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红雷:大哥一做好多年

毒眸

毒眸

· 9月6日

从有原则的“坏人”,到没原则的“好人”。

播放 暂停

孙红雷:大哥一做好多年

00:00 21:59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毒眸,作者丨符琼尹,编辑丨赵普通

“这瓜保熟吗?”

刘华强买瓜的片段在网络翻红,让观众们回想起了孙红雷深入人心的大哥形象。

除了捅人后骑上小摩托扬长而去,刘华强也有重情重义的时刻。冒着被抓的风险去给女儿过生日,被警察围捕的危险时刻出门给情人打包饭菜。2003年《征服》播出之后,孙红雷也定格了一个经典荧幕形象:行事狠辣,长相凶狠,行事狠辣,情义一定是他行为的驱动力,一个词概括就是“纯爷们”。

尽管在参演过的63部影视作品中,孙红雷只演过4次“黑势力大哥”。

《征服》中的刘华强

《征服》后的一年,随着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涉案剧审查和播出管理的通知》,刑事案件再不能成为剧集呈现的中心,只能作为分支的剧情出现,犯罪剧也在2005-2014年的10年间陷入沉寂。

孙红雷的“大哥”形象也只能拆解、散落在谍战剧、战争戏、以及犯罪题材的电影中。即使是2014年涉案剧重归电视剧荧屏,反派也常以边缘型人格,或者权力加身的既得利益者形象出现,不再有刘华强这样底层出身的“大哥”。

在刚完结的《扫黑风暴》中,孙红雷的“大哥”形象仍被“征用”。他买通看守所的警员让兄弟在所里吃日料、抽雪茄;带着兄弟两人打服了对家十余人;但江湖做派下,他十几年的奔波只为查清师父死亡的真相。剧集的最后,也重新穿回了警服。

从华强到李成阳,18年过去了,大哥还是大哥。

改命 

能演好大哥,或许是因为孙红雷曾离“大哥”很近。

从1987年,孙红雷就开始跳霹雳舞、唱歌,跟着舞团全国巡演。1993年,他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哈尔滨夜总会的出场费一晚500元,存款已有十几万。“在哈尔滨的时候,我们把娱乐给颠覆了。”
孙红雷跳霹雳舞(视频来源:《鲁豫有约》)

孙红雷跳霹雳舞(视频来源:《鲁豫有约》)

出生在哈尔滨一个破旧的俄式老洋房里的孙红雷,儿时最大的梦想就是“不想让母亲去跟隔壁邻居借钱”,80年代风靡全国的霹雳舞实现了他的愿望。

1988年获得了全国第二届霹雳舞大赛二等奖后,他进入了中国霹雳舞明星艺术团,开始了巡演生活,“家里立时就翻身了……自行车买了好几台,出门都能坐出租车了。”可他内心隐隐觉得,这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而且可以做一辈子的事儿。

命,一直都是他自己改来的。

偶然的机会,认识的演员告诉他,可以到中央戏剧学院试着上学,学习表演。不久,他就揣着8000块和四万元买入的大哥大,只身一人到了北京。

除了“寻找一生的热爱”,更贴近现实的转行原因,或许是夜总会复杂的环境带来的危险。多年后他在节目中吐露,当时经历了一些“濒死边缘”的事儿,也让他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环境。

刚到音乐剧大专班的招生现场,老师抬头看了他一眼,就被他178斤的大块头惊到了。

“你这形体不行啊,那芭蕾能跳起来吗?音乐剧需要芭蕾舞功底。”老师开始把他往外赶,“你回家吧,你不适合搞表演。”孙红雷一听急了:“说来说去,就是嫌我胖嘛,那我减20斤行吗?”老师当时也不耐烦地敷衍道:“至少得20斤”。

孙红雷那股认准了就钻牛角尖的劲儿上来了。这股劲儿,也是他一生鲜明的标签。

他开始每天绕中戏操场25圈,一天跳芭蕾小跳1000次,每天练台词的魔鬼训练。一个月后,瘦下36斤的他有了准入资格,并在后来的表演考试中,成了700个考生中唯一一名补招生。

图片来源:《鲁豫有约》

就这样,孙红雷开始了“狠狠打磨自己的两年”。作为表演系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他在毕业大戏《想变成人的猫》中的表演也为他赢得满堂喝彩,但两年后临近毕业时依旧心情苦闷。即使演技备受认可,身为大专生的他并没有考取那些国家级话剧团的资格。

那股不服输的劲又上来了:凭什么我成绩这么好,但你们连表演都不看,就断定我没有入团的资格?

