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偶像养成综艺散场,长视频格局会变天吗?

读娱

读娱

· 9月10日

遭遇黑天鹅冲击的“综艺变局时代”已经来临,什么类型的综艺会填补偶像养成节目留下市场空白?又能否成为长视频会员付费和商业模式的关键点,将会是从现在开始长视频领域最值得关注的焦点之一。

播放 暂停

新偶像养成综艺散场,长视频格局会变天吗?

00:00 12:20

文 | 读娱,作者 | 赵二把刀

2014年,继吴亦凡之后,鹿晗和韩国经纪公司解约回国发展,网络热度一度飙升,创造了数项吉尼斯纪录;

2015年,出道仅两年的tfboys,一曲《青春修炼手册》成为国民神曲,“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成了男女老少都能哼上几句的歌;

同年,古装剧《古剑奇谭》开播后刮起收视旋风,让没那么年轻的李易峰成为最受瞩目的艺人,同期,陈伟霆成功晋升一线阵容……

以此类事件为起点,标志着以流量明星为核心的新偶像浪潮,席卷了整个内娱圈。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深刻的改变了中国的娱乐产业,流行文化乃至整个文化的走向——粉丝经济、顶流、流量经济、全民造星、饭圈等等也成为全民热词被各行业津津乐道。

回顾这股新偶像的浪潮,新选秀综艺的地位尤为独特。所谓新选秀综艺,就是以选拔“新偶像”(流量艺人)为主的互联网综艺,以偶像养成为主要目的的新选秀节目从2018年开始和新偶像浪潮携手成为改变了中国娱乐产业乃至整个社会文化氛围。在被摒弃的饭圈文化、偶像现象以及唯流量论等乱象之外,以粉丝经济打底的新选秀综艺在过去的这五年时间里,不仅有宏观和微观对于整个行业的改变,更是成为长视频领域的胜负手。

是非成败转头空,新偶像运动和长视频三强格局的兴衰

2021年9月2日,国家广电总局正式下发通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通知明确要求所有电视台、网络平台,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不得播出明星子女参加的综艺娱乐及真人秀节目。

通知中提到,选秀类节目要严格控制投票环节设置,不得设置场外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严禁引导、鼓励粉丝以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变相花钱投票,坚决抵制不良“饭圈”文化。

就此,轰轰烈烈的偶像养成综艺彻底Game Over,但“新选秀”盛行的这几年对长视频平台以及文娱产业的影响之深远,或许要用很多年才能消除。

在视频行业已经解决盗版问题之后,长视频领域也逐渐形成“优爱腾乐”四大诸侯并列的阶段,四强在版权内容采购以及自制内容各有发力;但这个格局很快以乐视视频的衰退而结束,开始进入视频江湖的“优爱腾”三国杀阶段。

长视频的“三国杀”阶段,也是国内IP热度最高,片酬和版权费用起飞的阶段。在资本的助推之下,三大平台每年投入数百亿购买和制作内容,试图以此拖垮对手,但事实证明,在长视频领域,想要实现其他赛道的大一统在短期内很难实现,那么差距终究还是要从内容入手——因此,新选秀综艺节目就成为了视频三国拉开差距的胜负手。

2018年起,《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创造101》《明日之子》等偶像养成节目纷纷成为爆款。这些节目不仅播放量爆棚,话题和热度更是横扫全网;与此同时,这一批节目涌现出的偶像团体和爱豆,热度上完全不逊色于“归国四子”和tfboys,很快这些节目和节目中涌现的新偶像们就成为资本、平台、品牌和粉丝群体的绝对宠儿。

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肖战和蔡徐坤两位超人气偶像。

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也借此成为行业的c位。桃鹅的正面交锋,也使得酷在这一阶段略显落寞,《以团之名》和《少年之名》两档被寄予厚望的团综较之竞品确实有差距。

就在这一时期,长视频的格局也从“优爱腾”到了“爱腾优”。当然,优酷在这一阶段仍然有高光表现,只是在最能发动网友的偶像浪潮中,优酷的探索尝试确实不顺畅。虽然粉丝经济和饭圈文化已误入歧途,但对视频行业的改变以及影响是巨大。

而这一切,到了2021年,戛然而止。

是危机也是契机,后选秀的网综和偶像产业,何去何从?

