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的“老司机”们正在挑起一场“战争”

创头条

创头条

· 9月7日

城市与企业之间,一向很微妙。合肥牵手蔚来,有雪中送炭也有如意算盘;创维汽车接洽赣州、佛山,有政策原因也有营商环境考虑。只是,无论“新能源汽车之都”花落谁家,中关村的“老司机”们无疑都是这场城市争夺战的赢家之一。

播放 暂停

中关村的“老司机”们正在挑起一场“战争”

00:00 14:1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创头条,作者 | 徐明辉

5个月前,位于北京燕莎商圈的四季酒店内,一场身价千亿的同学聚会正在如火如荼地举行。

舞台中央,5个中年男人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C位站的是雷军,左手边是王传福、李想,右手边是何小鹏、李斌。他们齐刷刷地竖起大拇指,为小米加入新能源造车之战点赞。

9月1日,小米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米汽车”)呱呱坠地,“户口”却成为一时悬念。9月2日一大早,悬念解开:小米汽车落户地,正是此前“痛失”蔚来的北京亦庄。

“北京作为科创中心,有着其它地方没有的优势。”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告诉创头条,“小米给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带来了一抹春色。”

曾经,上海、合肥为特斯拉争得面红耳赤,“贫困户”蔚来绯闻不断。小米牵手亦庄前,武汉、合肥等地欲引进小米的传言也曾不绝于耳......

在通往“东方底特律”的路上,但凡有些汽车工业基础的城市都卯足了劲儿。对于它们而言,这是一场从激烈到惨烈的产业争夺战,更是一场输不起的城市之战。

为什么是亦庄?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一周前的小米Q2业绩沟通会上,集团总裁王翔在谈及小米汽车选址时如此表示。

在小米最终把车从北京北边的“村”里开进了南边的“庄”里之前几个月,他们都在紧锣密鼓地调研、评估小米造车的落户问题。

除了小米汽车之外,同样算刚加入造车队伍的创维汽车最近也正在为“落户”问题思虑万千。创维创始人、创维汽车创始人黄宏生对创头条表示:“除了考虑当地政策、产业基础,车企自身的体量也需要考虑。”

作为“押上全部声誉”的“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雷军显然很在意小米汽车的“户口”。户口搞定了,雷军出手也阔绰:小米汽车首期投资100亿元,10年投资100亿美元。

岂止是十年?如果成功,未来几个十年亦庄都将获益匪浅。这样的大项目,一生能有几回搏?某种程度上来说亦庄是幸运的,作为“国际庄”在错失蔚来之后还是搭上了小米的车。

事实上,北京有着浓厚的汽车基因。这里不仅是小米发家的地方,也是最早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城市之一。

上世纪50年代,中国第一辆自主研发的汽车“井冈山”牌轿车,就诞生于北京汽车制造厂(北汽前身)。第一代轻型越野车、第一代轻型载货车也都出自北汽。北汽与一汽、上汽、广汽、东风、长安,几十年来一直是中国汽车工业的六大“玩家”。

1994年,政策上第一次提出鼓励汽车消费,允许私人购车。汽车产业自此蓬勃发展,其中民营车企正式走上历史舞台。

然而,随着汽车工业的发展,环保压力也越来越大。

当时,一个叫万钢的奥迪工程师给中南海写了一封信,提出中国汽车产业不能再走“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的老路,而新能源汽车可以作为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切入口。万钢即是后来的科技部部长,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2009年元旦,“十城千辆”工程启动,新能源汽车正式开启产业化之路。我国首个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车企北汽新能源(现已更名“北汽蓝谷”)也在北京成立。

在一系列政策扶持下,2020年北京的新能源汽车产量已经达到37.92万辆,占全国总产量的27.76%,位居全国第一。

只是,最能打的依旧只有北汽蓝谷,并未形成产业聚集。

官方曾多次强调,北京最大的优势在科技和人才,要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北边已经有了中关村,南郊的亦庄被寄予厚望。

2018年3月,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在亦庄挂牌成立。这是第二个国家级技术创新中心,也是首个国家级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之后没多久,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产业被列为亦庄四大主导产业之一。