孙红雷准备了四个小品,到了话剧团考试的考场,硬是争取来了一个表演的机会。只是刚演到第三个,就被导师制止了:“你不用演了,我们知道你什么水平了。”他只觉得苦涩:“嗨,你们连演完都不让我演完。”

一天后,他接到了青年艺术团的录取电话,希望他过几天到团里报到。

10年后,当他再跟鲁豫讲起这段故事,还是止不住地泪流。“我感觉上天真是对我太厚爱了……不说了,说起来还是难受。”

从这以后,孙红雷的演艺生涯开始顺风顺水:毕业2年后,他出演了张艺谋导演的《我的父亲母亲》的男一号,又参演了赵宝刚导演、海岩编剧的电视剧《永不瞑目》;3年后,拿到了话剧界最高规格的奖项“梅花奖”……知名度、口碑,都没落下。

某种程度上,他确实是幸运的,赶上了一个“点石成金”的好时代。

那个年代,有太多被一眼相中,出演剧集,继而走红的明星。陪同学去报考北影,结果自己考上了的陈坤,后来凭《像雾像雨又像风》走红;陪男朋友去试镜,却被李少红导演看上的周迅,有了《大明宫词》中的经典形象小太平。

托着这股造星热的,是剧集行业市场化的爆发。

1988年,以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为代表的一批国有单位开始探讨引进市场机制,进而诞生了《京都纪事》《宰相刘罗锅》等一批按市场机制运行的电视剧。新周刊曾总结,1992年中国电视剧开始迈向产业化,其中《京都纪事》开创电视剧商业运作先河,用贴片广告赚了1200万元。

2002年以后,上星的电视台越来越多,播出平台的竞争也刺激了电视剧的产量。李少红、赵宝刚、尤小刚、郑晓龙等电视剧导演也成名于此时。

与电视剧市场的火热相比,话剧市场过于冷清。一次演出前,孙红雷从幕布的缝隙里看到,台下只坐了20多人,比台上的演员还少,那一刻,他决定要走向更大的舞台。

即使已经手握梅花奖,他也没有贸然离开话剧,因为他想第一部戏“和一个好导演拍”,当时“电视剧的老大”赵宝刚就是他的目标。

第一次见面,孙红雷就等了赵宝刚七个小时。他当天正在拍一场主角的重场戏,顾不上挑选一位戏份如此少的配角,只想着找一名“长相凶恶”的人就行了。从忙碌中抽身的他只看了孙红雷一眼,就说“这人长得太忠厚老实了,不能演。”

又是孙红雷那股不服输,用他的话说“从小特别拧”的劲,为他挣来了一次机会。他憋着一口气,上前拍了拍,坐回监视器前导戏的赵宝刚,说“导演,你要不用我演这建军,你后悔一辈子。”

这一整,给赵宝刚吓一跳,在片场可从没有演员敢这么和他说话。他乐了,招呼化妆师按打手的造型给他扮上。等扮完再看一眼,赵宝刚大手一挥,“过了,就他了。”

孙红雷在《永不瞑目》中的出色表现,也让赵宝刚决心再为他“补偿”一个角色,也就是后来《像雾像雨又像风》中深情的“黑帮小伙”阿莱。这个剧中少有的对恋人“从一而终”的角色,也让孙红雷小火了一把。当时有报道称,阿莱在全国各地的人气远超剧组预期。

《像雾像雨又像风》很火热,但正带着编剧在公安局采访,创作下一部涉案剧《征服》的导演高群书却没顾上看。但他也对孙红雷印象深刻。曾有编剧给他看过一部还没播出的片子,“他把角色身上那股子混蛋劲儿演得特别好”。

《像雾像雨又像风》中的孙红雷

高群书想在《征服》中将对抗双方的警匪设置为 “两个对等的人物”——“他们的能力、智商甚至善良程度都是一样的”。刘华强在剧中会当街杀人,也会对给自己递上热水的出租车司机表示感谢。而之所以二人成为一警一匪,是因为“他们出身不一样,生活轨迹不一样。”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征服》播出后,孙红雷的片酬水涨船高,高群书记得孙红雷的身价飙升到8万一集,好多人直接拿着银行卡去找孙红雷,“都不用签合同,只要你同意出演,这张卡就是你的了,80万定金就交给你。”

