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档,能打吗?

深燃

深燃

· 9月29日

一个对电影行业无比重要的档期。

播放 暂停

国庆档,能打吗?

00:00 14:37

文 | 深燃(shenrancaijing),作者 | 李秋涵,编辑 | 魏佳

国庆档终于来了。

影院终于开始有了活跃的迹象。一位影院经理告诉深燃,为了国庆档,他们特地招了8个兼职,之前为了节省开支,员工精简到了4个,现在是“物资备足,人员齐备”。还有一名影管经理说,他们提前开了动员会,“让大家做好艰苦奋战的准备,真的忙起来,一个人当两个人用”。

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国庆档。

受疫情影响,全年重要的票仓之一暑期档表现堪忧。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6月1日至8月31日,总票房仅73.81亿元,相比2019年的177.77亿元下降58.5%,是2014年以来表现最差的暑期档。中秋节档同样不尽人意,3天假期总票房近5亿,相较于2019年的7.97亿,下降了37.3%。

对于电影院来说,亏损了大半年,就等着国庆这个大票仓解燃眉之急。对于电影从业者而言,这是让观众回到电影院的契机,也是提振士气,让更多大片有信心定档的重要时刻。

目前来看,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此次国庆档共有8部新片上映。截至9月29日8点,国庆档预售总票房达1.52亿。这是去年9月28日就已经达到的预售数字,也不及2019年三部电影预售破亿的盛况,但已经是近来不错的数字。

2021年国庆档预售情况来源 / 灯塔专业版数据

其中,两部主旋律大片挑大梁,一部是由吴京、易烊千玺主演的《长津湖》,预售已破亿,一部是“国庆三部曲”最后一部《我和我的父辈》,预售3800多万。剩下的六部电影里,预售未超过350万,其中只有一部青春片《五个扑水的少年》,其余五部受众都为青少年或儿童,《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是针对青少年的电影,《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老鹰抓小鸡》《探探猫人鱼公主》《拯救甜甜圈》四部为动画片。

电影数量较往年有增不减,但类型丰富程度明显不及往年。

一名行业人士告诉深燃,由于《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两支强片,将占据大部分票房体量,“中上等影片担心进入后没有生存空间,不敢搏一下。而动画片受众和主旋律有差异,所以出现了动画片拥挤的情况。”

看起来类型分布不算完美,但总之,希望来了。

国庆档看什么?

不论是点映还是参与观影礼,不少人已经提前看了《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深燃和多位行业人士交流下来,其口碑都不差。

《长津湖》期待值是最高的。影片以长津湖战役为背景,讲述志愿军连队在严酷环境下奋勇杀敌的故事。据外媒报道,其制作成本近13亿人民币,是目前投资成本最高的电影。

它拥有国产电影的顶级配置。集齐了三大导演:陈凯歌、徐克、林超贤,请来《我的团长我的团》《士兵突击》等经典电视剧的编剧兰晓龙出山,由两大最能扛票房的演员,吴京、易烊千玺主演,都为这部片子的票房打下了基础。

2021年国庆档影片一览 制图 / 深燃

在深燃与多位业内人士的交流里,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在肯定《长津湖》质量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些建议和看法。《长津湖》将没有悬念的拿下国庆档最高票房,但面临的考验是,能否扛住观众的高期待

某影院经理弓水告诉深燃,“片子阵容、演员演技、故事完成度,都没有问题”,两大战争场面塑造得不含糊,值回票价,只是离“封神”还差口气。

《我和我的父辈》是“国庆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由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执导。它的架构和此前在国庆档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相似,由四个导演分别执导的四个故事组成,都是试图以小人物的故事展现大时代的变迁。

作为该系列最后一部,和前几部有不少联动的地方。比如章子怡拍摄的《诗》,和《我和我的祖国》里的《相遇》篇一脉相承;连续三部都参与执导的徐峥,和《我和我的祖国》里《夺冠》的“冬冬”一角演员韩昊霖成为了“父子”,沈腾的部分,则是《我和我的家乡》里《神笔马亮》里马亮一角的延续,其中还与马丽有再度合作。