能抓住一个新能源造车的龙头企业,对亦庄国投来说至关重要。而小米汽车,无疑是“蔚小理”之外,最具潜力的竞争者之一。

曾有不少质疑称,“前首富”许家印都不一定玩得转造车,雷军能行吗?付于武却对小米造车持乐观态度。

他对创头条表示,汽车是个技术密集型产业,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小米恰好在软件、智能制造领域有着丰富经验,“小米的落户,势必还将带动亦庄在汽车周边产业链的发展。”

就在小米官宣造车的同一个月,北京亦庄将“打造新能源及高端汽车产业发展核心承载地”列为高端产业片区发展的目标之一,列入了新发布的《中国(北京)自由贸易试验区高端产业片区亦庄组团首批产业政策》之中。

为了鼓励企业落户,亦庄还给出了不同额度的资金扶持。比如,落户后带动形成千亿级产业集群的龙头企业,最高能拿到“1个小目标”的奖励。

“豪赌”与“落魄”

小米汽车落户悬念落地的同一天,与它传过“绯闻”的合肥也传来一则消息。

据《合肥晚报》报道,合肥拟申报新能源汽车换电试点城市,相关项目已经启动。

相比自上世纪以来便是造车大城的北上广、长武重,合肥像极了从农村考出来的状元,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走得颇为传奇。

安徽最初的省会并非合肥,而是李斌的老家安庆。一段时期,由于安庆受破坏比较严重,合肥这才上位。

为了发展合肥,迁科研机构、迁企业。合肥最早的汽车厂就是从巢湖搬来的,后来才改组成江淮汽车。

要说合肥,也的确努力,尤其对政策的研究和敏感性方面可圈可点。

早在2002年,电动汽车刚刚被列入“863计划”12个重大专项之一时,江淮就开始研制新能源汽车;2013年,合肥成为全国首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和应用双试点城市,这背后就有江淮等企业奠定的产业基础。

彼时,江淮准备引入战略投资,恰巧特斯拉又在寻找“中国合伙人”,时任合肥市长会见原特斯拉中国区总裁吴碧瑄。这一度被外界解读为江淮、特斯拉要“联姻”。

后来,特斯拉投入上海怀抱,合肥又看上了蔚来。

2019年,国家新能源汽车政策补贴开始退出。当时的蔚来正值量产时期,现金流本就不丰裕,又接连发生自燃事件,而后召回4000多辆ES8,销量大幅回落。那一年,蔚来亏损114.13亿元,股价跌到1美元的退市警戒线。

对于创新企业来说,风光时万人追捧,低谷时也照样一友难寻。

蔚来寻求合作接连被拒,合肥是蔚来对接的第19个城市。2020年4月29日,李斌与合肥就蔚来中国入驻合肥最终达成协议,获得70亿元投资输血。

城市与企业的招商关系,往往很微妙。企业想找条件好的城市,城市也想挑条件好的企业,自然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企业看重的落户城市“条件”至少除了政策、产业基础之外,营商环境也一定会考虑。创维汽车创始人黄宏生就向创头条透露,“目前正在接洽赣州、佛山等地。”

在外界看来,合肥是雪中送炭。换个角度来看,其实合肥的如意算盘打得也很精。

2018年特斯拉落户上海时,上海市政府对马斯克开出了一系列条件:特斯拉要向上海工厂投资140.8亿元;从2023年底起,特斯拉每年需要向上海纳税22.3亿元。

特斯拉不能白嫖,蔚来同样要真金白银地孝敬合肥爸爸。

投资蔚来时,合肥政府就表态扶持蔚来在5年内成为千亿市值的龙头企业,使其带动合肥乃至安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具体到数字上,2020-2025年,蔚来中国的总营收要达到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2025年前还要在科创板上市......

为了完成KPI,李斌需要all in蔚来中国,合肥却不会all in李斌。

2021年1月27日,合肥参投零跑汽车B轮融资。此外,合肥还集聚了国轩高科、华霆动力、巨一电机等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企业120余家。

之后没多久,“互联网之都”杭州也加入了这场争夺战,重磅投资了零跑汽车。谈到落户杭州,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对创头条表示:“浙江省在汽车产业上有着非常优质的底蕴,在数字经济领域也是引领全国。”他曾经在朋友圈感慨:“有了更坚强的后盾!”