刘华强初次登场

从夜总会“一哥”到剧集里的“大哥”,乃至剧集市场的“大哥”,孙红雷诠释了刘华强那句台词:“别人撞南墙选择的是回头,我撞南墙选择的是把墙撞倒。”

“干净”

《征服》热播之后,孙红雷演起了出版社编辑、刑警队长、出狱后“改邪归正”的商人。

一度占据收视份额的17%的悬疑犯罪剧,也在一纸通知后开始冷却。公安部金盾影视制片人后来在采访中提及,《通知》的发布是因为那几年低成本、低水准、恶趣味的涉案剧太多。

但涉案剧的沉寂,并没有影响国产剧的发展速度。

2003年,国产剧生产突破了万集大关,两三年后就上升到了15000集。到了2007年,中国电视剧拿下了生产数量世界第一。电影市场也在迎来新的变化,一批香港导演开始北上掘金,在电视剧市场有号召力的演员就成为他们合作的目标。在2005年至2007年间,孙红雷接连主演了徐克拍摄的《七剑》《铁三角》。

但这个时期的合拍片,还在水土不服的阶段,无论是口碑还是票房都只是刚过及格线,其市场意义大于作品意义。《七剑》票房未过亿,至今豆瓣评分也只是勉强过6分。无论在徐克还是孙红雷的履历中都不值一提。

可在飞速的市场化进程里,孙红雷目睹了一些浮躁风气,他愤怒、不吐不快。

“干净”是他08、09年评价事物所用的高频词。2008年上映的《梅兰芳》,在他的定义里就是区别于那些商业合拍片的例子。在一次采访中,他说自己“最迫切地是在《梅兰芳》里把自己洗干净,再面对整个我应该适应的市场”。

他完全地把自己代入了“邱如白”——那个在电影里集梅兰芳粉丝、经纪人、结义兄弟等多重身份的人。这也是孙红雷难得褪去身上的“江湖气”,出演一个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

“我在绝望中接了《梅兰芳》。别人说我,踏踏实实拍你的商业片得了,你已经非常好了,香港那么多导演和你合作,你一个貌不惊人小演员,长得没陆毅好看,你有今天已经不错了。我特别愤怒,不知朝谁发,《梅兰芳》是我一个出气筒。有些导演是打断脊梁的狗,你的姿势、身段哪儿去了?”

《梅兰芳》中的孙红雷

孙红雷的一腔愤慨,也没有助力《梅兰芳》在票房或口碑上“封神”。他的荣光,还是来自电视剧市场。

2009年,两部豆瓣9分国剧《潜伏》《人间正道是沧桑》相继播出,在收视率和官方奖项上都收获颇丰。《潜伏》在多个地方台创下收视新高,横扫飞天、白玉兰、金鹰奖等多个重要奖项,也让孙红雷收获多个“最佳男主角”;《人间正道是沧桑》也捧回了金鹰奖优秀电视剧奖。 

但孙红雷曾对媒体表示,如果没有邱如白,他也演不好《潜伏》中细腻的余则成。因为惯常演强势的“大哥”,他在演余则成的前几天,还是习惯性经常直勾勾地看人,后来才意识到,以余则成的身份,他必须尽可能地隐藏自己,才不会被怀疑。

《潜伏》中的孙红雷

接连两部高口碑、高热度的国产剧,让孙红雷登上了事业的新高峰,也让他在接下来的电影商业片热潮中继续坐稳“大哥”的位置。张艺谋执导的《三枪拍案惊奇》,冯小刚执导的《非诚勿扰2》,乐视网投拍的《决战刹马镇》……2009年到2013年间,他密集地出现在商业片里。

《决战刹马镇》的导演李蔚然曾对媒体说:“现在立项的一百多部电影里,有60%都说暂定孙红雷演。”

2012年,内地的电影银幕数涨到了13118块,也在这一年,《人再囧途之泰囧》用12.67亿的票房,带动华语电影进入单片10亿+的时代,国产电影票房也开始了持续3年每年30%的票房增速。

