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火爆资本圈,背后是VC们的狂热与焦虑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 9月6日

在Facebook全新推出的VR软件中,人们以虚拟形象存在,彼此之间匿名,但又相互合作,一起创造新内容,新沟通方式,甚至可以完成新的资产和财富积累。

播放 暂停

“元宇宙”火爆资本圈,背后是VC们的狂热与焦虑

00:00 17:48

文丨娱乐资本论,作者丨蓝莲花

不久前,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以自己的虚拟人形象与CBS记者,在一个虚拟的会议室里聊元宇宙的工作和未来。

这是Facebook正式推出了“炸场”的VR会议软件—Horizon Workrooms的虚拟会议室功能,瞬间在各大社交媒体刷屏。

虚拟会议室的特点是,允许户用自己的虚拟分身与其他人在同一个虚拟空间中进行协作,创造了全新的沉浸式会议体验。

在这里,人们以虚拟形象存在,彼此之间匿名,但又相互合作,一起创造新内容,新沟通方式,甚至可以完成新的资产和财富积累。

看起来,这样的未来世界至少要再过几十年的时间才有实现的可能,但就是这样1%的可能性,也已经引了全球躁动。

从Roblox上市,到字节跳动90亿元收购Pico公司,再到英伟达黄仁勋的15秒“隐身”演讲,元宇宙似乎距离现实很近了。

国内资本市场更加疯狂。

在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统计元宇宙被投标的中,从广义的游戏公司到VR/AR公司等,背后都站着一众实力雄厚的美元基金。

有投资领域人士透露,五源资本内部有三个团队在看元宇宙领域,是目前纯财务VC中,最激进的一家;高瓴资本、红杉资本也专门看广义“游戏”行业的投资人,甚至红杉内部定下了KPI,今年内要投50家元宇宙游戏公司。

不过,同样身在洪流中,也有投资人保持审慎的态度,他们认为,信则投。至少元宇宙给了做游戏和做社交的公司一种新的思路和可能。

01、畅想:元宇宙里没有上帝

2016年,陈鑫开始创业。没想到,一年多以后,就遭遇了VR寒冬。其中有三年的时间,公司一分钱都没有赚,陈鑫自己投入了两千多万,坚持把大空间移动VR的底层技术搭建出来。

那段时间,绝大多数VR创业公司都倒闭了,只有为数不多的公司挺了过来,陈鑫的沉浸世界是其中之一。

2020年以来,沉浸世界接连拿下两轮融资,现在在全国30多个城市拥有自己的线下门店,打通了内容制作到线下落地的通路,主攻大空间移动VR平台。

今年,元宇宙的概念出现后,沉浸世界成了资本眼中的香饽饽,投资机构轮番来询价,并且表达投资意向。但陈鑫并不想把自己的公司定义为“元宇宙”。

“因为大家对元宇宙并没有准确的定义,说我们是元宇宙公司很怪。而且最终它也不是由一个公司完成的,一定是一堆公司围在一起打造一个超级世界。但有些公司就说,自己是一个元宇宙公司,要打造元宇宙,这就很让人反感和抵触。”

确实,关于元宇宙的一切都还在争论中,未有明确定义,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元宇宙。甚至,传统互联网里的产品在元宇宙里都可以重做一遍。

陈鑫认为,元宇宙是顶级想象力的搬运场。在这个世界里有最丰富的想象力。《失控玩家》的世界还是以一座“自由城”为基础,但元宇宙可以更跳脱,侏罗纪公园也好,哈利波特也好,都可以是其中的场景,让人们沉浸在虚拟世界当中。

马杰思也是从2019年开始做虚拟社交平台创业的,在此之前,他是小米VR的负责人。从小米VR离开后,他成立了波粒子,研发Vyou微你APP。当时还没有元宇宙的概念,微你的愿景是做一个跨平台的虚拟世界。

在马杰思看来,元宇宙立足的核心是,彻底切断与现实世界的联系,并且能够远程传递物理信息。“以前的空间和工具仅限于传递视觉、听觉信息。但在元宇宙里,可以传递物理信息,跟现实中一样。以前人与人之间的握手、打架、拥抱、亲吻等等这些互动都可以搬到元宇宙。”

