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积推进教师轮岗困难重重?看下日本是怎么做到的

金角财经

金角财经

· 8月31日

各国完全可以借鉴日本的经验,只要他们都能同意一项原则:所有学生的成功才是重中之重。

播放 暂停

大面积推进教师轮岗困难重重?看下日本是怎么做到的

00:00 12:4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金角财经,作者 | Murphy

18年过去,教师轮岗终于来了。

从2003年《解放日报》讨论是否引进“教师轮岗制”,到北京东城区、密云区在新学期正式启动教师轮岗,号称最能打击学区房的教师轮岗制度终于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8月25日,北京市教委正式发布“双减”政策下推出的优秀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实施规则。新学期开始,北京市将大面积、大比例推进干部教师的轮岗,对象为公办学校正、副校长和在编在岗教师。

9月1日,新学年将正式开始,北京轮岗教学也在东城区与密云区最先启动执行,率先在学区内进行轮岗。

虽然,这一步看上去没有想象中大。但北京也提出了跨学区交流、在远郊区推进交流轮岗的目标。也就是说,跨学区全市轮岗,将会继续推进。

今年以来,上海、深圳、常州等城市也计划推行教师轮岗政策。武汉市2015-2020年全市义务教育学校教师交流人数达到1.5万人。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杨颖秀表示,“教师交流轮岗是促进教育公平的一种措施,日本义务教育也在推行。我国的城市特别是北京这样的发达城市进行教师轮岗未尝不可,因为教师之间的差异不会很大。”

但,校长与教师轮岗,也面临着种种问题与障碍:轮岗的频率、范围、周期以及对象都是怎样的?

不少城市面积很大,如北京有16个辖区,如果全部打破行政区划进行教师轮岗,会为教师的通勤和日常生活造成巨大的困难。不跨区轮岗,北京市每个区的教育资源本就严重不平衡,轮岗频次过低,容易形成类似军阀割据般的教育资源的积淀,但频次过高,其中不稳定性,增加了教师、家长、学生三方的不安全感。

事实上,教师轮岗制不只是中国在推行,在推行多年的日本,我们或者可以获得一些参考。

从日本的经验来看,政府雇佣教师、包括财政在内的配套支持政策和强制轮岗的策略,是其这一制度得以平稳运行的关键。

“教育公务员”

在日本,国立、公立教师被称为“教育公务员”。根据日本国立教育政策研究所公布的《日本教师调动与聘任制度》细则,调岗政策建立在公立学校占绝对主导地位的情况下。根据日本政府《2016年财年学校基础调查》,98.3%的小学教师和93.3%的初中教师在公立学校工作。

在区域方面,日本教师轮岗主要在一市之内。根据日本的行政规划,日本全国共有43个县,以及东京都、北海道、大阪府、京都府等共47个一级行政区,市(町、村)为县之下的二级行政区。全国还另设有20个政令市,几乎都为人口在100万人以上的大都市,权责介于一级和二级行政区之间。

从面积和人口上比较,日本的县大致类似于中国的市一级行政规划、日本的市则类似于中国区一级行政规划,20个政令市可类比直辖市、特区。

无论是一级行政区还是市一级的二级行政区,教师工资统一由县一级的行政区支付。类比中国的情况,大概是:全市公立学校的老师,工资全由市一级教育系统统一发放。且由于是“教师公务员”,所以无论在哪所学校教书,教师的工资、奖金、福利待遇、社会保障都是一样的。

如果地方财政实力不足,中央政府会进行补贴,确保教师无论被轮岗到州内的哪个学校,收入都没有明显的差距。

真金白银掏出钱来的县政府,自然有足够的话语权主导老师在其管辖范围内的调动。根据该研究所的报告,在县的统一调度下,即便有些市位于偏远地区、地方财政实力较差,仍然可以获得县域内最好的教师资源。

此外,市政府和学校也能够根据年龄、性别平衡学校内的教师情况;老师们在不同的区域和学校任教的经历,也能够帮助他们获得更丰富的教学经验。

经合组织(OECD)教育和技能发展协会工作人员安德烈亚斯·施莱歇尔认为,因为教师不是由学校,而是政府雇佣,所以“县政府可以确保将最强大的教师,分配给最需要他们的学生和学校。”

这与许多发达国家的政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德保罗大学教育学院教授高桥明彦表示:“在美国,好老师会去好学校,然后一直待在那里。”

这在日本不可能发生,因为调动是强制的。

强制调动

根据日本国立教育政策研究所的统计,目前日本47个一级行政区划中,有43个已经严格执行教师调动,且调动幅度不小。

一般情况下,教师整体调动周期为每年一次。根据东京都教育委员公布的2021年度东京都调动名单,总调动人数为8446人,2020年度为8316人。千叶县调动教师人数更是达11062人,神奈川县也有5444人。

具体而言,新教师任职3年内不予调动;教师在休产假等长假时不强制调动;其余除极特殊情况外,教师在一所学校停留时间最短为3年,最长为10年,在同一个市内停留不超过15年。调动人员从上至下包括校长、副校长、主管教师、指导教师、教师。新教师在满足一定的条件后,也可递交申请表,自愿请求轮岗。

