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北上广深当老师

五环外OUTSIDE

五环外OUTSIDE

· 10月8日

当老师成为香饽饽。

播放 暂停

走,去北上广深当老师

00:00 12:2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五环外OUTSIDE,作者 | 陈凌之,编辑 | 车卯卯

三人行必有老师。

《中青报》在中秋节前搞了个大学生就业调查,数据显示这批大学生有6成认为自己10年内能年薪百万。

这可能是仅仅属于大学时代才能拥有的,对于未来的美丽憧憬。而现实的残酷物语是刚从象牙塔出来的大学生,还想再躲回象牙塔之中。教师成为了越来越多名校学生的就业选择。

本文作者是上海财经大学的一位研究生,现在正经历这股教师就业潮。

以下为正文部分:

“你准备考教资吗?”今年8月份,不断有身边的同学这样问我。

我是一个上财在读的会计硕士,虽然现在学生党人人都有证多不压身的想法,以前可从来没听过有学会计金融去考教师资格证的。

实际上,今年看见身边越来越多的人考教资,我确实已经慌了。

01 宇宙尽头不是公务员,是深圳龙华区教师

2019年的秋季,我和同学就被深圳龙华区的教师招聘震惊了:

本科生起步26万年薪,研究生起步28万年薪,一年带薪休假165天,还有资格优先申请深圳的人才住房和长租公寓。

图源:微博

那个时候我还没去过深圳,对深圳的房价少有了解,所以撇开住房优待不谈,只是这个工资水平就完全击碎了长久以来我对教师的偏见。更何况清华北大常青藤都蜂拥而至,想到他们的智商水平,我更加确定,这一定是一份神仙工作。

当时正值秋招季,我正准备考研,而身边不考研的同学都深陷就业的迷茫期。

张书是我隔壁铺的舍友,四月的某天,他实习回来把行李箱一甩,转身瘫倒在宿舍的床上。张书整个寒假都在杭州天健会计事务所实习,累得叫苦不迭。这是我们院系就业天花板之一,张健说,本科生入职一年到手大概8万多,坊间还传闻入职可以签一个协议,干够5年直接拿走20万。

但是事务所的五年已经足够熬秃女孩子的发际线,熬硬男孩子的两片肝。

看完这个简直逆天的教师招聘广告,我把手机递出去,张书正躺在床上看手机,接过去一看,他蹭地一下坐起来,大叫:“艹!这还去什么四大啊,别说了,我现在就去退学考师范。”

回想当年我们考大学的时候,会计几乎是最热门的专业之一,在各个院校都是高分专业,师范生但凡考的好一点的都不会考虑,父母和我们都对会计有迷之自信,“某某某表姐月薪过万,天天坐办公室”。

领完录取通知书班级聚餐的时候,学金融和会计的坐的离班主任最近,学计算机的次之,学师范和生化环材的则坐在角落,简直是各个班级通用的圆桌坐席表。

我一直不明白,读书这条路上为什么我们这代人总能精准地凑上时代变革的那一波。这两年师范类专业和院校的大火让人猝不及防,前阵子女朋友家里的表弟高考,过一本线60来分,他父母第一时间来问我们志愿该怎么填,同为会计专业的我俩几乎本能地喊出会计,但又同时沉默了。

“让弟去当老师吧。”我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

从2019年开始,师范类院校开始不约而同地提高专业录取分数线。2021年,这波师范类院校的涨停潮仍然没有停滞的迹象,北师大在上海的录取分数线首次追平全国首屈一指的财经院校上财,华中师范大学的专业组录取线竟然比浙大还要高三分。

根据新华网关于21年高考录取的报道,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卢晓中说:“此前招生时我们担心地方相对偏僻,会不会吸引不到优秀学子。今年录取情况一出,分数线继续稳定升高,大家都放心了,师范类招生情况真的很好。”而在这之前,华南师大广东汕尾的新校区,今年9月才投入使用。

当然不排除有同学抱有反哺基础教育的宏愿,但是师范类招生的持续升温,显然不是靠同学们的宏愿发电的。

深圳龙华教育局最后的录取名单里,76个人来自清北,23个博士,90%的研究生,共461人 的录取名单背后一共有3.5万个报考生,相当于76人中录取一人,和公务员国考动辄200比1、1000比1的水平,属于小巫见大巫了,而待遇方面则秒杀了几乎所有公务员岗位,光是近半年的带薪休假除了教师以外社会上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高校的专业录取线变化是社会劳动力需求变化释放的最后一个信号,上一个全民专业会计、金融,背后的是金融房地产的十年,现在渐渐火热的师范生,难道预示着教师的时代到来了吗?

02 当老师吧孩子,站着也能把钱挣了

郭佳佳高中的时候长期霸占我们班的第一,高考的时候也没有例外。640多的总分甚至超越了她的平时水平,我虽然算不上学霸,但是因为我俩前后桌,关系一直都很好。毕业聚餐那天晚上,大家在KTV里鬼哭狼嚎,互相询问专业和学校,我注意到郭佳佳有些失落。

她父母都是老家乡镇高中的中学老师,高考分数出来之后,我们都是懵的,对未来的幻想也停留在青春期,遵从了父母的意愿,她填了华东师大的师范专业,最后顺利被录取,但是她暗恋的同班男同学却去了陕西某985高校。