典型的案例是,在VRchat中,很多用户穿着动作捕捉设备,操控自己的虚拟形象,在线上斗嘴。用户们常见的动作就是拥抱自己的伙伴,相互之间也许从未见过面,可能永远也不会见面。

尽管对于元宇宙的定义还五花八门,但目前业内已经形成部分共识,比如,元宇宙需要具备开源性,并且去中心化。

惟一资本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已经投了两家“元宇宙”范畴的公司,包括大空间移动VR平台、VR内容公司。该投资机构执行董事沈海丰同样认为,元宇宙应该具备开源属性,甚至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

“本质上来说,要实现用户体验,还是靠创意和内容驱动。不管是独立的工作室,还是创作人,内容创作永远是受到限制的。所以,这种开源的方式进行内容创作,一定是能更好的创造和积累创意,以及实现内容交互的方式。”

用户去创建场景,创造内容,这样才能有无限精彩的可能。Roblox正是这样的一个平台,它鼓励用户去产出内容。

沈海丰表示:“很多成年人体验过Roblox的产品后觉得很糟糕,但其实它的目标客户是青少年用户。为什么这部分用户会使用令成年人差异的产品?从需求角度来说,不是一个工作室,或者一个开发者能满足这些年轻用户需求的。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开源+去中心化产品”的成功。

它有很多不受限制的创意和玩法,或者叫实验,甚至很多无厘头的内容。这也是惟一资本投资VR很重要的原因:元宇宙更考验想象力。

不管元宇宙的定义如何,鉴于元宇宙包罗万象的特征,任何主体都是元宇宙中的缔造者,构成某个部分,但谁也不可能是上帝。

02、狂热的元宇宙投资潮,信则投

元宇宙概念大火的背后,伴随着资本领域的狂热与焦虑。

事实上,从去年还没有元宇宙概念的时候,美元基金就开始看这个领域的标的了。比如,虚拟人、动作捕捉、游戏引擎、虚拟社交。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出现一个核心词来概括这个领域。

但各家投资机构的方向和目标都差不多,比如AI游戏,云游戏,虚拟社交等,很多投资逻辑放到今天都是行得通的。“这也是元宇宙从看起来没有多少人讨论到瞬间达成共识的原因。”一家知名美元基金前投资人表示。

在这位投资人看来,在元宇宙概念出现之前,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它只是一个诗和远方,没有像现在这么笃定。

“去年上半年,我们当时看了很多天使阶段的公司,但都没有投。这些公司跟元宇宙都有关系,但扒掉元宇宙的光环,他们的底子就是一家艺人经纪公司,或者是动画公司,没有描述的那么好,或者价格已经有点贵了,所以就没投。”

对于那些做早期投资的机构来说,元宇宙确实是个比较纠结的领域。整个领域貌似在沿着一定的路径往前走,但一直没有爆发。

上述投资人表示:“可能时间点还没到,大家都在熬着等。这就是早期投资的魅力。目标,路径都很清晰,但什么时候入局,选择什么标的,这是难点。对这个领域的投资一定要有强大的心理建设,要说服自己,不然,真下不去手。要让自己相信在可见的周期内能见到成效。比如,有的公司连产品都没有上线,估值已经几亿美金了。”

目前看,投资元宇宙的机构大多是之前投互联网公司的一波美元基金。为什么他们对元宇宙感兴趣?

传统互联网世界是中心化的,巨头手中掌握核心资产——数据。但在去中心化的世界里数据是不属于任何公司的,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代码,只是你不知道数据背后的人是谁。全世界各地不同的开发者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开发不同协议,组合不同协议,做出新产品。

随之而来的,财富和资产也将重新洗牌。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看到的头部项目的代币机制分配方式,很多筹码都是投资人,剩下的一些交给团队,剩下很少的一部分分给社区。而现在,这种分配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基本上六七成的代币会分发给社区做贡献的用户,剩下的一部分是一些生态基金。”云九资本合伙人牛凤轩在捕手志的线上活动中分享。

有些巨头早已经预感到这种互联网迭代的宿命。去年12月,腾讯掌舵人马化腾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下一波升级是全真互联网。看到元宇宙的机会,投资机构争相入局,但他们都面临一个终极拷问,元宇宙哪个细分赛道最具投资价值?

