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摩登天空,聊了聊内卷、KPI和“大厂崇拜”

后厂青年

后厂青年

· 9月2日

​年轻人,你可以不卷的。

播放 暂停

我们来摩登天空,聊了聊内卷、KPI和“大厂崇拜”

00:00 15:33

作者|魏婕,视觉|艾云帆,​后厂青年(houchangqingnian)原创

很少会有一家公司,成为几代年轻人的精神氧气瓶,24岁的摩登天空做到了。

提起摩登天空,20多岁的年轻人会第一时间会想到热情洋溢的草莓音乐节,30多岁的年轻人会想到沈黎晖和“北京新声”。始终不变的,是它身上自由、随性的气质。

它不仅是一家公司,而更像是一种不断更新的文化符号,代表了当下最酷、最潮的风格和调性,影响着年轻人的审美偏好。

寻找Dream Team第二期,后厂青年来到摩登天空的办公区,和摩登天空副总裁、视觉创意厂牌MVM主理人李帅聊了聊。

从小学开始听摩登天空,到作为乙方和摩登天空合作,再到如今成为沈黎晖最看重的厂牌之一的主理人,李帅和我们讲述了他与摩登天空,以及沈黎晖之间的奇妙缘分。

在这样一家创意至上的公司,一群“人均艺术家”的员工,对于KPI、数据反馈这些听起来并不“酷”的现代企业管理方式,从抗拒到主动实践,中间发生了哪些有趣的故事?面对如今席卷互联网的“内卷”和年轻人的“大厂崇拜”,李帅又如何看待?

希望这篇文章能给处于迷茫期、困在996中的你一些启发。

1997年,还在上小学的李帅跟着大院里的哥哥听到了清醒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好极了!?》,主唱正是摩登天空的创始人沈黎晖。

“他们年龄大我几岁,看世界的维度就不一样了”,在同龄人哼着《大风车》,守在电视机前看《小龙人》的时候,李帅因为这些哥哥,第一次接触到了英伦摇滚、重金属,有了和自己年龄不相称的精神世界。“听完了之后,觉得特别棒、特别酷,就开始持续关注摩登天空”。

过了一年,新裤子、超级市场成为初中生李帅随身听里的常驻嘉宾,直到现在依然为他提供着精神养料。

听着摇滚长大,成为学习美术的艺术生,大学学了设计,如果说,音乐是李帅理解世界的方式,那么视觉就是他和世界对话的方式

2007年,李帅去滚石杂志中文版做了美术编辑,开始和一些唱片公司接触。在2007年第一届摩登天空音乐节的时候,他和这家自己儿时仰望的公司有了业务上的联结。之后,李帅又做了2010西安草莓音乐节、2010周庄诗歌节、Fat Art艺术展的设计,重塑雕像权利的巡演海报。忙的时候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驻扎在摩登天空。

 摩登天空办公区 摄/魏婕 

不过,当时的李帅并不想来这工作。“特别夸张”,李帅回忆起自己刚来摩登天空的情景——刚进一楼,有打沙袋的(沙袋上面印着沈黎晖的头像),有披着长头发弹木吉他的,有打乒乓球的,有站在桌子上吵架的,“看起来特像一精神病院。

“我被这场面震慑住了 ,整个人被控制住了,大脑一片空白”,李帅笑着说,本来以为自己挺有个性的,挺能放得开的,领教了摩登范儿之后,发现自己“是个弟弟”。

从滚石出来之后,李帅自己当老板,开了广告公司,接一些设计的活儿,生意不错,钱赚得不少,但就是觉得没劲。有一天,他看着电脑里这些为了业务做的设计,脱掉“乙方”的外衣,重新用艺术家的眼光审视,发现基本上拿不出手。“些东西是接来的活儿,不是我的作品。当时真的特迷茫。”

这时候,李帅又和沈黎晖见了几面,坦诚地聊、深入地聊、天南海北地聊,聊活着的价值、聊彼此对未来的展望,越聊越投缘。“挺可怕的,原来摩登天空吸引力的种子,在我心里已经种得这么深了”。

于是在2016年,赚够了钱、想做点儿事的李帅正式加入了摩登天空,担任视觉设计总监。不过工作了不到一年,李帅觉得终日承接来自公司内部已有计划的设计需求,依然没法充分实现自我表达的愿望。

2016年冬天,李帅内心燃着火苗,怒写100页PPT,把想说的想做的,成熟的不成熟的都列了进去,约了沈黎晖早上9点时间,激情演讲2小时。沈黎晖留下6个字——“那你就做做呗”。

就这样,结束了这场充满朋克精神的会议后,摩登天空视觉创意厂牌MVM(Modern sky Vision Maker)成立了。

 图源/摩登天空 

“沈黎晖当时对这个厂牌有盈利期待吗?”