过去数年,选秀类节目是网络综艺乃至整个综艺市场吸金能力最强、号召力最强、影响力最大的娱乐内容。

围绕新选秀节目,形成了复杂的产业链:从练习生招募培养,到送至选秀节目选拔出道,以及后续输入至音乐综艺和影视直播等渠道,新偶像运动已经成为过去数年娱乐产业最重要的部分——当停止键被按下的那一刻,环绕“偶像养成类节目”形成的生态链条又将何去何从?

首先,对长视频平台来说,最重要的命题是之后的网络综艺的风向该往哪里?

在这个没有选秀的夏天,爱奇艺拿出了《舞蹈生》《炸裂舞台》《少年说唱企划》《奇异剧本鲨》;腾讯视频拿出了《明日创作计划》《德云斗笑社》《脱口秀大会》等;优酷则是王牌《这就是街舞》挑大梁——而芒果也做出了《哥哥》,b站也有数档自制综艺播出。

可以看到,音乐,舞蹈,说唱,喜剧,情感交友以及剧本杀等题材成为今年综艺市场的热门面孔,或许短期内难以填上偶像养成节目的坑,但对于网友而言,网络综艺仍然是有很多选择的。

读娱君认为,对于长视频平台而言,告别偶像养成节目有点类似商誉暴雷,属于阵痛,是可以熬过去的。毕竟,经过十多年的发展,长视频平台的综艺制作能力和创新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当注意力投注到其他领域的时候,或许,更新鲜更有吸引力的网络综艺也已经在路上。

相对平台而言,围绕在偶像产业的其他公司受到的冲击反而更大,更有船翻的可能。

在粉丝经济兴起之后,围绕粉丝应援、粉丝募资等现象出现了一批创业公司,这些公司多数都是此次监管的重点对象。类似应援的饭圈行为在未来是监管的重点目标,所以很多公司都已经消失或转入地下运营。

也有少数融资的以饭圈为用户群的app还在坚守,比如太合音乐参与投资的owhat,就正面临必须转型的压力,不过也有网友告诉读娱君,owhat的官方微博目前仍然在发布“饭圈”的相关内容。

影响更大的要数在过去五年多时间里,加入到“偶像养成”的大大小小的娱乐公司们,他们的未来发展方向以及能否挺过这一轮的风暴,更值得关注。

据统计,每年为偶像养成节目输送练习生的公司数量都有近50家,其中不乏是专门为了偶像而创办的小公司,而他们和她们,也都将经受没有偶像养成节目的冲击。按照规模和参与程度,偶像类公司大致可以分为:

受益者并和平台关系紧密的。这一类以乐华娱乐、丝芭传媒、哇唧唧哇、觉醒东方等为主。其中丝芭传媒在这一轮偶像运动之前就已经在吃粉丝经济这碗饭,乐华娱乐属于早已经开花结果坐等收获;而哇唧唧哇是腾讯系的,承担偶像养成节目后的运营。

老牌影视公司:以华策传媒,华谊兄弟,慈文传媒等老牌上市公司最近几年也总有练习生在选秀节目中现身,并且出现了像虞书欣这种人气超高的冠军偶像,他们旗下的练习生多数都有表演经验,能成团就是意外的惊喜。