如今,北京有小米汽车,理想也在准备落户北京;上海牵手特斯拉,广州、武汉都有小鹏智造基地。传统六大汽车玩家城市中,只有长春和重庆目前还暂时没有一线造车新势力加入。

自己家的本土车企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生产上也欠一把火。2020年,长安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为3万辆,仅占到长安汽车2020年销量的1.5%。同期,上汽、广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分别为32万、6万辆。

“传统车企转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比造车新势力,传统车企的摊子更大,转型更难!”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对创头条表示,造车新势力是全身心的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传统车企却还要兼顾以往的燃油车。

尽管如此,今年8月末,长春汽开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工程项目A区主体工程实现全部封顶,重庆也正在建设电池产业链......

这几大老牌城市玩家没有人愿意错过对“新能源汽车之都”的争夺。就连贾跃亭的FF,也频频传出在珠海“神秘运转”。

中关村“老司机”才是最终赢家?

毕竟,这是一个风口,玩家们必定都会来薅一把。

其实,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背后,承载着主要国家、主要城市对现代制造业的太多期许。于中国而言,汽车产业是民用制造业的中流砥柱。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汽车制造业营收为8.16万亿元,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位居第二;在消费市场中,汽车销售额占到社会消费品总零售额的10.1%,远高于服装、药品、烟酒。

汽车产业带来的税收,也相当可观。2020年,汽车产业带动相关税收1.68万亿元,占全国税收的10.1%。

中国头部城市想要确保优势,从一定程度来说正是取决于汽车制造业与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程度。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的燃油车起步比较晚。然而,在新能源汽车上中国起步并不晚,并且走得也算成功。

付于武对创头条表示,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目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而从某种程度来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处于世界前列。

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三次石油危机爆发。被称为“汽油狂饮者”的美国燃油车遭到重创,日本汽车乘虚而入逐渐占领美国市场。

为应对危机,克林顿政府把发展纯电动汽车提升至国家战略。美国通用、福特、克莱斯勒汽车三巨头扛起了“新一代汽车合作计划”(PNGV)的大旗。

中国这边,早在1986年就提出了新能源汽车。当时,一份关于“追踪世界高技术发展建议”的报告送到中南海,也就是后来的“863计划”。其中有个重点项目,就是关于新能源汽车。

后来,前文提到的奥迪工程师万钢受邀回国,担任“863计划”电动汽车重大专项首席科学家,主导新能源汽车的技术研发。

到201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量已经达到37.9万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市场。也是这一年,以蔚来、小鹏、理想、威马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开始崭露头角。

好巧不巧,正是这些从北京中关村走出来的造车新贵,把浓厚的互联网基因带到了汽车圈,开始与燃油车“老司机”碰撞。

“什么样的人才都可以在中关村找到。”雷军曾在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上表示。李斌创办蔚来前,曾混迹于中关村;李想创办理想汽车前,就住在中关村硅谷电脑城。

百度宣布“All in AI”没多久,就领投了威马的10亿美元融资。与此同时,腾讯入手蔚来,美团看好理想,每个造车新势力背后都站了一个互联网巨头。

今年2月,小米还在“等等看”。3月末,小米就宣布要造车,雷军亲自挂帅并放言“赌上全部声誉”。

不像亏钱造车的“蔚小理”,敢于和董明珠打赌的雷军也确实有这个底气。今年二季度,小米营收877.89亿元,同比增长64%;净利润63.22亿元,同比增长87.4%。单季度业绩再创新高。

新能源汽车市场竞逐本就充满变数,小米汽车落地亦庄势必让剧情变得更加精彩纷呈。

然而,无论“新能源汽车之都”花落谁家,无论造车新势力谁胜出,中关村的“老司机”们都是这场城市之战的赢家之一。

本文系作者创头条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469人已赞赏 >
469换成打赏总人数46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