢了。”有客厅的话,城市会更快乐得更明显一点吧。

注:本文中林良铭、白州、面包、长青等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DT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