4年后,我来上海读研时,她已经成了上海松江区的一个小学老师。约上另外一个在上大读计算机的高中同学,我们三个人一起到南京东路吃了顿饭。

周五晚上的8点,外滩上面被江水冲上来的满是人流,挂着彩灯的轮船在黄浦江上缓缓移动着,有无数个东方明珠和国贸大厦在路人的屏幕里、眼中。

我们仨互通近况,我在身后的陆家嘴实习,每天早上八九点赶着去建设陆家嘴,4号线地铁里挤满的了千万个我。其次是上大的女同学,现在是在读计算机硕士,好好的互联网大厂不去,她竟然要回老家当个摄影师。当然,三个人当中我感觉最可惜的是郭佳佳,班里成绩最好的人竟然当了一个小学老师。

“当老师真的挺好的,和我当初想的一点都不一样!”郭佳佳是个嘴上非常乐观的人,以前高中考的比较差的时候她也这样,我以为她是安慰我们,也在安慰自己。

她在的科室里只有四个教师,两男两女,平时时间里除了班主任,她的工作圈子稳稳地端在这个范围里面。和她一比,我在券商实习的时候,简直把人脸看麻了。由于部门给实习生名额少,我们两个实习生所有人都要用,今天给合规的人干活,明天就是帮北京部的同事传文件,今天是张哥李姐,明天就要抱着一箱酒送到楼下给王总。

郭佳佳说,以前在大学里的时候,经常为未来焦虑。而现在,她已经不知道焦虑是什么了。

“稳,稳的让人感觉一眼能看到60岁!”郭佳佳这样形容她现在的生活状态。

虽然开学那会非常焦虑,熬夜备课、练习讲稿到每天晚上2点之后才能睡。但适应了教师生活之后,一切都变了。自己的一套话和讲课模式固定后,每天的工作和流水线上面的操作工几乎一样,打开机器、坐下、关掉机器。

她太稳了!前二十年,自认为崇尚自由的我,一直很反感教师这个职业,任何一个让人干一辈子的职业都叫人畏惧。填志愿之前,我和父母提前交代,教师和医生是绝对不会选的。在陆家嘴金融圈子里滚了一遭后,沾了一屁股灰的我听完郭佳佳说的话,竟然对教师这个岗位有了一点想法。

在学校里,孩子们性格单纯,尤其是小学,郭佳佳说“当老师太爽了,感觉像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每次她把学生叫到办公室时,孩子背着个小手站在她办公桌旁边,眼神躲闪。老师的身份地位刻在每个人的童年记忆中,在家里称王称霸的孩子,见到老师都蔫了,有几次她差点崩不住要笑出来,忍笑成了基本功。

比起公务员的早九晚五,教师的工作强度要大的多,除了每周学校排的课,课外和学生及家长的接触也是一件非常耗费心神的事情。

不过,他们有最招人眼红的是寒暑假,一百多天的假期在家带薪打麻将,而回想起刚刚过去的2020年春节,大年二十九晚上我还在广州飞上海的飞机上。

03 曾经爱搭不理,现在高攀不起

2020年,教资考试的报名人数达到了1000万,几乎等于同年高考报名人数,到了2021年,全国新增191万人通过了教资考试,较去年狂涨28.7%,而在同一个时期,公务员的报考人数只增加了4.6%,招录人数更是下跌了6.3%。

公务员和教师比,还有那么香吗?

今年双减政策横空出世,在校外进行教育培训也要具有教师资格证,偷摸挣钱月薪10k的新东方和学而思们高压下要么转岗,要么被裁备考。一向被教育机构奉为VIP讲师的公办学校教师,现在的地位变得更加尊贵,之前曾在抖音上刷到一条视频,上海某小学英语老师课外补习一个课时收费2000元,如今的价格难以想象。

不出意外地,公办学校带编教师岗位变成了名校毕业生新的舞台,985、211、硕士以上的学历要求赫然出现在各地牛小、牛中的招聘文案上,把招聘标题遮住后几乎和陆家嘴名企的招聘文案一模一样。

图源:微信公众号 轻风旁的明月小屋

当郭佳佳晒出她的工资单时,我瞬间被破防了,光是校内的工资收入就已经让我汗颜,更别提校外补课收入。而她985名校学历的背书为什么只能做上海的小学老师,也让我恍然大悟。

第七次人口普查,上海常住人口有2487万人,而17万年薪的收入水平至少超越了其中90%的人,在这之中,包括我这个学会计的。

由于双非本科学历的限制,我把视角转向其他地区的教师待遇。

知乎上我找了北方某五线城市市重点中学教师的回答。公积金每月300,财政补600,全部都划入公积金账户不能自由支配,班主任费每月150,没有绩效工资,年终有第十三个月工资。总计3166元的月薪,连个税5000元的免征额都达不到。

与此同时,上海、北京、深圳等地的编制教师万里挑一,河南公费师范生的招生寒潮却从未有变暖的迹象,很少有人愿意在大学入学时就签下协议支援当地教育,毕竟大学是他们摆脱贫困家乡难得的跳板。

04 结尾不是结束

公办学校的教师待遇来源于当地的财政收入,北上广教师的高待遇从来就不是教师这个职业的固有属性。

深圳龙华区的2021年平均房价每平73052元,北京海淀区98000元,即使是上海松江区房价也有37000元一平,教育上游的父母投入更多,下游的学校、教师获得更多的财政拨入、财政补贴,这本是市场规律。

一边是无人问津的小城市老师岗位,一边是状元们抢着加入的北上广深名校。这种马太效应的故事一直在上演。

晚上十一点,我看着手中的CFA课本,和微信群里不断闪现的领导消息,我想我还要继续努力,如此才能在这个连教师水平都如此出类拔萃的城市里扎根,如此才有有机会在未来让状元们来教我的孩子。

这是北上广深给我开出的另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五环外OUTSIDE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NzMk0 钛粉70544 先进团队先用飞书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477人已赞赏 >
477换成打赏总人数47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