有投资人将元宇宙的投资机会分为元宇宙内容,比如VR内容、虚拟人;元宇宙平台,比如,虚拟社交平台;元宇宙经济体系,以及元宇宙相关硬件。

也有投资人认为,元宇宙中的公司按照投资价值,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RctAI和超参数这样的公司,他们是给虚拟世界的虚拟人提供底层AI超能力的公司,而虚拟人内在和外在的创造能力,是空白,没有公司能完成。这两家公司相当于填补空白,值得投资。

第二类是游戏引擎公司,或者游戏编辑器;第三类就是2C互联网产品,比如虚拟社交平台。“国内具备这些能力的游戏公司很多,但互联网公司并不多。”

也有投资人更看重元宇宙世界中的经济体系。

宸曦资本合伙人Sophia表示,从虚拟世界的角度来看,元宇宙是全球化的,因此它的支付体系一定也是全球化的。

“为什么区块链是元宇宙中的重要部分?因为它解决了跨国支付的问题。在海外,线上支付的意愿没有那么高,跨国之间的支付结算很难。比如非洲,很多国家的货币都不一样,所以在结算上非常混乱。元宇宙的经济体系,一定是打破国界让全世界的人都参与进来。”

按照这样的投资逻辑,Sophia目前并不看国内的元宇宙团队。“国内团队互联网的创新能力很强。但是制约她们的是政策和资金。由于政策不明朗,许多元宇宙项目在海外拿到的资金支持更多,更容易发展经济体系,这样对公司发展的助力更大。”

Sophia所在的基金一边投资,一边自己孵化元宇宙项目。她认为,做元宇宙孵化,种子群体,一定是接受虚拟资产概念的用户。

综合中美两国社交的特点,有些关键词是凸显的,比如虚拟人、互动的场景,弹性的组织,还有富媒体化。这些关键词放在今天,就是元宇宙要做的事情,而放在游戏里就是开放世界,编辑器,UGC,游戏引擎,构成了元宇宙的磁场。

今天投资者投的这些公司,大多都是跟这些倾向有关。因此,元宇宙是可以作为一种思路往前走。

03、重新被激发的创业热潮:VR,虚拟人,游戏

强大的资本洪流推动着元宇宙领域兴起一波新的创业热潮,比如,虚拟人和游戏,甚至有些领域重新迸发活力,比如VR。

2017年陈燕创立了次世文化,早期原创制作了带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国内首部跨次元网剧《戏隐江湖》,让行业眼前一亮。随后,次世文化开始尝试打造明星虚拟形象,通过迪丽热巴虚拟形象“迪丽冷巴”,黄子韬虚拟形象“韬斯曼”,并与欧阳娜娜共同开发虚拟乐队“NAND”等引领了明星虚拟形象潮流。

而次世也在近年陆续进行了行业内更多探索,比如打造了国内首个国风超写实虚拟KOL“翎”、 虚拟DJ“Purple”,并帮“花西子”、“IDO珠宝”等品牌打造了数字人IP资产等。

但陈燕逐渐发现,大多数“明星虚拟形象”、“虚拟偶像”依然存在相对明确的局限性,这也导致了行业天花板较低。在不停地创新、探索及考察中,他逐渐形成对赛道更广阔的认知——打造智能化及场景化虚拟人IP。

“当下的虚拟偶像概念太局限了,次世现在更多思考的,是如何建立起虚拟人跟真实人类的关系。”陈燕举了个例子,在海外市场,有像Replika这样的AI虚拟人产品,陪伴了很多不善社交的孤独人群,甚至辅助疏导帮助了部分有心理疾病的人群。而次世也将在近期联合国内众多顶尖AI公司和跨界平台,打造更多虚拟人IP智能化和场景化的创新产品,引领电影《Her》与《头号玩家》融合的“虚拟人类时代”。