“没有,我觉得他可能连对它能运营下去的期待都没有,哈哈哈。”

然而,实际上,MVM在2018年就已经实现盈利。也是在这一年,沈黎晖在摩登天空的一场发布会上宣布:MVM已经是公司的四大板块之一。当时坐在台下的李帅事先都并不知情。

延续着摩登天空的气质,MVM不仅承担了摩登天空旗下唱片、草莓音乐节、周边产品的视觉设计,还创造出“I.M.O.宇宙人”形象,通过手办、动画、潮玩等内容表达方式,成为更新的文化符号,还和NIKE、ALIENWARE、DELL、KFC、蕉内等品牌进行了联名合作。

 MVM原创视觉作品_摩登天空|无限宇宙III 

李帅与摩登天空的故事 ,是一个人从一家公司汲取养分,又带着它的精神内核,反哺这个公司的故事。

在摩登天空15周年的宣传片中,旅行团乐队将摩登天空概括为一家“艺人像员工,员工像艺人”的公司。

来摩登天空短暂地感受了一圈发现,果然如此。每个人都像是来拍杂志封面的穿搭博主,他们骑摩托车上班、滑滑梯去阳台,“踢足球、打乒乓球”是摩登天空的传统体育项目。用李帅的话说,尽显男子荷尔蒙爆发状态和技术之精巧两个极端。

如果刚从互联网大厂参观回来,更是会感觉:这是一群“含疯量”略高的人。有趣的是,如今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扩大,这群“不羁放纵爱自由”的灵魂,也开始渐渐学着与“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和平相处。

 摩登天空楼下 摄/刘涵 

李帅对摩登天空管理模式的变化感受深刻。2010年,那个把他吓退的摩登天空,全公司一共只有几十个人,“特别像野战军,一个项目来了全部扑过去干就完事儿”,站在桌子上喊,也没太大问题,公司对员工完全没有任何束缚。大家甚至脑子里都不会有“公司”、“员工”、“领导”这些概念。

“自由”、“随性”、“不羁”是外界想到摩登天空时的第一印象,而如今,李帅一坐下,和后厂青年自如地聊起了摩登天空的员工如何与“KPI”、“抓手”、“数据反馈”共舞。这种感觉,只能用“魔幻”二字形容。

李帅解释道,虽然摩登天空的创造力来自于最初的“野战军”时期,但那种特殊的状态不会再有了。如今的摩登天空已经是个300人的公司了,未来可能发展到3000人、3万人。

如果还沿用当时的管理模式,就乱套了”,李帅觉得,管理不是束缚创造力的缰绳,流程优化,分工明确,结构清晰之后,反而能够给这些充满创造力的灵魂指明方向,提高创作效率

虽然如今的李帅驾轻就熟地谈论着这些管理方法论,但这些道理,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接受。

2010年,李帅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在互联网工作的经历。当时那份工作工资高、直接向VP汇报,但李帅“刚进去一个多月就受不了了,开始翘班、玩儿消失”。纸媒工作5年、音乐媒体工作3年,李帅以为生活就应该是不受束缚的,“干点儿喜欢的事儿,晚上大家聚一聚,每天不就应该这样吗”?

在互联网的那段日子里,每天早上9点打卡,7点就得出门,倒4趟地铁。“每天站在巨挤无比的地铁车厢里,心里那种落差一下就涌上来了,图啥呢”?

最后提离职的时候,他没想到——要二十多个人签字同意,他才能离职。“那一瞬间我就觉得:真是走对了。“

辞职完当天,李帅站在公司门外笑出了声:“感到巨他妈高兴!

也正是因为有过这么一段经历,2018年,沈黎晖向他尝试推荐用KPI管理团队时,李帅炸毛了。李帅觉得,自己推动 MVM 建立,就是为了创造自我表达空间,“我们在做这么酷的事儿,你还给我们上KPI?太荒诞了!”

“但是老沈挺好的,冲我一乐,说,“那就回头再说吧。”

2018年这一整年,MVM开始接触商业项目,李帅发现:他可以对创作概念大谈特谈,也能设计出来,但涉及到商业化这块,就一片空白了。

“你不能只是创作你想创作的东西,就你一人喜欢没人看,长此以往下去,设计师的创作力和热情也会下降“,李帅从自己职业路径出发,思考过后发现:一个设计师能尝试的风格很少,一定要通过项目和实战来拓宽自己的风格,如果只做自己喜欢的和自己擅长的,10年、20年之后,设计水平很可能原地踏步。

从追求极致自我表达的设计师到一个厂牌的主理人,李帅觉得自己不能“任性”了。他跳出“设计师”的身份,反观自己以及同行的职业发展路径。他发现很多设计师缺乏计划和目标,而且缺少全局思维,很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一方审美天地里孤芳自赏。

而且真正参与到商业项目中的时候,李帅愈发觉得自己之前对所谓“绝对自我表达”的坚持,格局小了。

他开始反问自己:设计师有几个有BD(商务拓展)能力的?很少,需要商务介入。设计师懂宣传吗?懂怎么把设计作品传播出去吗?也不懂,市场就要介入。设计师能把供应链盯下来、直接做产品吗?即便能,一个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所以需要产品部门介入。唱片想玩出彩?要和发行制作联动。音乐节要更多的露出?要跟项目部协作。