前两部片子分别斩获了31.6亿、28.2亿票房,也为《我和我的父辈》的票房打下了基础。

唯一的青春片《五个扑水的少年》,被视为这次国庆档的变数之一。这翻拍自日本同名电影,讲述的是五名性格迥异的高中男生,加入学校男子花样游泳队,进行一场“青春反击战”的故事。弓水根据从业经验来看,片子体量不够大,调性和国庆档氛围不搭,恐难激起水花。拓普数据给出的票房预估,也仅是7000万。

来源 / 《五个扑水的少年》宣传海报

也有乐观的声音认为,英俊少年和青春热血,能吸引一部分观众,同档期没有竞争影片,如果片子口碑足够好,有机会脱颖而出。

而剩下的五部针对儿童的电影里,《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由童话大王郑渊洁作品改编,讲述的是一对兄妹结识了罐头小人,开始的奇幻冒险。它的前作《驯兔记》,在2018年由同样的班底打造为网络短片,豆瓣评分达8.2,也给这部片子定下了基调。不过它面临的问题是,“受众是青少年,但这个IP只有80后略知,他们不一定会选择观看”,发行人士魏龙对深燃表达了担忧。

剩下四部里,《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有IP打底,但体量不及《熊出没》,剩下的《老鹰抓小鸡》《探探猫人鱼公主》《拯救甜甜圈》质量不一。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深燃,“往年国庆动画片票房加起来只有1亿多,今年加起来也差不多”,这一类型,还较难成气候。

综合下来,国庆档战绩如何,还是主要看《长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辈》。

什么造成了“最空国庆档”?

微博上,一位网友发布了一张国庆档电影截图,画面大部分是动画片,他感叹,这个国庆档和他无关。这的确是往年国庆档罕见的现象:主旋律挑大梁,动画片竞争激烈

2021年上半年,多个节假日电影扎堆上映。谈及原因,电影制片人张雨对深燃打了个比方,商场做了周年庆活动,“营造出‘你必须得来,不然就亏了’的氛围,那来的人就多,这是聚拢效应。类似的,在大流量档期,人们娱乐时间充裕,头部电影上映就会激活大盘,激活大家想去看电影的欲望。”

但这一次国庆档,片子不仅没扎堆,反倒丰富程度还不如往年,这是为什么?

在与深燃的交流里,多位业内人士都提到两点原因。一个是两部主旋律影片体量太大,片长太长

按照往年,2019年、2020年国庆档7天总票房均在40亿上下,而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的统计,《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总票房预测分别在35亿、15亿以上,已经瓜分走大部分票房,留给其他片子的空间不多。它们也不敢与两部大片硬碰硬。

更重要的是,影院也没有空间可排。

根据豆瓣上的介绍,《长津湖》片长176分钟,近3个小时,《我和我的父辈》片长达156分钟,两个半小时。两部影片片长加起来,相当于2.7部《战狼2》,3部《姜子牙》。

2021年国庆档排片分析,除《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其余影片空间不多 来源 / 灯塔专业版数据

这直接影响着影院的容量。10月1日全国的“场次”为25.7万,相比于2020年同期的41.5万,下降了38%。影院经理王飞告诉深燃,就像饭店讲究“翻台率”,以前一个厅,一天能排六七场,现在一个厅只能排4场。即使有更多电影上映,也没有空间可排。

影院经理大齐也对深燃表示,10月1日他计划用60%的空间排《长津湖》,35%排《我和我的父辈》,剩下的5%,塞一两部动画片,其他的就不考虑了。弓水甚至告诉深燃,有的动画片,他甚至都没有下载的打算。

来源 / 《我和我的父辈》宣传海报

其次,行业库存不足的问题,也被提及。

此前张雨就告诉深燃,电影制作周期普遍在1年半左右,去年一整年,行业都处于疫情的震荡里,停工停产导致作品供应不足,今年主要消化积压电影,“大量新生产的作品,至少得到明年上半年”。

一位知情人士对深燃提到,原定档国庆的某青春片撤档原因之一,就和片子有修改没制作完有关。

这的确是行业眼下的困境之一。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提到,好片子不多,但制作完成的片子不算少,发行人士魏龙告诉深燃,他们有数据库统计行业片子情况,“拍完未上映的影片,至少有300多部,每周上映4部,都够了”。只是当下行业大盘低迷,多部片子票房不及预期,让片方没有信心将手中的影片拿出来。

