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支社会善意,卖惨带货的戏码该凉凉了

雷科技leitech

雷科技leitech

· 8月25日

都是套路。

播放 暂停

透支社会善意,卖惨带货的戏码该凉凉了

00:00 08:2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雷科技leitech

自从直播带货兴起以来,大家对它的争议似乎就从来没有断过。尤其是一些短视频平台上,为了能够吸引流量,让自己的带货直播被别人看到,不少网红不惜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只为了能够吸引人们的眼球,给自己带来流量、关注度还有讨论度,即便被喷也在所不惜。

最近,随着凉山石榴的成熟,在网络平台出现了一类极其相似的视频画面:果园里面的石榴长势喜人,硕果累累,老农却在一旁哽咽着说,自己的石榴没有人收购,只能够烂在地里头做肥料,再配上“石榴滞销,帮帮我们,10元3斤”这样的文案。看到这段视频,可能大多数人都会产生共情,为农民的不容易买单。

可真是这样吗?实际上,这些可能都是套路。

昨天上午,抖音电商发布了“卖惨带货”违规行为处罚公示。抖音官方声称,平台在治理巡检中发现,一些电商作者以水果滞销“卖惨”博取用户眼球,传播不符合社会良好风尚的内容,更有部分主播以此诱导用户购买商品。此类行为严重损害用户体验,影响正常经营秩序以及平台生态,抖音将对这些账号作出永久封禁账号并关闭电商权限的处罚。

对互联网有印象的读者,或许还记得三年前那件“水果滞销,帮帮我们”的热搜事件。这种利用特别事件抓住大众同情心理,借机炒作吸引粉丝流量并获利的营销方式,直至今日依然被广泛应用着。为什么“卖惨营销”能够如此经久不衰?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这些问题。

现代的“畸形秀”

“奶奶,你这苹果才好嘞,生意好不?”“生意不好,没得人来买,苹果嘛还算可以。”在抖音一位拥有着200多万粉丝的主播镜头里,一老一少一唱一和,讲述着农家青苹果因为疫情封锁而滞销的故事。在主播陈列的商品橱柜里,标价58元的“阿坝州小金青苹果”产品已经卖出了1377份。

无独有偶,今年三月,这样一段视频曾在网络上流传:四川凉山地区的小姑娘“阿佳”称其父亲去世,没有母亲,上不起学,身世凄惨。很多人在对小女孩感到同情之余也慷慨解囊,纷纷斥资购买视频中宣传的“凉山地区贫困村民销售的自产苹果”,希望能为小女孩做出点贡献。

根据小雷调查发现,在短视频平台上,各种“滞销”、“破产”、“抗癌”、“家门不幸”的故事在无数主播的主页里上演着。不可否认,在这之中可能存在着真实经历过这些悲剧的主播,但是更多的人只是掌握了社交平台上的“致富”公式:讲一个悲惨的故事,让网友同情或是开撕,赚取一波流量之后,走向变现之路。

“开头一张图,故事全靠编。”从事直播工作的李先生介绍,“卖惨营销”算是一个经典套路。早在三四年前,电商平台上广泛流传的“滞销大爷”一度引发全民围观和群嘲,“XX滞销,帮帮他吧”的句式,也曾被讽刺得体无完肤。时至今日,这一“老套路”不仅没有消亡,并且还有从电商平台加速蔓延到短视频平台之势。

为什么“卖惨带货”能够如此经久不衰?归根结底,这还要从人的心理开始说起。当你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热门上,看到有博主分享自己悲惨的经历时,你是否会忍不住去围观?小雷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去围观。在这个“审丑”的时代,比起幸福美好的事情,大家更容易对悲惨的事情感兴趣。

然而,正是这种互联网上的围观,却意外成就了别人的致富经。正如美国社会学家杰里米.里夫金所说,人类之所以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除了学会使用工具,还有一大重要的自带功能就是拥有同理心,同理心是人类发展的基石。利用滞销、救命这样的字眼吸引眼球,很容易激发观众的同理心。只要观众产生共情,他们就会不假思索地购买带货商品。对他们而言,“交易”这个概念已经被“捐款”所取代。