当他问完自己这些问题,就想明白了——KPI是一个好的抓手,能够推进公司内部的资源协作,和好的创作并不冲突。于是在2019年,李帅主动找到沈黎晖,要求用KPI来管理团队。

MVM的变化是摩登天空的一个缩影。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沈黎晖很清楚:摩登天空会成为一家国际化音乐公司,让员工站在桌子上吵架弹吉他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摩登天空人的穿搭各异,一个工区的头发颜色不重样,唯一统一的是,们都有一张没有被生活欺负过的脸。

和李帅聊完职业经历、创作与管理,后厂青年问出了一个好奇了很久的问题:摩登天空有内卷吗?

如果将内卷定义为“资源减少情况下出现的非理性内耗”,李帅觉得,内卷本身是一件很傻的事,凭创意开拓资源的摩登天空离内卷也很远。

摩登天空的运转逻辑就是:想出一种创新的玩法——开拓、链接更多的资源——执行落地。“这怎么卷呢?哪个环节需要卷?”李帅反问道。

反观互联网,内卷的一个鲜明标志是学历壁垒。2019年,就有类似“网易拒招交大博士,只因第一学历不是211”这样的信息引起年轻人们的学历焦虑。在秋招中,知名互联网企业依然默默地将“本科985、211”当作筛选门槛。

“学历并不是摩登天空挑选人才的唯一标准”,在李帅看来,“学历”只是学习能力的结果呈现,对于摩登天空这样创新导向的组织,更看重的是学习能力。

学设计专业的李帅对此深有体会。他说,他读大学时,设计专业的课程只是讲一些基础原理,最后对好设计的定义落到“好看就行了”,“客户满意就行了”。

但实际上,后来他才明白:好的设计师,一定要汲取多门学科的养料。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教授路盛章曾经告诉李帅,20世纪40年代的时候,学设计的学生,得学数学、未来学、建筑学,上到九天揽月,下到民间风俗,什么都得知道,因为这些都是设计师的灵感来源。

 员工办公区 图源/摩登天空 

如果说,“内卷”是摩登天空的知识盲区,那“996”在摩登天空更是属于“外星词汇”。摩登天空的上班时间完全弹性。后厂青年看到,中午十二点、下午一两点,都有陆陆续续来上班的摩登人。

“前天加班了就晚点儿来,当然也有那种没加班,也来得晚的”,李帅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早来晚来一会儿不重要,把事完成了就好。“累了就休息,睡多了耽误了进度愿意熬到深夜,你自己安排,完全取决于效率”。

李帅觉得,巨额加班费不见得是好事,有可能让一些人正常工作时间不干活,专门耗到晚上拿加班费。“我见过那种,出去吃个饭,回公司再打个卡的人,觉得占了便宜,其实把自己给耗废了”。

像奈飞一样,摩登天空只雇用成年人(心智成熟、对自己负责的人),然后打破常规,充分相信每个人的自驱力,结果导向,把更有创造力的员工从死板的“流程”、“制度”中解放出来。

而在互联网行业,虽然“996文化、35岁焦虑、加班内卷”等阴影笼罩在行业上空,依然阻挡不住年轻人对于互联网大厂的崇拜。在小红书、B站等社区里,“拿到大厂offer”、“晒晒大厂工牌与伙食”和“大厂实习日记”
是永恒的流量密码,评论区也永远都不乏年轻人对大厂的艳羡。

 图源/小红书截图 

“有些年轻人进大厂的执念和我们父辈对于包分配的渴望没太大差别,归根结底是勇气和认知衍生需求的问题”,李帅现身说法,说大厂对自己并没有那么强的吸引力。

因为他的目标是通过创作出来的作品影响更多的人,先清晰目标、再拆解需求、最后根据需求决定做什么选择。“大厂有钱有资源,但是对于创作者而言,有没有创作空间更重要,我们虽然‘穷点儿’,但是能做出很多有趣并且很酷的事。”

李帅对于正处于迷茫期的年轻人说——人生就像拼拼图,最主要的是明确自己想要什么,然后朝着想要的样子一片一片拼起来,就是这一生的意义。成天担忧、迷茫、抱怨是没有意义的。

李帅以自己所从事的设计行业为例,设计师如果不具备很强的自律性,不在工作之余额外学习,设计水平很可能就走下坡路,天赋也被磨灭了。在哪都有厉害的人,一直保持稳定的成长,这很重要。

前几天,李帅和沈黎晖聊天,二人聊到“摩登天空的责任感到底是什么?”,答案或许就是“就是帮助年轻人变得更好,就像当时的我们那样”。

什么才算“更好”?李帅说,“在年轻人吸收养分比较快、又渴望养料的年纪,如果我们能创造出好的内容,让他们的审美变得更好、对文化的判断力变得更好、对事物有更全面的理解,并依此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这便是我们的工作意义。”

本文系作者后厂青年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