上述调动规则针对有“编制”的教师,“合同工”的调动会更为频繁。据《日本时报》报道,许多合同工的合同是一年一签,每年都在不同的学校上课。

所以,几乎不可能出现名师常年驻扎某间“名校”的现象。

当然,这种强制调动也带来了一些问题。首先,校长、县和市的教育委员会在教师是否调动、往哪里调动这个问题上有决定性的话语权。访日美国教师丹(Dan)在博客上写道:日本的行政组织透明度并不高,本地教育机构在调动前经常咨询校长的意见,而校长的一句话可能让教师走向康庄大道或者一条弯路。调动校长并不能实际上解决这一点,这种话语权大多来自于校长与县和州教育系统的关系以及在当地教育系统中的影响力。

丹还强调了家长的影响力,“如果家长是学校家长教师协会的一员,或者有影响当地官员的能力,那么这些家长会对决策过程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老师可能会被“惩罚性”地,送到以学生群体不那么出色而闻名的“问题学校”,或者在办公室内被鼓励、被迫做琐碎的任务直到退休。

此外,调动也为教师的生活带来的负担。据《大西洋周刊》报道,有老师被调动后被迫骑车30公里前去上班。

旅日美国教师惠特尼·艾米丽也表示,自己在日本工作的过程中,发现很多老师由于工作调动,只能在周末的时间与家人见面,或者在同一个州内购买两套公寓,一套上班住,一套周末住。

不过好在,日本教师的薪水较高,并没有因为调动而引发大范围的生活问题。根据美国国家教育与经济中心(NCEE)的数据,日本教师的平均工资高于本国其他领域受过同等培训的专业人员,也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更是比行政机关的公务员高出约30%。

根据日本经济研究所的数据,日本全国范围小学教师工资收入中位数为每月394000日元(约合人民币23000元),年底还会有额外的奖金。东京地区小学教师平均年薪可达7749240日元(约合人民币458000元),相当于月薪38000元人民币,且不包含额外的奖金。

配套支持

天普大学日本校区人类学家约翰·莫克表示:“在日本,可能有贫穷的地区,但没有贫穷的学校。”

除去教师工资由政府和国家分摊外,在其余软硬件条件上,日本政府也为教师轮岗制做了配套。

硬件方面,公立学校的地皮、建筑、教学设备等,政府一力承包。在绝大部分地区,所有学生都能获得免费午餐、校服、笔记本、铅笔和运动服。神奇地是,日本的教育支出并没有因此给财政带来拖累,据经合组织统计,日本政府的教育支出仅占GDP的3.3%,远低于经合组织平均的4.9%。每个学生在小学阶段的花费为 8748美元(约合人民币56800元),美国则为 10959 美元(约合人民币71000元)。

安德烈亚斯称,日本在学校建筑上以安全和抗震为主要设计理念,不会在其他方面花费太多;教科书多采取平装印刷;学校的校园管理人员较少,学生和老师共同负责学校的保洁工作。

软件方面,用高桥明彦的话来说:“日本的教育系统试图将优秀学生与其他人之间的差距降到最低。”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师系统并不以尖子生的成绩来衡量老师,而依据整个集体的表现。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的老师会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落后学生的“补差”,而不是“培优”上。“这与美国的教育体系形成鲜明对比,美国教育体系能够培养出最优秀的学生,但往往把其他人都抛在后面。”高桥明彦表示,具体到课室环境中,好学生会因为帮助落后的同学受到老师夸奖,而不是因为自身表现良好。

据东京都地区的老师调查,从早上7点半工作到晚上7点半是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生活的常态,工作到9点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导致加班占比最高的原因为“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花很多时间帮助落后的学生”,因为老师们觉得自己应该为班上的所有学生负责。

此外,日本应试教育阶段的教学理念,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课外培训班的生长,无形中缩小了赋予家庭和贫困家庭学生的差距。

安德烈亚斯介绍称,日本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学重点不在于吸收内容,而在于教学生如何思考。根据教育非营利组织 Lesson Study Alliance 的数据,日本学生在国际数学与科学研究国际趋势 (TIMSS) 测试中,“被明确教导如何解决问题”的教学内容比例仅占54%,相比之下,美国该项内容占比为82%。

安德烈亚斯称,据她观察到的现象,日本老师们似乎特别擅长培养学生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使得虽然许多家境富裕的学生在课后参加高中入学考试的补习,但贫困家庭的学生并没有处于不利地位,他们凭借在课堂上学到的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使他们在阅读、数学等科目上表现良好。

至于全球富裕家庭都会让孩子参加的体育与艺术类课外活动,日本也通过“社团”和“俱乐部”两大机制补足。

根据2020年日本文部科学省的统计,日本98%的小学、97%的中学和98%的高中都建有室内体育馆。学生放学后,会被鼓励进入相关社团参与体育和舞蹈等活动。

此外,学生们还可以在所在社区参加俱乐部活动。俱乐部系统以社区为基础,以就近的学校和公共设施为场地独立运作,为当地青少年和家庭成员提供体育活动场所,由当地居民自愿参加。截止2019年,国土面积不到38万平方公里的日本,共有3604个这样的俱乐部。

对体育和艺术没有兴趣、不愿意参加社区活动的学生,也可以选择在学校写作业或者休息到下午6点,有老师进行指导和照看。

安德烈亚斯称,大约50年前,日本在教育领域最多算是中等水平。各国完全可以借鉴日本的经验,只要他们都能同意一项原则:所有学生的成功才是重中之重。

本文系作者金角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