商业片的涌现,让孙红雷有更多机会尝鲜。他在《三枪拍案惊奇》《决战刹马镇》里挑战起了喜剧,在《战国》里少有地穿上古装,披起长发,用一种“疯癫”的方式饰演起了军事家孙膑。

图片来源:豆瓣

但这些尝试,毁誉参半。许多观众认为孙红雷“不适合演喜剧”,在这些商业片中时常用力过猛。批判声最为猛烈的莫过于《战国》,这部由新人景甜挑大梁参演的电影中,孙红雷半疯癫半天真,与吴镇宇饰演的庞涓还有些“断背”的暧昧。他也曾对媒体坦言:“我前15分钟确实对不起观众,因为表演不够真诚……当时我受了一些干扰。”

想要“洗干净”自己的孙红雷,还是跌进了市场的“泥潭”。但他无法坦然接受,也仍然愤怒。

2014年开年播出的《一代枭雄》,是他时隔3年再次出演电视剧。孙红雷是这部剧的监制,每天在监视器前和导演一起看回放,在前期定服装造型时也从日本购回了大量服饰,甚至敲定了这部剧的女一陈数,可以说是为这部剧耗费心力。

在这部剧的发布会上,孙红雷向那几年影视行业的乱象“开炮”。

“现在整个市场比较混乱,热钱比较多,大家都在抢钱”,他还斥责部分投资方:“有些投资方抱着不良目的,比如说泡女演员、洗钱之类的,让这个行业没那么干净。”

最终,《一代枭雄》连当年电视剧收视率TOP30都未进入。那一年,最火的作品是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一部热剧能成就一个公司,《武媚娘传奇》就为唐德影视贡献了2.69亿元的收入,将其送上了上市之路。

作品逻辑在资本行为面前,被放至末位。赵宝刚创立的公司、同时也是孙红雷签约的公司鑫宝源,也在2010年被完美世界收购。被收购后,按照正常收购时标的方承诺 3-4 年净利润来看,2010-2013 年正处于鑫宝源和完美世界业绩对赌期。

在这以后,赵宝刚再没出品过影响力和口碑如《奋斗》一样的作品。

“随便”

2014年底,孙红雷与易立竞时隔五年来了一次对话。易立竞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变化,他没有过去那么尖锐,不再以“干净”作为许多事情的评价,身边人也说他柔软了很多。

他也笑言“自己现在有点没原则的好”。与过往“爷们儿”形象不同,他开始在微博发一些美颜相机拍出来的自拍照,转发网友说他长得像牛头梗的微博,他正处于“人生最好的时候”,“戏再怎么也红不过我本人”。

从2014年起,孙红雷常与网友互动

采访播出的半年后,孙红雷成了真人秀《极限挑战》的常驻嘉宾,向全国观众展现他硬汉之外“孙三岁”“孙漂亮”“帅雷雷”的一面。

那是户外真人秀大火的时候,也是综艺热钱涌入的“大片时代”,据腾讯娱乐2015年的报道,彼时国内二线明星的综艺片酬就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别,准一线明星的价钱为2000万元起,而国内一线大咖的报价则都是在3000万元起。

参演《极限挑战》,在里面大方地耍无赖、晒美颜自拍、自恋地夸自己为帅哥、穿女装,对他来说是一个“释放毒素”的过程。

“我就觉得好剧本太少,太没意思了,而且现在的整个环境,大家都不去干正经事了……我有一身的武艺无处释放,好压抑啊!”2016年,他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表示。录制《极限挑战》对他来说是“内心特别妖儿的那些想法”的“出口”, “真的要感谢《极限挑战》,它把我身体里的‘毒素’释放了,不完全是我自己,还有很多我对于电影和创作的想法和期待。”

《极限挑战》中的孙红雷

过去几十年,责任感一直是他肩头的重担。

他觉得自己有照顾身边人的责任,“我想变成他们面前的一堵墙或者一棵大树,为他们遮风避雨。”甚至于萍水相逢的记者,他都觉得有“往好了带”的责任。他曾在2009年和易立竞聊起一件“较真”的事儿:颁奖礼上一位记者接了一句有些偏激的话,他立马让她出来自报家门,想和她对质。

易立竞问:“有必要这么较真吗”,孙红雷说:“如果这个小女孩继续这么走下去,你知道她会走多远吗?我希望通过我似乎是很较真的话,她能够醒过来。”