还有一类就是为了偶像养成而来的创业公司,此类公司在国内应该说至少有数千家,比较有名气的就是拿到投资的坤音娱乐、麦锐、AIF娱乐等等。

据资料显示,AIF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领头方为险峰长青、险峰旗云。该公司旗下有于浩、赵凌峰、杨羿、张艺凡等人气偶像;麦锐娱乐获得了文投控股数千万的A轮融资,旗下最知名的偶像应该就是参加了多档节目终于出道的李希侃,以及紫宁、罗正等;坤音娱乐获得了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真格基金跟投的数千万pre-A轮融资,坤音四子也是相当有人气的新生代偶像,不过进入2021年,坤音最大的新闻就是和卜凡的解约风波。

如果说出道是“结果”,那么大大小小的偶像经纪公司招募来的数量庞大的练习生就是偶像运动的土壤,也是被聚光灯包围的人气偶像们的背景板,是饭圈文化必须要有的献祭品——当被这些练习生视为唯一机会的新选秀综艺的突然死亡,他们和她们的未来该何去何从?是改变出道方式,还是转型做直播,又或许干脆找一份“工作”?

对于华策等老牌影视公司,以及和平台关系紧密的偶像经纪公司,它们招募和培训的练习们生应该还是有机会“出道”的,可以参与到影视剧或综艺节目的拍摄,不过也需要他们有过硬的才艺和表演基础;但对基础不扎实,纯以偶像(颜值、吸粉能力等)为标准选拔的练习生们而言,在快速爆红圈粉的偶像养成路径被堵上之后,他们背后的资金和公司实力能否支撑到他们可以自食其力,并且为公司赚钱?

韩娱早有前例,即使是已经出道但人气不行的偶像、爱豆,经济情况和生活状态甚至不如城市里的普通白领。

可以预见,偶像经纪公司的剧烈分化已然来临,已经洗脚上岸、培养出人气偶像的公司可以转型为更重视经纪业务,没能上岸、砸钱未能有收获的公司想要“绝地求生”的,未来机会渺茫。

正所谓唇亡齿寒,新选秀节目终结,以其为核心的偶像产业的方方面面都必将面临最严峻的考验,一定会有很多离场者,祝他们好运。

旧时代已落幕,新时代即将来临,谁将笑到最后,或许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长视频会变天吗?

最近很多内容行业的从业者会问读娱君这样一个问题:偶像养成综艺散场,长视频格局会发生剧变吗?

这个问题的潜台词,首先是因为偶像养成综艺不能搞了,其次就是长视频领域这两年一直都有新的玩家在搞事儿:

2021年是奥运年,以版权为大杀器,央视频和咪咕视频迎来高峰增长,并且奥运前后也是动作不断。如央视网,就在奥运期间推出了央视首个网综《央young之夏》,从节目可以看到,竞演、直播、热搜可以说是一个不少,存在感极强;咪咕视频背靠中移动,顺利的和苏宁、央视合作,拿下n多体育赛事的版权,在内容上可以说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

作为最受瞩目的挑战者——b站,在这个夏秋之季,推出了交友类综艺《90婚介所》以及音乐类综艺《我的音乐你听吗》,后者嘉宾阵容和节目的水准在业界都是属于s级的。而西瓜视频虽然近期没有热门的独家版权综艺,但也够买了一些综艺和影视剧节目的版权……

读娱君认为,长视频的挑战者们也是各有千秋,但翻桌子的可能并不高。

首先,偶像养成节目虽然流量大,但在长视频平台内容库中占据的比例其实并不高。网剧网综以及版权内容的受众可能才是最广泛的,对于挑战者b站、西瓜、咪咕以及央视频而言,很难打破长视频平台目前形成的内容优势。

其次,仅从综艺领域来说,虽然偶像养成综艺没了,但长视频平台仍然是当前综艺市场最主要的玩家,无论从节目数量还是新节目的研发,都是新玩家们需要交很多学费才能够比肩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长视频平台花了几百亿才形成的市场竞争壁垒,这些技术、运营、内容研发等层面的优势,也是后来者们短时间内难以赶上的。

所以,读娱君认为,长视频格局未来数年内不会大变,但遭遇黑天鹅冲击的综艺市场的变局已经来临。

本文系作者读娱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