说到底,“卖惨营销”本质上是利用了人类心中的“善”,通过激发观众的善心来牟利。当观众的善良与恻隐之心撞上卖家刻意编织的剧本,结果总是屡试不爽,因此套路经久不衰。

剧本演员,明码标价

为了整治“卖惨营销”套路,短视频平台也下了不少功夫。此前,抖音安全中心已针对此类现象先后组织三次「卖惨带货、演戏炒作」违规行为专项整治,称平台已对卖惨带货、编造离奇故事、演戏炒作等行为进行违规处罚。同时,快手方面也在8月中旬宣布处置审丑卖惨、恶意炒作账号133个,另有多位主播被封禁直播权限。

尽管平台大力整顿,但是这种卖惨“剧本”依然屡禁不止。小雷随手搜索一下,在短视频平台上,依然能够看到不少打着水果滞销、直播助农口号的直播账号,根本没有收敛的意思。

为何“卖惨营销”如此泛滥?这背后有两层原因。首先,在如今的“卖惨营销”背后,早已拥有比较完整的产业链,从演员到剧本,从“吸粉”到带货,“卖惨营销”正在不断流水线化,成本变得越来越低。

以视频剧本为例,小雷在淘宝搜索“带货剧本”“短视频剧本”,很快就弹出了上百个相关店铺。“拿来即用的短视频剧本,只要9元一份,适合卖日用品,”某网店的客服表示,“定制带货剧本的话,需要你们提供产品信息、价格、出镜人数,按照字数定价,24小时内就能交稿。”

购买视频剧本,安排演员拍摄。在这条流水线的帮助下,“卖惨营销”的门槛被大大降低,即便是普通的带货小主播,也能够承担起拍摄“卖惨营销”短视频的经济成本。考虑到这些视频一经推出,主播往往获“利”颇丰,那么“卖惨营销”如此泛滥也就不令人惊讶了。

另一方面,短视频平台属于社交媒介,其内容纯属主播自说自话,真实性是无法保障的。即便最后实锤“卖惨营销”,短视频平台最多只能做到封号,一般的消费者大多无心也无力去追究责任,这也使得卖惨所可能带来的各种风险极低。最严重的情况下,也不过是换个新号东山再起罢了。

总结

小雷觉得,“卖惨营销”,利用他人的善良牟利,这是一种非常恶劣的不法行径。首先,卖弄苦情、弄虚作假,其实是在透支社会信用,从根本上消费了我们这些不愿意袖手旁观的人的善意。在善意被消费后,很多人也就因此变得冷漠了。要知道,从热情到冷漠,其实距离并不遥远

其次,“卖惨营销”从本质上扰乱了“直播带货”行业的游戏规则。根据调查,人们愿意购买“卖惨营销”的商品,主要还是出于对受害者的同情,在同等条件下希望能够帮受害者一把。通过“卖惨”吸引顾客,借此出售伪劣产品,既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也搅乱了市场公平竞争的秩序。

治理网络卖惨乱象,个人认为可以从国家、平台两个途径入手,提高“卖惨营销”的成本和代价。

首先,国家应该加强审查惩处,对网络卖惨营销行为联合发力。业内人士指出,“卖惨”视频造假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就是涉及部门多,定性难。为了杜绝“卖惨营销”行为,网络监管、市场监管和消费者协会等部门应该联合行动,对“卖惨”商家或放任不管的平台实现有效监管,维护制度的权威性,让那些“跃跃欲试”的短视频主播不敢“铤而走险”。

其次,平台应该积极落实实名制度,确保主播“一人一号”,这样才能杜绝“卖惨”主播更换马甲卷土重来。不仅如此,各家平台必须尽快建立举报平台,加强视频监管,一旦“卖惨营销”视频出现,必须尽快封杀账号,并在各大新闻平台加以公示,承担起打假责任,杜绝“卖惨营销”的存在。

本文系作者雷科技leitech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