而常年饰演不苟言笑的人物,也让他成了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参加《极限挑战》前的两三年,影迷跟他走了几条街都不敢和他打招呼,因为怕他发火;他回到家后,也会发现家里的声音马上小了很多,而在他回来之前明明是欢声笑语。

每个大哥,或许都有柔软多情的一面。初中时看琼瑶小说看到流泪,到多年后推荐书籍还是会推荐琼瑶的《窗外》;在《极限挑战》里感受到幼儿园孩子对自己的不舍,也会止不住流泪。他想通过《极限挑战》来一次“逆生长”,同时离生活更近一些。

“多年来我习惯了大明星、好演员、硬汉等的称号。我觉得如果再这么习惯下去,我的艺术生命会死掉的。”

这种想回归生活的愿望,也体现在他后续对影视作品的选择上。2016年播出的《好先生》,他挑战了一个过去从未饰演过的职业厨师,剧中人设也是“都市暖男”;2019年播出的《带着爸爸去留学》,则是他在有女儿后想要接下的作品,他也在剧中变身为操心的老父亲。

图片来源:豆瓣

 《好先生》是当年收视率第11,网络播放量也破百万,只是在观众眼中,他的代表作依然是《极限挑战》的“萌叔”“帅雷雷”。

他坦然地做起了一位对年轻人好奇的前辈,“千万不要看不起这些小孩。”在新浪娱乐采访他时,他还有几分告诫的口吻,“新生代虽然单纯幼稚些,但是他们有一项特别强,就是他们的成长文化,我们要懂得敬畏。”

《余罪》正火,记者把这部另类的涉案剧推荐给了孙红雷,他来了兴致,掏出手机记录,问,“这是网剧?你喜欢看?”

2016年,《余罪》上线,成为当年的爆款;2017年,《无证之罪》《白夜追凶》立住了“精品网剧”的格局。当然,他们也像“前辈”一样命运多舛,《余罪》后来被下架,《白夜追凶2》的开发也遥遥无期。但从2015年开始,每年都至少有几部涉案剧作为“精品网剧”的代表被播出。

而在视频平台全方位介入剧集生产上中下游产业链后,一些由官方授权、改编自真实案件的影视项目,也会寻求视频平台的加入,并以网台联动的方式实现更大的影响力。2019年播出,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破冰行动》便是如此。

涉案剧为视频平台打开局面时,也从2014年开始重新回归了电视剧银幕。但这么些年来,像刘华强这样让人印象深刻的反派“大哥”,却还是没有出现。

仍然有许多观众对他念念不忘。2019年,在《扫黑风暴》尚在筹备,连名字都没确定时,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高级总监、《扫黑风暴》总制片人李尔云就想让孙红雷来主演。“他在表演上的专业度是不需要多说的,而且可能是我有情怀在,希望《征服》里华强的大哥形象能再出现。”

李尔云曾透露,《扫黑风暴》定了孙红雷后,谈演员非常快。饰演大反派高明远的老戏骨王志飞就在采访里说,在确认加盟时,该剧的剧本尚未有完本,但他听说主演是孙红雷,“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一半。”

豆瓣7.5分收官的《扫黑风暴》也是孙红雷自2009年后,评分最高的剧集作品。这个角色也融合了孙红雷这么多年来的多重身影——未被诬陷前,是《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的杨立青;撂狠话、打群架时是刘华强,与老友相处时是“暖男”陆远,对曾经的校友比心时,又分明是那个爱开玩笑的“颜王”。

51岁的孙红雷,迎来了自己最“互联网”的一部作品。即便是如此沉重的角色,也不那么“用力”了。

在2009年的采访中,当易立竞问到希望给自己的评语时,孙红雷说了两个字:牛逼。但2014年易立竞再问他,他的答案是“随便”,然后笑着说,“我觉得这比那个答案牛逼多了。”

参考资料:

1、孙红雷:我最迫切是把自己洗干净,三联生活周刊

2、人生如戏·孙红雷,鲁豫有约

3、孙红雷:现在是我最好的时候,易见+

4、孙红雷与老婆计划生孩子:我每天都在努力,华商报

5、孙红雷:我离娱乐圈特别远,南方人物周刊

6、孙红雷:一个演员的网红时代,新浪娱乐

7、一种类型剧的三十年,三声

8、孙红雷揭潜规则:不良投资方泡女星洗钱,中国新闻网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