一位资深行业人士也肯定了这一说法,坦陈自己手中就有几部影片,但没有上映计划,还在等待时机。

这导致的结果是,动画片挤满了国庆档。这是多重因素造成的结果,暑期档因为疫情反扑,多部影片延迟上映,其中就包含《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其次,因为与主旋律电影目标受众不同,动画片能打出差异化;也有行业人士提到或和“双减”政策有关,儿童没有了补习班,有更多休闲时间娱乐。

一位参与到国庆档动画片发行的行业人士告诉深燃,“对于动画片来说,要场次极难,就拼几家宣发方的费用投入了。”

片方向影院投放这笔费用,就能在影院拿到相应排片占比,有了更多排片,才有机会撬动票房。王飞所在的影院位于上海,他对深燃表示,片方《老鹰捉小鸡》给出的费用最高,达1500元,《大耳朵图图》给到的费用是800元,要的是10月1号8%左右的排片占比。王飞说,“影院只能接一部,多的也排不过来了”。

奥飞娱乐打造的动画片《萌鸡小队:萌闯新世界》,迟迟没有出发行通知,“行业默认为是撤档了,退出了战场”,魏龙表示。

在电影行业社群里,有人感叹,这是史上最“空”的国庆档。

行业何时能恢复?

“史上最空国庆档”背后暴露的问题,和希望借此解决的问题一样,都指向了“行业的信心”。

“电影行业几乎每个月都在受到不同层面的打击”,电影制片人老孙对深燃感叹。打击影响的信心,指向了资金端、生产端、播出端等产业链各个环节

在资金端,资本在逃离。行业资深人士梁东告诉深燃,“资本是最敏感的,过去投资影视的资金,有很多来自二级市场和很多民间闲余的资本,能感觉到今年明显在收缩,其次,很多成立的影视投资的基金,远不如往年活跃,体量也在缩小”。

“今年翻车事件比较多,资本会有隐忧,觉得这个行业隐患太多了,万一因为演员上不了,因为环境变化拍了上不了。资本谨慎,会反馈到很多不同项目的进度上”,老孙也表示。

在内容端,梁东告诉深燃,“暑期档、五一档,票房都没有达到预期。”

这让大家对手中已有的片子,抱以更谨慎的态度。

来源 / 《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宣传海报

梁东提到,自己手中就有几部已经具备了所有上映条件的片子,但没有上的意愿。因为疫情,大家观影心态有变化,生活压力的增强,娱乐场话题的分散,都让他觉得这不是好的上映时机。他表示,“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其实有很多已经做完的片子,也在等待更好的上映时机”。

这带来的结果是,电影总体供应量在变少。

传导到电影院这一端,也让电影院举步维艰,数量收缩。虽然根据统计,全国还有1万多家影院,但梁东表示,“几大院线都还在收缩,基本压缩了20%”,还有很多没对外公布。这一系列连锁反应也造成了行业人才的流失。一位从业多年的行业人士告诉深燃,考虑再三,这个月他离开了影视行业。东北、福建等地的影院,受疫情影响陷入停业状态,不少人也还在做副业寻找出路。

这都不是行业的新问题,但还没有解决的迹象。老孙就对深燃表达了困惑,“每年有很多电影节,这些问题大家每年都在提,但怎么解决?还是没解决。”

怎么能让行业变得更好?

这也正是行业人士尤其期待国庆档,期待《长津湖》的原因。

梁东告诉深燃,“提振信心,需要大的头部电影”,他以《阿凡达》的出现为例,当年直接促进了电影的热潮,很多消失在小城市的电影院都开了起来,“其中的相当一部分观众,其实不止看大制作,也会看小成本、有个性的片子。头部项目把他们吸引进电影院,由此可以筛选出电影的发烧友,他们的存在,会长时间支持电影进步和发展。”

“他们进来了,未来项目市场才会更有信心”,梁东表示,他会一直观察《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的数据走向。“至少这两部,大家在谈论,在关注。这是好事,大家不关心,才是最可怕的。”

大片带动市场,吸引观众进入影院,更多片方有信心拿出好片子,再吸引更多观众进入影院,以此进入良性循环,票房增长,资本涌入,行业才会有未来。

“对于大多数电影人来说,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这个国庆档也已经成为拯救行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希望大家能给这个行业一次机会,相信这两部影片也不会让大家失望。”一位影管经理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深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474人已赞赏 >
474换成打赏总人数47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