在元宇宙中,虚拟人是非常重要的元素。有虚拟人创业者认为,元宇宙产品的核心能力是能够在虚拟世界中打造UGC虚拟人和UGC虚拟环境,而不是像之前一样,有公司把内容生产好,提供给消费者进行消费。

“虚拟人的UGC就是虚拟人的外形,我们设想的最终状态是,这些人可以创造自己的虚拟形象,也可以创造他人的虚拟人,他们共同生活在元宇宙世界中。也许当下大多数元宇宙产品都集中创造虚拟环境的层面,但我们更强调虚拟人的层面。”

除了虚拟人之外,元宇宙的热潮也带动了VR的重新崛起,背后重要的原因是,业内人士认为,VR是实现元宇宙的最高形式。

在陈鑫看来,VR是最先进的媒介形式。“我们一直致力于通过交互革命,释放人的双手和双脚,就像在现实世界中的交互一样。比如,你在虚拟世界中看到一把椅子,那你在现实世界中就可以做下,就应该有个东西匹配你坐下的感受。我们目前做的大空间移动VR就在实现这件事。”

惟一资本在元宇宙的投资中围绕需求端和供给端找标的,包括虚拟人,社交,游戏,以及VR。沈海丰认为,未来VR会成为元宇宙的核心场景。

“我们坚定地投资在VR领域具备开发能力的公司。元宇宙里脱离不开形象,不管是场景,还是人物外观,都必须有一定载体来承接。VR的沉浸式体验非常强。也许目前元宇宙还处于早期,但未来体验升级,VR一定是非常好的承载方式。”

在沈海丰看来,VR的元宇宙差异化很明显,其他的元宇宙元素差异化不那么明显。因为不同VR内容和硬件,会产生不同的VR体验。

相比AR(增强现实)在现实世界的基础上进行部分虚拟,VR的世界全部都是虚拟的。因此,VR在元宇宙中更有价值,更容易让人沉浸其中。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认为VR创造了更大的虚拟世界。“这说明VR天然是个虚拟世界,这是有共识的。”

目前VR一体机已经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在重量、画质舒适度方面都已经有了很好的用户体验。这也是为什么今年海外,Qusest2有千万出货量的原因。

VR产业的发展,一方面取决于硬件,另一方面取决于开发者生态。国外,这两点已经形成正向循环,但国内的情况恰恰相反。不过,沈海丰认为,今年字节跳动收购Pico将会进一步打破现有的VR链路,推动VR市场进一步成熟。

“国内的大厂中,小米、爱奇艺、华为都做过VR硬件,但由于VR只是这些巨头各大业务布局中很小的补充产品,因此大厂切入VR的深度和信心,都不像字节花钱这么笃定。”

字节跳动入局VR是非常明显的信号。Facebook收购Oculus,建立了Facebook在VR生态中的头部的地位,这是海外已经走过的一条路径。对于字节来说,如果需要在国内建立生态,硬件是个重要抓手。

“它(字节)的进入必然带来更大的资金进来,更多的开发者进来,更高的关注度,用户更多的时间分配。”沈海丰表示。

从入行到现在,有VR资深从业人士认为,行业的变化不大。唯一的变化是,有些人认命了,有些人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游戏主机市场,而不是智能手机这样的市场。

核心原因是,VR一类的可穿戴设备并不属于24小时可以随身携带的物件,这就决定了,它们没法像手机一样覆盖用户全天的时间段。如果VR硬件能突破重量的界限,才可能会迎来更大的市场。

游戏创业也在悄悄兴起。按照VC的投资逻辑,游戏公司并不是最好的投资标的,偶发性强,且政府有严格监管。

但元宇宙概念兴起后,尤其是Roblox上市后,类似的项目拿到融资又增多了。当然不是传统游戏公司,而是那些融合了AI技术等科技含量较高的游戏公司。

每个风口都会引发一批创业者入局,但对于元宇宙领域来说,每个创业者都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很多创业公司可能因为看不到终局而无法坚持下来。所以在这个领域创业,坚持长期主义很重要。

本文系作者娱乐资本论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